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大稼闺秀 第4章(2)

作者:玛奇朵
  花婶子不过是来闲聊一番,顺便送一些家里的菜色,答谢前几日米家送过去的佳肴,就打算回去了。

  临去之前,她趁着夏晓竹拿着竹篓子出去的空档,偷偷和米亦扬说:“这姑娘挺好,比起之前那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张家姑娘,更适合咱们这种庄户人家,你可别还惦记着之前的那个。”

  花婶子说的是之前他定的那门亲事,在他放弃读书科考后,那户人家就来退亲了,显得无比凉薄,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花婶子就怕他心里拎不清,还记挂着前头的那个姑娘。

  米亦扬一愣,失笑的摇摇头,“哪儿的话,我对张姑娘早就没有任何的想法了。”

  花婶子赞许的看着他,又拍拍他的肩才出了院子回自个儿家去,米亦扬摇摇头,没想到花婶子居然还记着那婚约。

  重新回到屋子时,夏晓竹见花婶子已经走了,不禁有点尴尬,两个人要说熟也不算熟,没了几个孩子在中间,他们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沉默了半晌,米亦扬率先提了个话头。

  “这黑耳朵的种植法……不可流出。”

  夏晓竹挺意外他会说出这种话的,“我知道,只是你会这样说,我倒是没想到。”

  这些日子来他始终像个君子,不只人长得淡雅如竹,再怎么下田操劳看起来仍像个读书人,待人处世更是如此,若不是踩到他的底线,他总是与人为善,甚至说是胸怀天下也不为过。

  像黑耳朵这样可以自己栽植的好方法,她还以为他会鼓励她大力推广呢,没想到他却说别让技术给流出去,这太不像他会说的话了。

  “上回去镇上的时候,我问过黑耳朵现在的价格,跟粮食相比算是高价,只是现在普遍缺粮,若是这种植技术传了出去,农人为了高利肯定用大心力去栽种,届时影响其它作物的收成,在如今许多地方还缺粮的状况下,这对于百姓非福而是祸。”米亦扬把前后关系给解释清楚,怕她误会他是想私藏技术。

  夏晓竹噗哧了一声,挥挥手后道:“我打一开始便没打算推广,这东西其实不值钱,现在高价是因为产量不稳,若是种植法子推广开来,东西一多,东西就贱,这样的道理我又如何不懂?而我不是不分利给其它人,而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们自个儿都还穷着呢,自然不会先把这技术往外传,只是这份小人心思还是她自己知道就好。

  米亦扬不知道她心底那一点小心思,只道她也明白其中的利害,脸上绽出一抹浅笑。“是我多想了,我不过就是多嘴一句罢了。”

  夏晓竹望着他的笑容看呆了,等他话都说完了半晌,才怔愣的低吟出声,“一个男人笑得比女人还好看,真是没天理呀……”

  对照眼前男人的容貌,她真是自惭形秽都不足以形容了。

  论肤色,他比她还要白皙,论五官的美貌程度,她不过就是靠着一双大眼睛构上了清秀佳人的边,是万万比不上他的。不说别的,光那一双细长深邃的眼眸,还有一双浓眉显示出的俊逸英气,就是他五官最大的亮点。

  米亦扬愣了下,待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脸顿时红了,尴尬得说不出话来,站起身想逃离,却在与她擦身而过时忍不住停下脚步。

  “你……容貌也甚美。”他轻声说着,那嗓音像是低沉的琴音,让人忍不住侧耳倾听,反复回味再三。

  夏晓竹回神的时间比他还慢,等品味出他的称赞,她登时像个傻瓜一样嘿嘿傻笑,脸红通通的,跟刚刚他走出去时的脸一模一样。

  黑耳朵收成这日,米家六口人一早全都爬起来了,因为米尔擎和米散云要到镇上读书,所以也跟着一块起床,顺便帮忙背着东西去镇上。

  一进平常不让人进去的储物间,这么多人顿时挤得有些转不过身。除了米亦扬和夏晓竹,几个小的都看得目不转睛,直到被赶了出来还不明白,怎么先前搬回来的烂木头能种出黑耳朵来呢?连边上用油纸包的一包包东西也长出了白菇,让他们更加无法理解。

  夏晓竹没有时间跟他们解释太空包的原理与原料,反正中间的辛苦和过程不是一时半刻能说得完的,只是简单交代该怎么收割这些菇类,待完工后再用小竹篮仔细地迭好,用细布盖上,一篓篓的分开后,便让大伙各自背了一篓。

  因为大人都要出门,两个小的就托给花婶子照顾,一行人才出发往镇上走。

  牌楼村离镇上有一点距离,得绕过一个山头,待出了山就能够看到小镇了。

  夏晓竹还是第一次来镇上,心里有点兴奋,但最期待的是想知道这些山珍能够卖上什么价钱。

  送米家老二、老三上学堂后,米亦扬带着夏晓竹拐进个大路口里,这条道路跟别的不同,皆是青石铺地,来往行人穿着得体,偶尔有几辆马车经过,看得出来是富人出没的街道。

  米亦扬如识途老马般直接进了一家酒楼,夏晓竹傻愣愣的跟了进去,等到出来,她掂了掂身上的空背篓,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米亦扬。

  “这就卖出去了?”直到这个时候,她还是一副晕乎乎的表情。

  米亦扬轻轻一笑,下意识牵着她的手避开正要进入酒楼的客人,然后带着她走到边上站住。

  “怎么?你自己种出来的东西,还不相信能够卖出好价钱吗?”

  一扯到自己的专业,夏晓竹马上精明了起来,“当然不是!我只是没想过这东西能够卖出这等价钱,毕竟这次居然给了快十两银子,这还只是第一次收成而已,接着还能再收成两三次,那秋收前后,我们大约能够进帐三十两呢。”

  最重要的是,这三十两几乎是无本的买卖啊!

  培育用的段木和其它东西几乎都是唾手可得的,根本算不上成本,而且收成还不只一次,可以说是经济效益很高的农作物。

  “其实这也是碰巧,前两三年周边几个省都遭了大灾,山珍海味等等减少了许多,相对拉高了价钱,而且这等东西,商人大多都是收了一批之后再往外卖,哪有我们送过来的新鲜又及时,所以才能够拿到这个好价钱。”米亦扬之前只是打听了门路,今日也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如同他打听的那般,东西很快就以高价脱手卖出。

  夏晓竹听完原因,恍惚不定的心才终于安稳了下来,然后揣了揣手里的银袋子,真正的喜悦打从心底不断地蔓延。

  “不管是为了什么,总之,我们现在也算是有银两的人了!”夏晓竹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刚餍足的小猫。

  米亦扬从她的表情感受到她心里的喜悦,唇角轻轻扬起,眼里闪过点点星光,“嗯,没想到时辰还这么早,不如你瞧瞧想要买些什么,咱们一起买了再回去。”

  夏晓竹眨眨眼,对于这个提议有些心动,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要存钱好多买些地,然后秋收后开始进行她的种植计划,可是能够上街买东西这一点实在太过诱人了……

  “那……那我想买点衣裳……”夏晓竹吞吞吐吐地说着,眼睛还偷偷的觑了他一眼。

  米亦扬没想到她居然是要买衣裳而不是买吃的,心中一哂,想想也是,毕竟她是个年轻的姑娘家,整日穿花婶子家的旧衣裳毕竟也不是长久之计,如今手里有了银两,想要买些鲜亮的衣裳也是情有可原的。

  “也是,接下来是该准备一些秋衣和冬衣了。”他温柔体贴的接话,然后接过她身上的空背篓后,往前走去,“要说镇上最好的衣裳铺子还是彩云铺,虽说贵了些,但是用料好,手工也好。”

  他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夏晓竹没察觉他的举动太过保护,所有注意力全放在纳闷他一个男人怎会对裁缝铺子这么了解?

  难不成他以前是个花花公子?要不然怎么对裁衣铺子这么熟门熟路?

  夏晓竹不会承认自己心里这么想的时候,那一丝丝酸意让她忍不住端了路上的小石头一脚。

  “你对那铺子挺熟啊,常去光顾还是有熟人在呢?”

  米亦扬顿了顿,突然停下脚步回头,让低着头说话的夏晓竹差一点点就撞上了他的胸前。

  “你很想知道?”

  他眼里那促狭的笑意,让夏晓竹霎时觉得这人看起来可恨得很。

  她撇了撇嘴,“不说就算了,我没那么想知道。”

  她打算直接绕过他的身边往前走,却在经过他身侧时,让他一把攒住了手腕。

  “没什么,那是我同窗的生意,以往我家都是去那里买布料裁衣,跟你脑子里想的那些风花雪月半点也不相干。”笑着说完,他看着她先是一愣,然后瞬间赧红了一张小脸。

  夏晓竹有种被看穿心思的感觉,脸颊登时热烫得很,被他攒住的手腕更是有种灼烧的错觉。

  她怒嗔着,“我才没有想什么风花雪月,你胡说!”

  她认真的解释只换来他但笑不语的明白神情,让她突然有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的窘迫,索性跺了跺脚,甩开他的手往前跑开。

  米亦扬看着她羞涩的模样,心中也是微微火热,如情窦初开的少年般,恨不得追上他的好姑娘,哄着她让她重新笑逐颜开。

  只是看着她刚刚跺脚的地方,石砖上有着淡淡的裂痕,他只能摇摇头,无奈苦笑着。

  要等到这武力比自己不知道强几倍的姑娘开发……他还有得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