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掌家小闺女(上) 第三章 古代版汽水(1)

作者:宁馨
  姊妹俩一路出了村子,许是家家户户都在田里忙碌,倒也没遇到什么人,待得走出三里路上了大道,这才零星遇到几个路人,有推着独轮车的汉子,也有骑着毛驴赶路的大婶。

  杨杏儿拎着篮子,还要为杨柳儿挡着风沙,没一会就走得气喘吁吁,杨柳儿也是累得恨不得把舌头吐出来,若不是心里有进城寻找财路的想法撑着,她真想掉头回家。

  许是姊妹俩今日运气旺,又走了两里路,一辆骡车就达达达的走了过来,车身罩了簇新的青色油布,拉车的骡子也是三四岁的壮实牲口,脚下轻快又俐落,看得路人都是羡慕不已,那赶车的老汉得意的抬了下巴,笑得眯了眼。

  杨杏儿想要拉着杨柳儿避到路旁,不料她却是走过去拦了骡车。

  “大伯,您这是进城吗?我和阿姊赶路去看家里的大哥,您若是顺路,捎我们一程好不好?”

  赶车老汉闻声,扭头瞧见路旁站了两个闺女,个个眉眼清秀,都梳着辫子、穿着罩衫,但许是吹了许久风沙,稍显有些狼狈,特别是说话的小闺女,脸色有些苍白,但笑起来有两个酒窝,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模样很是娇憨。

  这让他想起远嫁的么女,于是痛快应道:“上来吧,闺女,正好顺路。”

  “哎,谢谢大伯。”

  杨柳儿胡乱行了一礼就跳上了骡车,杨杏儿想埋怨她大胆,但到底跺跺脚也上了车。

  有了代步的骡车,终于不必依靠两条腿了,杨柳儿很是欢喜,一边望着路旁泛着淡淡绿意的黄土坡,一边同老汉攀谈。

  老汉姓周,家里就住在柳树沟南边的村子,家里的闺女嫁的好,又刚生了个大胖小子,女婿欢喜来报喜,顺便带了这辆骡车算是孝顺岳丈的。

  在甘陇这里,家家户户几乎都在温饱线上挣扎,马匹几乎看不到,若是有个驴子代步或干点杂活,那就是日子过得好的。周老汉得了这骡车当然是万般欢喜,这会听得杨柳儿问起,就打开了话匣子。

  可末了却抱怨起来,“我这女婿也是个傻子,送这骡车也没什么大用,还不如给家里留几两银子呢。”

  杨柳儿见周老汉眼角眉梢都是笑,就顺口应道:“周大伯,你家女婿可不是傻子啊,他这是给大伯送了条财路呢。您看,这十里八村的,每日都有人要进城,但走路实在辛苦,您每日赶着骡车跑上一趟,谁要搭车就收一两文钱,人家得了方便,您一月也有几百文进项,岂不是两全其美……”

  不等杨柳儿说完,周老汉就一拍大腿,哈哈笑道:“哎呀,正好家里的地也不用我拾掇了,出来转转还有铜钱拿,真是天下第一的美事了。”末了又夸赞杨柳儿,“你这闺女真是聪明,是怎么想出这个好主意的?”

  杨柳儿的眼珠转了转,有些后悔方才说话没注意,赶紧补救道:“我也是走累了,胡乱琢磨的。周大伯觉得好就赶紧把这生意张罗起来,以后我和阿姊再进城就轻便了。”

  “成,大伯今日承你的情了,以后你们进城就坐大伯的车,保管不收一文钱。”周老汉豪爽的一挥手,也没继续追问下去。

  杨柳儿冲着同样一脸疑惑的杨杏儿吐吐舌头,照旧傻笑蒙混过去了。杨杏儿拿她没有办法,且又有外人在跟前,只在她背上不轻不重掐了一记,心里却琢磨着小妹经历过这场病后,真是比以前聪明多了。

  杨柳儿还真打算以后常进城,这会得了周老汉的许诺,索性把现代公车那些章程选了些合用的说给他听,比如定点出行和回程、上车收费这类的,听得周老汉连连点头,赞不绝口。

  一老一少聊得热火朝天,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甘沛县城外,周老汉要去北城门附近,而杨志做活的烧鸡铺子在城南,两姊妹就下了车,别了周老汉又改成步行。

  甘沛县城占地不大,城墙是糯米混合了麦秸和黄土堆砌而成,常年被风沙吹拂,有些历经风霜的沧桑。县城周边百十里只有这一座城池,来往西域的商队都要经过此处,加上进城买卖的百姓,城里的街路倒也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杨杏儿本来用力抓着杨柳儿的衣襟,生怕她贪看热闹走丢了,但杨柳儿前世见多了比这繁华千倍的商街,怎么可能被迷了眼。不过她一进城也没闲着,扭头四处探看,心里琢磨着一切可能迅速致富的路子,可惜直到走到烧鸡铺子外也没什么头绪。

  杨志做活儿的这家烧鸡铺子叫吴记,掌柜的是街上有名的吝啬,但心地不坏,大师傅做的味道也好,所以生意还不错。

  杨杏儿在门口张望了两眼,没见到自家大哥的影子,就扯了小妹进门到柜台询问。

  吴掌柜正拨弄着算盘,见两个小闺女进门,还以为要买烧鸡,赶紧热情招呼,却听见杨杏儿问的是店里的伙计,于是冷淡的撇撇嘴,冲着铺子后边喊了一句,“杨小子,出来一下,你家来人了。”

  铺子后边应声出来一个半大小子,探头探脑看了杨柳儿姊妹一眼,这才笑嘻嘻应道:“杨师兄去买调料了,一会才能回来呢。”

  杨杏儿闻言就要在铺子外边等一会,但杨柳儿却不想继续吹风吃沙子,又琢磨着要替大哥卖个好给掌柜的,于是冲着姊姊使了个眼色,下巴又隐晦的点了点一桌刚吃完饭要起身的客人。

  杨杏儿也不是笨蛋,犹豫了一下就放下篮子,动手帮忙拾掇桌子。

  见状,吴掌柜的脸色立刻就好了许多,嘴里客气着,“呀,你们是客人,怎么好帮忙做活?”

  杨柳儿笑嘻嘻地道:“吴掌柜不要同我们客套了,我家大哥回家常说您待他好。这会看着铺子里生意好,掌柜的财源广进,我们也欢喜,帮着做点小活计也是应该的。”

  “哎呦,你是杨小子家里最小的妹子吧?怪不得杨小子平日就嘴巴俐落,真是家传的本事,你这小丫头也是个精乖的,今日借你吉言了。”做生意的哪有不希望发财的,吴掌柜登时就被哄得眉开眼笑。

  由于大多数客人都是把烧鸡带回家里吃,只有寥寥几个路人才在店里要壶老酒,边喝边饱饱口福,所以杨柳儿姊妹帮不到两刻钟,铺子里就清静下来了。

  吴掌柜难得大方,冲了一壶茶水送到跟前,请姊妹俩坐下歇歇。

  杨柳儿喝着茶,难免又得夸赞两句,心里其实很嫌弃,万分怀念前世的大杯可乐,这样疲惫的时候,若是能喝上一口加冰的,从嘴里一直凉到肚子,别提有多爽快了,可是甘陇这样的地方,别说可乐,能敞开的喝水就是极奢侈的事了。

  等等,可乐、汽水?

  杨柳儿差点乐得直接从椅子上蹦起来,亏她这几天还犯愁找财路,明明财路就在眼前,她居然半点也没想起来。

  小时候学校上实验课,老师教过如何用简单的材料制作汽水,当时她兴冲冲的跑回家做了一大杯,盼着爸妈回来尝一尝,给两句夸奖,可惜,直到汽水里的气泡都跑光了,水面长了绿毛,也没见到爸妈的影子……

  杨柳儿用力甩甩头,把那些痛苦的记忆赶走,她如今可没有空闲伤感,眼前就是金光闪闪的发财大路,她得赶紧抬脚狂奔啊。

  杨杏儿见杨柳儿的小脸突然变得通红,还以为她方才帮忙拾掇碗筷累到了,心疼埋怨道:“我一个人帮忙就好了,你跟着瞎掺和什么,是不是又难受了?一会见了大哥,让他带你去医馆看看吧。”

  “不,我不去!”杨柳儿一口拒绝了,她这会正琢磨找大哥要铜钱买材料呢,怎么可能去医馆浪费银钱。

  “阿姊,我好着呢,你别惦记。”说完,她又往铺子外边张望,急道:“大哥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

  也是赶巧了,她的话音刚落,杨志就拎着一只篮子从门外走了进来,突然见到两个妹妹坐在铺子里,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倒是吴掌柜方才被杨柳儿哄得开怀,这会就道:“杨小子,你家妹子来了。若是有事就带她们去办吧,晌午前回来就成。”

  一听到这话,杨志愣了愣,不明白掌柜的今日怎么这般大方,但他还是赶紧应了,“谢掌柜的,我一定早去早回。”

  杨杏儿站起身还想说她们无事,这就要回去,杨柳儿却是笑嘻嘻同吴掌柜行了礼,末了扯着大哥和姊姊就出了铺子。

  杨志一脸哭笑不得的被杨柳儿拉着走了好远,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妹、小妹,你们怎么来了?难道家里有事?”

  杨杏儿狠狠掐了杨柳儿一把,好不容易停下脚,连忙整理一下被扯得歪扭的罩衣,嗔怪道:“还不是小妹,不知道又打了什么古怪主意,闹着要进城来。阿爹和二哥又疼她,让我带她来逛逛。”

  杨柳儿这会已经躲在杨志身后,讨好的央求道:“大哥,我要买些东西,你带铜钱了吗?不用很多,几十文就够了。”

  “几十文?这还不多啊!”杨杏儿一听,立刻竖起眉头又要教训小妹。

  要知道几十文都够买两斤肉,灯油也能买两斤了,怎么能说用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