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二十八章 陪考小书童(1)

作者:宁馨
  九月初的风已经有了很深的凉意,偶尔吹着沙砾打在脸上,让赶路的旅人们吃足了苦头。

  这些时日,连君轩一改往日的散漫,留在书院刻苦攻读,别说同那般狐朋狗友喝酒闲逛,就是自家大宅都没回过一次,但凡有事都是由家安跑进跑出,可听说连强从皇都归来,他到底还是同史先生请了半日假。

  史先生最近对两个弟子可是满意至极,哪有不应的,甚至还要杨诚也回家去看看。岂料杨诚却是惦记着没读完的半本书,谢过史先生后又回了书舍。

  而连君轩坐了马车,一到自家门前就见一脸风尘仆仆的连强站在台阶前,他也没有说话,当先进门去了书房。

  连强沉默跟在后面,一进门就跪了下去。不论先前他有何因由跑回皇都,主子有事时没能在身边听候吩咐就是大错。

  连君轩扫了一眼跪在地上、腰背依旧挺得笔直的汉子,心里有恼怒也有失望。原本祖父把连强几个给了他,他们自然要以他为主,可是事到临头,他们还是把连家利益放在自己前头……

  “老爷子身体可好?”

  “好。”连强心里有些愧疚,但依旧应道:“老爷子身子健朗,我回来当日还同钟尚书下棋舞剑,中气十足。”

  连君轩皱了皱眉,又道:“钟家那边要了什么条件?”

  “老爷子交代过小的,说少爷要是问起,让少爷不必惦记,只管好好读书,至于大少爷被老爷子执行了家法,没有一个月是爬不起来的。”

  听到这话,连君轩忽地冷冷一笑,自己这次说起来也有错,但事出突然,他怎么可能担心自家会受牵连就冷眼看着杨家遭难却不伸手帮扶?

  “罢了,老爷子不怪我莽撞就好,你起来吧。”

  “谢少爷不怪之恩。”连强偷偷松了一口气,站起身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双手奉上,犹豫了一瞬后还是说道:“少爷,小的在将军府这几日,闲来无事倒问出些琐事。钟少爷来甘沛之前同大少爷一起喝过花酒,另外还听说大少爷身边的长随连贵接过一封信,是咱们院子里有人托铺子管事送回去的。”

  “连贵?可是大管家的儿子,碧玉的兄长?”

  “是……”连强迟疑着应了,以少爷平日待杨家那般亲近,若是知道杨家这次遭难是受自己连累,怕是要暴怒至极,可他不知道,那位去见阎王的钟管事早就泄过底了。

  “知道了,碧玉既然这般念着家人,告诉她,立刻滚回皇都去!再让我看见,别怪我不念情面。”

  “是,少爷。”

  连强惊疑不定的退了出去,一边转去槐院一边琢磨少爷怎么突然转了性子,倒不是说他这般不好,只是同先前动辄暴怒的模样有些差别太大了……

  主子不在家,下人们免不得有些懒散,特别是槐院的丫鬟们,只有老爷子从皇都过来时才会忙上几日,平日闲得差点要蹲树下数蚂蚁了。

  今日外面风凉,正巧又逢换季发了秋衣料子,众人就聚在东厢房里做针线。

  一个二等丫鬟桃红有些嫌弃分到手上的料子颜色不够鲜亮,转而瞧着放在窗前桌上的两块绸缎,不免有些眼红。

  “咱们少爷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啊,放着一个美人不要,整日晾在咱们这院子,主子不主子,奴才不奴才的,看着真是可怜。”这话听起来是为了碧玉担忧,但怎么都透着一股酸气。

  一听到这话,一旁同她交好的丫鬟就劝道:“主子的事哪是咱们能猜到的,你可别乱说话,小心惹祸,快做针线吧。”

  不过这话也让平日嘴巴厉害的附和道:“我倒觉得桃红姊姊说的对呢,若是主子,自然要敬着三分;若是奴才,也别整日摆谱让咱们伺候着,该自己的料子不来取,难道还等咱们缝好了衣裙给她送去不成?”

  但凡女人哪有不爱八卦的,剩下几个丫鬟见此也纷纷开口,“就是,前儿我不过肚子疼,少了半日值就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少爷没把她看眼里,她反倒把自己放高案上了。”

  她们说的热闹,不巧碧玉觉得在房里憋闷,正烦恼皇都的爹娘兄长接了她的信,怎么还不曾想办法撺掇连大夫人替自己作主,一时走出来透透气,结果就撞见了这场闲话,她立时恼了,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一众丫鬟被抓个正着,都心虚的缩了脖子,还想转圜几句的时候,连强就带着两个护卫进了院子。

  他朝着碧玉道:“碧玉姑娘,少爷有话,要你即刻出府回皇都去。赶紧拾掇行李吧,这就送你去铺子,我们也好交差。”

  “什么?”听到这话,满屋丫鬟都惊了一跳。不明白碧玉哪里得罪多日不曾回来的少爷,现在居然还要被撵出府去。

  碧玉一听更是花容失色,提起裙子就要往书房跑,“不,我不信,我去找少爷问个清楚。”

  连强想起这么多年同住一府的情分,有些心软,伸手扯着碧玉避到门旁,小声道:“你去找少爷说什么,说你送了书信去皇都?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杨家遭难同你没关系?识相的赶紧拾掇行李回皇都,以后也不见得不好。若是你再惹急了少爷,到时候把你扔去青楼花街,看谁能救得了你!”

  碧玉越听双腿越软,脸色惨白,嘴唇蠕动着想要辩解几句,到底还是颓然无力的坐到地上。

  见状,连强无奈叹气,喊了两个丫鬟胡乱替碧玉收拾了一包衣衫用物就直接连人带包裹扔去连家的布庄。

  布庄掌柜得过大管家的嘱咐,一见碧玉的双眼哭得跟核桃一般,头发蓬乱,只穿了家常衣裙,别提有多狼狈、多可怜了。也不敢怠慢,当即找了相熟的商队,又让自家婆娘和一个伙计跟随照料着,一路把人送回皇都去了。

  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身为将军府的大管家,连旺在整个皇都也有三分体面。这几日因为大少爷受了家法,连大夫人不敢抱怨老爷子,只好把火气都发在下人身上,别说有点错处,就是没有错处也要挑出几样,挥几下板子。

  各地赶回来送帐册的管事们都是极精明的,各个备了厚礼暗地送到连旺手里,就指望他们夫妻都是连大夫人的心腹,能在紧急关头帮忙美言几句。

  所以连旺这几日心情大好,只要离了主子眼前,那嘴角要翘多高就翘多高。但许是乐极生悲,这一日有人求见,不但没有厚礼,反倒送回自家哭哭啼啼的么女。

  “这是出了什么事?”连旺媳妇听到消息也是风风火火赶了回来,夫妻俩撵了外人之后,就拉闺女询问了起来。

  碧玉这一路幽怨至极且吃睡不香,形容很是憔悴。这会见了爹娘,哪里还忍得住委屈,边哭边把二少爷如何被农家野丫头迷了魂,拒绝收她做房里人,更把她撵回来的原因说得一清二楚。

  连旺气得直接摔了茶碗,低声骂道:“该死的东西,真当自己是个少爷了。不过是个外面抱回来的野种罢了,我再不济也有三分脸面,闺女给他做房里人也是推不过大夫人的抬举,他居然敢这么作践!”

  连旺媳妇也是抱了闺女哭道:“平日因为闺女,咱们明里暗里替他挡了多少灾?他不念情分就算了,居然还嫌弃玉儿。若是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这府里上下岂不是谁都敢踩咱们一脚了?当家的,你要想办法给咱们玉儿出口气啊!”

  说着,她摸着闺女没有几两肉的胳膊哭得更凶了,“娘的玉儿啊,你到底受了多少苦,怎么就瘦成这样?大夫人本就看他跟眼中钉一样,这次又害得大少爷挨了板子,说不定哪日大夫人就下手送他见阎王爷了,不跟着他也好。”

  碧玉挣扎起来,心里还有些不舍,哽咽道:“娘,二少爷是个好的,就是被外边的狐狸精迷了眼睛……”

  “闭嘴!”连旺见闺女还要替人家说话,恼得喝斥道:“你是我闺女,这满府的好后生随你挑拣,凭什么再送去给人家糟蹋?老实在家待着,等爹娘给你出气。”

  连旺媳妇也道:“就是,一会娘就去禀告大夫人,保管不会委屈了你。”说罢,她就带了闺女去洗漱换衣,但忙到一半就停了手,还把闺女头发扯的更乱,脸上也抹了些灰土,瞧着比街边的乞丐差不多。

  果然,这娘俩一到了正院就惹得众人惊讶不已,连大夫人原本还有些怨怪碧玉被撵回来,以后再想打探甘沛宅子的事就不容易了,但一看碧玉的狼狈模样,还有连旺媳妇哭红的眼睛,她又不好伤了得力心腹的脸面,不但赏了银钱、布料、胭脂等物,好言安慰一番,又许了碧玉自行婚嫁。

  连旺媳妇自然感激的磕头谢恩,待将自家闺女和屋里的丫鬟推出去,又添油加醋把甘沛的事说了一遍。特别是二少爷如何学业精进,先生如何器重之类,听得连大夫人差点揉碎手里的帕子,生恐本就受老爷子看重的庶子,若再走上官路,说不定以后这将军府就落不到她的嫡亲儿子手里了。

  连旺媳妇暗暗得意,试探着问道:“夫人,二少爷过些日子要回皇都科考,怕是这时候正忙乱,要不要奴婢夫妇给甘沛那边捎个信,请铺子里的管事们多行些“方便”呢?”

  连大夫人会意,手里的帕子松了松,点头道:“这是当然,告诉那些掌柜们,务必别让二少爷“分心”了。”

  “是,夫人,奴婢省得。”

  连旺媳妇得了尚方宝剑,行了礼就兴匆匆地回去同爷们、闺女报喜去了。

  不说皇都这边的宵小如何谋算,只说甘沛县里,这一日史先生盘算着日子差不多了,寻了几位同僚小聚,酒足饭饱、谈诗论文兴尽之后约好一同带着弟子去皇都。

  其余的先生听说他得了两个好苗子,自觉自己弟子也不差,况且更早中秀才,怎么也不会被两个新秀才比下去就欣然应下,指望路上有个照顾也不觉寂寥。

  等到史先生醒了酒,招了连君轩和杨诚说话,放了他们三日假,回家团聚外带拾掇行李,然后赶去皇都赶考,末了还不忘嘱咐一句,“那个叫家安的小子是个伶俐的,记得也带着他一起。”

  杨诚和连君轩猜得史先生私心,极力忍了笑,转而告辞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