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稼闺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稼闺秀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米家人正要拐了弯往自己家的方向走,突然一个尖锐的女声从边上的田里冒了出来,米斯凡米舞晴抓紧了夏晓竹的裤腿,米尔擎和米散云也皱眉看向声音的源头。

  “呦!我说扬哥儿,这一大早的去哪儿弄了一笼笼的好东西,也给嫂子瞧瞧啊!”

  张嫂子一大早就瞧着米家一家崽子往下湾头那儿去,她本来也想跟在后头去看看,偏偏家里的活计多,一时没跟上,想着从下湾头回来肯定会打她家的田里过,她也不慌,索性慢条斯理的偷懒做活,一边瞄着路的那头,打算看看那家崽子是不是去弄了什么好东西。

  她向来是个自来熟的,直接扯了米散云的背篓看着,不过一眼就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没好气地嚷嚷着,“我说扬哥儿,这人穷也不能什么东西都吃啊。居然挖了一笼土疙瘩,你一个读书人难道不知道这东西吃了会出毛病?这外头吃死人的事儿也不少,你怎会这么不懂事呢?要是缺粮了,往村里喊一声,大家舍点菜叶子、舍点米糠,凑合着吃不也能够过日子吗,哪里就要到吃土疙瘩了!”

  张嫂子的声音又大又响亮,周遭田里的人也听见了,只是不管是张嫂子还是米家几个孩子的事儿,谁也不想掺和进去,全站在各自的田里看着张嫂子喷唾沫。

  她一边说着又看着小五的身上也背了一个小篓子,也不管她害怕的眼神,直接扯了背篓就要看看里头是什么。

  她可不信这一家子到下湾头只挖了一堆土疙瘩,就是逮了几条小鱼,她也能够顺手拿点走,今儿个晚上就能尝点荤了。

  米舞晴的背篓较浅,不过是顺带让她背着而已,里头只放了半篓田螺,张嫂子一看是半点肉都没有的东西,忍不住啧了声,“这不是田螺吗?!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值得当宝贝一样背着,呿,你们该不会全饿疯了吧!”

  张嫂子嘲讽的大笑出声,那声音里的恶意,耳朵没坏的人就听得出来。

  夏晓竹看几个孩子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忍不住站到孩子面前,抬高下巴,一脸不屑地看着眼前身材粗肥,嗓音如同母鸡破嗓般的妇人。

  “我说这位大娘,一早没洗嘴是不?嘴这么臭啊,我们一家子吃啥用啥关你什么事,你自己没脑子没见识,你说不能吃就不能吃了?”

  张嫂子其实也不过二十来岁,因为成婚的早,所以米亦扬就尊喊她一声嫂子而已,这时候让夏晓竹一声大娘的喊了起来,平白得多了一辈,她脸色乍青乍白,嘴里也骂咧咧的顶了回去。

  “哪里来的骚货,这亲都没成呢,就往男人家的床上钻!还说我没脑子,先把你自个儿的裤腰带给拉好吧。”

  夏晓竹好笑的睨了她一眼,嘲讽的道:“怎么,大娘你瞧见我钻了吗?那时候你在我男人床上,还是他屋子里?大娘,我知道你裤腰带绑得可牢了,不过这心……可痒得很吧!”

  呸!要论骂人技术,她也不会输的,这不要脸的妇人敢这样骂她罩的人,也不先据据自己有几斤几两!

  张嫂子凭着无赖的脸皮还有骂人技术,在村子里没几个敢招惹她,头一次吃了这样大的亏,被明着嘲讽她不守妇道偷看别人的房里事,甚至还暗指她心中**,让她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的,一张脸皮涨得青紫,恨不得上前挠花了那小贱人的脸。

  她也直接这样做了,只是手指甲还没碰到夏晓竹,就让一直没出声的米亦扬给拦住了,只是她的动作太快,指甲还是狠狠地在他脸上刮出几道指甲痕来。

  当血腥味飘散在空气的第一时间,夏晓竹陡然变了脸色,她狠狠推开张嫂子,让她直接摔进田里跌个狗吃屎,再看着米亦扬脸上伤口露出淡淡的血珠,眼一眯,转过身抿着唇,浑身煞气又起,即使身上没有带大刀,但是那杀气腾腾的样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米亦扬急忙拉住她,“别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非拉住她不可,只是当那种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冷漠又出现在她脸上时,他就知道自己非这么做不可。

  而事实上,他的直觉是对的。

  夏晓竹虽然没带大刀,还是能够夺人性命。在她眼里,人类是太过脆弱的生物,只要折断了脖子,一条生命就会轻飘飘地消失。

  “她伤了你。”她忿忿的道。

  “不过是小伤。”他说着,忽视脸上那火辣辣的疼。“回去吧,不用跟她计较。”

  夏晓竹沉默的回望着他,皱眉看着他的伤口在流出那两滴血珠后,的确没有更严重了,她心中稍稍犹豫了几分。

  只是她还没决定好,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张嫂子已经哭爹喊娘的扯着嗓子嚷了起来。

  “没天理啦!这一个外来的小媳妇居然敢打咱们村子里的人喽!”张嫂子一边嚷着,一边拿起田边的土块要往夏晓竹身上砸,只是东西还没扔出去,夏晓竹的人影已经闪到了她眼前,她睁大着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夏晓竹接过她手中的土块,冷冷一笑,也不啰唆,直接将土块往她的额头上砸。

  土块虽大,砸人也疼,但是力气大些一碰就碎开,张嫂子还没痛呼完就给砸晕了过去,不过除了头上一点红痕和土屑外,夏晓竹的手上早已没有半点“凶器”。

  “哼!”

  她的小动作米亦扬看了个大概,不禁露出苦笑,但想到这总比闹出人命好,心里又放松了不少。

  “走,回去了。”夏晓竹拍了拍米舞晴的头,然后看着那些看热闹的村民,冷冷一笑,却不说什么。

  这人情冷暖她早已看得分明,这些人在旁边看热闹,不出手偏帮哪个就已经算不错了。

  一家子安静地走开,米亦扬轻声道:“村子里的人自来如此,若是因为这个生闷气,那也太不值得,若你们好好的求上进,他们自然是不敢如此待我们的。”

  夏晓竹看米亦扬只用一句话就挑动了几个小萝卜头奋发向上的心思,心中不由得佩服万分。

  这人……心机重啊!不过是两个女人吵嘴,他也能够扯到努力学习奋发向上的道理,偏偏几个孩子还真的听进去了。

  他看到她的表情,忍不住轻笑,“你也不是不对,张嫂子都欺到了我们头上,就是你不动手,我也会开口的,只是下回可别这样骂了,总归是失了名誉的。”

  夏晓竹鼓着腮帮子,赌气的闷闷道:“就你开口哪能应付那泼妇,还是得要我这种法子才可以。”

  “张嫂子那人就是贪了些,既然贪,自然有治她的方法。”他浅笑叹道:“张嫂子上回让我瞧见在家里炖肉吃,后来家里的老牛却不见了……无故私宰牛只,又不上报衙门,那可是要赔偿好几十两的大罪。”

  牛只在百姓间是最珍贵的资产,不说官衙里的牛,连民间的牛只都是登记在案的,就算是病死也得花银两请兽医确诊后才能够登记宰杀,而张嫂子家里的老牛虽然到了年分,却没有经过衙门登记才宰杀,就是一罪,加上无兽医确诊是否为病死或者是老死,又得担上一条私自宰杀的罪名。

  不说两罪并罚,就是一条罚下来的银两,就足够让张嫂子心疼得睡不着觉了。

  夏晓竹虽然不清楚其严重性,但是也清楚这事情若是闹了出来,刚刚那泼妇是讨不了好的,总算不再绷着脸了。

  “我还以为你是老好人呢,人家都欺上门了还没动静。”

  米亦扬无奈笑着,“不是我没动静,是你们嘴快多了,我才没机会说话。”他每次正想开口,两个女人已经互骂开战了,哪有机会让他表现。

  夏晓竹也不跟他争这个,看着几个明显心情好多了的萝卜头,她想起今天摘来的辣椒,忍不住就是一阵欢欣。

  “等等回去我来大展身手,做道爆炒鳝段、排骨芋头和打抛肉,然后等田螺吐了泥沙,再来个烧酒螺,保准你们吃得连舌头都要吞了。”夏晓竹欢欣鼓舞地说着,说得连自己都馋了起来。

  那些美味许多年没吃过了,光想象都觉得口水快要滴下来了。

  几个孩子没听过这些菜色,但是光是听名字都觉得很好吃,果然鼓舞了几个孩子的精神。

  米斯凡人背着他的小背蒌,兴冲冲的往前跑了许多步,“呦,吃炒鳝段喽!还有排骨芋头!”

  米尔擎还端着一点读书人的样子,但是脚步也加快了不少,米舞晴也抿着粉唇不断笑着,夏晓竹走在几个孩子中间,不断地响应孩子们的问题,例如那炒鳝段到底是怎生的吃法等等。

  米亦扬跟在最后,慢条斯理地走着,也随着欢快的气氛加快了脚步。

  他温柔宠溺的眼神看着弟妹,最后落在夏晓竹的身上。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妻子会是什么模样,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对待他的弟妹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好。

  以前他不敢想象,但现在……他以为的不可能已经实现了,不是吗?

  那天吃过了好东西之后,米家几个孩子开始热衷于某个游戏——找出以前不敢吃、没吃过的东西让夏晓竹鉴定,有些不能吃的东西瞬间就变成能吃的了,而且夏晓竹会用大家最喜欢的料理方式给呈现出来。

  不过短短十来天,花婶子就觉得米家几个孩子,包括夏晓竹都圆润白胖了不少。

  “你可真是厉害,这山上水里就没有你不知道的,瞧以前那土疙瘩谁知道还有分两种,现在大伙都知道了,下湾头那儿的土疙瘩都快给挖断根了,更别提村子外头那些游民多的地方了。”

  米亦扬拿着毛笔抄书,夏晓竹坐在一个竹篓子前挑选着要当种子的红笞,一边答着,“多一点能吃的粮食也不是坏处,毕竟外头难民挺多的,若是多些这种高产又能吃得饱的粮食,不说别的,外头的难民少了,城里粮食的价格也能够降降。”

  花婶子想了想也是这个理,点点头,然后看着她手上的动作,不免又疑惑地问着,“大郎媳妇儿,你这是做啥呢?这红苕不是埋进土里就成了,这挑挑选选的,难不成长得美的还能够多产一点不成?”

  “倒也不是,只是这作种的红苕许多都坏了,所以先挑拣起来,准备收着以后喂猪。”

  “这才几日啊,家里就能养猪了?”花婶子一脸诧异,养猪也要费不少粮食,米家人都快吃不饱了,养猪会不会太过勉强了?  

  米亦扬提笔的手顿了顿,想到今儿个一早进储物房里看见的东西,又看看笑得一脸神秘的夏晓竹,心里益发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来历了。

  要说是农家姑娘嘛,但许多老农都不见得有她的本事,若要说是耕读人家出身的,可是那一身武力加上偶尔散发出的煞气,又让他直觉否定了这个选项。

  米亦扬手一抖,笔下的字微微晕了开来,他这才收回看着她的眼神,只是心乱了,怎么落笔都觉得不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