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上) 第八章 汽水的商机(2)

作者:宁馨
  不过半上午功夫,杨志的二十份汽水方子就卖出了十八份,回到铺子里的时候,足足掏出三十六两银子放在杨柳儿跟前。

  杨杏儿见他渴得嘴唇都裂了,头上的白布巾也湿漉漉的,心疼的赶紧兑了汽水端上来。

  杨柳儿倒是对着白花花的银子又喜又悲,喜的是这笔进项实在不小,悲的是一锤子买卖,以后别想再有了。

  不过她很快就振作起来,事在人为,她再琢磨别的财路就是了,有了这些银子,起码够一家人过两年好日子了,比起先前那没吃没喝没本钱的时候要好得多,这般想着,她笑嘻嘻地让杨志收了银子,然后催着杨诚去书院。

  可一听杨诚还是不去书院,杨柳儿直接就抓了他的胳膊,给他算了一笔帐,“二哥,家里还有十几两银子,加今日卖了方子,足有五十两,咱家人十年内都饿不到。再说,你不读书做官给家里撑腰,家里就是赚了再多银子也不安稳啊。”

  杨志听了也跟着道:“小妹说的对,二弟一定要读书。”

  杨杏儿倒是不说话,直接提起行李就出门了,杨诚没有办法,借着抱书箱的功夫抹了眼角的湿意,大步往书院去了。

  甘沛县虽然比不上大宇南方诸县对读书之事那么看重,但该有的礼遇还是不差。县学修建的不错,前后七进的大院,明朗疏阔、古朴大气,分出了专门的学舍和住宿、膳堂,还有景色优美的花园,从里到外透着一种清雅。

  可惜杨柳儿在门口就被挡了驾,只能在大门外偷偷看了几眼。末了见杨诚身影消失在院子里,这才牵着姊姊的手去烧鸡铺子取了银钱,然后坐了周老汉的骡车回家。

  一回到家,杨山上次虽被儿女们齐心合力说服了,但心里多少还是不太喜欢两个女儿抛头露面去摆摊子,如今听到汽水方子泄露,他着实偷偷松了一口气,干巴巴的安慰道:“不摆摊子也好,留在家里做做针线吧。”

  杨杏儿点头,杨柳儿却是噘了嘴,吃过午饭就钻进窑洞睡下了,结果这一睡却睡得有些不好,居然还发起了烧。

  杨杏儿在窑洞一侧的菜园里忙碌,眼见天色变得有些阴沉,想着许是又有雨水要落下来,见先前洒下的菜籽已经长出了嫩苗,打算趁这时候松松土,待雨水落下,约莫就要开始疯长了。

  待她在菜园忙完,回院子擦了脸时,却左等右等不见小妹出来,心下觉得奇怪便进屋去瞧,立时就吓得白了脸。

  杨山在窑洞上面的旱田里忙活,一听到大女儿高喊小女儿又病了,立刻扔下活计,跑去老林河请了常打交道的赤脚大夫回来,半路遇到陈大舅,听说杨柳儿又病了,也是吓得跟着跑来跑去。

  赤脚大夫来了又走,一碗药汤灌下去,夜半的时候,杨柳儿终于醒了过来,她只觉得身上酸疼沉重,滋味很是难受,惹得她直皱眉头,好不容易歪过头,瞧见趴在炕沿边的父亲和姊姊,嘶哑着嗓子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半睡半醒间听到异样的声响,杨杏儿第一个惊醒过来,一见杨柳儿醒了,喜道:“小妹,你醒了!身上有哪里疼不?”

  杨山也是睡得不沉,眨了眨眼就睁开眼睛,听见大女儿的问话,忙不迭的点头,伸手替杨柳儿掖了掖被子,附和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窗前桌上的油灯被风吹得摇动,映得他脸色更暗,眼角的皱纹也更细密了。

  杨柳儿见了突然就觉愧疚不已,难道真是前世一帆风顺惯了,活到三十几岁,只长了肥肉没长脑子,如今在十三岁的女孩子身上重生,依旧脱不了脆弱幼稚,一个小小的打击都经受不了,居然还病倒了,连累疼爱她的家人跟着受苦,她何其不孝又何其愚蠢!

  在心里暗骂自己一顿后,杨柳儿笑着对父亲和姊姊说:“阿爹,我没事了。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病了。”这话不只是对他们说,更是对自己说。

  “好、好。”杨山听得眼眶泛红,极力想要安慰小女儿,可最后还是那句话,“马上就收麦子了,阿爹给你磨面烙面饼吃。”

  “好,我要吃饼,还给阿爹包饺子吃。”

  杨山不知饺子是什么,但这会小女儿哪怕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他都会应下,更何况小女儿要孝顺他了。

  杨杏儿出去端了一碗面鱼,水滴大小的面鱼放在骨汤里煮的烂熟,加了些新鲜的野菜和细细的肉丝,点上几滴芝麻油,刚一放到炕沿上就惹得杨柳儿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听见这声响,杨杏儿忍不住又气又好笑,嗔道:“你这丫头,吓得我跟阿爹差点没了魂,你反倒又能吃能喝了。”

  倒是杨山赶紧护着小女儿,“能吃好,能吃好。”

  此时被骂了杨柳儿也笑嘻嘻的,吃完面鱼汤,身上又暖又有力气,待得重新睡下再爬起来,病也好了一大半了。

  至于陈大舅昨晚回了家,起早又跑来探望,见杨柳儿好得如此迅速也很是欢喜,连口饭都没吃就又回去报信了,省得家里老娘跟着惦记。

  杨柳儿又喝了三日药汤,自觉痊愈了就想跟着姊姊做活,但家里人被她吓怕了,哪里肯让她累到,只允许她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

  杨柳儿闲不下来,就磨着姊姊进城买了两块新料子回来,打算给自家两个兄长再做些新衣,特别是杨诚,如今可是书院的学子了,多几件新衣衫总是好的。

  日子就在杨柳儿磕磕绊绊学着裁剪中过去了,待她的第一件成品出炉,杨诚也终于休沐回家,看见小妹瘦得脸颊上的酒窝都没了,他心疼的差点发了火,难得怨怪大妹没照料好小妹。

  瞧见姊姊无端挨骂,杨柳儿赶紧往自己身上揽错误,末了又拿出新衣转移话题。

  先前的“杨柳儿”虽说娇惯,但针线多少还会一些,如今用心练习,加上前世累积的审美眼光,她的衣衫倒也做的有模有样,这一件长衫裁了一个半寸高的立领,腰侧缩了两寸,所有的衣带子也换成盘扣,加上一条巴掌宽的深青色绣花腰带,颜色配的极好。

  杨诚本就是个俊秀少年,这一换上新衣,重新束起头发,更显身形挺拔,当真是风姿高雅,如玉莹然。

  青春年少,谁都有爱美之心。杨诚自然也是欢喜,但又心疼小妹挨累,于是手里摸着衣角几枝竹纹,叹气道:“以后不要做了,费神累眼睛。”

  杨柳儿正围在杨诚身前身后转悠,心里满满都是成就感,早就盘算着下一件裁剪什么样式、绣什么花纹了,听得二哥嘱咐,只胡乱应了一声就罢了。

  杨诚拿她没办法,本想再说她一说,可心思一转又觉得小妹有个活计做也好,省得心思重再病倒,便不再劝阻。

  一家人团聚一日,杨诚又回书院去了。

  而这时家家户户的麦子也要收割了,今年老天爷开恩,得了个好收成,不知多少妇人喜的跪地磕头,男人们则磨镰刀拾掇扁担筐篓,抓紧时间抢收。

  杨志请了假回来帮父亲忙活,杨杏儿也是整日捆麦子、摞麦垛,杨柳儿则接过做饭烧水的后勤工作,一家人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

  待重新起垄封好玉米苗,又把麦垛挑开,拉去村里公用的场院碾压完,麦粒装袋子,麦秆拉回家,一家四口都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丰收的喜悦又让他们脸上时时刻刻都挂着笑。

  杨诚惦记家里秋收,又逢休沐就早早跑了回来。

  杨柳儿琢磨着包顿饺子给家里人吃个新鲜,于是央求二哥端一簸箕的麦粒上磨碾新面,她则剁了一块五花肉,又把菜园里的韭菜割下切碎,混在一起做馅料,包了满满一帘饺子。

  一盘盘白胖水灵的饺子很快地被端上桌,韭菜的鲜美,猪肉的油润香浓,吃得一家五口连连赞叹,好似所有的疲惫都随之散掉了。自此,杨家但凡遇到喜事,饺子就会端上桌,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饭后,杨诚才说起书院里一位先生欲要收他为弟子的事。这让杨山简直乐开了花,他根本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受到名师青睐。

  可杨诚却是望着坐在椅子上,双脚来回悠荡的小妹,心里满满都是感激,说起来,这事还是小妹帮了大忙。他上次休沐穿着那件新式样的长衫回书院,居然被很多同窗拉住闲话,还有画了样子去绣庄订做的。

  有个先生家里的丫鬟婆子不知怎么同主母说了,于是他被唤去询问,那先生难免要端着架子考校两句功课,结果就喜爱上杨诚的扎实功底,暗地里又观察了几日,觉得他很是上进,就让人递话,有意收他做入室弟子。

  杨柳儿一直觉得自家二哥将来必有大作为,所以听说要拜师,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先生才学如何、人品如何?若是有欠缺,就是拚着人家说杨家不识抬举也不能答应。

  好在杨诚私下也探问过这先生的事情,是个难得踏实做学问且德高望重的,于是一家人就欢欢喜喜地商量起买些好礼拜师。

  第二日,杨山顾不得给老宅送新麦,先带着杨诚进城了,杨志也为弟弟高兴,忙前忙后帮着选了拜师礼,虽然十两银子花得父子几个都有些心疼,但杨诚科考前路有人指导,这可是别人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好事。

  杨杏儿带着杨柳儿在家一边推石磨磨面粉,一边说着闲话,不料杨老二却上门来了。

  杨杏儿赶紧说父亲不在家,可杨老二听后不但没走,反倒死皮赖脸的坐下来,吆喝着要茶要点心,末了还道:“我听人说,你们卖的那汽水味道好,给我来两碗尝个新鲜。”

  一听到要喝汽水,杨柳儿难得脑子灵光一次,冲口就道:“那汽水很容易做,二伯若是喜欢喝,我抄个方子给你。”

  这话一出,杨老二喜得差点直接跳起来,方子一拿到手,也不说要等杨山回来了,一溜烟就跑了。

  看到人跑走了,杨杏儿这才反应过来,恨恨骂道:“他哪里是想咱家阿爹,根本就是来占便宜的。”

  杨柳儿却没恼,笑嘻嘻地去关院门,边走边道:“他以为是占便宜,进城之后就心凉了。等阿爹回来,让他赶紧把老宅的麦子送去,省得他们再有借口跑来闹。”

  杨杏儿点头,一等父亲回来,立刻就把事情说了。

  杨山此时心情正好,方才见了二儿子的先生,他觉得很满意。那位先生不但高才,而且为人端方谦和,不曾因为他是农人而有半点怠慢,甚至当着他的面给二儿子取了一个字,叫言睿。他虽然不知有什么含义,但听着就觉得心头欢喜,这会一听女儿们说要送粮,他也没多想,休息一会便推着独轮车去了牛头村。

  老宅里只有杨老头一个人在看家,杨老太太几个都不知去哪里了,杨山坐了一会便回家,根本不知他走后没多久,发财梦破碎的杨老太太和杨老二娘俩就从城里回来了,躲过了一场辱骂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