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一章 别后伤春(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皇都大考,因为皇上龙体有恙已耽误了一年,今冬终于重新开考,不知多少学子欢喜的弹冠相庆,末了举家聚财,带着高中状元的美梦,风尘仆仆赶了过来,让原本就繁华热闹的皇都,更而拥挤喧嚣。

  不论是座落在大街边的客栈,还是小巷里的空闲民宅都被挤的满满当当,商家们自然也摸着鼓鼓的荷包笑得歪了嘴。

  甘沛县的一行人来的有些晚,欢欢喜喜进了皇都,没片刻就被无地容身的现实打了个措手不及。

  众人先找了个茶楼歇脚,末了,不约而同把目光望向了连君轩。虽然他们先前亲眼见过连家两兄弟吵闹,对连家的事也都曾耳闻,但怎么说他也算半个皇都人,比他们这些外来户熟悉很多吧。

  几个先生方才掰了手指也商量了半晌,几人谁都有些故交同年在皇都,但多是些五六品小官,一家老小大多挤在一个小院里,若是三五人还好,这二十几个人,无论如何也安顿不下,到头来,还是要指望连家。

  连君轩喝着茶,心里也是为难。若没有小镇那事,他回连家老宅同祖父说一句就解决了,但如今嫡母恨不得吃他的肉,祖父又忙着同钟家扯嘴皮周旋,他实在不好再添麻烦。

  杨诚心知他的难处,借着倒茶凑到他耳边说:“我和小妹带了些银钱,不如让家安几个多跑跑,高价租个院落,如何?”

  别人或许不知,但连君轩却太清楚杨家的银钱是如何攒下的。不说一文铜钱一滴汗,但也付出极大的辛苦,这会师兄毫不犹豫地要拿出来,只为了替他解围,在这样家人舍弃、师友侧目的时候,怎是一个暖字能形容得了的。

  “师兄不必担心,连强家里就住在将军府后街,家中只有一个老父,院子虽然不大,但左邻右舍分一分,想必也够咱们安顿了,我这就让连强——”

  他才说到一半,连强却是从茶楼外面走了进来,低声禀报道:“少爷,老爷子派人来送信,邀请各位先生和秀才老爷们住到东城的连家别院,您看……”

  连强的声音不高,但众人坐的极近,自然有学子听见,马上就喜得笑了起来,“太好了,这次真是借了连师弟的光,不必露宿街头了!”

  旁人有没听清的,自然要探问,口耳相传下去,不过片刻,大伙就立刻都欢喜起来,就是几位先生也都频频往连君轩这一桌看过来。

  连君轩同杨诚对视一眼,起身同史先生禀告一番,末了又由史先生开口请另外几位先生们一起同住,将礼数做足,收获了无数赞言。

  而连老爷子派来的管事也是个精明又会看眼色的,将众人的茶水银子都付过了,这才引着车队去东城。

  连家三代富贵,所谓的别院比普通人家的宅院还要阔大,足足七进的宅院,还外带了一个精致的花园,别说住下二十几个人,就是再来三五十个也足够安顿。

  几位先生也没有端清高的架子,请连家的管事喝了茶,闲话几句又请他代众人谢过连老爷子的收留之恩。

  这位连家管事叫连东,五短身材、一张圆脸,但凡说话就笑眯了眼,很是和气喜庆的样子。算起来他还是连强的堂弟,不然也不会被连老爷子指过来帮连君轩打理杂事。

  他自然是一番客套,辞别几位先生后又去主院给连君轩行礼。连君轩略带愧疚的问了几句连老爷子的身体,才又喊连强和家安进来嘱咐一番。

  家安和连强都是将军府的家生子,同连东自小一起玩耍长大,这几年虽不常在一处,但也不妨碍他们亲近,三人聚在一起说笑叙旧,免不得要分享一些伺候主子的经验。

  连强想了想,瞄着在院子里进进出出,忙碌着拾掇行李的杨柳儿,拉了连东说道:“这次同二少爷一起回来大考的有一位杨少爷,很得少爷敬重亲近,你平日不可怠慢。另外,杨少爷身边有个书童叫柳青……嗯,你更不能怠慢,但凡她开口要你做什么,你一定要尽心打理,千万不能冒犯。”

  连东听得是一头雾水,不明白一个书童怎么好似比主子还更得连强看重,再想想府里大少爷的那些爱好,于是悚然而惊,“难道二少爷也有了龙阳之好?”

  家安正喝茶水,闻言一口就喷了出来,“快闭嘴!二少爷听了怕是要恼了!”

  连东讪讪拍了拍嘴巴,但一张圆脸上却又多了两分笃定。

  连强无奈,琢磨着这事若是不说明白,再闹出点什么误会就不好了,干脆道:“柳青是杨少爷的小妹,二少爷待她……很是不错。你听过就得了,不能再告诉任何人,懂吗?”

  这下可轮到连东喷茶水了,他也不是傻子,乍然想起先前害大少爷挨了家法的那个杨家,再听到二少爷对杨少爷兄妹的不同,他若是还不明白就真该撞墙了。

  “好,我知道轻重,你们放心。”他赶紧点头应下,心里的好奇也更重了。待家安带他去见杨柳儿,问起需要添置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杨柳儿也没太在意,她本就是女孩子,就算再仔细装扮也难免让人觉得这书童太过清秀。这一路上,车队里怕已经有人猜到了,但一来吃人嘴软,二来与己无关,才无人说起罢了,这连家管事平日多在外行走,怕是看穿了也说不定,但她可不准备因此躲起来。

  女子怎么了?她又不是见不得人。再说了,大考在即,她要忙碌的事情可多了,实在没害羞的心思。

  见她这般,让连东对她不由多了三分好奇,这杨家姑娘虽然不及他见过的那些大家闺秀,但笑起来真的很舒心,五官干净秀气,声音也清脆悦耳,最难得是行事落落大方,没有半点小家子气……

  家安眼见连东走神,赶紧扯了他一把,借口要添置食材就一同出去了。

  一离了别院,连东几乎是飞跑回府,打听到连老爷子在书房,就直接奔了过去。

  今日是大朝会,连老爷子才刚刚回府,他心里惦记着大考的小孙子,但因为同钟家的婚事,府里这几日已是闹得鸡飞狗跳,他若再多加关照,不说到时候有人酸溜溜说小孙子的功名有假,儿媳第一个就下绅子。

  正当挂心着别院那里,连东在这会跑回来送信,简直就是瞌睡时候送枕头,连老爷子事无巨细的问过一遍,最后听到连东迟疑地说起杨家姑娘跟来照顾衣食,也是好奇得紧。

  小孙子对杨家姑娘的喜爱他是最清楚的,先前宁愿自污也不愿接受他的安排,两个月前更是不管不顾地为杨家出头,他实在好奇这杨家姑娘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真同山野志怪本子里那些狐狸精一般,擅长迷人心神,否则桀骜的孙子怎么就从老虎变成了兔子?但这时候去别院实在不是好时机,还得再忍耐一段时日。

  想到这,连老爷子严正嘱咐道:“这事你不要同别人说起,回去好好伺候二少爷。”

  连东赶忙应下,“是,老爷子。”

  “另外,去帐房支五百两银子送给二少爷,告诉他别院的一应用度都算府里的。不指望那些学子承情,但凡见将来有一个出人头地,还记得连家今日款待,总能得三分方便。”

  连君轩不知自己祖父如此用心良苦,还以为祖父恼他行事莽撞,不肯见他。接了银子心里更是愧疚,越发想要考个功名回来,也勉强算是全了祖父心愿。

  这般想着,他就把银票塞给了杨柳儿,低声道:“我同师兄这些时日要跟着先生继续苦读,还要出门走动。说不定别院里这些琐事就要劳烦你多费心,我让连东跟着你,但凡有不听使唤的,你也别跟着生气,小心伤身。等我回来给你出气,好不好?”

  杨柳儿一见银票就笑开了脸,这半日她就在琢磨呢,这么多人住进连家别院,若是不招待吃食,好似有些不妥当,若是招待,那银钱耗费又从哪里出?如今有连老爷子慷慨赞助,她不过是多费心安排,自然是再好不过。

  接过银票,杨柳儿笑道:“连大哥,你只管同二哥一起好好读书,别的事情有我张罗呢!”

  连君轩虽瞧着杨柳儿灿烂的笑脸还是有些不放心,她没在大宅门里讨过生活,哪里知道有时候奴才使起坏来更狠毒。他小时候因为是庶子,又不受父母喜爱,可是没少吃苦头。

  杨柳儿揣了银票,抬眼见他脸上的忧色,心里又暖又甜蜜,低声安慰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受欺负的。”

  听到这话,连君轩无奈的点了点头,背过身捏捏她的手,扭头又吩咐差点把头埋到胸前的连东,“谁敢不听柳青的,也不必回我,直接打折手脚扔出去!”

  这话让连东听得嘴角直抽,赶紧应了下来,也让杨柳儿因为这番话羞得脸红,猛地一抽出手,撵了连君轩去同二哥温书,请连东带她去灶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