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大稼闺秀 第5章(2)

作者:玛奇朵
  “米家娃儿,这是要做啥呢?不赶紧种些红苕豆子杂粮,光收成的那些东西哪里够吃咧?”一个挽起裤腿的老汉,黝黑的脸皮上满是不赞同的说着。

  老汉的话不少人赞同,虽说平日不跟米家来往,但大伙儿的田地都相连在一块,总得提醒一下,毕竟谁家都不富裕,要是这几个娃儿乱搞,到了年底没粮食,上门来借粮食可糟了。

  米斯凡和米舞晴年纪小,没被允许下田,但米斯凡打从自家收获了黑耳朵后,就对夏晓竹钦佩得只逊自家大哥一点点而已,夏晓竹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时候听着老汉说话,他自信的回着,“我嫂嫂说要种稻子呢,还说不用到年根下,我们就有大米饭吃了。”

  对于牌楼村的人来说,能够吃饱就是了不得的事,更别说能够吃上白米饭,所以所有人对米斯凡的话半点都不信。

  老汉看着田边一排排的禾苗,又看着米家几个跟着外来的小媳妇下田,忍不住摇头大骂,“这田里的事情哪里是一个女人懂的!咱老汉种了几十年的田,难道还不知道水田最难收获?别说水稻了,就是麦子都难有好收成,你家大哥也是傻的,被女人给迷了心窍,才会放着她胡搞!”

  米斯凡正想跳脚说些什么,一直留心这里的夏晓竹就冲了过来。

  她看着一群老头、中年妇人还有汉子,冷冷一笑,“自个儿的田地不去忙着,来我家欺负小孩啊!”

  “你这是怎生说话的?!要不是都是一个村子的,谁懒得理你们胡闹?瞧瞧这田地,中间还拉了绳子是要做什么?没种过田的姑娘只会闹这些妖蛾子,真是作践了这一地的收成!”另一个老汉痛心疾首的说着。

  “我是不是胡来,等收成之后再来说话。”夏晓竹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毕竟连最亲近的花婶子家看见他们整地也问过一次,那时候她也劝他们一起把水田给翻整了改种水稻,但同样被拒绝了。

  她知道这是因为这个时代没有先进的种植技术,许多观念都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比起她说的理论,他们更相信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经验。

  但等到一收成,她相信这些现在满脸不信任的人,就会自己主动找上门了。

  几个中年大婶和汉子也轮番劝说,只是见她一脸固执,也不自讨没趣,各自散去了。

  反正自个儿都要吃不饱了,好心提点一句是应该,却没必要去管别人家的闲事。

  村民逐渐散去,米斯凡和米舞晴看着夏晓竹,两张同样纯真的小脸上带着忐忑地问着:“嫂嫂,我们一定能够种出很多白米的,对不对?”

  夏晓竹看着两张期待的小脸,重重的点点头,“当然的!我们都这么努力了,肯定会的,小四和小五喜欢吃的话,我们多种些,堆满家里的粮仓好不好?”

  米斯凡和米舞晴咧开了嘴笑,然后看着走过来的哥哥们,心情澎湃的喊着,“大哥二哥三哥,我们一定能够种出吃都吃不完的白米!”

  米亦扬看着夏晓竹自信的表情,眼神泛着柔意,同样肯定的回复着,“是的!我们肯定能够种出许多白米的。”

  夏晓竹手握拳,看着自己细心培养的翠绿秧苗,在田陇上摆了好几个苗盒,一脸信誓旦旦的承诺着:“放心吧,现在一亩旱田顶多有三石收成,照我的方法种,就算不能翻倍,也绝对不会比这个低的。”

  三石?!几个孩子光听到这个数字就觉得不可能了,没想到她还承诺说只比这个高,除了懵懂无知的小四小五,米尔擎和米散云都沉默了,觉得太过夸大。

  “我信你。”

  一道沉稳的声音打破了沉默,让米尔擎和米散云全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们的大哥。

  米亦扬不管他们惊诧的视线,只看着夏晓竹,重新说了一次,“我信你,我信你肯定能够做到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

  夏晓竹怔怔的看着他,心在他说出信任的瞬间,心跳错了一拍。

  脑海里快速闪过那一眼瞬间的领悟,然后如同加黑又加粗的字体般,像跑马灯一样不断在她脑子里闪过——原来,真的有个男人在她的心里,跟食物一样重要。

  水稻入秧田的期间大约需要一百天才能收成,所以等插秩完又放水灌田后,似乎除了偶尔去撒肥和锄草,日子就空闲的只剩下等待。

  但是夏晓竹不想等着稻田收成就好,拿出之前挑选好的红苕,兴冲冲带着一群孩子往附近的小山坡去了。

  “能够免税两年,开荒的地又是自己家的,怎么村子里却没人开荒?”她真的不能理解。

  村子里她看过了,像米家这样孩子有五六个以上的不在少数,许多都已经成家又有第三代了,大家都对开荒兴致缺缺,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米亦扬帮她抬着锄头等农具,细细地解释了其中缘由,“开荒要花的人手多,还要日夜奔忙许久才能垦出好地,可咱们这儿傍着溪,许多地开出来也是水田,收成不高,要不就是靠山的地方,不聚水,来回都要挑水灌溉麻烦得很。这已经让不少人家不怎么乐意了,何况免税也不过两年,但一块地要从荒田开发到可以种田,往往要花费两年以上时间,自然愿意开荒的人就不多了。”

  米家这块地是米父在世时先圈下来打算慢慢开荒的地,这几年米亦扬忙着自家那块水田根本没精力开荒,索性就这么放着,没想到夏晓竹一眼就看中这块地,说要拿来种红苕,他自然就跟着一起来了。

  走到那一处小山坡地,夏晓竹一愣,这里和前几日她过来看的时候一点都不像。

  之前她来看土质的时候,这地方还是杂草横生,偶尔能看见蛇鼠在草丛中窜行,可现在杂草几乎全没了,就连土也翻过一次,一些大土块亦全敲碎了。

  她疑惑的看着米亦扬,脑中灵光一闪,想起这几日他插秧后便总是一个人不知道跑哪儿去,这时候忽然全有了答案。

  “你居然一个人跑来这儿除草翻地?!”她的声音满是诧异,隐约可以听出微微的不满。

  一个人做多累啊!包别说这几日他并非闲着无事,而是帮她接了一条水道,把溪水引进稻田里。

  “田里的事情我不专精,但是出点力气活总是可以的。”米亦扬不把这些辛劳放在心上,轻描淡写的道。

  他不会说为了尽快把这块地给清干净,手中又磨破了几个水泡,手中带着伤,几乎连笔都快握不住,或是为了挑开破不开的石块,肩上也多了好几道血痕。

  夏晓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沉默的拉起他的手,这才看见他藏了好几天的手伤。

  “笨蛋!”她闷闷的低骂了声。

  没有责怪,有的只是疼惜。

  这男人怎么这么傻,明明她武力高超,体力也比他好,他干么还要多此一举的做这么多?

  他就算不做,也没人说什么,不是吗?

  米亦扬淡淡笑着,不因她骂他的话而生气或难过,他知道这单纯的姑娘是心疼他。

  他拍拍她的头,轻叹道:“不过是些小伤而已,哪个下田的人没有经历过?等以后成了老茧就好多了。”

  夏晓竹知道哪有这么简单,要磨成不怕疼的老茧,那手得磨破多少次才成?

  更何况,他明明还是想念书考科举的。

  她每日晚上总能看见他抄完书后,一个人静静摸着已经磨出毛边的书籍,偶尔提笔写些什么,那眼里的不舍,她都看在眼底。

  所以她一直认为即使他现在不得不为几个弟妹回家务农,但总有一天他还是会提笔继续读书的。

  “可你不是还要继续考科举的吗?”她下意识地问了出来。

  米亦扬摇摇头,眼里虽有一丝留恋却很快散去。“不会,家里供着两个人科考就够了,尔擎和散云虽然专长不同,但都是读书的料,我怎么也得供着两人读书才成,他们若是考上秀才便不考了也罢,若是要继续往上考,那我想尽办法都会供给他们的。”

  “他们归他们,你自己呢?我听花婶子说过,那年你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去考进士……”

  “即使真去考了又如何?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进士之途若是这样容易也不会有这样的话出来了。花婶子自然是乐意说我好话的,可我有自知之明,我是读不下去了。”

  夏晓竹定定地看着眼前一派云淡风轻的男人,小脸板起严肃的样子,毫不留情地拆穿他的谎言。

  是的!他刚刚说的只是借口和谎言,欺骗外人也骗他自己。

  “你说读不下去了,而不是你不想读,你在说谎,为什么?”

  他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单纯又残忍的姑娘,久久他才找到声音,用超乎自己想象的平静,回答她的问题,“不管是不是说谎,这都是事实了。米家供不起那么多读书人,起码这几年无法,再者等到小四大了些,他也得上学堂,我答应过我爹,家中男儿绝对不能有目不识丁之人,而我既然已经有了秀才功名,那就足够了。”

  夏晓竹想起这些日子赚的银两,忍不住反驳他,“可家里还有些银两,要不我去打猎,我……”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冰冷,声音毫无情绪的打断了她的话,“别说了,不要让我以为我已经可怜到只能成为靠女子吃饭的无用之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说得有些气弱。

  “我知道,只是别再提那些银两,那些都是你赚来的,就算是你的嫁妆,别说我们还没成亲,就是成亲了我也不会动用。”他越过她的身边,轻声说了最后一句话。“别让我最后的一点自尊都没了……”

  说罢,他沉默不语的拿起锄头,弯腰开始锄土,打算把土地整成她之前说过的模样。

  看着他削瘦的身影背对着她,锄头的破土声一声声砸在心里,她突然有种心疼的感觉。

  心疼这个男人为了挑起一个家,用他其实不算太过坚实的背脊扛起了这些重担。

  心疼这个只会用笑容来掩饰沉重的男人,即使浑身是伤也不愿走快捷方式,只为了守护他仅剩的尊严。

  她的心揪疼着,心里的声音第一次清晰地反问自己——这个男人比所有的食物还重要吧?

  这个男人就这么轻易的成为她的弱点了吧?

  这个男人……她已经上了心,再也放不下了吧?

  是的。就这么简单,早在不知不觉中,她喜欢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