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十六章 殷勤的连君轩(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中秋节,书院按例是要放假一日的,杨诚前一晚就邀请连君轩一同回家吃团圆饭,于是中秋节这日一早,家安就被自家少爷支使得满院子乱转。

  连家的几家铺子,虽说掌柜都不大在意这个近在咫尺的“少爷”,但各个都老奸巨猾,没敢表现出轻视,且看在连老爷子的分上,该送的节礼还是堆了半个大厅的地面。

  连君轩选了几匹不打眼又难得的好料子让家安包好,末了想起杨柳儿这几日有些干咳,又打发小丫鬟去槐院库房取些上好银耳、枸杞之类的干货,准备带去给她食用。

  大丫鬟碧玉正坐在房里绣荷包,青色的厚锦上绣了海水纹,缀上一轮金黄的圆月,当真是应景又雅致,这会只差最后几针就能完工,想着今晚送给少爷,定然能讨他欢心,可惜她脸上的羞意还没退下,小丫鬟就传话打破了她的美梦。

  “碧玉姊姊,少爷吩咐要取库房里的银耳和枸杞。另外他今晚不回来吃饭,让大厨房加菜,咱们自己过节。”

  “什么,少爷不在府里过节?”碧玉立时恼得变了脸色,针下一个偏差就扎了手指,好好的荷包染了血色,眼见就废掉了,当下被她狠狠摔到地上。

  小丫鬟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会算是明白为什么梅院里谁也不愿意接这差事了。

  碧玉到底还记得自己的本分,强自压了心酸,开库房拣了两盒干货,亲自送去梅院。

  连君轩刚换了新衣,雪青色的绸缎长衫,只在寸高的领子和袖口绣了简单的云纹。腰上一条巴掌宽藏青腰带,系了一块羊脂白玉鸡心佩,一只黑底绣苍鹰的荷包,打扮的分外清爽又贵气。

  碧玉在门外痴痴望了半晌才迈步进去,一边接过小丫鬟手里的梳子替连君轩束发,一边装作不在意的探问。

  待听到连君轩果然又要去杨家,她实在忍耐不住,低声劝道:“少爷,那杨家听说有两个姑娘待字闺中,您常去走动是不是有些不妥?时日久了,杨家兴许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传扬出去,于少爷的声名有碍。就是老太爷那里,怕是也盼着少爷多结交些世家子弟……”她越说越顺口,根本没注意连君轩已经变了脸色。

  只听得“啪”的一声,黄杨雕花木梳重重摔在地上,断成两截,也成功让碧玉闭了嘴,白着脸跪了下来。

  “少爷息怒,奴婢也是为了少爷好才多嘴的。”

  “什么时候我出入行事都要受你管了?是不是平日待你太好,让你忘了本分!”连君轩站起身,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衣衫,好似上面那一条小小的皱褶都能惹得他心疼。

  碧玉盯着长衫上并不工整的针脚,心里的酸醋又泛滥了。大夫人当日送她过来伺候,就许了她一个二房的位置,她虽然是奴婢,但老子是将军府的大管家,娘亲是内院管事嬷嬷,她就是配个七品小官做正头娘子也够资格了,偏偏自小就把一颗心落在二少爷身上。

  她想诉说她的痴情、她的一片衷心,但女子的羞涩和自尊又让她嘴巴上像抹了糨糊,半句也说不出口。

  “哼,到院子里跪一个时辰,醒醒脑子,下次再犯就滚回皇都去。”连君轩扔下一句,唤了家安抱起盒子就出门去了。

  碧玉木然的跪在院子里,耳里听着院门外沙沙的脚步声,愤恨的脸上都要滴出血来。不用说,整个宅子里的丫鬟仆役定是都来看过热闹了,她的颜面澈底被剥个干净,明明她是真心为少爷打算,少爷为什么不听?那下贱的农家女到底哪里好,让少爷如此痴迷?

  不说碧玉如何咬牙切齿,杨家那边一如往日的和乐。

  过节时候,晚辈送些节礼是应该的,杨山见连君轩送的布料和干货都不算矜贵就痛快收了,末了喊着闺女多做些好吃食。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杨柳儿也没有偷懒,当灶主厨,杨杏儿烧火帮手,成果斐然,不到一个时辰就做了满满一桌子好菜,吃得全家人都是酒足饭饱。

  饭后,院子里摆了些水果点心,一家人天南海北聊着,末了,杨山和杨田先去睡了,杨杏儿惦记做针线,杨志杨诚兄弟也回屋说起了闲话,一下子就剩下杨柳儿和连君轩两个。

  不同于原本那个环境破坏殆尽的世界,大宇的天空极干净,中秋的月亮也是分外的明亮。那一轮金黄色的月亮施施然的挂在半空中,隐约可见上面点点斑驳的暗影。

  杨柳儿忽地想起她那对嗜钱如命的爸妈,这时候是不是也在赏同一轮圆月,是不是后悔忽视她这个女儿这么多年,亦或是他们对于她的消失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

  “想什么呢,满脸的恼色。”连君轩偶然扭头,见不得她这副淡淡怅惘的神色,伸手用力揉了揉她的花苞头。

  果然,杨柳儿一掌拍下他作怪的手,嗔怪的瞪起大眼,极似被打扰了好眠的猫咪。

  连君轩满意的笑开了脸,问道:“说啊,到底在想什么。”

  杨柳儿对他这时不时的逗弄已经习惯了,不耐烦的扔了句,“没想什么,就觉得是不是天下各处的人这时候都在赏同一个月亮。”

  “当然了。”连君轩仰靠在躺椅里,随手摘了一粒葡萄塞到嘴里,含糊道:“南到海州,北到冰原,甚至皇都那些王公贵人……”说到一半,他的神色也黯了下来。

  这个时候,皇都的将军府里,祖父一定领着一大家子人赏月,父慈子孝、儿孙满堂,是何等的欢喜和乐,只是不知有没有人想起他这个被撵到甘沛自生自灭的庶子?

  杨柳儿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眼角扫到连君轩脸色有些郁郁寡欢,脑子倒是难得灵光起来,赶紧撒娇闹人,“连大哥,今夜月色这么好,不做些什么真是可惜了。你不是跟胡子大叔学了剑法吗?!舞几下给我开开眼界好不好?”

  连君轩刚回过神就听到这古怪请求,当真有些哭笑不得。他想说自己是堂堂好男儿,习武是为了强身健体、保家卫国,可不是为了嬉笑之用,但眼前的少女双手托着白皙的脸颊,大眼眨呀眨的,满满都是甜美期盼,他的拒绝怎么也出不了口,只得认命的跳起身,折了一枝柿子树枝,拉开架式,伴月起舞。

  杨柳儿原本只是随便扯件事做借口,没想到这骄傲大少爷当真会应下来。

  只见圆月的清辉徐徐从天上洒下,落在一身青衣的俊秀少年身上,抬手立足,姿势变换间,光影交替,别有一种刚柔并济的美,倒让她看得痴了……

  “好!”不知什么时候,杨志杨诚兄弟也走了出来,大声叫好。

  杨柳儿回过神来,猛然红了脸,为自己方才的花痴心虚,赶紧凑趣的抓起一个果子扔出去,嚷道:“舞的好,本小姐有赏!”

  闻言,连君轩脚下踉跄,差点把自己绊倒,伸手捞了果子,恨恨应道:“打赏也要真金白银,扔果子哄猴子呢!”

  听到这话,众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几人又聚在一处吃了些水果,好半晌才散了,少年少女心里那一丁点的悲戚不知何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合眼前又望了望照旧安然挂在空中的圆月,一夜好梦。

  杨家在城里开了铺子,这事自然瞒不过十里八村的乡邻。毕竟总有人去县城采买或者办事,只要一个见到,回来端着老碗蹲在村口吃饭时说上一句,就全村皆知了。

  众人还以为杨家背负了一百多两的债务,没十年八年是别想缓过来,没想到不过两个月功夫,人家不但还了外债,甚至还开了铺子,这消息简直像春雷滚过大地一般让人吃惊,也炸醒了无数宵小之辈。

  杨家老宅里自然人人嘴里都吐不出象牙,杨老太太甚至还想上门质问,结果被杨老头死活拦住了。

  杨六爷听到风声,让家里婆娘上门警告,杨山一家已经出宗,人家是富贵还是落魄,都同杨家没有关系,但杨老太太若是敢闹事,丢的可就是整个杨氏族人的脸,杨老太太不服,跳脚骂了几日,可到底也没胆子惹怒整个杨氏族人。

  柳树沟里的乡亲倒是还好,有人说杨家许是捡了狗头金,也有人说杨家这些年一直在装穷,那些全是陈氏活着的时候攒了丰厚的家底。

  当然,偶尔有那嘴巴歪的想起了连君轩,不由酸溜溜地道:“他家不是抱了条大腿吗?兴许是把那位少爷伺候好了,人家手指缝里落下几块银子也够咱们忙活一年了。”

  甘沛虽说地处偏僻、干旱穷苦,但民风却是淳朴,红脸汉子们多豪爽义气,听到这话,立时就是骂声一片。毕竟当初杨柳儿差点被杨老太太勒死,连君轩费心救命的事村人无所不知,而且杨诚身为柳树沟里唯一一个读书人,连君轩是他的同窗好友又兼杨家恩人,平日不禁连君轩走动这都是应当应分,哪有把恩人拒之门外的道理。

  更何况连家的事在甘沛也是人人知晓,一个没有父母亲人理会的小子,谁待他亲近和气,愿意常来走动也是人之常情。

  所以不利于杨家的闲话刚一出现就被狠狠掐灭了,但杨家因何暴富,还是深深扎根在众多乡亲的心里。

  好在杨家人对这事早就商量过了,刚一听到风声,杨山就找了个借口,请了三五个平日相处极好的村人到家里吃饭。期间把连君轩如同自家子侄一般介绍给众人,还道他平日在村里走动,请大伙多关照。

  这纯粹就是客套话了,连家庶子再是没人疼,也不必穷苦百姓怜悯照管,村人自然惶恐的回礼,末了忙不迭的应个不停。

  待酒足饭饱,杨山又“显摆”了一下自家院子里的水窖。村人自然听说过这新奇东西,如今亲眼看到满满的一汪清水,任凭杨柳儿姊妹提出来浇菜、洗衣,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别提有多让人羡慕了。

  见村人讨论的热烈,杨山适时的说起这水窖是杨诚设计,陈家两位舅兄接去这活计,每建一个都会分自家一半银钱。他在地里忙碌一年的收成,比不上儿子画张图得的进项,半个月就赚回来了。

  村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杨家敢担下巨额债务,原来人家是有底气的啊。想着又纷纷羡慕杨家有个好儿子,读书人就是脑子灵光,书中自有黄金屋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