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三十章 举杯浇仇仇更仇(1)

作者:宁馨
  另一头,杨诚在客栈里足足惦记了大半日,好不容易见师弟和小妹回来,长长松了一口气,抱怨道:“你们再晚一会,怕是先生都要回来了。”

  杨柳儿吐吐舌头,赶紧把手里的点心送到二哥跟前,献宝道:“二哥,我们找到一家茶楼,点心好吃极了。你快尝尝,等回去的时候再多买一些带回家。”

  见小妹笑得脸上酒窝深陷,杨诚的心情也是大好,找了一块芋头酥来吃,也是点头称道。

  而连君轩心里藏了事,闲话几句就回屋去了,让杨诚心下不由疑惑两人是不是吵了架?

  要知道,但凡有小妹在的地方,师弟是一定要赖在跟前,片刻不离的。

  杨柳儿生怕二哥看出不同,含糊遮掩道:“二哥,我们走了太多地方,好累。我也去歇一会!”

  一听见这话,杨诚果然疑色尽去,赶紧撵人,“快去躺会吧,吃晚饭我再叫你。”

  “好啊。”杨柳儿脆生生应了,转身回了内室,脸上的笑意立刻就退了下去。

  她捏着帕子满地转悠,很担心连君轩一个不小心当真中了人家的奸计,若是真同那钟家姑娘搅缠到一处,她可真是要哭死了。

  也不知道转了多少圈,院子里突然传来家安的抱怨声,杨柳儿赶紧趴在窗口偷听,好似是客栈小伙计失手把两桶洗澡水踢洒了,屋子里发了大水,今晚是不能再住人了。

  听到这,杨柳儿的小心脏立刻就高高提了起来。来了,连大少爷已经出手了,这小伙计绝对是故意的!

  没一会,家安就抱着行李,随连君轩出了院子。许是心有灵犀,出门时连君轩扭头扫了一眼杨柳儿的房间,微微点了点头。

  杨柳儿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喊出口,惹了那些恶人警觉……

  晚饭时,杨诚去前面拎回食盒,待碗碟都摆好了也不见连君轩过来,疑惑地道:“师弟怎么还没过来,难道睡沉了?”

  杨柳儿一边伸头往门外望,一边胡乱应付道:“许是连大哥肚子还不饿吧。”

  杨诚眼见小妹盛了半碗鸡汤,抄起饭勺又往里添米饭,眼里疑惑更重,虎了脸问道:“小妹,你们是不是有事瞒我?”

  “啊?”杨柳儿被吓了一跳,正不知如何应对的时候,隔壁院子突然吵嚷起来,她再也忍耐不住,抬腿就跑了出去。

  “小妹、小妹!”杨诚连喊几声,见小妹瞬间没了影子,无奈之下只得快步追了出去。

  隔壁院子门口这会早聚了几十个人,有同行的学子,也有客栈里的伙计和别的客人,杨诚扫了一眼,见小妹并不在人群里就侧身挤进院子。

  院子里这会正乱着,正房门口,一个绿衣丫鬟,还有一个年老的婆子正死命拉着一个年轻公子,嘴里高声吵闹着,“你别想走,还我们小姐的清白来!”

  “就是,我们小姐好心来探望你,你居然趁机欺负她!”小丫鬟是个嘴巴厉害的,边说边喊了起来,“大伙都来看啊,这就是将军府连家的二少爷,我们小姐原本念着两家是世交,听说他从甘沛回皇都大考,好心过来探望,结果他却起了歹心,平白坏了我们小姐的清白。我们可怜的小姐啊,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一听见这番言论,门外众人都轰声议论了起来,特别是诸多学子,他们同连君轩相处多日,原本都觉得他为人随和又豪爽,是个极好的友人,可这会突然听到这事,有的不相信、有的怀疑,一时间如同沸油里添了冷水,彻底炸开了锅。

  杨诚脑子里也如炸雷一般,轰隆隆的响,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相信师弟做下这等错事,不由焦急寻找,倒发现连家两个护卫站在墙角阴影里,至于连强、家安,甚至先前跑出来的小妹都不在跟前,不知为何,他高高提起的心立刻就落了下来,这事怕是有些蹊跷……

  不等他多想,大门外又有人高声喝斥道:“都围在人家门前做什么,成何体统?”

  众人一惊,下意识闪身让开一条小路,原来是史先生会友回来了。他一向治学严谨、行事端方,学子们隐隐多敬他三分。

  见此,有人就解释道:“史先生,这院里有家奴仆正拉着连师弟闹呢,说他坏了人家姑娘的清白。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这才聚在这里,想着若是有事也能帮腔一二。”

  “哦?”不想史先生却诧异的瞪圆了眼睛,微微侧身让出后面的连君轩和杨柳儿,“君轩带车去酒楼接我回来,怎么可能留在院里?”

  连君轩也是满脸疑惑的上前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啊,连师弟在这里,那里面的人是谁?”

  “这可出了乱子了!”

  一众学子们都是惊得厉害,纷纷望向院子里面。史先生也恼上了院里人,自家弟子马上要大考,若是坏了声名,岂不是断了前程?这般想着,他就抬脚进了院子。

  连君轩微微侧头同杨柳儿使了个颜色,杨柳儿会意,进门之后就溜去墙角同连家护卫作伴了,这里既能看到好戏,又不惹人注目,当然,若是有包瓜子就更好了。

  杨诚一见史先生带着师弟和妹妹走进院子,方才落地的心是彻底踏实了。他赶紧迎上去行礼,史先生就道:“这是怎么回事?”

  杨诚的眼眸扫向笑咪咪的连君轩,暗暗瞪了他一眼,应道:“弟子也是听见吵闹才过来的,原本还说是师弟惹了祸,但这会瞧着又不像了。”

  史先生皱了眉头,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那两个丫鬟婆子却是当先惊叫了起来。

  那丫鬟指着连君轩,一脸好似见了鬼,尖声喊道:“连二少爷!你……你怎么在这里?”

  那婆子也是猛然松了手,脸色煞白,嚷道:“哎呀,见鬼了!”

  她们两人惊愕地松了手,一直被抓着的年轻男子见状,蒙了脸想要逃走,杨诚心思急转,伸手上前拦了他,质问道:“这位兄台,你不能走!今日这事没有结果,我师弟可要替你背黑锅了!”

  那人显然是恼恨的厉害,一脚踢向杨诚就想夺路逃走,不想杨诚虽然不会武,但农活没少做,身手也算灵活,闪身避过的时候又顺手一拉,那人“哎呦”一声,摔了个仰面朝天。

  “连大少爷!”

  “怎么是你?那我们小姐……”

  两个丫鬟婆子几乎要吓昏了,她们今日私下陪着小姐出皇都已经是大罪了,事先又得了连大少爷的嘱咐,只要她们在事发后高声宣扬,坐实了连二少爷污了自家小姐清白,她们就能拿到一百两的重赏。

  倒不是她们胆子大到敢帮着外人算计自家小姐,实在是她家小姐也倾慕这个连二少爷,若当真成就好事,说不定她们还能拿双份赏钱呢,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怎么抓到的人是连大少爷?

  连大少爷也是懊恼至极,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本来好好的在隔壁院子喝茶赏景,等着看好戏,却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好似还作了个香艳的美梦,结果醒来的时候居然光着身子趴在一个女子旁边。

  他立时就觉不好,胡乱穿了衣服就要跑出门,没想到被这两个婆子丫鬟纠缠住,他也顾不得解释,有心打倒两人赶紧离开,奈何平日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实在不是对手,正在纠缠的时候,就被赶来看热闹的人围住了门口。

  这会他躺在地上,扭头看着抱肩冷笑的连君轩,突然如醍醐灌顶一般,彻底明白过来。

  “是你,一定是你害我!”连大少爷猛然跳了起来,顾不得遮掩头脸,指了连君轩就骂道:“你这个野种,好恶毒的心肠!一定是你暗地里把我迷晕,送来跟那个刁蛮女同房!”

  众人闻言都望向连君轩,可惜他早已换上一副疑惑无辜的脸色,半是沉痛半是委屈的道:“大哥,你说这是什么话?你再不喜我,我同你也是亲兄弟,我方才去接先生回来,根本就不在院子,倒是一回来就见你们这么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屋里的姑娘难道是钟家小姐?祖父说过钟家小姐温柔娴淑,堪为良配,你若是倾慕她,就让嫡母找人去钟家提亲,何苦这般行事?实在太过下作!”

  “我呸!”连大少爷真气疯了,这个庶弟自小就惯会装可怜,在他跟前挨了打,眼神狠毒的跟小狼一样,扭头就跑到祖父跟前哭哭啼啼,惹得祖父又要揍他一顿,不想今日又着了他的道!

  他愤恨地道:“不用你来指手划脚!钟家小姐这么好,你怎么不娶?你到处败坏自己名声,不就是为了躲开这个母老虎?你……”

  他还想再骂,不想屋子里却窜出个衣衫不整的女子,举起手里的红木托盘就往他头上砸去。

  “我让你骂,我让你嫌弃我!你当自己是个好东西呢,满皇都去问问,谁不知道连家大少爷是个酒色之徒,就知道捧戏子、喝花酒,连个狗屁都不如!”

  钟小姐本就是个泼辣刁蛮的主,不然也不会听到连君轩回京的消息就特意赶来。

  先前她带着两个丫鬟婆子,向伙计打听过就进了院子,见屋门开着就走了进来,不曾想屋子昏暗,但隐约可见有个人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她忍着脸红心跳,刚装了娇滴滴模样说了两句话就被压在床上。

  她倒也挣扎了两下,但想起年前这人躲自己跟躲瘟疫一样,如今难得这般“热情”,一旦有了夫妻之实,看他以后还能躲到哪里去,必定要风风光光娶她进门……

  可惜,她的美梦作的太好,现实却残酷无比。

  方才她在屋里听到同自己有夫妻之实的居然自己是一向瞧不起的连大少爷,只觉五雷轰顶,再听他嫌弃自己就更耐不住火气了,当下什么也顾不得,只想跳出去把他打死才好。

  自觉小命不保的两个丫鬟婆子见状,终于找回一点理智,跑上前抱住自家衣衫不整的小姐,赶紧往屋里扯。

  史先生连连摇头,叹道:“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