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上) 第四章 杨柳儿的第一桶金(1)

作者:宁馨
  晨起,饭桌上,杨山见儿女眼眶下都是青黑一片,忍不住问:“这怎么都没睡好,是不是哪里不舒坦?”

  杨诚秉承圣人训诫,不好同父亲撒谎,只低了头喝粥,杨柳儿赶紧摇头,含糊应着,“昨晚有猫在墙头叫,我没睡好。”

  杨山心疼的摸摸小女儿的辫子,应道:“晚上回来,阿爹做几个夹子扔去墙头,那些猫就不敢来了。”

  “好啊,阿爹最好了。”杨柳儿再次装乖,成功骗过了父亲。杨杏儿和杨诚对视一眼,都是偷偷为妹妹竖起了大拇指。

  杨山是个勤快人,吃饱就扛着镐头下地了,而杨诚跟在父亲身后,冲着两个妹妹露出个大大的笑脸。

  许是杨柳儿姊妹俩运气好,拾掇完家里,匆匆抱着坛子赶到大路上时,正好又遇到赶着骡车的周老汉。

  这周老汉也是个急脾气,才一日功夫就把生意做起来了,骡车上这会正坐着两个中年大婶,一个穿着绣花夹袄的闺女。

  一见杨柳儿姊妹,周老汉就赶紧停了车,把姊妹俩接上车,末了生怕她们颠到,又把家里带来的棉垫子送给姊妹俩垫在条凳上,惹得两个大婶开口打趣,“周老哥,这是谁家闺女啊,难道是你走丢的孙女?”

  周老汉也不含糊,应道:“我老汉没这福气,要是有这样聪慧的孙女就是祖上烧高香了。”

  杨杏儿不喜那大婶上下打量,侧身把杨柳儿往身后挡了挡,两个大婶见问不出什么,也就转而说起家长里短的闲话。

  不一会功夫,县城就到了,周老汉死活没收杨柳儿姊妹的车钱,又嘱咐两人中午什么时候到城门集合,这才赶着车,在两个大婶越发疑惑的目光里走掉。

  杨柳儿姊妹牵着手一路疾走,很快就到了吴记烧鸡铺子,这次杨志正巧在前堂忙碌,见两个妹妹又跑来,很是惊讶,顾不得招呼客人就跑到跟前问道:“大妹,小妹,你们怎么又来了,家里出事了?”

  杨杏儿眼尖,一眼扫到刚从后边转出来的吴掌柜,就赶紧拉着大哥往铺子里走,应道:“家里没事,我和小妹来卖东西。大哥,你赶紧忙,过会再说。”

  杨志也是个机灵的,高声笑道:“铺子里生意兴隆,正好忙不过来,你们来帮忙太好了。”

  果然,吴掌柜一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多云转晴,很是难得的同杨柳儿姊妹好声好气的打了招呼。

  杨杏儿帮着大哥忙碌,杨柳儿就抱着坛子老老实实坐在角落里等待。

  好不容易客人们散了,杨柳儿就偷偷同杨志说要烧锅开水,杨志虽然不明白两个妹妹要做什么,倒也没有拒绝,吴掌柜更以为两个丫头口渴了,难得大方的喊着杨志再冲壶粗茶出来。

  杨志手脚麻利,很快就把热水烧好了,杨杏儿见木桶里的水还冒着热气,就取了一只老碗不断倒换,末了侧身遮着众人的目光,方便杨柳儿兑成汽水。

  杨志眼见木桶里的水花四溅,差点惊叫出声,杨柳儿及时舀了一碗塞到他手里,低声道:“大哥,这叫汽水,我和阿姊昨天琢磨出来的,今日拿来城里卖,你尝尝看。两文钱一碗,不知道好不好卖?”

  杨志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立时就惊得张大了嘴巴。他惊疑的望着两个妹妹,半晌才道:“这真是你们琢磨出来的?”

  杨杏儿笑着点头,她也不贪功,应道:“小妹想的法子,我跟着折腾了一晌午。”

  杨志沉默了一会,末了抬手咕噜噜的把剩下的汽水都喝了下去,待得长长发出一口气,忍不住嚷道:“真是太凉爽了。”

  吴掌柜正在喝斥店里新招的一个小伙计,听得杨家兄妹这边的说话声,忍不住好奇问道:“杨小子,喝什么好东西呢,怎么还喊着凉爽,难道你家妹妹送了冰块来?”

  他本是玩笑,不想杨志却是应道:“掌柜的,我家妹妹送的不是冰块,但比冰块好喝!”

  “咦,什么好东西,让我也尝尝。”吴掌柜好奇的走了过来,就是那小伙计也忘了方才的委屈,挤到跟前探看。

  杨柳儿大方的倒了两碗分给两人,果然又收获了两份惊奇。杨柳儿趁机道:“吴掌柜,我家离的远,也没准备什么碗碟,只能在您这里借用了。您放心,我们不是那不懂礼的,若是打碎了,照价赔偿。您看,给我们行个方便吧?”

  吴掌柜有些犹豫,目光扫过大半桶汽水,半是玩笑半是试探的问:“你们两个闺女抛头露面出来,不怕被人说闲话啊?我看不如把这什么汽水的方子卖给我,你们买些绣线布料回家做针线,岂不是更好?”

  杨志和杨杏儿闻言,脸色就有些僵了,生意还没开门就遭人觊觎,这实在有些堵心。

  杨柳儿却是摇着小脑袋,笑嗔道:“吴大叔,我和阿姊还指望卖了这汽水攒嫁妆呢。几盒子绣线和棉布可不够,怎么也要几百两银子啊。”

  “几百两?!”吴掌柜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嘲笑这丫头想发财想疯了,不过是种特别一点的凉茶而已,一月能卖一两银子就不错了,真要花几百两买方子,那要多少年才能回本啊。

  吴掌柜当下也不想要买方子了,笑了笑,对杨柳儿道:“成,你们姊妹就卖吧。等你们赚了几百两,别忘了请大叔喝酒,大叔也算跟你们沾光了。”

  “好啊,那我们能不能用大叔铺子里的水和木桶陶碗?每日付给大叔十文钱好不好?”

  说话间,杨柳儿还一副天真的憧憬着,“剩下的铜钱,我要攒着置办一副最好的嫁妆,要有两口箱子、十匹布……”

  听到这里,吴掌柜已是开始怀疑杨柳儿是不是先天痴傻了,也没了计较的心思,摆摆手回到柜台,算是应了杨家姊妹的请求。

  见状,杨柳儿偷偷扭头同兄姊做了个鬼脸,调皮的吐吐舌头。

  这还是杨志头一次见自家吝啬精明的掌柜打退堂鼓,万分佩服的拍拍妹妹的后背,末了就趁着铺子暂时没有客人,帮着张罗洗刷陶碗,杨柳儿跟在身后,寻了两个比拳头大一些的陶碗,其余的是普通的大陶碗。

  因为是第一次试卖,杨柳儿姊妹也不敢调兑太多汽水,这大半桶估计能分成几十碗,至于售卖的地点,兄妹三个也商量好了,就在烧鸡铺子旁边的街口,那里人来人往,在铺子里也能一眼看个清楚,若是有事,随时都能喊杨志赶来帮手。

  小小的桌子安放在墙角,木桶加了盖子,大小陶碗摆开,杨家的小摊子就算开张了。

  杨杏儿虽然平日行事泼辣,但到底还有些少女的羞涩,站在桌子旁边,好半晌也不知道怎么吆喝好。

  倒是杨柳儿清清嗓子,开口就脆生生嚷道:“南来北往发财的大叔大伯们,东走西奔报喜的婶子大娘们,都来瞧、都来看!新口味汽水,解渴又爽口,大宇独一份,今日不要钱,白白品尝了,谁口渴了,尽管来喝一碗啊!”

  甘陇的春日虽然还残留着冬日的凉气,但来往人群有从西域蹚过沙漠赶回的,也有挑着担子走了十几里山路的,难免都有些干渴,突然听到一个小丫头有说有笑的招呼,而且不用给铜钱,忍不住就有些动心。

  杨柳儿吆喝了片刻,就有一个推着独轮车的汉子走上前,略带局促的问:“丫头,你这什么水当真不要钱,白喝?”

  “当然了,大叔。我家这汽水可是大宇独一份,比酸梅汤还解渴又好喝。我也不自夸,您尝尝就知道了!”杨柳儿热情招呼这第一个客人,末了示意杨杏儿赶紧舀一小碗汽水出来。

  原本杨杏儿见那么多人望过来,还有些脸红,这会也顾不上了,麻利的舀汽水,末了双手递给那个汉子。

  那汉子低头瞧了瞧,见陶碗里的汽水微微泛着浅淡的黄色,并没有什么古怪模样,于是就试探着喝了一口,然后仰头就咕噜噜把汽水喝了个底朝天,末了大大打了一个嗝并赞道:“真是太爽快了,从嗓子到肚里都凉刷刷的,嘴里还有气泡咕噜噜的冒,这里到底放了什么?”

  杨柳儿自然不会回答他这个问题,笑嘻嘻地招呼一旁蠢蠢欲动的众人,“各位大叔大伯们也都尝尝吧,每人一小碗,再要喝可得掏两文钱买一大碗了!”

  众人本就心里猫抓一样的好奇,听得这话就都挤到摊子前凑热闹。

  “给我来碗尝尝!”

  “我也要一碗,正好走的渴着呢。”

  小小的汽水摊前立刻就聚满了人,杨杏儿本就手脚麻利,杨柳儿又笑得喜气,众人哪怕只有两个小碗轮换使用,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也不要他们掏钱。

  小小一碗汽水不过两三口,待得下肚,众人咂哂舌头,都有些意犹未尽。

  “味道确实不错,酸酸甜甜还凉冰冰的。”

  旁边一人喝得有些急了,长长打了一个气嗝,末了生怕众人嫌弃他不知礼,赶紧也赞道:“就是,这水里怎么还有气泡,打个嗝好像把什么闷气都吐出来了,真是爽快!”说着话,好似要证明自己当真喜爱,高声冲着杨柳儿嚷道:“丫头,再给我来一大碗。”

  杨柳儿大声说着,“好咧,大叔,承蒙惠顾,两文钱!”

  那人显然是不缺钱的,“哗啦”一声,抬手就从钱袋里抓了五六文钱扔进杨柳儿备好的木匣子里,豪爽一摆手,“尽管端上来,剩下的是大叔赏你的!”

  “哎,谢谢大叔!”杨柳儿喜得眉开眼笑,杨杏儿也是眼睛发亮,舀了满满一大碗酸果汽水给了那人。

  那人一口气喝完,再次重重打了个饱嗝,这才摇头晃脑走了。

  世人历来都有从众心理,有了第一个花钱的,自然就会有第二个,更何况这酸果汽水比路边的大碗茶要好喝多了,就是茶楼里的酸梅汤也比不上,而带了孩子的人更是被孩子闹着要买上一碗。

  小小的气泡在嘴里不断爆炸,这绝对是孩子不能抵抗的诱惑。

  很快的,你一碗、他一碗,半桶汽水连品尝加售卖,转眼间就没有了。

  杨杏儿这会也放下羞涩,紧紧的抱了钱匣子,声音清脆的招呼众人,“各位大叔大伯,汽水已经卖光了,若是想喝明日请早!”

  有些路人因为来的晚,没有品尝到,还觉得有些遗憾,可听她这么一说倒开口笑问:“小姑娘说话算数,明日还来?”

  杨柳儿一听,当即笑答,“当然还来了,我们姊妹还指望这摊子赚点嫁妆银子呢。明日一定多做一些,到时候给大叔留一碗。”

  “好咧,明日准到。”

  人都是希望自己被尊重抬举的,听杨柳儿姊妹说明日特意给自己留一碗,那路人哈哈笑着,摆了摆手就走了,而其它人一听,也跟着散去,不一会,小摊子只剩杨柳儿姊妹俩了。

  杨杏儿把钱匣子往杨柳儿怀里一塞,嗔道:“没羞没臊的丫头,走到哪里都把嫁妆挂嘴上,明日不许说了。”

  “好,阿姊有命,小妹怎敢不从?”杨柳儿吐吐舌头,掂掂手里的钱匣子,心情无法言喻的好。

  这可是她人生里亲自动手赚到的第一笔钱啊,虽然前世每月都有稿费,数额也不少,但是打到户头里的数字跟沉甸甸握在手里的银两,根本是不同的感觉。

  “想什么呢,赶紧收拾摊子回铺子,大哥还惦记着呢。”杨杏儿招呼妹妹一声,两人把陶碗放进水桶里,又搬起桌子准备回烧鸡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