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下) 第二十五章 善举泽乡亲(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句话说,几家欢乐几家愁。对于谈情说爱的小儿女来说,晴天是个好预兆,但对种田的农人来说,长久的好天气就是灾难了。

  自从开春下了一场小雨之后,大太阳已经晒了一个多月了,柳树沟周边的麦田因为缺水,迟迟不能灌浆上粒,家家户户都是愁眉不展,别说像杨家一样包粽子过节,就是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

  原本还可以从金河挑水浇地,虽然远了些,但总比没指望强上许多,可惜今年金河的水量小,又被上游几家大户截去了,这会河床都露石头了。

  有些老太太结伴提了香烛纸钱去庙里烧香求雨,淘气娃子们也不敢满村乱跑乱喊。谁知道什么时候雷神电母就来了,万一惊了神灵,一年的收成、家里所有的指望就全完了。

  可惜,任凭众人如此小心翼翼,殷勤期盼,老天爷还是不肯赏下雨水,有些心窄的妇人已经坐在门口抹起眼泪了。

  程大娘和程大妮母女上门来帮忙包粽子时,忍不住说起方才路上听到的闲话,到后来也是叹了气。

  “咱们老百姓就是靠天吃饭,这老天爷不开恩,谁也没办法。”程大娘说罢,想起杨家的小池塘里总是满水,自家女婿的四亩旱田借了光,常常能引水灌溉,就是家里洗衣、浇菜也有水窖里的存水可用,想了想又感激的道:“还是你们一家有远见,这个时候就看出好处了。”

  程大妮自嫁了杨田,日子过得安心又吃的好,她容貌本就长得不错,如今更是脸色红润、娇美可人。听了娘亲这话也是真心附和道:“咱家庄园打的两口水井还没怎么变吧?听说村口的水井又降了,别人家的日子可是比咱们差远了。”

  “许是咱们庄园地势低,水井倒是没什么变化。”杨柳儿刚学着包粽子,不是漏了米就是掉了草绳,懊恼的噘着嘴巴,听得这话倒是转了欢喜模样。

  杨杏儿不愿程家母女以为小妹轻狂,就撵她道:“你不是说要用彩线缠些粽子送礼吗,还不去取线来?等着你学会包粽子,怕都要到明年端午了。”

  一听这话,杨柳儿红着脸吐了吐舌头,起身跑进屋取了一盒绣线,选了六种鲜艳的颜色,求着众人分别用来绑六种馅料的粽子,到时候绑成一串,送出去做节礼既体面又实惠。

  程大妮见那绣线都是上好的,有些舍不得下手,杨柳儿看出来了,就道:“四婶,你就用吧,这粽子要送到书院给先生做节礼,不好太过寒酸。”

  程大妮一听这话就赶紧忙碌起来,程大娘也越发仔细把粽子包得棱角分明。杨杏儿笑瞪小妹一眼,手下也是飞快的包着粽子。

  今年的粽子准备了六种馅料,其中火腿干菜和腊肉、鲜肉三样比较麻烦且难得,准备的不多,只用来同书院、连家和魏家走礼。剩下最多的就是蜜枣和葡萄干、桃脯,村里亲近的人家、山上的孙叔、陈家,还有牛头村老宅多少也得送一些,这般算下来,每样也得包足一大盆。

  杨家一干女眷们忙碌了一日,总算在初三这晚把粽子放进大锅,架火开煮。

  初四一早,魏春来送节礼,正好拉了杨柳儿和杨杏儿姊妹进城走一圈。等到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家院门口蹲了三四个村人。

  他们是来寻杨山说话,可恰巧杨山去了猪舍,他们也不好到处闲走,就蹲在门口等了。

  杨柳儿见其中有里正,就赶紧给姊姊使了个眼色,然后提起裙角跑去找父亲。

  此时杨山正同杨田在山脚下修理鸡舍,靠山散养虽然省了一部分粮食,但也躲不过糟损,总有些懒惰的狐狸或者狸猫钻进鸡场行凶。兄弟俩在篱笆外下了无数绳套,又取了些木头加固鸡舍,正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听得杨柳儿跑来报信,都有些疑惑。

  不过杨柳儿却是猜出一二,小声提醒道:“阿爹,村里的麦田正旱着呢。里正大叔是不是来借咱家池塘里的水浇地啊?”

  杨山听了愣了一会神,转而却是皱了眉头,“恐怕真是这事,昨日我去看咱家的麦田,隔壁刘兄弟还说咱家麦子长的好呢。”

  杨田也是点头,道:“这几日到咱家地头走动的人是不少。”

  杨柳儿手里捏着衣角,神情很是矛盾。今年开春就大旱,就是远处的金河都干了一半,而自家的小池塘因为偷偷从山上引水,一直是满盈的。

  听着村里家家户户悲声远扬,她心里也不好过,但若是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怕是年年都要放水帮村里浇麦地。一次两次还好,时日久了,难免会有人发现小池塘的秘密,到时候村人非但不感激他们一家,说不定还会多几分恨意,但若是不同意引水,眼睁睁看着村里的麦田都旱死,村人绝望之下,许是立刻就把他们一家当眼中钉了。

  正左右为难之时,杨山却发话了,“都是一个村里的乡亲,平日对咱们家里也多有照顾,怎么也不能看着麦子绝产。若是里正开口,我就应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杨柳儿抬头望望一脸坚持的父亲,劝慰的话再也没有出口。

  一家三口快步回了大院,果然杨山一坐下,里正就代表村人开口求水,他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杨山却是一口就应了下来,末了又嘱咐里正赶紧找些后生,让他们拿了镐头就来园子开水渠。

  闻言,里正同几个村人都有些惊讶,转而却是激动的红了眼眶,一迭声的道谢,很快就跑回去喊了十几个壮劳力来,镐头铁锹齐上阵,几乎是眨眼间就从小池塘边挖了一条半尺宽的沟渠,穿过杨家的灌木围墙,一路淌向村里的麦田。

  干旱多日的麦苗犹如渴急了的婴儿,大口的喝着水,一块又一块轮下去,不过两三日功夫,麦田就重新泛了青,空瘪瘪的麦粒也变得饱满起来。

  男女老少聚在自家地头,眼见一年收成有指望了,激动的嚎啕大哭,末了纷纷前来杨家道谢。

  杨柳儿、杨杏儿忙着烧水泡茶招呼女客,杨山这两日白日看着村人往麦田放水,晚上就上山从大湖引水,如今终于把村里的麦田都灌溉到了,他也累得眼眶都黑了。

  村里一个平日有些游手好闲的后生,因为羡慕杨家家大业大,方才去里边走了一圈,这会坐下就夸赞道:“大叔,您家这个小池塘挖多深啊?存水可真是不少,放了好几日还不见干涸。”

  里正等几个老人也都不是傻子,心里自然也有过这样的疑问,但人与人打交道,讲究的就是以心换心,杨家二话不说放水给村里救急就极厚道良善了,即便人家藏了什么事也不该探问,哪怕池塘底下有个聚宝盆也是杨家的,跟他们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所以一听到这话,里正第一个开口喝斥,“二狗子,你胡说些什么!挖渠的时候不见人影,这会倒跟婆娘一样说嘴了!”

  那二狗子撇撇嘴还想抱怨几句,杨山却是笑呵呵的应道:“不怪二狗子好奇,我这几日也觉得奇怪,还让人去问我家诚子。诚子说,许是池塘底下有泉眼,塘里水多的时候不觉得,水一少压不住了,那泉眼就往外冒。”

  “啊,诚子这么说,那恐怕就是了,读书人就是有学问。”

  “就是,杨家心肠好,说不得这泉眼就是老天爷奖赏的呢。”

  众多村人纷纷羡慕的开口夸赞,心里也跟着欢喜。杨家能救一次急,自然也能救第二次,这池塘虽说是杨家的,但村里以后也跟着沾光,他们如何不欢喜?

  杨柳儿在门外听到父亲如此急智,也是咧嘴偷笑,待话题转走,她这才端着一大盆的粽子进屋请村人品尝。众人去了心事,又见有好吃食,场面自然更热闹了,这般说笑了半晌,杨家庄园才算清静下来。

  因为这事,原本想要好好过个端午节的愿望也在忙碌中成了泡影,但眼见村里又恢复了生气,连杨柳儿在内的杨家众人都没半句抱怨。

  太阳东升西落,眨眼间又过了个把月,虽然晚了一些时日,但麦田总算可以收获了,可偏偏这时候老天爷又后知后觉的开始阴了脸,准备洒点同情的“泪水”。

  村人无不大骂,手里却不敢耽搁,扁担筐篓,镰刀柴刀齐上阵,昼夜不停的开始抢割麦子,否则一旦等雨水落下来,熟透的麦穗受了潮,就只能等着天晴再晒干才能收割。而万一这雨下上半个月,麦粒发了芽,家家户户吃饱肚子的希望就又破灭了。

  杨家庄园新垦了六亩麦田,加上原本的四亩以及分给杨田的四亩,总共十几亩,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全家上阵也得忙个三五日,这般计算下来,许是就要被雨淋了,因此杨山亲自去老林河请舅兄一家帮忙。

  陈家今年的麦子也绝产,虽然也是犯愁上火,但好在家里日子富庶多了,也不怕饿肚子,这会突然听杨家要抢收麦子,还以为听错了,待问清楚之后,又是羡慕又是庆幸,赶紧拿上农具赶去杨家田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