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十三章 “孝”之一字(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宇历来尊崇孝道,所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哪怕杨老太太这次差点要了孙女的命,不论官府还是杨山一家都不能拿她如何,顶多恶名传扬得十里八村皆知。但这对杨老太太来说却是不痛不痒,照旧过日子,偶尔还要指着自家被砍坏的院门同人说杨杏儿是泼妇,一副盼望孙女嫁不出去才好的架势。

  众人自然对她不齿至极,但杨杏儿先前行事确实有些太过栗悍,让原本见杨家日子好像有些起色,动了攀亲心思的人家也暂且歇了念头。

  倒是杨柳儿听说自家姊姊的壮举时,已过了三日。

  桃花自持当日帮忙看门有功,跑来讨点心吃,彼时杨柳儿只穿了件月白的中衣,梳了两条麻花辫,病歪歪坐在炕头剥糖炒栗子,桃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见到杨柳儿目瞪口呆的模样就咯咯笑个不停。

  末了,桃花好奇问道:“那日把你送回来的公子是谁啊,看着就是个富贵人家的。”

  听到这问题,杨柳儿的眼珠子转了转,猜想这个问题也是满村人如今茶余饭后的重点谈资,就装作不在意的说道:“那是连少爷,我家二哥在书院的同窗,原本那日是休沐,可我二哥有事不能回来,便托他帮忙带个信,正好救了我一命。”

  “呀,是书院里读书的公子啊。”桃花目光灼灼,大有继续刨根问底的架势。

  杨杏儿生怕小妹被这个八卦朋友套出太多话,插嘴道:“可不是,好在连少爷骑了马,又认识好大夫,否则小妹就死定了。”说罢又咬牙嗔怪小妹,“你也是个笨的,那人要翻东西就让她翻好了,命都没了,留着东西有什么用?害得我拎着菜刀跑出去,别提有多丢人现眼了。”

  桃花吐了一块栗子壳,却是满脸羡慕,“你护着妹子是应该,怎么就丢人现眼了?可惜我家里都是兄长,怎么就没个这么疼我的阿姊?”

  “回去让你娘再生一个不就好了?”杨杏儿瞪了桃花一眼,手下却又塞给她一把栗子。

  “你当我傻啊!”桃花瞪眼笑骂道:“我娘再生就是我妹子了,我可不想嫁妆再分她一份。”说起这个,她就显摆起自己攒了什么好料子、好首饰。

  一旁杨杏儿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倒是杨柳儿默默躺下来,头枕着姊姊的腿,心里倍觉温暖。

  女孩家最重名声,姊姊当日为了自己可是豁出了一切,以后亲事势必要受影响。但这不算是坏事,随便把姊姊嫁给不知根底的陌生人,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若是知根底的,就必然会明白姊姊的好,也不会在乎闲言碎语,倒是她要把姊姊的嫁妆置办的相当丰厚,这样以后去了谁家也有底气。

  杨杏儿不知道杨柳儿心里打算的那么长远,见她闭着眼睛,呼吸绵长,就悄悄给桃花使了个眼色,末了替她盖好薄被,两人悄悄退了出去。

  桃花吐吐舌头,小声笑道:“我看柳儿这几日好多了,没留下什么病根。”

  “白日里还好,晚上还是时常作恶梦。”杨杏儿脸上闪过一抹疼惜,叹气道:“所有带领子的衣衫也都不敢穿了,一穿上就说喘不上气,脸色白的吓人。”

  听到这种情形,桃花咂了咂嘴,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倒是杨杏儿想起这几次都是桃花帮了大忙,于是回屋取了一块柔软的细棉布,大小够做两套里衣,加上两包大哥带回来的点心,郑重送给桃花做谢礼,桃花推让了一番,可到底欢欢喜喜地拿着回家去了。

  下窑里,杨山带着两个听见消息赶回来的儿子正在闲话。

  原本他还有些念想,毕竟那是生他养他的老家,即便分家出来,两个兄长和老娘也时常为难他,甚至到处败坏他的名声,他也未曾有过什么怨慰。年节送礼、秋时送粮,不论丰收还是干旱,勒紧腰带也不愿亏了父母,可是经过前日之事,他是彻底寒心了。

  想起夜夜作恶梦的小女儿,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即便去妻子的坟头请过罪了,依旧心疼的吃睡不香,但一个孝字压在头上,他不能打老娘给闺女出气,甚至当日明明知道女儿生死未卜,也只能跪在大门外求着老娘告知下落,那种无力又憋屈的感觉让他的胸膛几乎要炸裂开来。

  “不成,这事一定要想办法,不能……不能再让你们跟着我受气!”杨山澈底下了决心,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茶碗笔墨乱跳。

  扬志同杨诚对视一眼,他们也是无奈至极,要是杨老太太是个陌生人,他们拚着不要命也得为小妹出这口气,但偏偏……

  这厢,父子三个皱着眉头冥思苦想,可惜直到天黑,还是只能叹气。殊不知,另一个没有半点顾虑的人却雷厉风行的行动了。

  杨家老宅的众人在村里原本人缘就不好,这几日门前更是连老黄狗都不肯路过,杨老太太也是有些心虚,一改插腰骂街的爱好,老实蹲在家里躲风声。

  可是这日一早杨家却突然喧闹起来,原来上到杨老头、杨老太太,下到杨田和几个侄儿、侄女,有一个算一个,全家十几口都发现拇指多了一块红色印记。

  杨老太太平日信奉鬼神,吓得立刻就跑去买了些香烛元宝,预备晚上在村口烧一烧,贿赂一下过路的神灵。

  村里有嘴碎的婆娘听说了这事,端着粗瓷老碗在墙根或树下吃饭时就宣扬开了,大多数的村人是不信的,只剩下一小半想起杨山一家的遭遇,就忍不住笑言,“是不是老三媳妇替闺女报仇来了?”

  众人听了都是笑了笑就作罢,但这话传到杨老太太耳朵里却是惊恐的破口大骂,跳着脚嚷着要撕烂众人的嘴巴,杨老头难得发了火,拦着她不让出门。

  不过不到两日的时间,杨家人拇指沾有红色印迹的悬案就告破了。

  这日,十几个敞着衣襟、腰扎黑色宽带的地痞,凶神恶煞般冲进杨家院子,不管老少,通通绑住扔上了马车。

  这会正是午饭时分,连最懒散的杨老大都老实蹲在家,杨家众人一个也没跑。事发突然,杨老太太扯着脖子,杀猪一般哭叫,杨老大夫妻和几个儿子也都是吓得缩成一团。

  即便平日再不待见这一家,见得这模样,大伙也顾不得吃饭了,纷纷扔了老碗跑上前拦住马车,特别是杨家同族的几家人,手里直接抄起了锄头扁担,不让人带走。

  可是那些地痞半点都不害怕,直接抖出一张文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印着杨家老少所有人的指印。

  有那识字的村人上前读了一遍,那文书上的内容却是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卖身文书,还是矿山工的死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除非是荒年,实在吃不上饭了,才会有人迫不得已卖身挖矿,就图着能多活几日,杨家的日子虽说不富庶,但总还过得去啊,不至于自卖自身啊?

  不等村人多想,那些地痞挥起马鞭就要把人拉走,杨家老少扯着脖子更是哭嚎开了!

  “哎呦,我这是做了什么孽了?到老了还遭这个罪?老天爷啊,祢快打雷劈死这些强盗吧!”

  “救命啊,爹、娘!我不要被卖去矿山,我不要做苦工!”

  有那脑子活络的村民眼见事情不妙,飞奔去柳树沟报信,剩下的村人横着扁担锄头,死活不肯放马车过去。

  不过那些地痞倒是强横,平日也嚣张惯了,手里鞭子纷飞,生生打得村人散开一条路,然后大摇大摆的赶车走掉了。

  而在柳树沟杨家窑洞里,见杨柳儿已经无事,杨诚和杨志便回了县城,杨山照旧每日伺候庄稼,只是那腰背比平日又驼了三分,脸上皱纹也跟着多了。

  杨杏儿更像老母鸡一般,恨不得找根绳子把杨柳儿拴在腰上,不管是做饭洗衣还是浇菜,杨柳儿都必须在她目光所及之处,但凡一会见不到就疯了似的到处找,吓得杨柳儿哪怕已经恢复力气了也不敢到处走动,更别提上山了。

  在牛头村的杨家众人被地痞抓走之际,杨家窑洞里,一盘韭菜炒鸡蛋、一盘麻油拌菠菜,碎火腿炖了豆腐,加一碗常年不下饭桌的油泼辣子,杨家人的午饭就算齐全了。

  坐在饭桌前,杨柳儿愁眉苦脸的啃着手里的超大面饼,有心想掰下一半,又见姊姊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只得卖力大口吃了起来。心中却不禁哀怨道,再这般过几个月,她怕是要同年猪一般重了。

  杨山见小女儿脸色不错,心里也是欢喜,刚要喊大女儿去倒碗老酒,牛头村报信的人就赶到了。

  任凭杨山一家再不待见老宅众人,可乍然听说十几口子都被捆了卖去矿山,也是惊得齐齐扔了筷子。

  杨山拔腿就往外跑,杨柳儿也一溜烟地跟去看热闹,杨杏儿本不想去,可生怕父亲吃亏,小妹又遭“毒手”,不由跺了跺脚,锁上院门也追了上去。

  牛头村里,几乎男女老少都聚到杨家老宅门前,有平日喜好占些小便宜的婆娘,眼神闪烁,时刻琢磨着趁乱摸几样东西回去;当然也有那好心的帮忙关了院门,喝斥着淘气小子们不让近前。

  待见到杨山赶到,杨家本族众人立刻就迎了上去,七嘴八舌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杨杏儿扯着小妹在一旁听着,却极好奇那个差点害死小妹的帮凶为何不在,于是小声开口问道:“二伯哪去了,也被抓了吗?”

  众人听得这话立时醒悟过来,有人就道:“前日早起出门看见杨老二乐滋滋往外跑,还说什么发财了要请我吃泡嫫呢。”

  一听这话,当即有人就道:“今日这场祸事,不会是他惹出来的吧?”

  杨家六爷有个小儿子叫大虎,经常进城走动,听到这,便出主意道:“方才那些人,我瞧着有些像在城南走动的,不如托人去打听看看,总得问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闻言,杨山紧紧皱着眉头,觉得方法可行,重重点了点头,应道:“那就劳烦大虎兄弟进城帮忙问一问,我也去找我家老大想想办法,晚上回来一起商量。”

  杨柳儿是个精明的,知道皇帝还不差恶兵呢,她赶紧扯下腰上的荷包,把里面装了几十文钱通通倒出来塞给父亲。

  杨山愣了一下,转瞬明白过来,把钱递给杨大虎,“大虎兄弟,方才出来的急,逭些铜钱你先拿去打点,过后咱们再补。”

  杨大虎也没客套,直接收了铜钱,杨山嘱咐两个闺女几句就随他一同走了。

  村人站在杨家老宅门口议论了好一会,到底家里都有活计,也就散去了,而杨柳儿姊妹也回了家,只是两人都无心做活儿,隐隐觉得老宅这事怕是个大麻烦。

  好不容易熬到天色昏暗,姊妹俩收拾了几个馒头,炒了两碗菜装好,牵出养的膘肥体胖的小毛驴,杨柳儿骑在上面抱着篮子,杨杏儿则牵着缰绳又去了牛头村。

  杨家老宅院门大开,杨家族人吃了晚饭都聚了过来,杨老太太娘家的一个兄长,外加杨老大和杨老二的岳家听到闺女被抓走了,也都赶来询问。

  等没多久,就看到杨山、杨大虎连同杨志从城里赶了回来,脸色都有些不好。

  杨柳儿心疼自家父兄,瞧他们嘴唇都干得泛白了,怕是奔走了一下午,姊妹俩也顾不得老宅众人的同意,在老宅灶间翻了一遍,烧了茶水又热了带来的饭菜,随即就端上饭桌。

  杨山眼见闺女们忙碌摆着桌子,眼里闪过一抹欣慰,脸色也好了很多,招呼杨大虎和大儿吃饭。

  杨大虎也是饿得狠了,客气两句就抓了馒头大嚼,末了还赞杨杏儿手艺好,杨杏儿听了只客套两句就扯着杨柳儿坐在屋角,她实在是好奇祖父一家到底惹了什么恶人。

  好在也没人撵她们出去,姊妹俩听了一会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杨老二不知道受谁蛊惑,要一同合作生意赚大钱,但他本身就穷的叮当响,哪来的本钱,正犯愁的时候就遇到城南葛三赖手下一个见过两次的喽啰。

  一顿酒喝下来,他也得了明路指引,就是拿家里人的身契抵押借银子,一家十几口足足抵了一百五十两,杨老二被发财梦迷晕了脑袋,半夜趁着众人熟睡之时,扯着众人在卖身契上按了手印,结果同他合伙的人却是个骗子,拿了银子就找机会跑掉了。

  杨老二慌了手脚,跑去葛三赖那里寻人抓骗子,没想到葛三赖不但不帮忙,还怕自家银子打了水漂,直接让人把杨家老小抓走,扔进矿坑,这会想必第一筐矿石都已经送上地面了。

  姊妹俩听得是目瞪口呆,都被自家二伯的狗胆包天吓了一跳。杨家族人更是义愤填膺,恨不得抓了杨老二这个混蛋痛打一顿。可惜杨老二一见事情不好,早就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