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大稼闺秀 第6章(1)

作者:玛奇朵
  那一天之后,夏晓竹想方设法地思考如何不靠她脑子里那些先进的种植技术,让米家人仍可以有稳定收入的方法。

  之前种植黑木耳已经赚了不少钱,但是上回买了水田种稻时已用去了一些,剩下的……都让夏晓竹自己买粮食给吃了大半。

  夏晓竹登时觉得心有点累,没想到自己费了那么多脑力,居然只勉强赚够自己的吃饭钱呀?

  “啊!要怎么才能够快点赚到钱呢?!”她吼了一嗓子,然后倒在红苕田边上看着天空发呆。

  远远的,听到边上有两个说话的声音,她也懒得动弹,反正又不需要交际应酬,这村子里的人见到她都没好脸色,尤其是上回张嫂子看见她的地瓜田后,四处宣传说她痴人说梦的只用几片烂叶子就想种出红苕,让她的名声再次下滑,她索性也懒得去跟那些人解释了。

  谁是正确的,到时候比看看谁的收获好就知道。

  那两人一边说话,或许是以为四处无人,嗓音也没收敛,让夏晓竹无意间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而且还碰巧跟她扯上了关系。

  “听说后山有大虫窜出来了。”

  “真的假的?不是已经许多年没听过大虫出山了?”

  “这可是真的,村子里的赖混子知道吧?家里的田不种,只靠着一个老娘种田养他,先前看米家那一家子去后山猎了不少东西呢,就想着那一家老弱妇孺都行,他肯定也行,就随**代了一声便自个儿往后山去了。

  “没想到等了几日人没回来,她老娘托了村里村外几个亲戚去寻,怎知后山还没进去深处呢,就瞧见了他一颗头颅张大着眼落在地上,吓得一伙人连滚带爬出了山。这样凶狠的大虫,若是出山咬人,只怕得等官府派人猎大虫才行了。”

  另外一人闻言倒抽了口气,被吓住了,心想象大虫那样的山大王,一般人哪里敢对上,只得感叹了几句后就放过这话题。

  随着两人越走越远,夏晓竹摸着下巴慢慢地坐了起来,回想起他们说的后山,她马上想起那个物资丰富,猎物充足的地方。

  不过那座山里有老虎?她怎么都没碰过呢?

  夏晓竹的脑子里开始盘算是不是要去猎老虎来卖,这样也算是外快收入吧。

  不过想了想,这样卖来的银两,米家肯定又不会要了。

  唉,赚个钱怎么就这么难呢?夏晓竹又重新躺回地上,心中无奈地感叹着。

  夏晓竹以为这不过是段小插曲,没想到才隔几日,事情竟又自己找上门来了。

  夏晓竹正在屋子里检查黑木耳的生长情况,忽闻屋子外头一阵喧哗,她不得不亲自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

  米家小院从来没这么热闹过,米亦扬站在大门处,脸上满是不解,两个最小的孩子躲在屋子门边,怯怯地看着外头的人。

  夏晓竹一看,外头至少超过三十人以上,可以说是村里的青壮年一半以上都在这儿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走了出来,脸上满是不解。

  一看见她走了出来,本来就和她有过节的张嫂子立即跳了出来,指着她的脸慷慨激昂的指责,“就是她,一个外地来的,偏偏惹上了后山的山大王,现在可好,那大虫四处吃人来了,她一个人倒是逍遥,却要咱们村子里的人去送命!”

  夏晓竹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米亦扬已经站到她前面用身体挡住她,严肃的道:“张嫂子,这话可不能乱说,山里有猛兽是大家都知道的,它跑出来吃人,怎么能说是我的未婚妻把大虫给招下来的。”

  张嫂子得意的睨了被挡住的夏晓竹一眼,哼声道:“谁知道呢!这后山大伙儿都知道不能进去,就你家媳妇儿什么都不懂,闯进去还抓了猎物,这才让其它人跟着上山,如今山上大虫吃了人也跑下山了,说不是她招来的,谁信?!”

  “这全是无稽之谈。”米亦扬神色沉了下来,冷声道。

  张嫂子还想要说什么,后头一个老人拦住她,然后往前几步,夏晓竹感觉到那老人站出来的时候,米亦扬的身体略微僵硬了点,一群人也全都没了声响。

  “米家哥儿,牌楼村里已经许多年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今儿个我就倚老卖老的用村长的身分说一句,你这媳妇儿不能留。”村长持着拐杖,直勾勾的盯着米亦扬瞧。

  “村长……”米亦扬不甘的想解释,却让村长给打住。

  “你别说我是恶人来坏人姻缘,你自个儿瞧瞧,你这媳妇儿整天都在胡闹些什么,用水田种水稻?那水田本来收成就不好,你还纵着她种水稻这种矜贵玩意儿,还有那红苕,她也不好好种,只用红苕叶子铺在土上,这样能种出来岂不是笑话!”村长显然酝酿已久了,一口气说到这里连个停顿都没有。

  “还有这事儿说是由你媳妇儿挑起的也没错,她上山猎了东西,那血腥气把大虫从山里给引出来,说来赖混子若有五分是自找的,那剩下五分的错你媳妇儿得担一半。”

  村长说得振振有词,一旁的村人也是连忙附和,那异口同声的模样就像是只要把夏晓竹赶出村子,大虫就不会再下山一样。

  夏晓竹其实不是非得要住在这儿,对她来说,只要有东西吃,就是住山洞也没有关系,只是她贪恋着米家人的温暖,才想要留下来适应这个世界。

  怎知她不犯人,只想好好过日子,人家却来犯她了。

  想想,除了第一天收拾那个尖叫声可以吵醒死人的妇人外,她似乎都表现得太和善了,才会让这些人以为她软弱可欺。

  夏晓竹沉了脸色,正想要替自己说话,没想到米亦扬挺直了背,站在她的面前,丝毫不动弹地坚定开口。

  “村长,我再说一次,这事和她无关,我不会因为这些穿凿附会的事就把我媳妇儿赶出去。”他语气坚定平缓地说着,眼睛扫过还想抗议的其它村人,撂下重话。“我在她在,她走我也走。”

  米亦扬这话不可谓不重,毕竟不管如何,牌楼村也是米家住了二十来年的地方,但他却为了夏晓竹,可能一家子都要跟着走。

  米亦扬没想过自己会说出这种话,但是话一出口,他并没有任何后悔。

  “有些话可不能随便说。”村长皱着眉,诧异米亦扬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米亦扬脸色淡淡,“村长,我不是随意说说的,我现在虽然已经放下书本,但一诺千金还是懂的,自然不会胡乱拿这些开玩笑。”

  现场一片沉默,没想到米亦扬居然为了一个来依亲的小媳妇撂下这样的狠话。

  夏晓竹也愣住了,站在他背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头酸涩涩的,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蔓延在心头。

  有多久没人把她当个单纯的女生来呵护了呢?

  夏晓竹想起末世来临后,所有人都为了生存下去而奋斗,男与女似乎不再有太多的分别。

  不会有人因为你是女生而多让给你一口粮食,也不会有人因为你是女的就让你跑在前头,自己在后面垫背当变异兽的猎物。

  她在一次次的生死关头间抛弃了软弱,不去依靠任何人,让自己无坚不摧。

  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如何被呵护,忘记了自己也能够站在某个人背后,看着他为自己挡下外头的风雨。

  她低着头不发一语,手紧紧地抓住他背后的衣裳,似乎这样能够给他力量,让她和他一起坚强。

  当她的手抓住他的衣裳时,米亦扬感受到了,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维护,眼底滑过一抹柔意。

  他没有她能干,农事也不如她,但是起码在有外来风雨的时候,他能够挺身站在她身前为她遮风挡雨。

  村长陷入长思,一边看情况不大对劲的张嫂子马上不安分了。

  “村长,可不能三言两语就放了那小骚货啊!你得想想,今儿个是山另一头的孩子被大虫给吃了,咱们牌楼村也死了一个,谁知道那大虫会不会往这里来啊。再说了,现在官府要征人去打大虫,谁家男人不是家里的顶梁柱,这进山打大虫,说好听点有赏银可以拿,但要是命都没了,那也没命花了!”

  张嫂子一番大声嚷嚷,不少村民再次鼓噪了起来,毕竟这可是攸关每家每户的事情,若是一直无人去抓大虫,最后死的人一多,官府到时候万一不只是悬赏,而是强迫每村都派人去的时候,那才是欲哭无泪。

  “村长,这事儿张嫂子说得对!咱们村子里可以没有读书人,但不能有这样招祸的女人啊!”

  “就是!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好打理家里活儿,还整日在田里瞎糊弄,这样败家的女人早该赶出村子了。”

  村长沉默无言,待周遭人都说得差不多了,他才抬头看着米亦扬,“村子里的人都这么说,你还要护着她吗?”

  曾经米家大郎是他抱着最大希望的一个,毕竟牌楼村考上秀才的也没几个,只可惜米家时运不济,扬哥儿又是个倔性子……

  米亦扬冷着脸听这些人一一指责夏晓竹,睐了村长一眼,然后一一看着每一个刚刚说话的人。

  “我也不说其它的,如今离下种已经隔了快一个月,大伙也长了眼睛,难道看不出来我家田里的水稻长得好?红苕暂且不说,那水稻大家都知道是矜贵东西,以往有出苗就算不错了,就是在旱地那好田里长着的,难道有比我家现在的水稻田还好?”米亦扬先挑摆在大家面前的证据来说话。

  “再说那大虫乃是我媳妇儿引来的,这点更是无稽之谈。我们的确是入山了,但是没进入山林深处,以往邻村有些胆子大的不也进去过,可没人说他把大虫引来,那赖混子自个儿进山引了大虫识得人味才引来灾祸,各位乡亲怎么能把这事赖在我媳妇儿身上?”米亦扬顿了顿,然后意味深长的拉长了音,“莫不是村里的人欺我一家没有长辈,才如此满口胡言栽赃?”

  这一声声的质问让村人默默往后退了几步,哑口无言,因为这几天有人往米家的水稻田看过了,那翠生生的嫩苗的确长得又快又好,比起自家还不到巴掌大的小苗,大约超出了两倍多。

  只是一群爷们哪里肯承认一个小丫头胡闹还能比他们强,一个个扭头不说话。

  张嫂子朝身边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那男人看现在情势变了,便躲在人群中一喊,“自家人当然替自家人说话,我们说大虫是她引来的你不信,那你说不是就偏要我们信了?敢情死的不是你家的人,征也征不到你家人,就能这样糊弄咱们庄稼人是不?你一个读书人张张嘴就行,到时候咱们村子里的人去送死也和你无关。”

  那男人直接把重点给挑了出来。

  米家有四个男孩,但是三个都没到官府征人去打虎的年纪,唯一构得上年纪的只有米亦扬,但是他有秀才功名是可以不用去的,那人直接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本来还在左右为难的村民们全都不善的看着米家人。  

  局面又僵化了,米亦扬警醒的看着一说完话又藏在人群里的男人,心想果然有人想藉此生事,只是抓不准那人到底意欲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