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二十七章 池鱼之殃(1)

作者:宁馨
  这样的日子熬了半个月,这日上午,当值的几个村人隔着木门正和陈家表兄闲话,赞起杨家大方,昨日的红烧肉就着白面馒头实在太香了,继而又猜测着午饭又有什么好菜。说的热闹的时候,冷不防有马车进了村,一到杨家庄园门前就跳下三四个衙役,最后居然扶了杨志出来。

  陈家表兄慌忙进去报信,杨柳儿、杨杏儿正忙着做饭,一听到杨志回来了,顾不得灶间还烧着火,急跑出去抱住大哥就哭了起来。

  吴金铃还在炕上躺着,许是心有灵犀,听到前院有动静也跟着跑了出去,看到多日不见的丈夫,连忙挤到杨志跟前也是抓了他的袖子不肯撒手。

  好不容易回到家,杨志红着眼睛,强忍着眼泪,连忙低声安抚媳妇和妹妹们。

  一家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杨柳儿却是先回过神来,立即猜到钟家终于服了软,第一个收了眼泪瞪向站在马车旁的倒楣蛋。

  于师爷一脸尴尬,眼见杨家的小女儿目光灼灼地望过来,烧得他暗自咬牙。

  本以为杨家是个软柿子,哪里想得到他是一口咬到了石头,不说这次钟少爷要倒楣,怕是皇都都要掀起惊涛骇浪,而他这拍马屁的狗腿子说不定要第一个被扔出去抵罪,真是想想就冤枉,可如今别的都管不了,他只能先把杨家人安抚好,到时候许是能破财免灾。

  这般想着,他硬挤了一脸的笑凑到跟前同杨志拱手行礼,“杨掌柜,这次的事实在是个误会,都怪这些不长眼的狗东西瞎了狗眼,您可千万别怪罪。我们老爷说了,日后定然亲自上门赔罪。如今正是秋收,耽搁不得,您看是不是派人早些把杨老爷他们请回来,状子也撤了,毕竟是山水乡亲,以后还要常来常往呢。”

  他这话说的好听,可惜别说杨家人,就是柳树沟村人都是撇嘴不屑。抓了人家扔监狱里受苦,最后轻飘飘一句误会就打发了,真是嘴皮子一碰,太过轻松容易了。

  杨志担惊受怕这么久,即便有魏春上下打点,总也不能宽心,这会一到家门口就有些撑不住了,他也不耐烦同于师爷多说,含糊应了两句就把人打发了。

  杨柳儿见马车走得没影了,赶紧让陈家表兄去连家大宅找家安,托他把杨志出狱的消息送到府城。如今两边消息不灵通,她也不知道上告的事进展如何,只能让二哥他们自己见机行事了,不过她猜测应是自家占了上风吧,这般想着,她也稍稍放了心,放大哥嫂子说私房话,转身进屋,继续张罗众人的吃喝。

  许是见到夫婿回来,而失去的孩儿又没见过面,到底伤心有限,吴金铃几乎立刻就好了起来。

  杨志倒头狠狠睡了一觉,醒了一边吃饭一边询问他进县衙之后的事。他在里面,虽然得了些关照,但消息不通,今日早晨突然被于师爷送回来,还猜测是不是谁去替自己说情了,待听完这几日的情况,他没想到竟是父亲冒着性命之忧去府城告状了。

  身为人子,不能孝顺老父,还连累他为自己舍命奔波,杨志恨不得立刻飞去府城,但抬头瞧瞧年幼的妹妹们还有病弱的媳妇,他狠狠咽回了眼泪,梳洗换衣后同陈家舅兄说了几句,末了又去村里再次向里正等长辈道谢。

  杨家终于有了男人顶门户,众人好似都安了心,不说杨柳儿姊妹每顿多吃几口饭,陈二舅偶尔也能回趟家,就是帮忙在庄园外巡守的村人偶尔也会说笑几句了,只不过,府城那里却好几日没有消息传来了。

  杨志暗地里差点急得冒火,每日都要跑去县城的连家和魏春的铺子问一问,可惜不管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没有半点音讯,就在杨志盘算着第二日赶去府城时,这一晚,杨诚等人踩着漫天红霞回来了。

  杨志看着从马车上抬下来的父亲,抢上前,双膝跪地就哭开了,杨杏儿、杨柳儿也是拉着父亲的手,稀哩哗啦的直掉眼泪。

  一脸憔悴的杨诚上前劝慰,“大哥、大妹、小妹,阿爹没事,就是受了点轻伤,养几日……”可说到一半自己也哽咽难言。

  想起当日赶去府城,亲眼见父亲满身鲜血的让人从府衙抬出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疼,哪怕过了多日,每每一闭上眼,那画面就会浮现在他脑海,让他不敢阖上眼睛。

  若是他中了举,若是他做了官,若是他权倾天下,谁敢欺到杨家头上?谁敢杖责他的阿爹?

  杨山哪里舍得听儿女悲哭,挣扎着要抬起身,挨个摸着儿女的头顶,勉强笑着,“你们哭什么,阿爹原先给官家挖水渠的时候还把腿划过半尺长的口子呢,这点小伤不碍事,过几日就好了。倒是你们在家没害怕吧?阿爹回来了,都别怕!”

  杨柳儿死死咬着嘴唇,低头蹭着父亲粗糙的大手,眼泪无声砸在黄土地上,溅起一个个泥花儿。

  只有渴过的人才知道水的甘甜,前世忍受太多的孤单漠视,没有人能理解她是多么珍惜家人的疼爱,这几日她担心的狠了,甚至抓着头发拚命想炸药的配方,若是父亲和兄长们有事,她也不活了,一定要炸翻钟家报仇雪恨!

  “好了,外边风凉,赶紧进屋去说话吧。”闻讯跑出来的程大娘眼见一家人哭成一团,也是抹着眼泪赶紧招呼,末了又喊了杨田,“快去看看大妮,她在后院呢。”

  杨田也惦记着媳妇、孩子,拍打一通身上的灰土就奔去后面了,而杨志、杨诚抬起父亲,陈家舅兄护在一旁,众人簇拥着进了院子。

  杨柳儿抹了眼泪,下意识落后一步,扭头去寻连君轩,就见他站在马车的暗影里,眼神明明灭灭,不知为何让她有些心慌,于是赶紧喊道:“连大哥,快进来啊,我要做饭,赶紧帮我烧火!”

  一句话再平常不过的话,在将散未散的村人听来有些无礼,即便再熟悉,也没有抓了客人做活的道理,但连君轩的眼睛却立时亮了,应了一句就大步跟上去。

  魏春嘱咐两个车夫先行回城,明日一早再来接人,可一回头,望着一前一后走在青石甬路上的少男少女,忍不住叹了气……

  红通通的灶火烧起来,热油烫着肉片的滋拉声响起,灶间很快就盈满了饭菜的香气。

  连君轩抬眼看了看忙碌的杨柳儿,与先前相较起来瘦了许多,脸色也更苍白,湖蓝色的挑线裙子因方才跪在地上而沾了点点黄土,惹得他心底狠狠抽痛,他沉默了半晌,想起她往日一边念叨一边替自己掖衣襟的模样,鼻子里又添了几分酸涩,终是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猜到了?”

  杨柳儿拿着锅铲的手一顿,须臾,继续翻炒着芸豆和腊肉,低声应道:“只是觉得这祸事来的奇怪,我们杨家只是个小小庄户人家,恐怕还入不了那些人的眼,除了……被迁怒!”

  闻言,连君轩头垂得更低,想起连强从皇都捎回的那些消息,他紧紧握住手里的树枝,猛然扔进火堆,眼见烧成灰烬才勉强提起一口气,“是我连累了你们一家,若是你恼了,我以后就……”他想说再也不来杨家,但唇舌却像粘了怪树的汁水,怎么也张不开。

  杨柳儿麻利的盛了菜,一边添水涮锅一边应道:“若我说不怪你,那是假的。毕竟我阿爹因为这事挨了板子,我嫂子没了孩子,我大哥也被下了狱,如今虽说都回来了,但其中凶险怕是说也说不完,出一点差错,许是我们杨家就家破人亡了。但先前你帮过我们家里很多忙,我相信我阿爹和兄姊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再说坏人是坏人,你是你,不能把坏人的错都推到你身上。”

  “小妹说的对!”杨诚洗漱完了,正好走到灶间外,闻言也是出声应道:“师弟无需自责,回来路上我就想同你说了。你是你,连家是连家,我们家里得你帮扶许多,既然同富贵,当然也要共患难,至于那些欺了我杨家的人,总有一日我要亲手讨回来!”

  “师兄。”连君轩再也忍耐不住,起身抱住他哽咽难言。

  去年冬日里,他满皇都胡闹,博了个浪荡子的名号,就是为了逼着祖父答应他分家出门,长留甘沛,顺带也让那些把他视为眼中钉的人安心。

  他不抢不夺,只想娶心爱的女子过平凡又温暖的日子,可是这样卑微又渺小的愿望,那些人都不愿意成全,抬脚间就被踩得细碎!

  他到底欠了他们什么?他凭什么要这般容忍?他不服,不服!他要变强,他要权势加身,若是不能护着心爱的女子,不能护着亲近之人,他算什么汉子?

  像是知他此刻心中所想,杨诚抬手拍拍连君轩的肩膀,扭头望向门外暮色浓重的天空,另一手也紧紧握成了拳……

  杨柳儿在一旁想起这些日子的煎熬焦急也是心酸,可她强忍着眼泪,嘻笑道:“好了,二哥你快去忙。连大哥还得帮我烧火呢,我再炒两个菜就开饭了!”

  连君轩和杨诚闻言也觉抱在一起有些别扭,赶紧分开来,不由尴尬的笑了。

  知道这两人许是有话要说,杨诚从善如流的离开,待灶间只剩他们二人后,连君轩蹲身烧火,随口好奇问道:“柳儿,你怎么想到要让魏春到处撒状纸?”

  杨柳儿还不知道其中原委,闻言就追问道:“怎么了,这办法管用?”

  “何止是管用,简直就是救命法宝。”连君轩也顾不得烧火,连珠炮似的把先前之事讲了一遍。

  他们赶着连家的马车一路奔去府城,路上车轴断裂耽搁了,等赶到府衙门前时已晚了大半日,杨山已在街上寻人写了状纸,敲响了鸣冤鼓。

  民告官,未接状纸之前就要先打三十杀威棒,两人眼睁睁看着杨山半身血淋淋躺在府衙门前。当下忍着心疼,摘了身上所有玉佩和荷包银钱打点差役,总算把人先抬去医馆,案子也拖到第二日开堂。

  当晚,魏春也赶到了,见未来岳父受伤也是怒发冲冠,雇了众多乞儿在城里各大酒楼、茶馆门口撒状纸。

  原本连君轩和杨诚还觉有些胡闹,生怕钟家狗急跳墙,结果当晚就有人找到客栈拜会,一亮身分,杨家人差点没喜疯了,来人居然是朝廷的巡风使!

  接下去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巡风使的职责就是闻风奏报,况且当今皇上又对世家的势大多有不满,钟家欺压百姓的奏折一递上去,就算最后查明有误,想必皇上也不介意借着这个由头敲山震虎一把,因此问清楚来由后,巡风使当晚就写了奏折,快马让人送去皇都。

  知府衙门本就是地头蛇,消息也灵通,这边巡风使刚同杨家人见面,那边府尹大人就变了脸色,一句身体不适就把钟管事连人带重礼都从后门送了出去。

  第二日升堂时待杨家人也极客气,惹得传唤而来的钟管事变了脸色,虽然他矢口否认强买杨家庄园,又反咬杨家讹诈不成,行凶伤人,依旧被扔下了大牢候审。

  没几日,皇都就有官文快马送到府衙,钟家恶奴打着主家旗号欺压百姓,按罪杖毙;甘沛县令管束下属不力,致使衙役为虎作伥,罚俸一年,以观后效。至于尽忠尽职的巡风使,因上报有功,调职回皇都。

  历时大半月,杨家终于保住家产,而钟家赔上一个管事的性命,不论是谁,看上去都是杨家胜利,但若不是杨山舍命告官、杨柳儿想起撒状纸,利用舆论这一招,以及杨诚和连君轩拿头上功名作保,更别说他们好运气的遇到巡风使,杨家这会许是被人家吃干抹净了。

  若说还有什么意外,就是那钟管事被杖毙时喊出的几句话,虽然语焉不详,但杨家人却也猜得出,这场祸事追根究柢是出自皇都那位连家大少爷的手笔。

  原因很简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君轩是那座城门,而杨家就是被煮沸的鱼……

  杨柳儿从头听到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只能叹着气,拍了拍连君轩的肩膀,“别想太多,都会好起来的。”

  连君轩点点头,低头往灶堂里又添了两根树枝,应得声音极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