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八章 汽水的商机(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说杨柳儿心里如何盘算,只说杨家老宅众人一路往家里走,杨老太太追上杨老头,手指几乎要点到他后背上了,嘴里骂的是唾沫横飞。

  “你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拆我的台!我好不容易吃顿饱饭,还想着给老三一个没脸,再挤些东西拿回去,你倒好,抬腿就跑了!”

  杨老头忍了半晌,到底黑着脸憋出一句,“老三也不容易,孩子那么多……”

  “闭嘴!”杨老太太跳脚,“我看他日子过得滋润着呢,你看桌上的鸡鸭鱼肉,白白送给一群外人吃,也没见他往咱们跟前送半点。你可怜他,他心里可没你!”

  杨田走在最后,越听越厌烦老娘不讲道理,闷声反驳道:“三嫂过世的时候,人家柳树沟的人没少帮忙,三哥自然要好酒好菜道谢,你们当时谁都懒得过来帮忙张罗,今日跟着吃顿好的就不错了。”

  杨老太太被小儿子堵得无话可说,最后抬手在他胳膊上掐了一记,算是勉强出了一口恶气。

  杨老大气恼被小弟硬拉出来,斜着眼睛酸溜溜说道:“也不知道老三给小弟什么好处了,处处帮他说话。”

  杨老二却一直在想着杨山家里哪里来的银钱可置办酒席,咂吧了半晌嘴巴才道:“老三家里是不是发财了?我看那些席面,没有十几两银子可张罗不下来。先前我有两次在城门口,远远看到过杏丫头和柳丫头,难道她们进城做那些脏活了?”

  “你放屁!”杨田一听兄长往两个侄女身上泼脏水,再也忍不住了,抬手就给他一拳头,骂道:“你再敢说这话,我就打掉你满口牙!做二伯的说侄女闲话,你也不怕天打雷劈,杏丫头和柳丫头进城是卖汽水去了,两个孩子比你这爷们都懂事。没她们两个张罗,三哥家早就吃不上饭了,不懂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杨老二被打疼了,本来还想跟老娘告状,但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抓住杨田的话柄,“你说两个丫头进城卖汽水?”

  一听见自家二哥说到汽水,杨田不答话了,大步甩开众人,当先走掉。

  杨老太太看不过,还想拉住他骂几句,杨老二却赶紧拦了老娘,一双小眼里满满都是贪婪和惊喜,“娘,你让他去。他在跟前,不好说话。”

  杨老二时常在甘沛城里混,也曾听说这汽水的名头,但他没喝过。如今乍然得知这是两个侄女的手笔,就觉得天上突然掉下一个聚宝盆,想着只要把汽水的方子弄到手,他也发达了,这般想着,他就拉着老娘嘀咕开了。

  杨老太太越听眼睛越亮,恨不得立刻返身,逼着孙女赶紧把方子交出来,好在杨老二还没傻透,琢磨着先前酒席之上已经惹得三弟一家厌烦,怎么也要再等两日上门才更好开口。

  母子俩的算盘打得劈啪响,可惜他们根本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比他们更聪明、下手更快的人。

  杨柳儿一家忙过了百日祭,又恢复原本的平静日子,杨志照旧去烧鸡铺子上工,杨山也是下地做活,倒是杨诚穿上大妹亲手缝制的雨过天青色棉布长衫,摘下头上的黑布巾,束发插了杨木簪子,让人见了直叹好一个文雅公子,若不是下田将脸色晒黑了点,谁也猜不出这是农家出来的孩子。

  原本他打算在家帮着父亲种完地就去城里找个账房之类的差事,毕竟大哥在铺子学手艺,两个妹妹年纪小,他身为男儿自有应当担起的责任。

  但他心里始终没有放下读书科考、出人头地的梦想,只想着赚了工钱,养家之外再多攒一笔,无论耽搁多少年,他一定还会继续读书,可没想到,两个妹妹捣鼓出汽水,家里日子眼见富庶起来了,他也托妹妹的福,不必去做账房,可以直接交束修进书院读书。

  身为兄长,不能照料妹妹衣食无忧,反受其惠,这多少让杨诚有些羞愧,但他也不是什么固执清高的人,只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庇护两个妹妹和家人终生喜乐安宁。

  与此同时,杨柳儿原本准备了好多话,生怕二哥不肯去书院,要好好开导他一番,最后却发现自己白担心了,杨诚早已接受这暂时仰赖妹妹的事实。

  这一日,兄妹三个早早起身,吃过饭后就辞别杨山进城去了。

  甘沛县的书院其实就是县学,但凡开过几年蒙,家里又觉得孩子前途无量的就会进入县学,每年交五两束修,每月还有五百文的食宿费,就可以在学舍里跟着先生继续读书,若想走上科考之路,必定要以自身的天分和才学博得先生的青睐,收为亲传弟子获得悉心教导,由童生、秀才、举人一直到进士,一路往上攀爬。

  杨杏儿早就给二哥备下了新被褥,连同一张兔皮垫子都卷在一起,杨诚背在背上,手里还拎了个装满书籍和几套换洗衣衫的藤编箱子;杨柳儿则抱了一只坛子,不时嘱咐他每逢休沐之日就回家来,有人欺到头上也不要太过忍让。

  若是不看她的年纪,只听说话,怕都有人误会她是杨诚的老娘,而非小妹。

  不过杨诚一直笑咪咪听着,只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半点也不觉得厌烦。

  周老汉准时赶着骡车到了路口,三兄妹上了车,一路闲话进了城。

  杨志原本说好要一起送杨诚去书院的,但见面后,杨柳儿几个却发现他神色不对劲,许是知道这件事不可隐瞒,杨志没有等弟妹们发问,直接说明了原委。

  原来,他昨日回来就听吴掌柜说,有家茶楼推出了汽水,但好似比杨家摊子卖的更好喝,很得食客们的喜爱。

  这一晚,杨志都没有睡踏实,嘴角水泡眼见就冒出来了,这会见了弟弟妹妹,他也担心他们跟着上火。

  于是开口安慰道:“这些都是传言,许是当不得真,等我再找人问问,家里的汽水摊子还是照样开张吧。”

  杨诚一听却是皱了眉头,沉吟道:“既然有人说起,那定然是真的了,这般等下去怕是不妥。”

  “都别猜测了,咱们去那酒楼看看不就知道了?”杨柳儿乍然听闻也慌了一下,但转眼又冷静下来。

  遇到事情,急躁是最没用的做法,不如直接面对。

  杨志听了这话就赶紧同吴掌柜请假,吴掌柜平日还有些嫉妒杨家姊妹财源广进,这时候见她们遭殃反倒有些同情,不但准假,甚至开口劝道:“你们也别上火,汽水卖不成了可以再想别的办法,千万别同人家吵架,那些酒楼背后都有大户撑腰,平白惹气不值当。”

  “谢掌柜提醒。”杨家兄妹也无心多说,简单道了谢就直奔那家叫云中仙的酒楼。

  酒楼的小伙计倒很热情,并没有因为杨家兄妹穿戴普通而怠慢。听他们只点了四杯汽水,也很快就端了上来。末了还笑道:“几位少爷小姐,这汽水是我们酒楼新推出来,味道好极了,您几位慢用。”

  听小伙计如此介绍,杨柳儿就笑道:“我在街上喝过一次汽水啊,味道确实不错。你们掌柜真有眼光,居然买了方子在店里卖,这可比街上的看着干净多了。”

  一听这话,那小伙计脸色僵了一瞬,但也没含糊其事,“这汽水做法简单,哪还用买什么方子啊。我们大师傅尝了几口,试验那么几次就琢磨出来了。不过我们这汽水里加了西南番邦运过来的甜瓜,可比街上卖的干净好喝许多。”

  杨柳儿没有应声,低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她做的汽水比起这一杯,无论味道还是色泽都差了好多,简直完败,再看杨志几个,脸色也是沮丧无比。

  杨柳儿不禁有些哀怨,还有什么比发现自家东西被抄袭,而且还华丽升级改版更让人郁闷的事?

  兄妹几个沉默的喝完汽水,交了足足二十文铜钱这才离开酒楼。

  杨柳儿虽然极力想打起精神,但还是垂了头。不是说主角都有光环吗?几乎天下无敌、事事成功,为何到她这里就变了?做个汽水赚钱买肉吃都能这么快被抄袭,这叫她以后怎么活?

  她的大房子、她的锦衣玉食、她悠闲的田园生活,就这么长着翅膀飞走了。

  她想发火,想找酒楼大厨狠狠打一架,但人家并没有用什么阴谋手段从她这里夺了方子,纯粹靠自己摸索,为此,她也只能埋怨汽水方子太简单了。

  “小妹别担心。”杨志伸手拍着妹妹的肩膀,安慰道:“这汽水不卖也罢,大哥很快就出师了,到时候开铺子赚银钱给你攒嫁妆。”

  而一直沉默不出声的杨诚则捏了捏怀里的束修银子,很庆幸还没有交出去。

  杨杏儿也是极力挺起腰背道:“咱们那汽水方子确实简单,就是今日这酒楼不出手,明日说不定也会有别的茶楼抄过去——”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小妹突然惊呼一声。

  “嗔,阿姊说的对啊。”杨杏儿的话倒是提醒了杨柳儿,这时候可没有闲工夫沮丧,赶紧抓住最后的机会再赚一笔才是当务之急。

  “大哥,一会我把方子写下来。你挨个酒楼茶馆跑一跑,二两银子一份,保管很多人买。”杨柳儿越想越觉得这主意可行,“同行是冤家,兴许很多人已经瞧这云中仙酒楼不顺眼了。”

  杨志略一琢磨,也觉得这主意好,笑道:“好,这事交给我就是了。”说着,他也不回烧鸡铺子了,直接带着弟妹们去旁边一家书画铺子,扔给掌柜几文钱,众人一齐动手,不过片刻就抄了二十份方子。

  拿着抄好的方子,杨志马不停蹄地去找买主,留下杨柳儿姊妹要送杨诚去书院,没想到他却死活不肯了,杨柳儿知道杨诚的顾虑,刚要劝说几句,可最后想想还是等杨志回来,兴许更有说服力。

  而事情也如他们所猜测的,云中仙这两日推出的果味汽水占了新奇,拉拢了一批客人上门,众多酒楼的掌柜都很心急,但世界上的聪明人毕竟不多,他们后厨的大师傅还没几个猜出能让果汁冒泡的原因是放了口碱,于是杨志的汽水方子售卖的极顺利。

  不过二两银子就解决掉云中仙的优势,实在太划算了,那些茶馆掌柜也很欢迎店里多个赚钱门路,让客人多个选择总是好的,自然就不在意花二两银子买方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