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掌家小闺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家小闺女(上) 第六章 陈氏的百日祭(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家人吃了午饭,杨诚问了几句,听到下午没什么活计,就要回窑洞去继续读书。最近家里有了余钱,他也去书铺买了几本书,除了四处转悠找野蜂窝,支持两个妹妹的小生意之外,他恨不得白天黑夜都钻在书里不出来。

  不得不提的是,蜂窝熏多了,他的经验也是日渐丰富,如今只偶尔被蛰几下,再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满头红肿包,否则别人还罢了,杨柳儿怕是第一个要跳出来反对。

  她怎么能忍受文质彬彬的帅二哥被毁容,那还不如多花些银钱,去杂货铺里买蜂蜜。

  正好,杨杏儿想起先前同大哥和小妹商量的事,开口道:“二哥,你先等等。还有五六日就是阿娘的百日祭了,我和小妹还有大哥琢磨着要办八大碗的席面,不知阿爹和二哥怎么说?”

  杨柳儿偶尔会举着账本同杨诚显摆赚了多少银钱,所以他对家里存银有个估量。听到这句就立刻赞同道,“成,有什么活计,你们喊我,别自己累到了。”

  杨山却是皱了眉头,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农家清贫,红白喜事,能招待来客每人一碗臊子面就成了。八大碗的席面却是个高规格,毕竟要摆酒席,荤素各半、走油炸肉,有馒头有酒,虽然特别体面,但没有十两银子绝对张罗不下来。

  杨家这么多年来,年景最好的时候也不过才四五两的进项,一个百日祭就顶两个丰年,就算两个闺女赚了些银钱也不能这么糟蹋,毕竟老大还没娶亲,老二还要读书,闺女还要攒嫁妆……

  杨柳儿看出父亲的犹豫不舍,但她却不准备妥协。说起来,大办百日祭还是她说服大哥和姊姊的,毕竟只有她知道,那故去的不只是陈氏,还有原本那个杨柳儿的灵魂。身为一个侵占者,好好安排一个祭奠来告慰亡者,也是换她一个心安。

  但这些她却不能说出来,只能抱着父亲的胳膊,低声央求道:“阿爹,如今家里日子好过了,不差这几两银子。好好给阿娘办个百日祭,让她走的放心,也是我们做儿女的一份孝心,你就答应了吧。”

  听到小妹这么说,杨杏儿和杨诚不由想起娘亲在世时,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忙碌,忍不住低了头,眼泪在眼眶里转悠。

  “我想阿娘了。”杨杏儿哽咽出声,“阿娘都没穿过我缝的新衣……”

  闻言,杨山心里一疼,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别人家都是儿女不懂事才犯愁,他居然还想拦着儿女尽孝,真是脑子被驴踢了,当即便道:“成,都听你们的。”

  “谢谢阿爹。”杨柳儿兄妹一听父亲同意了,就商量起请哪里的厨子,何时进城去采买等等。

  正这个时候,院子外边却有人推门而入。

  杨柳儿扭头一看,认出其中一人是先前来过一次的陈二舅,另一个年纪稍长些的,同陈二舅容貌有五分相似,但脊背微驼。最后一人却是只有二十岁出头,身形魁梧、发黑面红,一脸孔武彪悍的模样。

  她赶紧翻找“记忆词典”,末了恍然大悟,原来驼背人是陈家大舅,年轻汉子是杨家四叔,杨山的亲兄弟杨田。

  杨山和杨诚这会已经迎了上去,杨柳儿和杨杏儿赶紧麻利的拾掇了饭桌,待冲了茶水端进屋的时候,杨山正在问弟弟老宅的众人可好?

  杨田果然没有辜负他的长相,挥手豪爽应道:“阿爹和阿娘都好着呢,大哥还是整日好吃懒做,二哥到处嚷着赚了大钱,我不耐烦看他们,进城找活计,正好同陈大哥一个主家。这不,听说三嫂的百日祭要到了,就一起过来问问。”

  所谓家丑不外扬,虽然老宅两个兄长实在没个样子,但杨山也不愿弟弟当着两个舅兄的面揭老底,于是干咳两声,转而喊了杨柳儿,“你舅舅和四叔都没吃饭呢,你们去张罗饭桌吧。”

  陈二舅见杨柳儿比上次见面好似胖了一些,脸色也红润,忍不住笑道:“柳丫头看着好多了,等你外祖母来了,让她也瞧瞧。老太太一提起你这丫头就抹眼泪,还去道观里求了个平安符。”

  陈大舅憨厚寡言,闻言也是点头,却说不出什么关心的话。

  杨田心粗,这会一拍大腿,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给杨柳儿,“差点忘了,出城时买了三个肉包子,跟你兄姊分着吃了。”

  杨柳儿瞧了瞧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肉包子,半点不曾被压扁,显然一路都被小心翼翼地照管,从这一点,她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四叔,哪怕这肉包子她并不觉得稀奇,但依旧乐颠颠的接过来,先是谢了四叔,又同两个舅舅说了几句话,这才随着姊姊去灶间忙活。

  显然杨杏儿也同小妹一般喜爱两个舅舅和四叔,难得大方的把刚买回的酱驴肉都切了,又热了一大盘和面馒头,新鲜的野菜焯水挤干,再炸个鸡蛋酱,连同一大盆小米粥就摆桌了。

  杨家人最近都是这么吃,习惯了也不觉什么,可陈家兄弟和杨田却是一脸惊讶。

  陈二舅开口就责怪道:“我们又不是外人,何苦把家里的好吃食都拿出来?有个杂粮团子垫垫肚子就成了,这些还是留着给孩子们补身子吧。”

  杨山闻言却是笑了,半是骄傲半是炫耀的应道:“饭菜端上来,你们尽管吃就是了。几个孩子最近琢磨了一点小生意,赚了一些银钱,家里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

  陈二舅不看两个懂事的外甥外甥女,只单看杨柳儿。他可是知道这个小外甥女有多贪嘴的,若是她看着饭菜淌口水,那自家姊夫就没说实话。

  可杨柳儿正坐在门坎上,根本没有看饭桌,就是她手里的肉包子,也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

  陈二舅心里疑惑,难道姊夫一家日子真富了?但他也不好仔细探问,干脆第一个拿起了碗筷,招呼自家大哥和杨田,“来、来,孩子们的心意咱们也别糟蹋了,吃吧。”

  陈大舅和杨田本就饿了,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客气了。

  三个爷们很快就把饭菜一扫而空,末了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忍不住叹气道:“难得吃得这么饱,这些年,家家户户的日子可是越发不好过了。”

  杨山也是点头,“我前日刚在麦垄中间种了玉米,就盼着下雨呢。家里两个丫头在城里听人家说,马上就要下雨了,也不知道真假。”

  “那可太好了,赶紧下雨就不用愁了。”

  杨田接了杨柳儿递过来的茶水,大大喝了一口,末了却是从腰上的布兜里掏出两把铜钱放到桌子上,简洁概要的道:“这是我刚得的工钱,留着给三嫂百日祭张罗流水席。”

  见状,杨山一愣,不等他阻拦,陈大舅和陈二舅也纷纷掏了一串钱放到桌上。

  “这是我们的,百日祭是大事,别委屈了我家小妹。”

  “这可不成,家里都指望你们的工钱过日子呢。”杨山赶紧摆手拒绝。

  可杨田听了却是冷哼一声,不屑道:“这工钱拿回家去也是转眼就没了。根本攒不下来,否则我也不会老大不小了还打光棍。”

  陈二舅也道:“家里麦子就要收了,马上就要宽绰了,不差这点工钱。”

  杨山还要再推拒,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到底是杨柳儿干脆,直接进屋搬了装铜钱的钱匣子放到桌上,笑道:“大舅、二舅、四叔,我阿爹没骗你们。这是家里的钱匣子,真是不缺给阿娘做百日祭的钱。”

  陈家兄弟和杨田一看见匣子里满满的铜钱,足有二十几串,都是惊疑不已。到底忍不住,还是问起了几个孩子的“小生意”。

  杨诚生怕两个舅舅责怪妹妹们抛头露面,主动开口。话里话外把事情都揽在自己和大哥身上,果然两个舅舅和四叔都夸赞他没白读书,末了又嘱咐尽量多让杨志出面,别坏了自己读书人的清名。

  他们这话倒是合了杨山的心思,也点头跟着说了几句。

  杨诚自然一一应了下来,末了冲着两个妹妹偷偷眨了眨眼睛。

  陈家舅舅们放了心,自然把铜钱收了回去。两人都有一大家子要养,日子捉襟见肘,怎么会不等着用钱?方才不过是怕妹夫一家不肯收才扯了谎。

  倒是杨田死活不肯把他那份拿回去,用他的话说,拿回去也用不到自己身上。

  杨柳儿见父亲为难,眼珠子一转就插嘴道:“不如这工钱我替四叔收着吧,等四叔娶四婶,要采办聘礼时再拿出来用。”

  一听到这话,杨田也同声附和,“成,侄女收着我放心,哪日侄女馋了拿去买点心也使得。”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又约定百日祭的时候再过来,这才起身离开。

  陈家兄弟和杨田离开后,杨柳儿一回房,当真在账本上单独给杨田记下一笔。

  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杨家在柳树沟虽说也算人缘不错,但到底没有什么亲戚,若是有事的时候难免落威风,今日一见杨田又是个不错的,杨柳儿就动了拉人的心思。当然这都要慢慢计较,徐徐图之,毕竟老宅那些亲戚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许是那算命先生真有些神道,第二日居然真下起了雨,而且雨量还不小,杨柳儿姊妹趁机歇了一日,炒了两个好菜给喜疯了的父亲下酒。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