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十四章 自请出宗(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事情说定了,所有人就都散了。杨山带了儿女归家,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就提着一篮子香烛元宝,外加点心腊肉等供品去了杨六爷家。

  供奉杨家祖先灵位的偏窑第一次在非年节的时候开了门,杨六爷同祖先们禀告了事情原委,说的是花团锦簇,且着重突出杨山一家至孝,不愿拖累父母受苦。

  待烧了元宝等物,杨家父子三个磕了头,杨杏儿和杨柳儿也在门外行了礼,杨六爷取了一个空白的牌位给杨山,自此杨山一家就算另立门户了,同族间走动,哪怕是同老宅一伙还有血脉牵连,但也是“远亲”了。

  杨杏儿扯着小妹的手,心里的喜意怎么也压不住。要知道她比父兄还多一层考虑,祖父母可是有权给孙女订亲的。以杨老太太那恶毒心肠,说不定哪日就把她们姊妹嫁给什么土埋半截的老地主,如今作为“远亲”,她是再也不能插手了。

  杨柳儿倒是无心理会姊姊为何出奇的欢喜,昨日那场小“误会”之后,连君轩就摇身一变成了跟屁虫,不管她做什么,他都抢着帮忙,可他一个富家少爷哪会做什么活计,多数都帮了倒忙,惹得她瞪眼睛跺脚,也不见他有收敛半分。

  反倒是家里人看在眼里,还以为杨柳儿又闹了小脾气,劝着连君轩不要同她一般见识,气得她直想把这个“登徒子”曝光,但每每话到嘴边,脸蛋总是羞红的能煎鸡蛋。

  这会连君轩站在一旁,猜她对出宗一事有些不解,于是就“体贴”的低声解释起来,重点是出宗之后杨家的得失。

  杨氏族人没有什么出彩人物,也不算富足,平日留下也没什么好处,倒是离开之后更自由,起码不必担心动辄就有长辈对家里的大小事情指手画脚,但凡辩解一句就会被扣一顶不孝犯上的大帽子。

  对于这一点,他极是羡慕杨家人,到底是农家小户,虽说事出有因,但出宗这样的大事居然进行的如此顺利,若是放在大户人家,别说出宗,就是分家都是千难万难。

  不提别人,就拿他自己来说,一个不受待见的庶子被踢出来自生自灭十年了,他每次开口说要净身出户,依旧被连老爷子揍得满院跑。

  事情办妥了,杨家人自然早早告辞。连君轩一挥手,连强就把黑漆平顶的四轮马车赶到院门前。

  乡间平日多用驴车,连骡车都少见,更别提这般气派的大马车了,淘气小子们跑前跑后,极想上前摸摸车厢上的黑漆,却被自家老娘拎着耳朵撵去一旁,生怕碰坏了马车,自家还得赔银子。

  杨老太太正好蹓跶过来看看还能不能占点便宜,一见马车立时就眼睛放光,拉了杨大虎的媳妇儿询问。待听说同杨家人亲近说笑的富家少爷就是债主,直觉受了蒙骗,拍着大腿就骂了起来。

  “好啊,烂心肝的老三还拿债主吓唬我,原来人家跟他们早就认识!”

  她还要上前吵闹,却见杨田背了个小包袱赶了过来,一见三哥一家正要上马车,他直接就跳上了车辕。

  杨山也是好奇,就问道:“四弟,你怎么来了?”

  杨田憨声应道:“我是三哥赎回来的,以后就跟三哥过日子了。我什么活都干,三哥只要给我几个杂粮团子垫肚子就行。”

  一听见这话,杨老太太大惊,家里就这么一个做活的劳力,若是也跑了,以后他们一家可怎么办?

  “不行,老娘还没答应呢,谁让你走的?赶紧给我滚回来!”

  杨山本来也要拒绝,但见弟弟的屁股跟长了钉子一般,牢牢坐在车辕上,显然是早已打定主意,耳里又听见老娘喝骂,不知怎么开口就说道:“好,咱们走,回家。”

  杨志闻言,先礼让了连君轩,然后迅速带着弟妹上了车。

  连强手里的鞭子高高甩起,有意无意往杨老太太身边招呼了几下,吓得她立刻抱了脑袋。

  待在矿坑洞里那半个月,监工早就帮助她养成了“记吃也记打”的好习惯,等她再抬起头来,马车都走远了。

  杨柳儿趴在车尾远远瞧着杨老太太没有追来,欢喜得小脸通红,嚷道:“哈哈,祖母没追来,我们胜利了。”

  “瞎说什么!”杨杏儿瞪了小妹一眼,但转眼自己也笑了起来。

  “咱们给四叔接风,回家包饺子好不好?”杨柳儿笑嘻嘻扭头去问坐在对面的连君轩和杨诚。

  “好啊。”连君轩此时还没洗清罪名呢,自然第一个开口赞同,杨诚也是笑着点头。

  “你自己嘴馋,还拉着别人,心眼都让你长了。”杨杏儿开口就戳破小妹的小心眼。

  杨志更是坏心应道:“我不想吃饺子,我想吃面条,怎么办啊?”

  “哎呀,大哥和阿姊最坏了,我不理你们了!”杨柳儿气得瞪了眼睛,惹得众人都是大笑起来。

  连强一边慢悠悠赶着马车,一边同杨田说着闲话,耳里听着众人在车里说笑,自家少爷笑得尤其爽朗,忍不住也是翘了嘴角,老爷子这会若是在跟前,不知道要有多欢喜呢……

  韭菜猪肉馅、纯羊肉馅、牛肉萝卜馅儿,各色饺子一盘又一盘的端上桌,许是脱去了紧箍在脖子上的枷锁,杨家上上下下都倍觉轻松,加上憨厚又勤快的杨田搬来家里,众人都分外欢喜,这一顿饭足足吃了大半个时辰才散。

  杨山和杨田多喝了一碗老酒,此刻便结伴回窑洞,睡得鼾声四起。

  杨志惦记铺子里不好交代,吃了饭又嘱咐弟妹几句就要回城。杨诚也是个勤奋的,虽然先生那里请了两日假,但还是要开口随大哥一起赶路。

  杨诚一走,连君轩没有借口留下,只能找了个机会再次诚恳的同杨柳儿道歉,可得到的又是两声傲娇的哼哼声。

  四轮大马车达达达的离开了,杨家院子终于又回到往日的宁静。

  曰月轮转,昼夜交替,忙碌中总感觉不到时间飞速流淌,杨家人自出宗那日起就如同开足了马力的机器,各司其职,齐心合力赚钱还外债。

  杨家的几亩旱田,杨田完全接了过去,每日拔草、背垄,眼见玉米棒子已经明晃晃挂在秧上,就是夜里他也要去田里转几圈,生怕山上有牲口下来祸害。

  而杨山也不再拘泥于一月上山三次的规矩,几乎隔两日就要猎些毛皮、采些草药回来,结果导致魏春经常往杨家跑,同杨家人的越来越熟。

  连君轩不必同杨诚一般日日守在学院,但凡遇到上山习武的日子就要拐到杨家蹭顿饭。

  他自从开了窍,居然就无师自通的明白如何讨好女孩子,今日捎上两个面人儿,明日拎来一套花色漂亮的茶具,后日又是一套小巧精致的文房四宝,都是不值几文钱,却又是杨柳儿喜爱得用的,杨家人见了,都以为他是拿杨柳儿当妹子疼爱,想着东西又不贵重,于是谁也没当回事。

  至于杨柳儿礼物收多了,偶尔想起也觉得自己太小气,就“大方”的原谅了连君轩,但凡他在家里吃饭,也会费心琢磨些吃食算做回礼,倒喜得连君轩例了嘴,送起东西来越发勤快。

  而一次魏春上门来收草药时“巧遇”了连君轩,杨家人这才知道安和堂是连家的产业,但想起连君轩的庶子身分,也就没人多心。毕竟家里的草药也是真材实料,价格也公道,根本没占连家便宜,所以杨家上下腰杆子照旧挺的很直,待连君轩除了多出两分亲近之外,并无什么谄媚巴结。

  这样的情形落在魏春眼里,对杨家不自觉也越发尊重了。

  主仆两人过了明路,有时候连君轩书院和迷雾山上两头跑,没有空闲过来的时候,魏春就会帮忙捎带些东西,惹得杨柳儿见了他也更热情三分,常被杨杏儿扯着领子教训。

  倒是杨山担心连君轩贪玩误了功课,琢磨了几日,摆起长辈的架势正经的训了一次话。

  他本还有些心虚,担心人家嫌弃他多嘴,哪里想得到连君轩自懂事起只有一个连老爷子肯教导他,剩下众人,不说视他为仇人的嫡母,就是亲生父亲也不曾多瞧他一眼。

  如今杨山这般,他心里反倒如同沐浴日阳一般温暖,不但躬身从头听到尾,末了更是仔细说明原委,借口同当日救了杨柳儿的那位师傅学习本事,这才常在附近走动,书院里的课业并不曾耽搁。

  杨山一听就放了心,勉励几句之后就默许他常出入自家,甚至还让闺女做两套新被褥,一套准备给连君轩留宿用,另一套就给了住进新窑洞的杨田。

  当然,这活计又落在杨杏儿身上,杨柳儿不是不想帮忙,只是她也整日忙得像陀螺一般。

  陈家两位舅舅的蓄水窖生意如今澈底传开了名头,但凡富庶一些的人家像挤破头般,拿着银子找到老林河,就是城里的小户也不耐烦为水井日渐干涸提心吊胆,索性打个水窖备着闹水荒,于是陈家的活计一直排到了秋后。

  不必说,古怪树汁的需求因此也是直线上升了,每次杨山上山,杨柳儿都要背着几只坛子跟在后面,待选好地方,杨山就去打猎采药,回来的时候再接小女儿一起回家。

  连君轩只要在迷雾山上,都会帮着杨柳儿一起割采树汁。杨柳儿也不是忘恩负义的,出宗后第一日上山就央求连君轩带他去谢那位胡子大叔。

  胡子大叔是个沉默寡言的,只挥挥手扶起跪倒的杨柳儿就罢了,什么要求也没提。倒是杨柳儿打量过那间具备了一切单身男人住处特色的茅草屋,很是看不过去,隔三差五给胡子大叔拾掇屋子、拆洗被子,捎带些吃食用物,甚至还缝了一套新衣衫送来,惹得连君轩眼红,不时抱怨自己为杨家出力良多,还不曾得上一针半线。

  杨柳儿磨不过他,就答应有空闲也给他缝套衣衫,这般耳根子才算勉强得了清静。

  近九月初的气候,早晚已经有些凉意了,就在杨家人的忙碌中,山林草地隐隐露出了枯黄之色,秋日眼见就来临了。

  杨田搬出磨刀石,只要有空闲就拾掇筐蒌,又把竖在院子角落的玉米囤子仔细整理了一番,只等着开镰收玉米棒子了。

  村里家家户户也都是如此,城里做工的劳力归家,一时间蹲在村头树下或朝阳墙根下,捧着老碗吃饭说闲话的人又多了许多。

  这一日傍晚,红霞漫天,杨山兄弟俩在田里回来,说明日动手收玉米。可惜杨志在铺子里回不来,杨诚那里也不是休沐日,倒是多了杨田这个好帮手,因此众人也不犯愁。

  拾掇了饭桌,杨柳儿姊妹又赶着烧火烙了半筐锅盔,昨日刚好割了几斤羊肉,明日早晨熬上一锅羊肉汤,中午收地回来,掰开锅盔泡进羊肉汤,好吃又顶饱,再没有比这更好的饭菜了。

  姊妹俩忙完都有些疲惫,杨柳儿更是耐不住一身臭汗,又坚持烧了一锅热水,姊妹俩痛痛快快的洗得香喷喷,末了坐在热呼呼的大炕上慢慢做针线。

  杨柳儿百无聊赖的在炕上翻滚了两圈,调皮的抢了姊姊手里的针线,抱怨道:“阿姊,你都忙了一个多月了,今晚就歇歇吧。左右外债也还完了,不用那么累了。”

  没想到杨杏儿瞪了小妹一眼,重新拿回针线,嗔怪道:“外债还完了,但家里也没什么存钱了,怎么能偷懒?”

  听到这话,杨柳儿心虚的瞄瞄樟木大柜,白日里连君轩接了银票,转手又塞回给她,这一百五十两兜兜转转都没离开她的手,但她可不敢把事情说给家里人听,还是等着将来家里有个什么大事的时候再取出来用吧,这般想着,她很快的睡了过去,根本不知道花钱的机会这么快就找上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