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十五章 合伙开铺子(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连君轩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扫过杨柳儿,见她一脸纠结苦色,心思一转就猜到了大半,于是装作不经意开口问:“杨大哥,你那铺子平日生意如何,进项好不好?”

  杨志正犯愁,闻言就随口应道:“生意自然是好的,我们大师傅的手艺不敢说整个大宇拔头筹,但起码在甘沛是数一数二的。每日最少卖百十只烧鸡,二三两银子的进项,一月怎么也有六七十两。”

  “这进项确实不错,你们掌柜打算兑多少钱?铺子地皮也一起卖吗?”

  他这话一问出口,不只杨志,连杨杏儿都听出他有意兑下铺子了,杨柳儿更是两眼放光,心里大喊默契万岁,甚至恨不得抱住他亲上几口。

  连君轩被杨家兄妹看得脸皮灼热,干咳两声后赶紧说道:“你们也知道连家的产业我没有插手的余地,这些日子正好琢磨着要找个买卖,赚点零用钱。若是烧鸡铺子不错,我就打算兑下来。”

  “真的?太好了!”杨志第一个欢喜叫好。新东家是弟弟的同窗,所以他肯定不用重新找活计了,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吴掌柜要回老家,什么杂物也拿不走,铺子、地皮,连同烤炉用具一同出兑。他喊价是三百两,但还有商量的余地。”杨志说到一半又皱了眉头,“只不过我们铺子的大师傅年纪大了,也要跟着掌柜一同回乡。”

  烧鸡铺子卖的就是个口味和名声,掌勺大师傅就相当于定海神针,他也跟着掌柜走了,铺子生意肯定要受影响,谁兑回去都要面临生意下滑的风险。

  众人想到这一点都像冷水泼头,齐齐收了喜意,又打蔫了。

  连君轩原本也没打算那铺子赚钱,不过是出面替杨柳儿做幌子,这会自然就看向杨柳儿,不知她收如何应对。

  杨柳儿倒是没让他失望,笑嘻嘻的敲了敲桌子,惹得众人都望向她,这才说道:“大哥,你跟着大师傅学了这么久,想必手艺也学会七八分了吧?即便烧鸡味道差一些,也不会差太多。再说了,连大哥兑了铺子不一定就要继续卖烧鸡啊,可以稍稍换一下,照旧大把赚银子。”

  “怎么换?换成什么?”众人都是疑惑的急急问出声。

  杨柳儿却是笑咪咪站了起来,扯着姊姊跑去厨房,鼓捣了好半晌,最后姊妹俩端了一只青花大瓷碗出来,碗里放了大半翠绿色的长条面块,中间摆了一颗切成八瓣的熟鸡蛋,碗边还有五六片鸡胸肉、几片菜叶,通通浸在汤汁里,怎么瞧都让人食欲大增。

  “这是我前些日子琢磨出来的烧鸡面,本来想给家里人解解馋,没想到今日派上用场了。连大哥、大哥,你们快尝尝看味道如何?”

  杨柳儿嘴巴刁是人人皆知,但凡她准备的吃食都是难得的美味,听到她这么说,杨志和连君轩也不客气,一人分了半碗就吃了起来。

  绿色的面块里不知道加了什么,咬一□格外爽滑有弹性,再配上鸡胸肉,鲜香的汤汁,当真别有一番风味。

  “这汤汁是用烧鸡骨头熬的?”杨志咽下一口就迫不及待发问。

  杨柳儿得意的两颊酒窝深陷,脆生生应道:“当然了,原本我以为用鲜鸡汤更好,但时间来不及了,就把大哥拿回来的烧鸡拆下骨头熬汤,没想到味道也很不错。”

  杨杏儿也很是兴奋,接话道:“大哥,你看铺子卖这面块怎么样?顶饿不说,还一样吃了烧鸡。”

  不过有一句话她聪明的没有说出口,烧鸡既然加入了面碗,比起单独食用,对于味道的要求就没那么严格了,即便大师傅回乡,杨志的手艺也足以应付。

  杨志没有说话,只笑着望向连君轩,不想连君轩只顾着低头吃面,急得杨柳儿偷偷伸脚踢了他一记。

  连君轩隐下嘴角的笑意,好似吓了一跳一般猛然抬头,末了才恍然大悟般应道:“这烧鸡面应该会好卖,不如那铺子我出银钱兑下来,平日就交给大哥打理,待赚了银钱就一人一半,如何?”

  “这可不行!”杨志虽然在外面谋生多年,性情圆滑精明,却不是贪心的人,闻言赶紧摆手拒绝,“我做活拿工钱就好,怎么能分一半,这太多了。”

  连君轩却是一挥手,极霸道的道:“我平日也没空闲打理铺子,不过是出份本钱,挂个名字。大小事情都要你张罗,分一半进项是应当的,你若是不答应,我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手,这铺子也不能兑了。”

  杨柳儿也是赶紧劝道:“大哥,你就应了吧。一人出力一人出银钱,进项对半分也说的过去,顶多以后你多上心,铺子红火了,大家就都多赚钱了。”

  杨志想想小妹说的有理,又实在舍不得这“当家作主”的机会,于是就应了下来。

  这一下众人都有些兴奋,杨志还和连君轩约好明日去铺子里看一看,杨柳儿就同姊姊一起琢磨如何改进烧鸡面,力图节约成本又要味道好。

  这一晚,少年少女们都差点失了眠,翻来覆去的梦里都如同院子里的玉米堆一般,金灿灿一片……

  第二日一早,杨柳儿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偷偷从樟木箱子里翻出那一百五十两银票塞给连君轩。

  连君轩见她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生怕被家里人发现的模样,忍不住好笑逗弄道:“我这次算不算帮了你一个大忙,你想怎么谢我啊?”

  杨柳儿皱了小鼻子,极想赏他两个白眼,但碍于还要他添上另一半的本钱,只得委曲求全的试探道:“给你包两顿饺子?”

  连君轩双手抱了胸,极得意的摇头,晃得发冠上的金翅小球颤个不停。

  杨柳儿气恼的噘了嘴巴,偷偷嘀咕,“有钱人就是小气,斤斤计较。”

  连君轩眼里笑意更浓,低头凑过去说道:“先前答应的那套衣衫,我要师兄那个立领绣竹节纹的式样,另外再加一只荷包。”

  杨柳儿不情不愿的应了下来,末了恶狠狠地道:“既然给你谢礼,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铺子的收益,大哥拿一半,剩下一半我们平分。我会记帐的,你别想赖帐。”

  连君轩心愿达成,无所谓的挥挥手,“都给你了,我不差那几两银子。”

  “那怎么成?亲兄弟明算帐,总之我给你记帐了,说不定你将来什么时候还能派上大用场呢。”杨柳儿说风就是雨,进屋就忙着裁纸钉账册,连杨志出门都没送一送。

  连君轩看了只觉好笑,就算连家人都把他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但将来分家或者他成亲总会分给他一份产业,他真不把这个小铺子的进项看在眼里。

  但他却不知道,杨柳儿居然一语成谶,在将来的某一日这些他曾不屑一顾的银钱,帮他保住了男人的颜面和尊严……

  中秋月圆人也圆,作为传统节日,中秋是除了过年之外,百姓们最重视的一个节日了。

  再清贫的人家也要攒出几文钱进城割一条肉,买上几块最便宜的青红丝月饼分给孩子们打打牙祭。

  特别今年托了两场及时雨的功劳,玉米算是丰收,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挂满了等待风干的玉米棒子,远远望去,分外喜庆又满足。

  “都来瞧,都来看,本店新进上好的杭绸、松江布,价钱便宜啊!”

  “卖胭脂水粉、妆盒首饰哩,讨好婆娘的必备佳品啊!”

  “好吃的月饼啊,豆沙馅、五仁馅,买二斤送半斤啊!”

  甘沛县城里比起往日也热闹许多,各条街路上人来人往,小贩和商铺伙计们奋力叫卖着,指望从腰包鼓了的农人手里多掏些银钱出来。

  前几日,连君轩刚以二百八十两的价格把吴记烧鸡铺子兑了下来,吴掌柜惦记家里生病的老妻,拿到银钱的第二日就同大师傅结伴回乡了。

  杨志这个大掌柜走马上任,铺子里的人手全体留用,又拿着砍价砍下来的二十两银子添置了许多碗盘,趁着过节的热闹劲,杨家铺子也麻利的开张了。

  白瓷青花大碗装了翠绿色的烧鸡面块,浅口青碟子里盛了红通通的辣油,白生生的小瓷瓶里装了酱油、醋、细盐,随时备着给口味重的食客自己调味。另外还有一只只巴掌大小的瓷盘罗列在柜台上,装了脆生生的麻辣小黄瓜条,又韧又香的酱油萝卜干,还有小葱拌豆腐、炝拌土豆丝、红油豆腐干、蒜香海带丝、芹菜花生米等等十几个品种的小菜,只要扔上两文钱就能端一迭。

  甘沛这里因为气候原因,大多种植麦子,饮食受影响,几乎人人都喜欢吃面食,喜吃大块肉、大碗酒,但百姓日子穷苦,极少有人舍得花几百文买只烧鸡回去。

  而杨家的烧鸡面,面色翠绿,新奇又好吃,烧鸡肉块香喷喷,一大碗才卖十五文,再来上两碟爽口又咸香的小菜、一壶老酒,一家老少几口,或者三五清贫好友坐在一起吃喝,当真是实惠至极。

  所以几乎是一推出来,铺子里就客似云来,而且随着口碑传扬出去,生意更是越来越红火。

  杨志第一次做掌柜,自然有很多照顾不到之处。但他脑子灵又会说话,为人也不像吴掌柜那般吝啬,这桌送碟小菜,那桌添两块鸡肉,就是有些难伺候的客人也被打点的乐呵呵。

  杨山惦记铺子生意,急忙把田里的玉米秸秆拾掇好,又翻地种下麦种,然后就拉着杨田跑来“站脚助威”,后来见儿女们都极能干,把生意做得又好又顺利,他放心之余,心里倒有些不是滋味。

  他这爹当的,真是越来越没存在感了。不过转瞬想起某个人、某些事,他又精神抖擞的回家去了。

  杨柳儿在铺子里帮忙,连君轩自然也是常常“大驾光临”,而通常杨柳儿也都毫不客气的指使他帮忙做活。

  杨柳儿想得很好,这铺子有他四分之一的收益,身为大股东,为自家生意贡献力量,这是理所当然的。

  但杨志和杨杏儿却不这么想,暗地里把小妹好好数落一遍,末了又多请了一个伙计,杨柳儿就被留在家里照顾父亲和四叔的一日三餐了,连君轩也跟着很少出现了,兄妹俩见了都松了一口气。

  待铺子生意走上正轨,杨杏儿也不再常去了,毕竟她一个闺女不好一直待在铺子里,万一被哪个地痞无赖的扯住,摸了摸小手,她的名声也完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