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稼闺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稼闺秀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屋子里一片安静,夏晓竹为了打破这片沉默,眨了眨眼,看着屋子里的一干大小,突兀的冒了句话。

  “今天天气不错,外面日头热着呢!”

  所有人全都望着她,尤其是对她不满的米尔擎和米散云,根本是像看笨蛋一样的盯着她。

  她也不恼,只是唇角轻勾起一抹笑,“这么好的天气,不如一起下河去吧?我知道哪里有粮食可挖喔!”

  她笑得颇具诱惑,就像是哄着白雪公主吃下苹果的女巫。

  两个孩子全被她的话给勾出了好奇心,米亦扬则是微微一笑,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胸口。

  那一点点的悸动,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

  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出门去,几个小的以为这是出门玩,脚步蹦蹦跳跳的,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

  一行人跟着夏晓竹走,绕过后山来到牌楼村一处溪水和山坡相接的地方。

  此处水草茂密,紧连着的山坡地也较为湿热,青翠茂绿,一副绿意盎然的模样。

  夏晓竹眼睛一扫,直接把离脚边最近的一处地面给松了土,手轻轻一拉,一颗芋头就这么轻巧的出了土。

  “当当!看,这就是可以取代红苕的粮食。”夏晓竹轻快地说着,然后看着一群孩子全都用看傻瓜的表情看着她,忍不住问道:“这是怎么了?发现可以吃的粮食怎么还不高兴啊?”

  米尔擎有种被骗的感觉,“这哪里是粮食,这是土疙瘩,有毒的,谁家会挖这个东西来吃!”

  米散云不忘帮腔,“之前有逃难的人饿极了也来挖土疙瘩吃,嘴巴肿了,脸也麻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夏晓竹看了看周遭,恍然大悟,又在另一处松土,挖出了另一颗东西,“我知道了,你们说的土疙瘩就是这个姑婆芋吧!”

  几个人看着她双手各提了一个土疙瘩,看不出有哪里不同。

  夏晓竹拿出当初到小学指导营队的精神,仔细的解说了起来,“这一个是芋头,这一个叫做姑婆芋,外表看起来差不多,能够吃的部位也差不多,但一个是有毒的,一个是没毒的,你们仔细瞧,光叶子就不同……”

  不提几个孩子正是好奇心重的时候,就连米亦扬也忍不住听她的解说听得入迷,一边看着她手中的土疙瘩仔细分辨,的确发现有些不同,若没有她这样仔细地解说,一般人还真的难以分辨。

  “这说穿了也不是太难,就是要小心看,要不就是老农夫也很容易弄混的。瞧,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往叶子上洒点水,会扩散成一滩水的就是姑婆芋,会凝成一颗颗水滴状的就是我说的芋头了。”

  “你们别看这芋头像颗土疙瘩,种得好的话,产量也不低的。”夏晓竹边说边往溪边走,然后在溪水的转折处停了下来,用随手捡的棍子大约测了下深浅,接着下溪沿着岸边摸了摸,手一扣,直接拉出一条像蛇的东西来。

  除了米舞晴忍不住惊呼出声,其它几个男孩都兴奋的瞪大了眼,“这是水蛇?不咬人的吗?!”

  夏晓竹笑咪咪的将手上的黄鳝丢进自己背来的水桶里,“不是,这个叫做黄鳝,要鲜食吃,要是死了可是有毒的,而且也会变得硬邦邦的,但是处理好的话,闷炒呛煨炸都好吃。”

  几个男孩跃跃欲试,米亦扬带着米舞晴站在岸上不让她下去,由米尔擎带着几个弟弟跟在夏晓竹身边,下水摸鱼抓黄鳝。

  夏晓竹手把手的教着他们怎么找黄鳝的洞穴,怎么抓才不会让黄鳝跑了,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别把水蛇洞和黄鳝洞给弄混了。

  米舞晴在岸上看着几个哥哥和夏晓竹欢快的玩水抓鱼,也忍不住出声嚷着,“嫂嫂,我也想下水捉鱼!”

  米亦扬无奈地看着夏晓竹几步回到岸上,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唉,那捞鱼抓黄鳝是野小子做的事,小五是个小泵娘,自然不能做这些。来,瞧瞧这岸边有许多田螺,你挑点漂亮的捡,捡完回来我给你们炒来吃,可香了!”

  米舞晴是个容易满足的小泵娘,被夏晓竹一个糊弄,就蹦蹦跳跳的拎着自己的小篓子捡田螺去了。

  不管是黄鳝还是田螺都是没什么人吃过的东西,所以溪里鱼没见到几条,这些东西倒是不少,几个孩子不一会儿都有了不少收获。

  米亦扬也背了个篓子,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发挥用处,夏晓竹左右看着孩子,视线忽然对上了米亦扬,才赫然发现自己把未婚夫给忘了。

  “趁他们都忙着玩,我们也赶紧来干点正事吧。”夏晓竹朝他招了招手想往另一处走去,却让他拉住了衣袖。

  “等等,把鞋袜重新穿上吧。”米亦扬蹲下去把她刚刚扔在边上的鞋袜给捡了起来,让她扶着他的肩膀,单脚站着,另外一脚踏在他的膝盖上,帮她穿鞋袜。

  米亦扬习惯照顾人的性子表露无遗,他柔着声嘱咐着,“岸边石头多,你如果不下水要把鞋袜穿着,免得刺了脚就不好了。”

  他温暖的大掌轻握住她的脚踝,夏晓竹觉得那热度似乎随着血液的流动将那份温暖带回胸口,水流声、孩子的嬉闹声瞬间模糊了一片,只剩下他的声音清楚的在耳边回荡。

  怦怦的心跳声像是最急切的配乐,在他抬头看着她的瞬间,她的脸红成一片。

  她想,比起那一片血色的世界,眼前这个男人就像是最温柔不过的象牙白,温润细致,没有单纯白色的凛冽,有的只是淡淡的柔意拂过,像春风,温柔得恰到好处,总能让人不经意间为了他的一个动作而触动。

  她紧张的握紧了拳,觉得自己曾经冷淡残酷的心又暖和了起来。

  “好了。”米亦扬不知道她的心境,替她穿好了鞋袜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把她当成小五在照顾了。

  “我……”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一瞬间的尴尬很快就让几个孩子的嚷嚷声给打断。

  米亦扬站了起来,礼貌性地说着,“你先说吧。”

  夏晓竹一恍神后也清醒了过来,她刚刚是做什么呢!他们两个人认识才几天,就算是心动……似乎也太快了吧!

  “没事,我想孩子们捞黄鳝,芋头就由我们两个来挖吧,晚上我煮点来吃,也能饱食一顿呢!”

  米亦扬点点头,心中有点淡淡的失落,但只是一瞬,很快便忘了那点绮思。

  在这种连吃饱都难的时候,能成为粮食的作物比起儿女情长更让人注重。

  “那我先挖挖看吧,你再瞧瞧是不是正确的,我怕弄错就糟了,”米亦扬为求慎重,谨慎的道。

  几个孩子只知难民曾吃土疙瘩吃出问题,却不知道当初有些难民曾吃到肚痛如绞,后来回天乏术,正因为如此,这溪边还有山上处处都有土疙瘩,却无人敢食用。

  “嗯,你不确定就拿来给我看看。”说起这事,夏晓竹也同样慎重,两个人不约而同把刚刚那一点悸动都给抛到脑后去了。

  两人各自找了地方开挖,几个孩子捕完鱼又在附近嬉闹着,偶尔找到陌生的植物也会拿来问她,夏晓竹一一跟他们说了,也发现这块地方居然还有不少好东西。

  葱蒜等等不说,甚至还找到了辣椒和几窝水鸭的巢,摸了好几窝的鸟蛋,最终离开的时候,每个人的背篓都满满当当的,皆是满载而归。

  迎着太阳踏上回家的路上,夏晓竹难得愉悦的轻轻哼着歌,没有银两不怕,不会绣花也不怕,凭着这干净的土地和许多的天然资源,她肯定能够垦出千万亩良田,让自己天天吃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