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一章 别后伤春(2)

作者:宁馨
  这连家别院平日也没个主子常住,除了一个看管花园的花匠、一个门房,就只灶间有两个厨娘听候吩咐。

  杨柳儿聚了四人到跟前,上来先每人赏了二两银子,好言好语拜托他们这半个月尽心尽力,待大考过后还有赏银。若是伺候的好,哪位秀才老爷中了举,自然还少不得一份喜钱。

  连家的奴仆每月月银多少不同,别院这里最少,几乎都是八百文左右,这一下得了三月工钱的厚赏,人人都是欢喜坏了,纷纷行礼谢赏,赌咒发誓会好好做活。

  杨柳儿赏完了红萝卜,又举起了大棒,笑道:“二少爷说了,你们都是家里用惯的老人,规矩最好。我受二少爷所托,以后半个月还仰仗各位帮衬。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这半个月诸位就安心留在别院做事吧,不要出门了,若真有急事,出去了也不用再回来伺候,当然,之后的赏银和喜钱也都拿不到了。若是谁留在院子里还敢再背地动手脚,就别怪我不帮忙求情,二少爷可说了,谁闹脾气就直接打断手脚扔出去!”

  门房和花匠听了这话还没什么,两个厨娘却是变了脸色。她们先前见院子里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还当真私下商讨过要赚些油水润润手,一听见这话,那脸上就有些心虚了。

  杨柳儿看在眼里,也没有说什么,在灶间走了一圈,做到心里有数就回院子。

  倒是连东走的慢些,立刻被两个厨娘围住,话里话外都在打探杨柳儿的底细,连东自然不会明说,但看在同处连家的情分上,免不了又嘱咐几句。

  暂且不提两个厨娘如何惊慌不定,敲打过别院下人后,杨柳儿直接找了个新帐本,把需要添置的食材和各色用物列了出来,等到连东过来,直接派了银子让他去采买。

  连东回来报帐,她又一笔笔记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连算盘都不必用,直看得连东惊叹不已,心里又添了三分敬重。

  大考的日子设在十月二十八,一众学子们白日里随着先生四处拜访,琢磨主考官的喜好,猜测出题方向,晚上挑灯苦读,连君轩同杨诚更是日夜被史先生拘在身边,不到三更半夜不放他们回房睡觉。

  两人原本还担心杨柳儿闲着无趣,岂不知杨柳儿忙得都恨不得能生出三头六臂了。

  大灶间里的两个厨娘专门负责那些先生和学子、护卫们的饮食,早饭多是各色米粥和馒头小菜,中午和晚上都是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半夜还有一碗面条做夜宵,虽然味道一般但是管饱。

  天下的无耻之人到底还是不多,更何况众人都是饱读诗书的。所以先生、学子们多怀着感激之心,倒也没谁抱怨吃用不好。

  杨柳儿也不担心两个厨娘闹出什么乱子,食材都是连东每日出去亲手采买的,她又把前后门交给连强和几个护卫看守,拘着这四个人不能出院子,自然是安全无虞。去了担忧,她就打点起所有心思开小灶。但凡连君轩和二哥入口的吃食,哪怕是一口茶水,也都由她亲手张罗。

  今日炖天麻猪脑汤,明日人参鸡,变着花样往桌子上端,结果几日下来,连君轩和杨诚不但没瘦,反而隐隐有发胖的趋势,惹得史先生一度怀疑两个弟子还不够刻苦。

  若是再得了闲工夫,杨柳儿就又张罗起两人进考场需要的吃食用物。

  大考不同于府考,要在四处漏风的小隔间里足足熬上三日两夜,若是身子不好,病倒了也不稀奇,况且如今还是寒冬,不说人,兴许提笔之时连墨水也都会冻住,但这时候抱怨也没用,只能想办法克服了。

  这时杨柳儿意外发现连家别院不知在哪里得了些黑煤,用光之后剩一小堆碎面,扫在灶院的角落,杨柳儿简直如获至宝。

  前世她就读的寄宿学校后门有个老大爷,总是自己做蜂窝煤烧炉子,她那时候淘气,总跑去跟着捣乱,倒是看过两眼,只不过年头久了,需要好好想想过程,但这个不需什么太深的技术,不过半日,在熏得满脸黑灰后,杨柳儿倒也成功了。

  两个厨娘一边在灶间忙碌,不时探头偷偷瞧两眼,都是好奇不已,杨柳儿也不多说,只告诉她们不要动那些煤球。

  日子很快就到了二十七晚上,几位先生带着一众学子聚在主院大厅一同吃了饭,又再次嘱咐了一些琐事。这时候说文解题已是晚了,因此多半都是些经验之谈,比如把砚台放在炭盆旁边,小心墨水冻结之类,一众学子听的是聚精会神,只有杨柳儿心急如焚。

  她早就打听清楚了,与其听这些老先生唠叨,还不如早早把准备好的东西同兄长们交代清楚,好不容易熬到老先生们尽兴,史先生又嘱咐了几句,待堂屋里只剩三人时,她才赶紧喊家安和连强把东西抱进来。

  考场的隔间除了一张伸不开腿的木板床,就只有一个横在门口的小桌子,学子们不但要自己准备笔墨,还要背着被褥和吃食。

  还没出家门时,杨柳儿就求孙叔猎了四只野狼,让杨山把皮子硝制的又轻又软,这会一人两条。白日里当坐垫,晚上一张铺着隔凉,一张当被子盖,再加上絮得厚厚实实的棉大氅,再冷的风也冻不着。

  至于吃食,每人一袋炒面,里面加了花生碎和芝麻,只要有热水一冲,足够三日的早饭每人还有两把风干面条、一大盒子干菜和碎腊肉,扔水里一锅煮熟,顶饱又美味。最后就剩一盒子手指甲大小的肉丸子、一把粉丝、一布袋羊肉片,外加两张大锅盔。这些东西听着多而杂,其实加一加不过是装了一只三层的食盒。

  其余笔墨被褥加一起是又一个小包裹,连君轩和杨诚拎在手里颠了颠,都觉很是轻快,但抬头见杨柳儿又忙碌着为他们准备明日的棉衣和羊皮靴子,又觉这份行李分外沉重。

  “小妹,别忙了,歇一会吧。”杨诚开口唤道。

  连君轩也是亲手倒了茶,塞到杨柳儿手里,“喝口水!”

  杨柳儿抹抹头上的薄汗,手里端着茶杯,眼睛依旧在食盒和包裹上流连,总觉得忘了什么。好在她脑子也算灵光,半杯茶水下肚就忙不迭的喊着家安,“快去灶院把那些蜂窝煤取过来,我都装好放篮子了,小心别颠碎了。”

  连东早就对那些煤球好奇至极,听到这话就抢着跑了出去,不一会就拎了篮子回来。

  杨诚和连君轩也是好奇,杨柳儿生怕他们不会使用,反倒耽搁了大考,于是手把手交两人如何把蜂窝煤放在烧旺的炭盆上。

  杨诚和连君轩初见有黑烟冒出还有些嫌弃,但后来见炭盆热得烫手,放上水壶不过片刻就沸腾了,终于都明白这蜂窝煤的好处,杨柳儿得意的抬起小巧的下巴,要回房时,只把炭盆留在堂屋,也不说破其中门道。

  第二日一早天色,杨诚和连君轩换了衣衫准备出门应考,见到堂屋的炭盆依旧通红的煤球,都惊得张大了嘴巴,这让杨柳儿更加得意,但她也没功夫接受众人的夸赞了。

  史先生的老仆已经在门外催促了,连君轩还怕杨柳儿闹着跟去贡院送行,但杨柳儿根本没那心思。

  前几日,将军府那边的人就借口取库房的东西过来走动,她怎么都觉得有些担心。若是今日这院里没了人,说不定就给坏人可趁之机了,她虽然没经历过大宅门的争斗,但多存点防备之心还是不会错的。

  但她这般懂事,倒惹得连君轩担心,寻个落东西的借口,避了所有人,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良久没有说话。

  杨柳儿乖乖伏在他怀里,听着那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又羞又喜,“不要想太多,先生说你一定能考中的。我做好饭菜等你们回来!”

  “若是我不中呢?以后连累你还要受那些人欺负,不能护着你、护着杨家,你还会喜欢我吗?”即便再信心满满,即便告诉自己再多次,定然要考个功名回来。但事到临头,连君轩还是有些迟疑了,毕竟整个大宇的学子都汇聚在此,百里才取一个,谁又敢担保自己一定考取?

  “会,即便你这次考不中,还有下次呢。再说这天下不做举人的多了,不也都活得好好的。杨家自有我哥哥护着,至于我,怕是不等人家欺负到头上,你就把人家腿打折了!”杨柳儿边说边笑着摇头,柔软的头发蹭得连君轩鼻子发痒,心里更是软成了一汪蜜水。

  “放心,我一定会中的。这天下谁也欺不得你,我保证!”

  “好啊,我可记着了。加油!”杨柳儿抬起脚,突然在他嘴唇上啄了一记后,红着脸跑了出去。

  连君轩摸着唇,留恋上面的余温和柔软,直到杨诚亲自来喊他,这才傻笑着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