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二十九章 人算不如天算(1)

作者:宁馨
  什么叫出笼的小鸟,如今看杨柳儿的模样就清清楚楚了。不说美得好似一幅画的远山近水,就是路旁的几株枯草也能惹得她眉开眼笑。

  杨诚几次想要掩好小妹扯开的车窗,但又舍不得她脸上欢喜的模样消失,最后瞧瞧她身上的书童打扮,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至于连君轩,早在一上了官路就死皮赖脸的挤到同一辆马车上,这会乐得同农家傻小子一般,不时给杨柳儿讲着路旁的草木山水,惹得杨诚极想踹了他下去。

  平日看了八百遍的矮松,还用你多嘴啊!

  可惜,只顾欢喜同游的两人根本没发现他的白眼……

  史先生照旧还是家里老仆赶了辆马车,装上行李就成了。只不过这次约了同伴一起赶路,倒比上次热闹了许多。

  县城外十里的草亭里,书院其余的先生、学子们自发来送行,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各个满口都是金榜题名的喜庆之言,杨诚和连君轩也被几个平日相熟的同窗灌了几杯淡酒,身上不免都沾了酒气。

  待两人重新爬上马车时,刺鼻的酒味让杨柳儿嫌恶的捏着鼻子,手下却在车尾的小炉子熬上两碗醒酒浓茶,杨诚当即端了一碗送给史先生,惹得其他先生都脸色不满地瞧着自家弟子。

  都是当弟子的,人家待先生就这般恭敬,自己这里别说浓茶,热水都没有一口。

  众多弟子心里纷纷叫苦,不说他们家里贫富,只说行路颠簸,能够吃饱喝足、不受寒凉就着实不错了,谁还有闲心煮茶论道啊。

  而这也让做了出头鸟的杨诚立刻成为所有人的“公敌”,但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让他们嫉妒羡慕的旅程才刚刚开始。

  中午,一行八辆马车,老少二十几人停车在路旁的野店打尖。

  这野店是附近村子的乡亲搭的草棚,卖些饼子、玉米糊糊,烂乎乎的炖白菜萝卜及三两样酱菜罢了,若是客人肯砸银子,家里的老母鸡也可以贡献出来,只不过费时费力,着急赶路的旅人谁也等不得。

  一众先生学子望着端上来的饭菜都是有些皱眉,好在还算热呼,正打算忍耐着垫垫肚皮的时候,杨柳儿就从后厨端了一只陶盆出来,里面装满了热腾腾的炖菜。

  里头有炸成金黄的豆腐块、细细的白菜丝、晶莹剔透的粉丝,最重要的是点缀在期间的褐红色大肉块,好似每颤动一下都有油脂悄悄溢出来,隐在袅袅的热气里,诱得所有人都下意识吞了口水……

  杨柳儿实在看不过这店里吃食的简陋,生怕吃得自家人肚子疼,于是给了掌柜十文钱,借了干净锅灶,临时炖了一盆炖菜,除了白菜是店里的,其余都是她从家里带来的,虽然材料普通,但加入了坛肉,这盆炖菜就瞬间升级成了美味,往桌子中间一放,别说连君轩和杨诚,就是史先生的眼睛都亮了。

  家安也凑热闹,从马车上那些坛罐里拣了几碟子炝拌菜,红红绿绿的往菜盆旁边一放,又为饭桌增色不少。

  “先生恕罪,食材简便做不出什么好菜色。还请您担待,多少用一些暖暖肠胃吧。”杨柳儿当先盛了一碗炖菜放到史先生面前,脆生生招呼着,惹得史先生有些尴尬的红了脸。

  先前听得杨诚禀告说带了妹妹一路照顾衣食,他还有些不满,训斥弟子不该贪图安逸,重要的是带个女子行路太过累赘,没想到这会人家小姑娘不但心细手巧,还待自己如此恭敬,倒显得他气量狭窄了。

  想到这,史先生也好声好气的道:“嗯……辛苦你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杨柳儿笑着同杨诚两人对视一眼,却是推辞道:“多谢先生抬爱,外面的护卫大哥们还没吃饭,我要去照管一下,您同兄长们先用吧。”说罢,她扫了一眼旁边几桌食不下咽的先生学子们,又压低声音笑道:“厨下还有半盆炖菜,先生看是不是分给大家尝尝?”

  史先生深深看了杨柳儿一眼,心里又添了三分惊讶,一个农家小闺女会整治个吃喝算不得什么大事,但这般行事周全、面面俱到,就实在是难得了。

  “好,劳你费心了。”史先生应了一句,转而又高声同其余几位先生道:“几位年兄,我这弟子从家里带了些吃食,味道还算能入口,你们若是不嫌弃,就尝一碗如何?”

  “多谢史兄,我们早就被勾出肚里馋虫了,快来一碗救急!”一位性子诙谐的中年先生第一个欢喜应和,其余几位也纷纷笑言,“这次同行可是太对了,第一日就跟着沾光了。”

  见状,杨柳儿麻利的回去灶间端了半盆炖菜出来,不论每桌多少人就给盛两碗,一碗自然是先生的,一碗就由学子们分享了。

  坛肉的魅力什么时候都是无敌的,更何况还是在这冰冷的荒郊野地里,哪怕学子们只分了些热汤,但把饼子泡在里边也好似美味了三分,稀哩呼噜的都吃了个饱。

  饭后,众人少不得感谢史先生师徒三个一番,趁着他们喝茶说闲话的时间,杨柳儿赶紧端出偷藏的半盆炖菜,连同家安和连强等护卫,一人都分了一碗。

  连强等人根本没想到还有小灶可吃,心里都欢喜杨柳儿惦记着他们,又比旁人待他们更尊重,感激之下,之后的一路上对她更是言听计从、照料有加。

  杨柳儿倒是没想到一碗炖菜能得到这样的意外收获,她此时已褪去出门时的兴奋,完全投入到了大管家的角色,每日三餐都绞尽脑汁的给大伙琢磨吃食,若有路过城镇,就带着家安寻些豆腐、白菜之类备着,好几次错过了投宿之处,众人露宿在古庙或者山坳时都是依靠她的储备粮食安然度过的。

  众人免不得要羡慕杨诚有个好书童,有那心思粗的还曾闹着高价赎买,结果被杨诚黑着脸赶得远远的,就是连君轩也藉接力诗文的游戏敲得那人满头包,那人尚且不知缘由,委屈的日日嘟囔杨诚和连君轩吝啬小气。

  史先生瞧在眼里,每每都觉好笑,可末了也叹气,若杨柳儿真是个小书童,他也想厚着脸皮同弟子讨要过来了,可惜……不过这般走走停停,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行路好似也不那么辛苦枯燥了。

  二十日一晃眼就过去了,这一日车队终于离皇都只剩三十里了,几位先生商量了一下,决定投宿好好休整一日,后日再带着弟子们精神抖擞的进入皇都。

  学子们很多都是第一次出远门,各个都是疲惫不堪,听了这话自然欢喜。

  众人直接包下一个客栈的小院,虽才十几间房,但挤一挤倒也住得开。杨诚带着化名柳青的杨柳儿也分到一间,洗漱换衣、吃了一顿饱饭,不等天色黑透,小院里就响起了一片呼噜之声。

  杨诚生怕小妹害怕,拒绝了连君轩的邀请,直接在外屋拼了两张桌子做床,铺了被褥守夜。

  杨柳儿有心叫二哥进屋睡,但想一想就作罢了。这个时空的礼教虽然没有那么严苛,但也绝不宽松,平常男女哪怕单独见个面都要被人家指指点点,就是杨志和杨杏儿的婚事若要认真说起来,其实都有些出格,更别提她和连君轩这般自由恋爱了,简直就是惊世骇俗。

  但就像小孩子总觉得别人家的饭菜香甜一样,也正是因为这份难得,她和连君轩更珍惜这份感情,若是将来真的成亲,怎么也比那些盲婚哑嫁要幸福许多吧……

  这般胡思乱想着,杨柳儿也昏昏睡了过去,梦里有欢喜的笑脸,也有丑恶的流言,待她被杨诚摇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呀,都这个时候了!二哥你怎么现在才叫我?”杨柳儿慌忙掀了被子就要下地,窗外的阳光顺着窗棱倾斜下来,照在她还有些懵懂的小脸上,倒添了三分苍白瘦削。

  杨诚看得心头一疼,这一路上,小妹的辛苦他都看在眼里,那些先生学子待他亲近,就是史先生督促他读书做策论也越发上心,这些都是小妹的功劳。

  这般想着他就温和一笑,劝道:“如今住在客栈,不必你张罗饭食,你多睡会也不碍事。”

  杨柳儿琢磨着也是这个道理,打了个哈欠就抱着被子嘟囔道:“史先生是不是又要留你跟连大哥在屋里读书?那我还不如去琢磨饭食呢,否则也是闲着无趣。”

  杨诚本就自觉亏待了小妹,闻言更是愧疚,难得咬了咬牙道:“先生出门去了,我留下看屋子就好,不如让师弟带你去镇里转转吧?”

  “真的?”听到这话,杨柳儿大喜,“那我真出去走走了,回来给二哥带好吃的!”

  听到这般孩子气的话,杨诚也笑起来,宠溺的拍拍她的头顶就出去了。杨柳儿迅速换了干净衣衫,洗脸束发,瞧着周身没有什么破绽,这才欢欢喜喜出了门,方打开门,连君轩却早就等在那里,同样是满脸喜意。

  杨柳儿笑嗔了他一眼,正要说话,连君轩却是上前捂了她的嘴,拉着她,三两步拐到院角的墙头下,低声道:“先生们派了人在门口守着,咱们从这里偷偷跳出去。”

  闻言,杨柳儿连连点头,大眼里满满都是调皮之色,就是前世读书的时候她也没翻过墙,没想到这一世居然有机会体验一把跷课的乐趣。

  两人探头瞧着四周没有人,连君轩一手揽了杨柳儿的腰,双脚一用力,另一手攀着墙头就轻松跃了出去,另一边院子没有人租用,倒是没因为凭空落下两个大活人而发出惊叫。

  两人一路出了客栈,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只觉照在身上的阳光都分外温暖。

  小镇算是前往皇都的必经之路,比甘沛县城都还要繁华,街上叫卖吃食和杂活的小贩,吆喝声抑扬顿挫,听着就极有趣。各色小摊子摆在路边,胭脂水粉、针头线脑、陶偶、小木雕、发簪首饰,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杨柳儿这里看看,那里摸摸,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嘴角的笑半会都不曾离开。连君轩随在她身后,不时替她挡开拥挤的人群,偶尔还要给些中肯的意见,外加掏钱买单,简直就同现代那些模范男友没什么区别。

  好不容易挤出街路,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心头甜蜜的要泛滥成灾了。

  “你肚子饿不饿,我听说有家茶楼的点心做的极好,咱们去坐会就回去,好不好?”连#轩眼见心爱的少女脸色红润,长睫毛眨动,分外活泼喜气,恨不得能把她揽在怀里好好藏起来。

  皇都的气温比甘沛要暖和许多,杨柳儿出门时候穿了件夹袄,这会当真觉得有些又热又渴,于是笑道:“好啊,再给我二哥包一些回去。”

  两人笑嘻嘻的避开人群,不过走了半刻钟就到了那家名叫阮香居的茶楼。

  杨柳儿本想在大堂找个空桌,顺便也听听本地人的闲话解闷,没想到两人一进门就见角落里坐着同行而来的两位先生加四个学子,无法之下只能赶紧溜上二楼。

  一个脖子上搭了白毛巾,穿了蓝色衣裤的小伙计许是没有想到有客上来:犹豫着上前陪笑道:“两位客官,楼上已经被别的客人包下了,请您二位楼下用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