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九章 山林奇遇(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盛夏也在眨眼间就到来了。老天爷矜持的下了两场小雨就不肯再开恩,田里的玉米苗眼见就晒蔫巴了,这一次家家户户都没了指望,开始老老实实的挑水浇地。

  杨柳儿原本就觉得甘沛县的气候不适合种地,水是万物之源,只要干旱不解决,能否填饱肚子就只能靠老天爷的心情,因此眼见着家里的存银越来越少,她又开始心急寻找新的财路了。

  这一日,杨杏儿照旧打理菜园子,把家里攒在桶里的洗脸水、洗米水,用瓢舀了浇在菜根上,盼着它们长的好,毕竟一家人的饭桌都指望它们增色呢。

  杨柳儿蹲在墙根阴凉之处发呆,正午的太阳很毒,晒得所有草木都蔫头耷脑,隐隐泛着浅黄,只有不远处迷雾山上依旧一片青翠,光是这么望着就让人觉得分外清凉,想必这时候上山逛逛,一定很舒坦。

  “哎呀!”杨柳儿突然一拍大腿,嚷道:“我这猪脑子,怎么把这个聚宝盆给忘了。”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柳树沟附近没有大的江河,根本不能指望开辟打渔之类的副业,但迷雾山却是近在眼前啊,不论是上山采山货还是挖药材,都是无本的好买卖啊。

  想罢,当即决定行动,扭头就对着杨杏儿道:“阿姊,下午咱们上山去。”

  杨杏儿被小妹一惊一乍的吓了一跳,还没开口问就见她指着迷雾山说要去玩耍。她吓得立时扔了水瓢,喝骂道:“你赶紧给我歇了这念头,迷雾山哪是能去的,你不想活了!”

  杨柳儿眨了眨大眼睛,委屈的瘪了小嘴,不明白一向疼她的姊姊怎么就发脾气了。

  见状,杨杏儿也觉得自己方才有些严厉,赶紧上前拉着小妹温声劝道:“你先前身子不好,没在外边走动,家里人怕吓到你也没敢说,可那迷雾山实在是去不得,据说上山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有些上的不高,却在林子里迷了路,醒过来时候就在山脚躺着了,这还是好的,有些爬得高的,干脆就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闻言,杨柳儿吓得咋舌,眼睛却再次瞄了瞄郁郁葱葱的山林,偏她怎么看也不像危机四伏的模样。

  杨杏儿生怕小妹不相信,凤眼一瞪,“你可别打什么鬼主意,那山若是好上的,这十里八村的乡亲还能忍这么多年?别说药材野物,就是野菜怕是都挖光了。”

  听到这里,杨柳儿眼珠转了转,假作不在意的问道:“阿姊,那山上这么多年不见人,肯定有很多好东西吧?”

  “当然了。”杨杏儿转身拾掇木桶和水瓢,随口应道:“听人家说山上遍地都是药材,黄芪、人参最少都是几十年分的。”说到一半,她才想起自家妹子的财迷脾气,立刻改口,“就是满山黄金也同咱们没关系。走吧,回去做午饭,一会阿爹就该回来了。”

  “哦,好啊。”杨柳儿笑着应下,那模样要多乖巧有多乖巧,但出菜园的时候,她的目光忍不住又在迷雾山上溜了一圈……

  六月的早晨,东方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许是多了青草覆盖地表,亦或许是前日那场不大不小的雨水功劳,总之漫天的黄沙终于被赶跑,村庄田野难得的露出一丝清透,在晨起淡淡的薄雾里显得安宁又静美。

  杨柳儿背着个柳条箩筐,小心翼翼的开了自家院门,一溜烟的朝着不远处的迷雾山出发了。

  虽然那日杨杏儿竭尽所能的吓唬杨柳儿,但无奈她的小妹内里装的是个三十岁的灵魂,又经过现代科技大爆炸熏陶过,神经粗壮,哪里肯信那些鬼神怪事。

  杨柳儿前世也去过不少地方旅行,别说一般的山林,就是热带雨林都去过,自认野外生存知识还算丰富,起码辨认方向绝对不成问题,更何况她今日也没打算一口气爬到山顶,想着先在山脚附近转转,待熟悉了再琢磨往上去。

  毕竟她这个小身板武力值太低,若是碰到什么野兽,说不定就给人家当食物了,她是爱财又胆大,但不代表她愚蠢,量力而为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顺着山路走了足足两刻钟,杨柳儿才终于到了迷雾山脚下。

  陈氏的坟头就在不远处,杨柳儿想了想就拐了过去,掏出怀里打算垫肚子的两个肉包子,恭敬的放在坟前供奉了一会,末了行了礼就打算拿起肉包子离开,可一只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小小的红狐狸,竟叼起一个肉包子就大嚼起来。

  “呀,这是我的午饭!”杨柳儿一个前扑,赶紧把剩下那个肉包子抢回手里。

  小狐狸不屑的扫了她一眼,继续啃包子,根本没有半点愧疚的模样。

  见状,杨柳儿气得瞪眼睛,眼见小狐狸三两口吃完包子,又望着她手里的那一个,她一时闹了脾气,抬手就要往嘴边送,岂料小狐狸脸上瞬间布满了浓浓的沮丧,小脑袋有气无力的垂着,嘴里呜呜轻声叫着,那模样别提有多可怜了。

  杨柳儿看得有些心软,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把肉包子递了过去,“这个也给你吧,吃完就赶紧走,我中午怕是要饿肚子了。”

  看见肉包子递到了跟前,小狐狸欢快的继续啃包子,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她的话。

  杨柳儿紧了紧背上的箩筐,再次同陈氏的坟头打了个招呼就要往山里走,可是没走几步,她就听见身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小狐狸吃完肉包子又跟了上来。

  “喂,小狐狸,我真没有包子了,你跟上来也没用,还是赶紧回家吧。”

  小狐狸却是不理会,几步窜到杨柳儿跟前,张口咬了她的裙角就往左侧拽。

  杨柳儿差点被拽了个趔趄,好不容易站稳,表情疑惑的问道:“你让我跟你走?”

  小狐狸点点头,跟着甩了甩毛茸茸的大尾巴,有些不耐烦的叫了两声。

  杨柳儿第一次上迷雾山,原本也没有什么计划,见这头小狐狸想要引路,真是觉得新奇又古怪,于是抬脚就跟了上去。

  一狐一人慢悠悠走在灌木丛里,很快就绕着山脚走了足有三四里,就在杨柳儿开始怀疑小狐狸故意带她转悠绕远路的时候,小狐狸终于钻进了树林。

  许是当真多年未曾被人类打扰的关系,山林极繁盛茂密,与柳树沟通往县城路旁那些被挖掘的只剩一半,或沟壑处处的废弃矿山完全不同,丰富的氧气扑面而来,清爽的让杨柳儿忍不住连连深呼吸,只觉胸腔里舒坦之极。

  小狐狸这会也不着急了,走上一会就在一株金钱松转几圈,末了冲着杨柳儿吱吱叫上两声。

  杨柳儿一开始还不明白,后来坐下歇息,仔细看看来路才琢磨出一些规律。

  这一路上树木很茂密,金钱松却很少,每隔十几米才会出现一株,小狐狸引她走过的路就是按照金钱松的排布,有时候不是直上直下,甚至还会左右绕行。

  难道这才是上山的正确路线?先前那些迷路失踪的人是因为不知道窍门才会遭了难?

  带着这样的疑问又爬了半个时辰,小狐狸终于在半山腰一片朝阳处停了下来。这里树木相对稀疏,甚至还有几块大石错落散放其间。

  爬了大半座的山,杨柳儿累极了,刚要在大石头上躺一会,不想脚下一个踉跄,像是绊到了什么,她一边揉着脚踩一边低头细看,差点惊喜的跳了起来,原来罪魁祸首是几株黄芪的藤蔓!

  说起来,杨柳儿也没学过什么中医,按理说根本不认识黄芪长什么模样,但前世有一回去甘肃旅行,旅行社安排的行程里就有参观黄芪田,甚至她还动手采收过两株,这会自然就认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进城卖给药铺会得多少银子,但这黄芪也不是自家辛苦种的,就是卖个几文铜钱也是白赚的,这般想着,杨柳儿也顾不得自己酸疼的脚踩了,抄起柳条筐里的小铲子就奋力挖了起来。

  黄芪根深,若想不伤到表皮就得扩大挖掘范围,一阵忙碌下来,杨柳儿累得挥汗如雨,好不容易才把黄芪都收到箩筐里,看着箩筐里的成果,乐得她简直要手舞足蹈。

  原因无他,黄芪一共五根,各个都有小儿手臂那么粗,怎么也长了七八年,绝对是个好东西。

  收拾完毕,她累得爬上一旁的大石头就想好好歇一歇,可刚刚躺下,眼角目光扫过大石头的另一侧,却是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一座座的坟头密密麻麻排列着,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投下来,星星点点的亮光,不但没有让这处坟地多些生气,反倒更显诡异阴森。

  杨柳儿并不是胆小又迷信的人,但任谁突然发现自己身旁就是墓群也要惊惧不已,更何况还是在这样安静又陌生的山林里,她下意识扭头去找小狐狸,可惜这小东西早就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

  杨柳儿悄悄擦擦手心的汗珠子,想了想就在大石头上直接行了一礼,小声祝祷,“各位前辈,小女子不知各位在此安眠,实在是冒犯了。若有打扰之处,还望各位不要见怪。”说着,她就软着腿想要赶紧撤退,可惜她的心脏今日注定要经受一重又一重的锻炼。

  墓群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死狐狸,放开!”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杨柳儿一个踉跄,差点直接栽下大石头。鬼魂开口?白日诈尸了?

  无数鬼片里的恐怖片段在她的脑海里狂奔而过,吓得她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出声。

  “谁在鬼叫?”那个声音很是不耐烦的又吼了一句,可落在杨柳儿耳朵里,她倒是奇妙的退了惊惧。

  就见那小狐狸不知什么时候也转到墓群后面,嘴角正咬着一片青色衣角奋力的往外拉扯。

  既然有衣角,那就是有人了,绝对不是鬼魂!

  杨柳儿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忍不住又开始火冒三丈,人吓人,真能吓死人!

  她拎起小铲子,大步绕开那些坟头,奔到小狐狸身边,只见一个穿着青色衣裤的少年正僵硬的躺在草地上,衣衫被雾气打得湿透,头发上的发髻也散了,模样实在有些狼狈,再细看他的容貌,难得有些熟悉之感。

  “你怎么在这里?”不等杨柳儿多想,那少年更是惊讶的高声喝问。

  “啊,原来是骑马恶少!”杨柳儿恍然大悟,转而更是恼火,反驳道:“喊什么喊,这山是你家的啊,凭什么我不能来?”

  “这山就是我家的!你到底怎么上来的,快说!”连君轩紧皱了眉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更黑了。

  杨柳儿接二连三受到惊吓,这会见他喝问不止,倔脾气也上来了,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你打算骗谁呢,我家住山下好多年,怎么没听说这山头姓连?要不然你叫一声,看这山头答应不?”

  “你!”连君轩没想到她如此伶牙俐齿,当下被堵得脸红脖子粗,心里不由得有些郁闷。

  孙叔这几日不知抽了什么邪风,把他往死里操练,让他实在疲惫至极,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正想在这里小歇片刻,结果一不小心睡了过去,失了警觉,被一条白麻蛇咬到手臂。

  这白麻蛇算不上毒蛇,被它咬到,一般会昏迷两个时辰,比较麻烦的是一日内会全身酸麻,不能动弹。

  他刚刚醒过来就见孙叔养的小狐狸在咬自己衣角,生怕孙叔听见动静赶来,自己肯定又会被罚的很惨,不想刚出声喝斥,居然又冒出个小丫头……

  杨柳儿正运足了气,打算同连君轩斗智斗勇,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他应声,仔细一瞧才发现其中蹊跷,“怎么,你身子动不了?”

  连君轩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骄傲如他,被一个小丫头看破处境,实在有些尴尬。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