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七章 所谓的一家人(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雨后没两日,杨志同吴掌柜请了三日假回来帮忙张罗宴客之事。他进城多年,又能说会道,添了他这个帮手,杨家众人都觉得轻松很多。

  这一日早晨,杨志带了足够的银钱,喊了村里几个自小交好的玩伴后生帮忙,又借了里正家里的驴车进城采买,不过午时就押着满满一车吃用之物回来了,而杨家要大办百日祭酒席的消息也在村里传开。

  其实大伙平日都在一个山沟里过日子,谁家穷富也瞒不过别人。

  陈氏在世的时候,杨家省吃俭用的供杨诚读书,也算上等人家,可是陈氏过世后,杨柳儿跟着病倒,请医问药把家底都刮光了,村人心里早就把他们一家降到末等,就是有那还记得陈氏百日祭的人家,也以为杨家能预备几碗臊子面应付一下就成了,没想到杨家却是要大操大办。

  有些妇人好奇,就打着帮忙切菜的名头上门走动,结果一见到院角的柿子树下挂着整羊,案板上还有一条条的五花肉、一盆盆的小银鱼、泡发的干蘑菇、大块的火腿以及油纸包着的烧鸡,人人都惊得瞪圆了眼睛,转而口水忍不住滴答落下,盘算着明日一定要早早上门,不为了别的,能混上两顿吃食就顶得上半年油水了。

  杨家没有女主人,杨杏儿这大闺女就硬着头皮接待这些上门的婶子伯娘。不必说,又被拉着闲话好久,当然主题只有一个——杨家到底在哪里发了大财,不然怎么有银子采买这些好吃食?

  杨家上下对于这样的探问,早就商量好了应对之策。不论众人怎么问,杨杏儿就是一句,“大哥攒了多年的工钱,就为给娘亲一个体面的祭日。”

  众人里有聪明的,虽然一百个不相信,但也没有厚着脸皮继续问。也有人琢磨杨柳儿年纪小,想从她嘴里问些真话,可惜杨柳儿一脸懵懂,被问得急了就嚷头疼,吓得众人不敢再开口。

  不说众人如何揣了一肚子的好奇帮忙拾掇食材,只说隔日的百日祭。

  杨杏儿和杨柳儿刚过子时就爬了起来,虽说今日家里请了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厨子掌勺,但送到坟头供奉娘亲的饭菜,她们姊妹却决定自己动手。一来是身为子女的孝心,二来也是告慰死去的娘亲,尽管放心投胎去,她们已经有能力照料好父兄。

  姊妹俩一直忙到天亮,总共做了四道菜,一道木耳炒肉、一道干菜扣肉,一道豆腐盒子加一道辣子鸡块,刚刚装进食盒,负责酒席的刘大师傅就带着两个徒弟,赶着两辆骡车到了,骡车上不但有锅碗瓢盆,还有方桌条凳。

  几个早就守在院门口的后生一声吆喝就帮忙往下卸东西,杨志闻声从窑洞里跑出来,当先递了个白纸封给刘大师傅。

  这叫进门钱,其实也是一半的工钱,另外一半要等酒席散掉,主家再付,若是主家满意,还会有额外的赏钱。

  刘大师傅不动声色的掂了掂,随即脸上就带了笑,待一进院子见到食材就更欢喜了。他们掌勺这一行最怕的就是吝啬的主家,买二斤肉偏偏让你整出一桌丰盛的席面,若是达不到就到处宣扬厨子手艺不好,简直气死人,但显然杨家不是那样的人家。

  羊肉、猪肉、火腿、烧鸡,称得上丰盛之极,若是这样还整不出好菜,他可就真该被骂了。

  很快的,杨家院墙里外都搭起了临时灶台,大徒弟砸了羊骨开始熬汤,小徒弟则搬起大盆和面、揉面,忙得跟陀螺一样。

  刘大师傅正动手炸鱼、炸肉丸,院子里渐渐盈满浓郁的香气,再随着山风散出去,整个村里的鼻涕娃子们好似心里长了草,顾不得老娘打骂,疯跑到杨家门外。

  杨家大门前竖起了高高的木杆子,长长的纸钱串在风里晃晃悠悠,陈家两兄弟扶着老娘,带着妻子孩子赶来的时候,远远看到都红了眼眶。

  今日烧了纸钱,陈氏在人间最后的念想就要断了,以后投胎转世就不知要去哪里了。

  陈老太太更是哭得眼泪直掉,呜咽着,“蕙娘啊,你怎么就走了,娘疼啊。”

  陈家两个儿媳赶紧劝慰,“娘,你可不能哭啊。否则妹子走的不安心,错过了好人家怎么办?”

  正这时候,刚刚走到院门口迎客的杨山和杨诚也快步走到跟前,爷俩儿一起行礼,陈老太太赶紧擦了眼泪,一大家子人进了院子。

  老话里规定,百日祭要趁着太阳没出来的时候进行,否则逝者的魂魄不敢出来享用供奉吃食,自然也不能最后看家人一眼。

  见外祖母和舅母们赶来,杨杏儿放了心,匆匆同杨柳儿换了新缝的素色衣裙,然后出了门。

  杨山亲手拔出院门前的木杆子,交由杨志举着,一路往陈氏的坟头去了。杨诚撒着纸钱,杨柳儿姊妹则挎着食盒跟在后边,村里几个平日同陈氏交好的大娘也跟在后边,一边低声说着陈氏的好处一边叹着气。

  很快就到了坟茔地,摆上供菜,烧了纸钱,杨志带着弟妹磕头,最后又把陈氏的旧衣烧了一件,就算断了陈氏在阳间所有的念想,至此澈底阴阳两隔。

  杨柳儿发了会呆,又从食盒里拿了几个和面的馒头撒在坟头不远处的空地,算是供养附近的游魂孤鬼,省得他们在地下欺负陈氏。

  几个大娘看得都是点头不已,直道陈氏没有白疼这个小女儿。

  一番忙完,太阳也已经越出光秃秃的东山梁。杨家人虽然不舍,但家里还有众多宾客等着应酬,只得一步一回头的回去了。

  山脚下终于回复了宁静,但是没过一会,树丛里就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只见一只红毛小狐狸偷偷探出小脑袋,许是见没有什么危险就乐颠颠的跑去陈氏的坟前,在供菜前嗅了又嗅,末了才对着那盘干菜扣肉大快朵颐,可惜,它还没吃几口就被一个少年拎着颈子提了起来。

  “你这个馋嘴狐狸,平日又不是没给你带吃食,怎么又跑来吃这些供食?你也不怕被鬼魂抓阎王殿去。”

  小狐狸挣扎了半晌也不见少年松手,于是恼得扭头就要咬,少年这才终于放它下地,见它依旧对那盘扣肉情有独钟,好奇之下就拈起一块红通通的鸡肉扔进嘴里。

  鸡肉还带着微微余温,辣得他差点跳起来,但咂咂嘴巴却觉得滋味十足,少年犹豫了一下,到底也坐了下来大嚼一番。

  一人一狐狸就这样吃了个饱足,最后倒在草丛上晒太阳,少年想起方才那个一身月白衣裙的小丫头,低低叹道:“怪不得她跑去街上卖什么汽水,原来也是没了娘……”

  山风从少年脸上吹过,好奇他眼里为何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但没容它多琢磨,少年就闭了眼,山野间再一次陷入了宁静……

  杨家院子里这会已聚满了人,村里成了家的爷儿们几乎有一个算一个,都到齐了,就是婆娘也带着小娃们蹲在院墙下,一边闲话一边儿晒太阳。

  见杨家人一进院子,众人就赶紧站起来,纷纷开口寒暄,杨山带着两个儿子一路同众人见礼,杨柳儿姊妹则去了灶间接替陈家人。

  虽说陈家是外家,但今日也是客,院子里早就替他们留了一张空桌,陈家两个舅母还怕杨柳儿姊妹张罗不过来,想要留下帮忙,但见杨杏儿手脚麻利的装着点心盘子,杨柳儿也开

  始分茶叶倒热水,她们也就退了出去。

  很快的,十几个后生肩膀上搭着白布巾,手里端着红漆托盘聚到了灶间门外。

  姊妹俩通力合作,每个托盘上都放了一盘四色点心、一壶热茶,后生们笑嘻嘻的端着送去各张桌子,杨家的谢客酒席就开始了。

  农家人节俭,只有到了年节之时,老人们的柜子里才能装进几斤粗点心。杨家既然决定大办酒席,就没有吝啬的打算,点心盘子里放了马蹄酥、炸油糕、驴打滚和小笼肉包,样样都是量足又美味,众人嘴里互相客套着,手下却是没有客套,茶水都顾不得喝上一口就塞了满口点心。

  院子外边的婆娘和淘气娃子们眼巴巴看着,却也没有进院子,哪怕是家里再泼辣的婆娘,再受宠的孩子,这时候也不能上席面,否则就要被人家指着说没规矩,但他们也不是多心急,毕竟刘大师傅的小徒弟,已经把切好理顺的面条端了出来,一挂一挂的放在大簸箩里,只等大锅里的水开了,煮好浇上肉臊子,他们就能解馋了。

  待点心和茶水撤下去,后生们正要上凉菜的时候,杨家院子外又有人赶到了,呼啦啦的连老带少足有十几人。有熟悉的村人见了,脸上已是露出不屑之意,原因无他,来人正是杨家老宅一伙。

  杨山同两个儿子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又气恼。

  这样的日子,按理说作为自家人,他们应该前一日就来帮忙,即便不来帮忙,今日也该早早赶过来,但他们偏偏干活的时候躲懒,吃饭的时候也迟到。

  远远的还在杨家门外,杨田一见院子里的模样就有些脸红,大步走到杨山跟前小声说道:“三哥,阿娘昨日赶着我去砍柴,早起卖去城里……”

  可杨田话还没说完,杨山就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多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