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下) 第二十四章 喜事连连(1)

作者:宁馨
  大院正房上梁那日是三月初六,按规矩,杨家再次摆酒请乡邻亲朋们喝喜酒。

  杨老大随着杨家族人一同来道贺,他是真正的“道”贺,除了空口白话,半文钱的贺礼都没有。

  一见杨家的新庄园和大宅院,别人自然羡慕,杨老大却是实实在在的愤恨了。他满脑子都是老娘整日咒骂念叨的那些话,老三一家果然发达了,什么倾家荡产替他们赎身,纯粹是骗人的!若当真艰苦,哪里还有银钱建这样的好院子。

  这般想着,他就红着眼睛四处转悠,见了柳树沟的村人就拉住问几句。可惜人人都知道杨家那点恩怨,谁也不愿意理会他,敷衍几句就扯个借口躲开了。当然,就算想理会,他们也不知道杨家的底细。

  待得房梁上栓了一串制钱,鞭炮也足足放了七八挂,杨家庄园就算正式落成了。杨山喜得满面红光,举起酒杯当先谢过忙碌两个月的泥水木工师傅和曾经帮过工的村人,最后当着众人的面说要把杨家的窑洞给了杨田,还不止这样,原本家里的八亩旱田也分了一半给兄弟。

  听了这话,不只众多村人,就是杨志兄妹几个也都很意外,但他们却没有半点不舍,反倒很赞同父亲这么做。

  这大半年来,杨志要照管铺子,杨诚要读书,杨杏儿、杨柳儿只在家里做针线,家里的旱田大半都是勤恳寡言的杨田在照料,他付出多少汗水和体力,他们都看在眼里,况且杨柳儿原本就有把四叔留在自家附近,做个帮手的打算。这会见父亲如此行事,展现西北汉子的豪爽仗义,心里更是骄傲,不由笑眯了眼,就差没伸出大拇指给父亲叫好。

  众多村人把杨家老少的神色看在眼里,无不在心里感叹。这事若是落在自家,怕是儿女婆娘都恨不得撞墙阻拦,再看人家兄友弟恭,儿女孝顺懂礼,这日子怎么可能过得不红火呢?村人不由纷纷夸赞出口。

  “杨大叔是个好兄长!”

  “就是啊,谁家也没有这么疼弟弟的大哥!”

  杨田根本没想到三哥会这般,激动的红了眼眶就要推辞,结果被杨志和杨诚眼疾手快的扯了回去。

  杨山扫了一眼牛头村过来的杨家族人,眼神黯了黯,但依旧坚持地道:“俗话说成家立业,老宅的爹娘年纪渐长,有心无力。我身为兄长,今日算是给了老四一份家业,但说到成家还要众位乡亲帮忙了,尤其是各位婶子大娘,谁给老四找个好媳妇,我一定谢她一个厚厚的红包。”

  人群里有平日喜好说笑的婆娘高声应和道:“杨兄弟,你先说说红包有多大,我们也好照着给老四找媳妇啊。”

  杨山听了却是豪爽的一挥手,“只要老四娶个知冷知热的好媳妇,嫂子想要多大的红包就有多大!”

  众人闻言都哈哈笑了起来,酒席也因为有了这个开头吃的是热热闹闹。

  杨山带着杨田算一队,杨志杨诚兄弟俩也是一队,不停在酒席间走动敬酒,有心想赚谢媒红包的村人难免要拉住杨田仔细探问两句,惹的他脸红得同关公一般,自然又被打趣个不停。

  杨老大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恨恨瞧着,心里不由冒着酸醋。同样都是兄弟,自己吃了上顿没下顿,而老三建这么大的庄园也没主动分自己几件差事,赚几两银子润手,反倒是一棒子打不出半个屁的老四得了便宜,又是窑洞又是旱田的,简直是占了大便宜。

  不成,这事要赶紧回去跟老娘说一声,说不定老娘跑来闹一场,这些好处就都是自家的了。这般想着,他左右开工,胡乱填饱了肚子,手里抓了一只鸡腿就匆匆跑回家去了。

  可惜杨老太太听了这事抬手就给他一巴掌,直骂他蠢货。既然老三一家愿意出钱出力给老四成亲,那就随他们折腾好了,左右老四也没出宗,那他的房产就是自家的房产,他的媳妇就是自家的儿媳,将来她只要动动手指,他们还不是任凭她揉捏……

  不说杨老太太如何打着如意算盘,只说杨家庄园刚刚拾掇好,各人搬进新房间还没过两日,院门就再也关不上了。

  原因无他,实在是杨山当日的招亲太成功了。谁家都有个七大姑八大姨、三表姊四表妹的,吃了酒席回去,掰着手指数了数,越数越觉得杨田实在是个好夫婿的人选。

  有房有田,年纪好、有力气,背后靠着日渐发达的杨山一家,谁家闺女嫁过去,既不用伺候公婆,更不必受气受委屈,简直就是掉进蜜罐子了。这般想着,村里的婆娘就像赶集一样,纷纷赶回娘家,于是来杨家提亲的人几乎要踏破门槛了。

  杨山先前在儿女婚事上被打击破灭的热情,这次是结结实实补偿回来了。每日吃过早饭后就喊着大女儿冲茶水、上点心,待送了客人,就拉着小女儿一起甄选挑剔。最后定了几个人选,他又亲自去人家村子查探底细,这般折腾了大半月,他还真给弟弟选了个好闺女。

  闺女家里姓程,名叫大妮,独生女一个。父亲去的早,只与老母相依为命,家事刺绣都是一把好手,性情极为泼辣俐落。因此即便杨田憨厚寡言,但有个厉害的媳妇撑门户,将来也不至于被杨老太太拿捏在手心里整治。

  媒人把话一递过去,程家很是欢喜,但程大妮却说不要什么贵重聘礼,只是舍不得老娘一个人苦熬日子,想带着老娘出嫁。

  这话实在有些太出格了,这十里八乡的,几十年里也没听过有这样的古怪事。但原本一直任凭兄长张罗的杨田却出乎意料的一口应了下来,杨柳儿按捺不住好奇,偷偷把四叔堵在屋子里探问。

  支吾了一阵,杨田红了脸才说了一句,“她这样孝顺,必定是个心善的,我娶她回来也不会给家里惹祸添堵。”

  杨柳儿听到这话,不由对自家四叔刮目相看,什么叫大智若愚?自家四叔明显是其中一员啊。别看他平日沉默寡言,心里却跟明镜一样,生怕娶个媳妇眼红自家发达,以至于心生不平,搅得兄弟离心,所以娶妻不看长相、不看嫁妆,只要个心善的。

  待连君轩从书院跑来蹭饭时,两人上山给孙叔送吃食,顺便放水,一路上说起这事,听得连君轩也是直点头,难怪杨山待兄弟亲厚,这杨田也同样是个好的。再想起皇都老宅里,那位撺掇父亲打断自己手臂的那个所谓的兄长,他实在很想拎人过来同杨田学一学。

  而程大妮果然没让杨田失望,一听得杨家同意她带着老娘出嫁,就卖了家里的破房子和二亩旱田置办了嫁妆,又捎信要杨家不必破费,简单办几桌酒席就好,以后日子还长着,省着银钱做正事。

  杨山很是欢喜弟媳这般勤俭持家,但依旧张罗着拾掇了杨家窑洞,大摆酒席,让兄弟风风光光娶了媳妇。

  当日杨家窑洞内外欢声笑语一片,但杨家老宅却没一个到场,不知是无颜见人还是生怕杨田找他们要银钱,不过杨田也不失望,直接把三哥按在椅子上,充作高堂受了他们夫妻一拜。

  看到杨田终于成家,杨山不禁红了眼眶,四弟自小就同他亲厚,多少次自己做活回来见得灶间盆空碗净,都是四弟从怀里取出藏着的饼子给他垫肚子,如今眼见四弟成家立业,他比任何人都欢喜。

  第二日早起,杨柳儿得了父亲的嘱咐,特地去请程大娘一起来大院用饭。程大娘很是和蔼可亲,脾气同陈老太太一般,让杨柳儿、杨杏儿都喜欢同她说话亲近。

  程大娘原本也是心里忐忑,生怕杨家因为她这个累赘而待闺女不好,结果她暗暗打量杨家众人,都是热心又和气的,澈底去了心事,行事也不再束手束脚,平日常来大院走动,遇到杨杏儿姊妹不懂的事也愿意出声提醒一二,让杨家人更敬重她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