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大稼闺秀 第8章(1)

作者:玛奇朵
  米家媳妇儿把大虫打回来的事,半天内就传遍了牌楼村,甚至连周遭的村子都听说了这消息。

  村子里的人全都不敢置信的往米家打探消息,就怕这消息是误传出来的。

  只是当看到米家院子里挂着的那缺了头的虎皮和插在边上染血的大刀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一个个闭嘴不言回了自己的家中。

  就连最聒噪的张嫂子都不敢在村子里随意蹓跶,就怕碰上了米家小媳妇。

  那可是能够杀了大虫的人,谁知道会不会瞧她一个不顺眼就拿刀子把人给砍了。

  瞧瞧虎皮上干净利落的刀痕,那日到米家院子闹腾的人都觉得脖子有些发凉。

  不管村民怎么想,米家人自那日拿了一百两回来后,几乎不再出现在村子里头,偶尔才能看见米家小四、小五两个孩子出来玩耍,或者是夏晓竹去田地转上一圈,其它时间,像是几乎都不在村子里一般。

  村长上门过一次,为那次上门包围米家道歉,然后笑着走出来。

  任何人问起,他都不透漏那日在米家说了什么,只意味深长的说:“米家媳妇儿可是个福星啊!”

  众人摸不着头脑,却不敢继续追问村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间飞快流逝,带走了村子里的人对于打虎事件的关注,却又因为另外一件事情挑起了对米家的注意力。

  “你瞧见了没有,那米家的水稻真的种成了!”张嫂子喳呼着,脸上的汗水也来不及擦,想赶紧把最新消息散出去。

  “早瞧着了!”村头牌楼旁的大树下,早围了一群村民,一个个瞧着张嫂子那模样,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张嫂子随意提了放在一旁的茶水喝了口,嘴上不停的叨念着,“这可真是奇怪,那水稻是多矜贵的东西,咱们村子里多少老人种了都没得收成,偏偏就让米家给种成了。”

  张嫂子的话虽不好听却是实话,米家的稻田是怎生个情景也是大家都见到的,那一排排的稻苗见日拔高的长,在打虎后本来还有人暗地里嘲讽米家人就是捞了那一百两也得全去买粮食吃,结果现下也说不出口了。

  因为米家的水稻前些天结穗后,一颗颗格外饱满又高壮,瞧着那穗花鼓鼓的样子,没眼瞎的都知道米家那几亩水田的产量肯定不会低了。

  只是看着米家的水稻苗越来越好,村子里就忍不住开始人心浮动了。

  现在这世道要说什么最重要,自然就是粮食。现在眼睁睁看着米家稻田种出高产的粮食,村子里的人自然想着请米家人分点粮种给他们,然后教教他们如何种出这么高产的粮食。

  就算他们自个儿不吃稻米,还可以拿去粮行卖了,再买更多杂粮回来。这一进一出,说不得家里头能够吃饱不说,多多少少还能存些银两呢!

  这一笔帐谁都会算,原本在大榕树下聊天的村民,这下也有些坐不住了,纷纷的往家里赶,只剩下反应不及的张嫂子在后头跳脚。

  “不行!我也得赶紧回去找当家的商量商量,看要怎么才能够弄到米家的粮种。”

  榕树下,风呼呼的吹过,撩起一片沙沙作响,就如同现下许多人那纷乱的心思。  

  村子里的人又簇拥着村长往米家院子里去,不过这会儿谁都不敢有什么闹腾,一个个跟探头的鹌鹑一样,只差没谄媚的笑了。

  当米斯凡和米舞晴在院子里又远远看着一大群人往他们家里来的时候,就急急忙忙往后院里头去喊夏晓竹了。

  他们还记得上回那一大群人来就没好事,谁知道这次又是要做什么呢!

  夏晓竹将正在组装的东西给放好,然后慢吞吞地走到前门,看到那一群熟悉的面孔,她有些慵懒地笑了笑,慢条斯理的说:“喔,许久不见呢!”

  最后一个字她还特意拉长尾音,听起来尾韵绵长,像是意有所指。

  除了村长以外的村民,听到这话全都尴尬的不行,除了脸皮厚得跟铁打一样的张嫂子,丝毫不在意自己上回还扯着嗓子骂人招灾引祸,现在为了求好的粮种,马上就腆着脸往前凑。

  张嫂子搓着手,笑得一脸谄媚的说着,“唉唷!这米家媳妇儿就是不一般,瞧瞧,这长得跟朵鲜花似的,多水灵啊!我们这村里村外的,平常也没有好好走动的时候,嫂子以前也是牛屎糊了眼,误把你这样的好姑娘想成了那不着调的,你可千万别跟嫂子计较啊!”

  张嫂子挤到前面喋喋不休地说着,就连村长都看不下去,忍不住发话,“张二牛,还不赶紧把你媳妇儿给拉下去,今儿个是让她在这里胡说的时候吗?”

  一个男人连忙从人群里把张嫂子给拉回去,张嫂子原本还不愿,但看到男人亮出拳头,连忙灰溜溜的往后头去了。

  见不着调的终于走了,村长轻咳了几声,然后有些局促的说:“米家媳妇儿,我这……咳!上回那都是误会,咱们也不多说了,只是村子里的人瞧着你地里那水稻种得真好,一看就知道肯定高产,就想着是不是等收完了那些地,你……能不能分点粮种出来,咱们也不占你便宜,用东西换用银两买都行,只是村子里也是穷,可能拿不出多少东西来……”

  村长打从上位后,已经许久没有这样低头跟人说话,有点别扭,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村长一说完,身后一群人全睁大了眼睛看着夏晓竹,一个个期待得紧,就怕漏看了她任何一个表情。

  夏晓竹看着村民们,心中要说没有任何别扭是不可能的,可是想想自己一开始的本心和前两天米亦扬的劝说,她还是点点头。

  “可以,只不过我先说了,若是没有照我的法子去种,一样种不出好粮食来的。”她把丑话先说在前头,别到时候拿着她的粮种又用那种天生天养的放养手段去种,那就算她的种子是改良过的优势种子也种不出东西来。

  村长连忙点头,“那是自然的!”

  众人一听这话也连忙点头,心里松了口气,毕竟要换米家的粮种是其一,知道怎么种也是一个重点,本来村长只说换粮种的事情,大伙儿心里就着急怎么话只说一半呢,没想到米家小媳妇儿倒是人好,一下子就把话给说齐了。

  夏晓竹不知道自己的形象一下子从黑翻红,不过即使知道了大概也不会在意。

  她让小四和小五去准备纸笔,然后对村长说道:“这粮种我要先看这次收粮才知道有多少能匀出来,村长若是不在意,就先让想要换粮种的人先留个名字和大约想种的地有多大吧。但我先说了,这水稻吃水就是重,旱田不是不成,但是到后来得保证能够灌水进来才成,若是地里不靠水的旱地,大约就不行了。”

  夏晓竹这一套也是之前米亦扬让她说的,照她原来的想法,他们想要种的话,自然是多多益善,只是米亦扬怕有人多拿了粮种却不愿意按照之前说好的来种,反倒白白浪费了粮种,最后收成不好又怪罪到他们的头上来。

  夏晓竹想起之前的打虎事件,觉得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等一干村民一个个上前报名字和需要的粮种数后,夏晓竹也只大概看了看,然后就把这件事情丢到脑后去了,因为比起这个,她现在更操心的是收割后的事情。

  农业不发达,好用的农业用具自然不可能会出现,夏晓竹虽不是器械专业,但是农业用具的发展史她还是大概知道的,最近便请人打了零件,这几天正忙着自己组装准备收割后使用。

  村里的人就这么眼巴巴等着自家田里的稻一日过一日的成熟,比起米家那片早已金灿灿的稻田,真是差了不知多少。

  饱满的穗粒一颗颗的挂在茎叶上,清风拂过,一片沙沙作响,荡起一片金黄色的波浪,有几个不老实的忍不住摘了几颗下来,咬破外壳,那一颗颗饱满的米粒咬进嘴里散发的香,让他们再也不怀疑这米煮出来会是怎样的好味道。

  几乎整个牌楼村的人都眼也不眨的直瞅着米家的动静,等着他们什么时候开镰,然后第一手知道这一亩田能有多少的产量。

  等到夏晓竹一家子全都出动的时候,周遭土地的村民也都拿着镰刀跟着来了,一群人笑呵呵地站在田边,爽朗的道:“我们的田都还没到收成的时候呢!大伙一起上,赶紧帮着你们把地给收了。”

  夏晓竹看向米亦扬,他点点头,浅笑着拱了拱手,“那就劳烦各位叔伯了。”

  一群人如同征战的将军,排了一排,然后弯着腰,手一起一落,就是一把稻穗落地。

  在没有收割机的时代,这就是唯一的方法了,即使是夏晓竹也无能为力。

  她没有下田,而是把自己做的摔桶搬来田边,直接将稻草和稻穗给分开,旁边的人看那个桶子不过是靠着人踩着出力,就能够轻松地把稻草和稻穗给分干净,纷纷瞪大了眼睛。

  “唉唷,这可了不得啊!这简单的东西就能够脱穗,以后活计就轻松多了,随便家里一个小子就能够干活了。”

  “可不是嘛!”

  夏晓竹努力的踩着摔桶,等差不多分量后,将稻穗给一担担的挑回去,米家的院子早收拾好了,院子前头还摆了一台东西,一群人跟着夏晓竹挑担回来,瞧见又是一个没见过的东西,纷纷投以好奇的眼光。

  只见夏晓竹把稻穗往那方东西上拖拉,脚一踩,稻穗快速地被刮落下来,不到一会儿,下头的木箱一满,夏晓竹将整箱倒进准备好的大袋子里,继续拿起下一个竹蒌开始操作。

  这一日米家的收割,让牌楼村里的人直到躺上床前,一个个全都震慑不已。

  他们从来没想过干活能够这样简单,不但省了力气,甚至收获比以往还要多那么多。

  往日就是好田,这收成顶天也就是三石多,听说有更好的地方也不过是五石,但是米家把处理好的谷袋上了秤,一亩地居然收获了将近七石。

  七石啊!这个数字无疑是把所有人都震惊了,就连米亦扬即使心中有所估算,也被这个数字给吓住了,唯一不意外的就是夏晓竹而已,她看着收成好的谷子,也只是勉强的点点头。

  “还行吧,毕竟这地没有仔细的养过,只能说是中田,有这样的收获是还可以了。”夏晓竹想起以前的优势稻种,一亩地有上千斤的收成,就觉得这收获只能算普通。

  稻子收成了,夏晓竹还是像只忙碌的小堡蜂一样,忙忙碌碌的停不下来,米亦扬看着她抽空回了话后,再次忙得脚不沾地,连个眼神都没办法给他,他更加痴迷的看着她的身影,久久不动弹。

  忽然,他想起了这些年总爱出的一道策论,灵光乍现,快速踏入屋子里,铺好纸,专心致志的沾墨下笔——“国之根本”四个大字跃然于纸上。

  洋洋洒洒写了大半,似乎心有所感,他一抬头,见夏晓竹端着一壶茶站在门边,他停下笔,柔着眼与她相望,那暖暖情意如同热茶入喉一般褽烫。

  不必太多言语,只看着心上人,那缠绵情思就足矣!

  牌楼村的丰收不只引起村子里的注目,就连远在县城的粮商也注意到了。

  卢家主业为粮商,南下几省都有他家的粮铺,手中的田地更是千万,可说是掌握了天下近半的粮食来源。

  不只如此,卢家也有不少酒楼饭馆,夏晓竹和米亦扬销售木耳的酒楼就是卢家的产业。

  本来那小打小闹的木耳生意不可能会引起卢氏家主卢天祥的注意,但酒楼掌柜的觉得这家子接连有固定产量的木耳还有这一批的稻米,旋即上了心,特地到牌楼村细细打探,听到米家那丰收的数字后,连忙快马加鞭的送消息进县城里。

  一亩田种出七石的粮食。卢天祥收到快讯时正在用饭,一看这消息,饭也不吃了,直接把送信的人带进书房里问消息是否准确。

  好在掌柜也是牢靠的,派来送信的人当初也去过牌楼村,他即使没看见满是稻浪的田地,也在米家卖粮时见过那一袋袋的水稻,颗颗饱满是做不得假的。

  “还有那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跟米家要了粮种,忽然都把水田当成好田,旱地反而重新翻了,然后学米家翻地整地、养肥水,紧接着还要学如何发苗,一些老庄稼全跟刚上学堂的小儿似的,一个个听得认真,还有他们也学着米家种起红苕,只是把地给弄得高高低低一垄垄的,也不知道有什么由头。”

  卢天祥听了小厮细细说着米家的状况,忍不住低声沉吟,“可有仔细打听过了,真的是一亩七石?都是实打实的粮食?”

  “的确里头都是粮食,掌柜的也怕作假,毕竟这时候的水稻几乎都还没收成,米家的稻子可比旁人早了许多,掌柜的怕出问题,每袋都拆来看,确实没有任何问题。”一说到这儿,小厮连忙解了身上一个袋子送上,“这是掌柜的让我带来的。”

  卢天祥从袋子里倒出白花花的稻米,然后轻搓过浑圆雪白的米粒,似乎还能够闻到淡淡的米香。

  卢家早年能够从一个县城里的粮商做到如今这番规模,说是运气自然也有,但最主要的是每任家主都有犀利的眼光,能够抓住每次的机会。

  而卢天祥认为牌楼村的米家,就是他执掌家业十来年最重要的一次机遇。

  不说其它,卢家名下的土地千万,若是年年都有这样的收成,那利润……

  卢天祥光大约估算数字就再也坐不住,忍不住站了起来来来回回的绕圈。

  过了许久,卢天祥像是下了某个决定,眼里闪过一抹锐利,“我要见见那米家人,尤其是那个外地来的米家表姑娘。”

  不管是真有本事还有巧合,他卢家都不可能放过这样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