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上) 第四章 杨柳儿的第一桶金(2)

作者:宁馨
  杨杏儿心疼杨柳儿,自己扛了桌子,水桶就给杨柳儿提。她原本是好心,但一时忘记杨柳儿身形瘦小,又是大病初愈,手上没什么力气,待她到了烧鸡铺子门前,杨柳儿还挎着水桶在街上慢慢挪动。

  杨杏儿扭身一看就想回去接杨柳儿,哪知这一眼让她脸色大变,不过几步路就能赶到的距离,竟因为几匹奔马变得惊险万分。

  杨柳儿听到身后有马蹄踩踏青石路的声音传来,生怕被踢到,于是着急地往路旁避让,但水桶里放了十几只陶碗,实在太沉了,她有心扔下水桶,可又怕糟蹋了吴掌柜的东西,赔银钱在其次,主要是大哥还在人家手底下讨生活,万一人家嫉恨找点麻烦,就太不值当了,这般想着,她便使出吃奶的力气扯着水桶往路旁挪。

  “小妹,快躲开!”

  “什么人,闪开!”

  杨杏儿几乎和马上的人同时呼喊出声,杨柳儿察觉身后隐隐的风声,暗道不好,赶紧抱着脑袋蹲在水桶旁边。

  一阵风声从杨柳儿头上猛然掠过,惹得无数路人也跟着惊叫。

  过了不知多久,杨柳儿抱着脑袋的双手被人打了开来。

  “小妹、小妹,你伤到哪里了?”杨杏儿脸色煞白,扯起妹妹上下打量,见她没有半点伤处又恼了起来,一巴掌拍在她背上,骂道:“你犯什么混?不过是个破桶,扔了就扔了。真把你踩伤了,我怎么同阿爹交代?”

  许是娘亲过世,骤然担起家里所有琐事,让只有十五岁的杨杏儿倍觉压力,纵然白日里照料父兄妹妹,时刻都表现的泼辣又爽快,但心头大多还是茫然无所依靠。这会亲眼见到杨柳儿差点被马踩踏而死,她终于崩溃了,搂着杨柳儿放声大哭。

  杨柳儿心里也是后怕,她扫了一眼面前的五六匹高头大马,脸色很是不好。自己这小身板要真被踩上,就是侥幸捡回性命,以后也只能在床上躺一辈子了。

  这般想着,她又骤然恼了起来。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居然纵马飞奔,这简直就是蓄意谋杀!

  杨柳儿越想越生气,手指着他们便骂了起来,“喂,你们到底懂不懂规矩啊?这么多人的大街上居然还跑马,万一踩到人了,你们要偿命吗?”

  马上的几人原本也有些担心杨柳儿是不是伤到了,听得这话明显松了一口气。然而这话一出,马群也跟着一分,领头那人策马转到了杨柳儿身前,只见骑在马上的是个身穿锦缎长衫,头戴赤金镂空发冠的少年,显然是出身在富贵人家。少年墨眉星目,高鼻梁,唇红齿白且容貌俊朗,但眉宇间却隐隐带着一点点阴郁。

  他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扫了杨柳儿一眼,冷声道:“即便我们纵马有错,你闻声不躲也是不该。”

  杨柳儿眼睛一瞪,还想回嘴,他却不知又看到了什么,神色又添了三分不屑,“小爷没空同你闲话,说吧,要多少银子?趁着小爷心情好,你尽管开价!”

  “开你个大头鬼,你当我是讹诈人的啊!”听到这番趾高气扬的话,杨柳儿气得恨不能把手里的钱匣子砸他脸上,但到底也没舍得,“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无法无天了。”

  那少年听了却是不屑的撇撇嘴,而他身后的几个护卫听见了,一扫方才满脸的不在意,兴致勃勃的望着怒发冲冠的杨柳儿。

  这时在后厨忙碌的杨志得了小伙计的通报,围裙都来不及摘下就跑了过来,他一见两个妹妹安然无恙,就长长松了一口气,自责道:“你们没吓到吧?怎么不让人帮忙喊一声,大哥出来接你们啊!”

  杨杏儿哭得双眼通红,一直没敢放开杨柳儿的胳膊,应道:“大哥,我没事,小妹差点就被踩到。”

  马上的少年许是有什么急事,见他们一家说个没完,就忍不住高声道:“小爷忙着呢,你们商量好了就去连家老宅找管家领银子!”说罢,他调转马头,迅速离开了。

  见到人跑了,杨柳儿气得跳脚,想赏他几句国骂又觉不雅,最后只得狠狠竖起中指,左右这个世界也没人懂这手势的意思,她就粗俗一回了。

  几个护卫也正调转马头,准备追赶主子,忽然扫到杨柳儿咬牙切齿伸手指的模样,都觉得好笑又疑惑,但也没说什么就跑掉了。

  杨志望着跑远的少年和护卫们,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

  杨杏儿聪慧又懂事,看见大哥异样的神色,低声问道:“大哥,这人很难缠吗,我们是不是惹麻烦了?”

  听到这话,杨柳儿这也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个世界可不是前世的法治社会,纨绔横行、权贵遮天,她也有些害怕了,讪讪收回手指,“都怪我,不该跟人家吵架。”

  杨志心疼的摸摸她的头顶,笑道:“你差点就被踩到,这事怎么能怪你?别多心,若我猜的不错,这人是连家大院里那位庶出少爷,平日名声虽然有些不好,但也没做什么欺男霸女之类的恶事,今日也是他们错处更大,想必不会找咱们一家的麻烦。”

  “那就好。”一听大哥这般说,杨柳儿立刻又有精神了,得意的晃晃自己手里的钱匣子,显摆道:“大哥,我跟阿姊赚钱了,估摸有好几十文呢。”

  杨杏儿这会也从方才的惊险里缓了过来,狠狠在小妹的额头敲了一下,骂道:“你这个财迷,方才吓得脸都白了,也没把钱匣子扔了。”

  杨柳儿露出一脸憨笑,像小狗一样蹭着姊姊的胳膊撒娇,果然她这招脾动作一出,杨志和杨杏儿没辙了,无奈的拎起水桶带她回了铺子。

  吴掌柜租用水桶等物给杨柳儿姊妹原本就有些不情愿,可方才见杨柳儿那般舍命护着东西,这会又笑咪咪的还回来,他即便心肠再冷硬,也忍不住同杨志赞道:“杨小子,你这两个妹妹都是好样的。以后谁家娶了去,可是有福了。”

  “谢掌柜的吉言。”杨志谢了吴掌柜就领两个妹妹去他在后院的住处。

  一进屋里,就见这不过是一间十几坪大小的屋子,靠墙钉了大通铺,想来铺子里的所有伙计都要睡在上边,条件实在算不得好,让杨杏儿和杨柳儿看得都是直皱眉。

  杨志不想妹妹们操心,赶紧提议道:“小妹快数数今日赚了多少铜钱,若是差的不多,大哥给你凑成一串。”

  铜钱千文一贯,百文一串,农家小闺女若是谁有一串钱,那绝对是笔巨款。杨志这样说是怕杨柳儿因为方才的事留了惊吓的病根,指望她因为得了铜钱一欢喜就忘记了。

  可杨柳儿不知大哥的深意,兴冲冲把钱匣子倒扣在桌子上,一文一文数了起来,却没想到最后结果大大出乎兄妹三个的意料,他们足足赚了一百零七文。

  杨柳儿欢喜的拍手,杨杏儿和杨志也是惊喜满满。

  “没想到这汽水还真赚钱,才半桶就卖了这么多!”杨志一边翻找出一条麻绳帮着串钱,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一旁的杨杏儿则掰着手指头算计成本,末了应道:“满打满算才二十文的本钱居然赚了八十多文,若是一月下来是多少?”

  “二两四!”杨柳儿接过大哥递来的钱串子,乐得眼睛都眯在一处,别提有多可爱了,而她这副财迷的模样,惹得杨杏儿又想拿手指点她脑门。

  “今日刚开始卖,大伙都是尝个新奇,以后不知还能不能卖这么多。不过每月二两银子总是有的。”杨杏儿聪慧,刚刚被妹妹引上赚钱的大路就已经开始狂奔了。可随即又想起那些该买的、该还人家的,“一会再去买些口碱,糖晶和蜂蜜也得添一些,跟桃花家借的那些还没还呢,还有家里的灯油也要用光了,菜油、粗盐也都得买些回去。”

  杨柳儿听得姊姊这般数下来,直觉手里的铜钱长着翅膀都飞了,偏偏还没一文飞到肉铺,脸色变得越来越苦,惹得杨志和杨杏儿都哈哈笑了起来。

  “小妹今日功劳最大,又受了惊,一会买一斤肉回家炖上,给你补补。”

  “真的?”杨柳儿欢呼出声,抱着姊姊胡乱摇晃,“太好了,我要吃红烧肉,红烧肉!”

  “红烧肉是什么,怎么做啊?”杨杏儿被小妹晃得头晕,却也没忘了这项吃食她从没听过。

  杨柳儿放开她,呵呵笑着,并未正面回答,只道:“我会做,阿姊等着吃就好。”

  杨志在一旁玩笑道:“可怜我这没人管的,红烧肉是吃不到了。”

  “大哥最好了,我留一碗给你,明日再带来。”杨柳儿一听又赶紧去哄杨志,惹得他笑得更是宠溺。

  三兄妹说了几句话,杨柳儿姊妹不好再多做停留,出了铺子径直往街上走,朝着杂货铺、粮油铺、肉铺走一圈出来,刚刚赚回的一串钱也花得精光了。

  守在城门口的周老汉,正要拉着客人赶路,老远见到两姊妹匆匆走过来就停了车等候,待得她们上了车就笑道:“柳丫头这是哪里发财了,买了这么多东西?”

  车上还有外人,杨柳儿自然不好说实话,便取了筐子里的一只油纸包塞给周老汉,笑道:“家里油盐都没了,我和阿姊买了一些。大伯,这里有几块花生糖,送您拿回去哄小孙子。”

  周老汉还要推拒,杨柳儿却是不容他多说,转移话题,夸赞起他家小孙子聪慧。

  老儿子大孙子,老头老太太的命根子。周老汉疼孙子疼到了心坎里,闻言就滔滔不绝说起孩子如何懂事,惹得车里几个婆婆妈妈也说起各自家里的淘气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