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上) 第十三章 “孝”之一字(2)

作者:宁馨
  杨志一边吃饭一边听着众人说话,特别是几家外姓人骂得唾沫纷飞,但有用的话却没有半句,眼底闪过一抹不屑。

  果然,众人吵了一会,还是由德高望重的杨六爷开了口,“老三啊,你打算如何?就算你娘和兄长平日有些不好之处,但你阿爹和老四总是不错的,也不能真放他们在矿坑里累死啊。”

  杨山手里的馒头半个都还没吃完,这会叹着气又放了下来,应道:“六爷说的是,我这当儿子的总不会让爹娘受苦——”

  “我身为孙儿也不愿长辈受苦。”杨志赶紧抢过话头,转而却苦着脸道:“那骗子找不到了,二伯也藏了起来,如今唯一办法就是拿银钱赎人,但我们一家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到一百五十两啊。”

  听得这话,别人还没应声,杨老大的媳妇王氏,她娘家的一个嫂子却是跳脚嚷上了,“怎么,你们杨家想不管?那可不行!我家妹子嫁进杨家累死累活二十年,如今有事,你们一句没银子就算了?”

  杨大虎跟着杨山父子跑了一下午,多少处得亲厚三分,听得这话就帮腔道:“嫂子这话不对,三哥一家早就分家另过了。再说,就是要救也得先顾着老人啊,哪有先把大嫂捞出来的?”

  听到这话,那婆娘自知理亏,索性放了泼,“哎呦喂,老天爷祢开眼看看啊,这还是亲兄弟呢,自家又是挖窑洞又是办酒席,吃香喝辣的,轮到爹娘、兄弟、嫂子这里就哭穷不认帐了,真是亏了良心了!”

  这话说得让杨家族人听了都觉气恼,可几家外姓却是装了鹌鹑,要他们出银子肯定是不成的,但自家人又不能不救,就索性盼着这婆娘闹得再大些,杨家人总不会不管。

  杨山听着那婆娘话里话外把自家闺女、儿子,连死去的陈氏都捎带上了,气得脸色铁青。

  杨志也是握了拳头,猛然站起身拉了父亲,又喊了两个妹妹回家,末了扔下一句话,“众位长辈,这事一时半会的也没办法解决,还是以后再商量吧。”

  那几家外姓人还想拦着,但杨家族人看不过,上前拦了一拦,再抬头时,杨山已经带着儿女消失在夜色里。

  一边是倾家荡产,一边是孝道难为,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题。

  一路上,杨家四口都是沉默不语。夜风吹拂,送来夜虫的欢快鸣叫,但听在杨家人耳里却有几分吵闹。

  到了家门前,看见里面居然点了灯,匆匆进门一瞧,原来是杨诚同连君轩请假回来了。

  家人见面,自然亲热,杨杏儿猜出二哥必定也没吃晚饭,于是又扎了围裙,和面擀面条。杨柳儿帮忙烧了锅热水,正要切肉炒臊子时,就见连君轩站在门外朝她摆手。

  她想了想就跑了出去,连君轩扯住她躲在院角的柿子树后,末了从怀里拿出银票。

  杨柳儿借着窑洞里淡淡的光亮一瞧,一张写着五十,一张写着一百。她愣了愣,就推辞道:“赎人的钱,我家还拿的出来。”

  没想到却看到连君轩笑得既得意又神秘,扫了一眼堂屋里低声商议的杨家父子三个,越发压低了声音,“这银子本来就是你家的。”

  “我家的?”杨柳儿脑筋有些转不过来,盯着连君轩好半晌才突然惊叫起来,“难道这事是你下的套!”

  生所被人撞见,连君轩一把捂了她的嘴,扯着她越发往院角的黑影下躲了躲,“你喊什么,我好心替你报仇,你不高兴?”

  两人紧紧靠在一处,连君轩口鼻里灼热的气息喷在杨柳儿的耳畔,惹得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

  连君轩还以为她恼了,握着她的手臂越发用力,耐着性子解释道:“上次那老妖婆差点要了你的命。留着她总是祸害,不如一股脑都扔进矿坑里去,你家也能过个清静日子。”

  提起上回那件事,杨柳儿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脖子。当初生死关头走一遭,她怎么可能不嫉恨杨老太太?要说真话,她也希望狠狠甩掉那些牛皮糖,省得他们三天两头盘算着吸自家人的血。

  到底是血缘至亲,父亲怎么可能放着父母兄弟受苦不理,若真狠心不管,怕是十里八村的乡邻都能把自家人的后背戳破,但若是轻易把他们救回来,以后这样的事还不知道要经历几次,想想她就心烦。

  “好了,连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出气,但是这事只要露出一丝风声,我们家就完了,我阿爹那里怕是也不好交代,你可千万不要再同别人说了。”

  连君轩听到她不再喊自己连少爷,心里喜得盖点冒了泡,登时嘴角就翘得高高,应道:“放心,这事我让连强办的,只要你不说,谁也不会知道。”

  杨柳儿捏了捏手里的银票,只觉得像烫手山芋一般,但不容她多想,杨杏儿见她半晌不回来,便高声喊道:“小妹、小妹,你跑哪里去了,快来帮忙。”

  “哎,来了。”杨柳儿随口应了,匆匆嘱咐连君轩,“连大哥,你先进去,一会看看我阿爹他们怎么商量的,千万别说漏了啊。”说罢,她就小跑着回了灶间。

  见她走远了,连君轩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怀抱,心里既甜蜜又失落,独自站了好一会才拍拍沾了尘土的衣襟去了堂屋。

  杨家父子三个已是商议了半晌,杨志和杨诚自小不在祖父母跟前,又见多了爹娘被刁难,对那一家子实在没什么感情,如今一想起家里要倾尽所有积蓄甚至借债,他们就憋闷得厉害,但碍于老爹和孝道大义,又不得不这么做,就越发觉得胸膛有股火气直冒上来。

  杨志抬起手狠狠灌了一碗凉茶,末了同杨诚对视一眼,这才开口道:“阿爹,这次二伯惹的祸实在太大了,咱们家就算倾家荡产,凑够银子把人救出来了,那下次呢?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咱们家还要继续替他们担着吗?”

  杨山也是着急上火,好久不抽的烟袋也翻出来了,他吧嗒吧嗒狠抽了两口,呛得咳嗽几声,有些心虚的应道:“说到底,那是你们的爷奶、叔伯和兄弟,总不好让他们真在矿坑里累死。再说家里存银也有一半了,我再多上山两次,凑够也不算难……”

  “阿爹!”杨诚听得有些恼了,自己家这些家底是怎么攒起来的,别人不知道,他可再清楚不过。

  这是两个妹妹抛头露面,整日奔波在县城和家里之间的山道上,一文一文收回来的,不舍得买首饰新衣给家人,却通通拿出去救那如同吸血蛭的一家子,他想想就不甘心。

  杨诚继续道:“就算家里拿银子容易也不能这么随便扔出去,否则祖母和大伯他们以为咱家富足,怕是要折腾的更欢了。如今只是做买卖被骗,凑些银钱就能解决,若是杀人放火,难道我们一家还要替他们顶罪吗?”

  杨山知道二儿子说的有道理,但那是自己的亲爹娘,怎么也不能眼看着他们累死啊。

  杨志瞧着父亲神色有些松动,赶紧添了一把火,“阿爹,二弟如今拜了先生,以后必然要科考做官。如今老宅那边闹成这样,若是将来见得二弟做官,他们许是更仗着咱家的名头作威作福、鱼肉乡里,到时候别人可不管咱们是不是分家出来了,什么罪名都会归到二弟身上。杀头抄家、流放千里,想后悔都晚了!”

  闻言,杨山倒抽一口凉气,吓得手里烟袋都掉了,哆嗦着嘴唇问道:“真有这么严重?”

  “当然。”在门外等了半晌的连君轩迈步走了进来,也不客套,直接在杨诚下首坐下,道:“我祖父有个好友,他们族里的远房子弟在老家欺男霸女、侵吞良田,后来被言官参了一本,立刻就被抄家了。八岁以上男丁都砍头,女子不论老幼都卖到教坊司伺候……嗯,总之凄惨极了。”那未竟的话代表着什么意思,在场的人心里都明白。

  耳里听着也可能发生在自家的故事,杨山下意识地望向端着饭菜进门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忙得额头见汗,脸色却是红润极了,见着就知道爽利健康的人,而最疼爱的小女儿正笑咪咪跟在姊姊身后,模样娇憨可爱,若是她们被扔去那肮脏地方……

  思及此,他控制不住的狠狠哆嗦起来,“不成,那可不成!”

  杨柳儿姊妹被父亲的喊声吓了一跳,心里好奇父兄们在说谈论什么,但她们聪明的没有开口,只是忙着摆碗筷,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了碗筷撞击的叮当声。

  杨志担心父亲被吓坏了,等了一会就赶紧把话头往回收,“阿爹,祖父祖母他们是一定要救的。但是为了杜绝以后再有这样的祸事发生,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正好家里银子也不够,还得想办法凑一凑。”

  “成,你们都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阿爹想不到的,你们多琢磨一下吧。”杨山叹了气,扶着桌子站起,慢慢出了院子,想来又是去陈氏的坟头了。

  杨志和杨诚对视一眼,对于连手阻拦父亲救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但自家娘亲过世了,父亲耳根子软,两人都还没成亲,妹妹们也还没嫁人,怎么可以不多加盘算?若是老宅亲人都是好样的,他们就是借印子钱也得救人,可惜……这事还得再好好商量一二才是。

  杨山不在家,兄妹四个外加连君轩都是平辈,最大的杨志也没超过二十岁,说起话来便没了顾虑,救人是一定要救,但什么时候救、以后怎么杜绝麻烦,这是个问题。

  杨柳儿有些郁闷,抄起一双干净筷子替兄长们挟菜,也抱怨道:“不是都分家很多年了吗,怎么有事咱家还是跟着受牵连?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搬得远远的,让他们找不到。”

  “说什么傻话?”杨杏儿拍了小妹一把,嗔怪道:“咱们杨家宗祠还在牛头村呢。”

  如今的杨柳儿,身体里装着一缕现代灵魂,没什么宗族意识,撇嘴道:“我就还不信了,遇上灾年,谁还因为宗祠在这里,就活活守着饿死?”

  杨杏儿听她说的越来越不象话,抬手还要打,那边杨志和杨诚却是齐齐对视一眼,瞬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露了喜色。

  两人异口同声地道:“还是小妹聪明!”

  杨柳儿懵懂不知,“我说什么了?”

  连君轩一听却是想明白了,笑嘻嘻应道:“确实是个好办法。”

  “到底什么好办法?”杨柳儿眼见大哥二哥凑在一起低声说话,无暇理会自己,就抓了连君轩的袖子问个不停。

  连君轩故意不肯说,惹得杨柳儿瞪着大眼,两颊鼓鼓的,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咪,分外可爱,杨杏儿见了,自觉妹妹失礼,皱着眉头想把杨柳儿拉回来,但随即也被连君轩说的话吸引住了……

  杨山在外面走了一圈,不知是与亡妻说了几句话,心里舒坦了,还是被冷风吹跑了愁绪,总之神色比先前好了许多,所以听到儿女们说起“自请出宗”一事,他只犹豫了一晚就答应了。

  说到底,他后半辈子要指望儿女,凡事自然得先为儿女考虑,至于父母兄弟,这次倾家荡产救他们出来,就是有什么血缘亲情也足够偿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