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二十四章 喜事连连(2)

作者:宁馨
  不过眨眼的功夫,日子就进了五月,去年因为杨柳儿张罗着卖汽水,杨志还在做伙计不得自由,一家人的端午节过得很潦草,如今日子好过了,自家又是喜事连连,杨柳儿就犯了嘴馋的毛病,闹着姊姊要包花样粽子。杨杏儿盘算着今年走礼的人家也多,嘴里数落小妹贪吃,手上却立刻张罗开了。

  杨志从城里送了最好的大黄米和黏粳米回来,杨山则和杨田去很远的河边采了很多宽厚碧绿的蒲苇叶子,杨柳儿欢喜的哼着歌,跟在姊姊身后帮忙泡米,准备馅料。

  连老爷子许是自觉先前待孙子太苛刻,早早就派管事送了一车吃用之物过来。连君轩同史先生告了假,照旧挑了实用之物做节礼,结果出城的路上遇到有人在高声叫卖,原来是一个西疆商人不知因何折了本钱,正贱卖用物筹措回乡的盘缠。

  那些破烂用物,他倒没看在眼里,唯独两只缩在筐子里、闭着眼睛四处嗅闻的小狗崽子,不知为何让他想起某人撒娇时也这般可爱,于是豪爽的扔了二两银子,连同筐子一起带上马车。

  杨家的二进院子里摆了几只大圆帘子,晒着洗干净的蒲苇叶子,杨柳儿坐在廊檐下正在歇息,一见连君轩送了节礼来就笑眯了眼睛。每次来,他总会给自己捎带些小玩意,两本新游记或者是一只陶偶,不贵重却能轻易惹得她心里甜蜜泛滥。

  杨柳儿迎上前去,笑问:“连大哥,你又送什么好东西来了?我和阿姊正要包粽子呢。”

  连君轩随手扯了扯自己的长衫,暗地里抬脚把小筐子往身后踢了踢,这才笑道:“你自己翻拣看看就知道了,都是好东西。”

  杨柳儿见他不肯说,笑瞪了他一眼就开了箱子,如同往常一般,箱子里是布料和绣线,许是天气渐热,都是细麻轻纱之类,待翻出底下的各色果脯罐子、上好的火腿腊肉还有西疆的蜜枣,杨柳儿忍不住欢喜的眉开眼笑。

  她正愁粽子馅料单薄呢,有了这些东西,凑六种花样就容易多了。

  送礼之人最喜欢的就是礼物对了主人的心思,连君轩蹲在一旁听到杨柳儿不时欢喜惊呼,心里比吃了蜜还甜,顺口许诺道:“这些东西可够用?若是不够,我再去寻些,难得你想要下厨做吃食,记得到时候给我也预备几个走礼。”

  “好啊,看在你贡献这么多好东西的情面上,就多分你一份。不过,若是拿出去丢人你可别怪我啊。”说着,杨柳儿忍不住开了一个鱼戏莲叶间的小盖罐,捏出一颗腌渍得果肉都变成了金黄色的桃脯,塞得小嘴鼓鼓的,甜的眉眼都挤在一处。

  连君轩刚要开口逗弄两句,不想筐子里的两只小狗却细声细气地叫了起来,杨柳儿抱着罐子差点跳起来,惊喜问道:“咦,好像是小狗的声音?”

  连君轩让开身子,露出两只不安分的想要从筐子里逃出的小黑狗,笑道:“路上给你买了两只小狗,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不过这话显然是白问了,方才还宝贝的抱在怀里的蜜饯罐子立刻被扔到一旁,杨柳儿几乎是饿虎扑食一般抢到筐子旁边,抱起两只浑身黝黑的小奶狗,左亲亲右摸摸,那个亲热欢喜的模样,惹得连君轩立时后悔不迭。他买些什么不好,偏偏给自己找了两只情敌!

  杨柳儿不知连君轩打翻了醋坛子,她抱着软软的两个小东西,满心都琢磨着去哪里找牛奶或羊奶填饱它们的肚子。

  前世她也曾养过一只黑色的小狗,可惜因为脑炎,陪她不到两年就死掉了。那是她懂事之后哭得最厉害的一次,后来就再也没养过了,她如今身边有家人、有朋友,不再寂寞了,但哪个女孩子对这种可爱的生物有抵抗力啊?

  “可怜的小狗,你们是亲姊妹吗?你们娘亲哪里去了,饿不饿?姊姊给你们找吃的去,好不好?”杨柳儿小心翼翼的把两只小狗重新放进筐子,又飞跑进屋去寻了一张棉垫子权当它们的被子,末了拎着就要往外走,完全不记得还要包粽子这事。

  杨杏儿从灶间出来,正好见到小妹出院子,喊了两句没人答应,就问一旁的连君轩,“连大哥,小妹做什么去了?”

  连君轩苦笑,懊恼道:“我寻了两只小狗给她玩耍,她这是满村子给狗找吃的去了。”

  杨杏儿一拍额头,同样懊恼道:“这可坏事了,她照料自己都不会,别以后把小狗养死了,又要蔫上好几日。”

  连君轩听得心虚,赶紧指了箱子道:“大妹,这是端午节礼,你赶紧收起来吧。柳儿说要用蜜饯做粽子馅呢,等她回来必定要折腾,我先去田里寻大叔说说话。”说罢,他就飞快的溜走了,惹得杨杏儿又好气又好笑,只得认命的继续忙碌。

  午饭时候,杨家人都聚到了一处,可饭菜上桌了也没见杨柳儿回来。杨山刚要去寻,杨柳儿就笑嘻嘻抱着小狗,牵着一只奶山羊回来了,这奶山羊就是两只小狗以后的“奶娘”了。

  杨杏儿开口就要数落小妹,杨山却是舍不得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儿挨骂,憨笑着同大女儿求情,“左右咱们庄园里不缺青草,养只羊也不费力。等多撸了奶,你们姊妹也煮了喝几碗,我听说这东西养人。”

  连君轩算是始作俑者,这会可不敢开口,低头琢磨着菜盘上的青花菜就不肯挪眼睛了。

  倒是杨田上午帮着兄长清猪粪,留在这吃饭,闻言也跟着说以后帮忙割草,惹得杨杏儿跺脚,“好啊,你们都是好人,就我是恶毒阿姊。”

  众人都是笑起来,见状,杨柳儿免不得又要凑到姊姊跟前撒娇耍赖,若是给她安上一条尾巴,就活脱脱跟两只小狗没有两样。

  杨杏儿向来拿小妹没有办法,最后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也作罢了。

  其实她哪里是怕辛苦,只是看不过小妹为了两只小狗就花费二两银子买山羊,若是放在穷苦人家,二两银子都足够一年的油盐耗费了,不过抬头看看自家齐整的大院,满桌的好菜和白面馒头,她又觉得自己方才太刻薄了。

  若是没有小妹,自家哪有这样的好日子?再说自己的亲事就是再晚,明年也要嫁了,到时候有两只小狗作伴,总好过孤零零一个人,这般想着,她又坐不住了,胡乱吃了几口饭就跑回后院了。

  杨柳儿和连君轩见此对视一眼,吃过饭就偷偷跑去探看,结果却见杨杏儿铺了很多碎布头和旧棉花,一边数落着吃饱喝足趴在炕头睡懒觉的两只小狗,一边穿针引线在给它们缝被褥。

  “你们两个小没良心的,以后吃我家、喝我家的,可得记着好好看家护院啊,尤其要护好我小妹,谁敢欺负她,你们就往死里咬。听懂了吗?那些羊奶也别白喝,给我长得壮一些……”

  窗外,杨柳儿和连君轩牵着手,一边窃笑,一边悄悄避到房门前头挨着头说话。

  “阿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就说她不会真恼了。”杨柳儿得意的抬着下巴,阳光照着她白皙的小脸上,越发衬得双眼晶亮如宝石。

  连君轩看得心头欢喜,笑问道:“你给两只小狗取名字了吗?”

  “当然取了。一个叫招财,一个叫进宝!”

  “噗!咳咳……”听到这名字,连君轩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他本来还猜最差也要叫虎子豹子一类的,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的通俗易懂。

  “怎么,这名字不好听?”杨柳儿笑咪咪捏着拳头,满口小白牙森森发光。

  见状,连君轩果断地改了立场,赞个不停,“好,寓意深刻又朗朗上口,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许是他的声音有些大,杨杏儿在屋里听见,开了窗子问道:“谁在外面?”

  杨柳儿立刻伸手捂住连君轩的嘴巴,这要是让姊姊发现他们两人凑在一处,免不了又要念叨她几句。

  果然,杨杏儿听了一会,没发现什么动静就关了窗。

  听见窗子关上的声音,杨柳儿长舒一口气,正要放开手,连君轩却是飞快在她掌心亲了一记,令她立刻红了脸,想要嗔骂几句又怕姊姊再开窗探看,只得跺跺脚跑走了。

  连君轩笑得弯了嘴角,抬头再望向蔚蓝的天空,这天气真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