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稼闺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稼闺秀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一大早,米家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巴的事,在牌楼村里增加了一份谈资。

  婆娘们自然只关注米亦扬已经养了好几个不能干活的米虫,现在又多了个表妹,那负担可说是更大了。

  而村子里的男人虽说和米家没什么来往,但是米亦扬毕竟是村子里头少数几个考上秀才的,本来还想着他以后出息了能够领着村子一起发展,没想到他放弃了大好前途回村里种田,现今还是这步困境,要翻身实在难了。

  村子里的人怎么个说法米亦扬管不着,也没那个心力去管,因为他已经开始担心起一家六口的日子该怎么过。

  现在秋收未到,新的粮食还没收起来,但家里多了一人,日常花用又多了不少,着实让他有些头疼。

  只是即使如此,当夏晓竹说要再次上山时,他还是皱了眉头。

  “家里的肉食还够,你实在不用冒险往山上去。”米亦扬以为她是看见家里米缸存量才兴起这念头,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放心吧,就算不上山,我也能够养活一家子,顶多我今天去镇上多接些抄书的活儿来做就行。”

  夏晓竹挥了挥手,解释自己上山的动机。

  “我不是上山打猎的。”除非有刚好撞到手上的,自然例外。“我上回见到山里头有许多蘑菇木耳没人采,才想着去采一点回来,说不得拿去镇上会有人买呢!”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原因,她主要是想看能不能在后院弄一个菇类养殖棚,直接培养不同的菌类出来做长久的买卖。

  先不说其它的,菇类在古代应该有一定市场,但是全靠入山采摘,数量肯定有限制,所以一开始先从这个入手准是没错的。

  米亦扬还是皱着眉头,“要采菇的话山脚边也有,只不过要碰碰运气,不管怎么说,你入山去采菇还是太危险了。”

  就算他没真的把她当成妻子来看待,毕竟也是住在一起的人了,让他看着一个姑娘不顾自身安危的上山去,他做不到。

  夏晓竹打从拿着大刀行走末世开始,就没听过这种担心她的话了,心里有一点别扭又有一点暖暖的,尤其是望着他眼里那没有虚伪作假的关心,一种莫名的情绪更是在心里不断滋长。

  “我这回不会往深山里走的,上回进山的时候我瞧好了,半山腰的山坳刚好有一处落林,那里有一整片菇类,我就取几段木头和木耳等菌种回来就行了,一下子而已,不危险的。”

  米亦扬看着她,知道她不会改主意了,遂叹了口气,想了想后说道:“要去也可以,我也跟着一起去。”

  她瞠着眼,没想到他居然想要一起去,连忙摆手,“不用了,我自个儿去就行了,你要忙着下田还要抄书,哪里有空着的时间。”

  “昨日是来不及追上你,今天怎么也不能放你一个人往山里去了。”他吁了口气,然后耳根有些发红的望着她,“更何况如今我俩也算有了婚约……我一个大男人就算是身手比不上你,但真要出了事,我怎么说也能够挡在你的身前。”

  夏晓竹一楞,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抱持着这样温柔的心思,她看着他害羞的脸,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脸上微微发热了起来。

  他脸红就算了,自己为什么也跟着脸红啊!

  “那、那我们……就一起上……”她说话突然结巴了起来,一说完话,她就想赏自己一巴掌。

  米亦扬看着她结巴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那一笑,俊雅的脸上如同春花轻绽,细长的眼角微微勾起,一张本就带着点秀气的眉眼看起来更是撩人。

  夏晓竹只觉得那一笑根本是妖孽等级,猛地后退一步差点撞倒了桌子,手忙脚乱的扶好桌子后,她连头都不敢抬了。

  “我、我先去准备了……等等门外见。”

  米亦扬带着笑看着她同手同脚落荒而逃的模样,手轻放在唇边想掩住那抑止不住的笑意。

  似乎……有这样一个单纯的姑娘当妻子也不是坏事呢。

  或许是上回夏晓竹上山时闹得动静有点大,这回除了一些逃跑不及的小动物外,并没有看见大型生物出没,所以两个人非常顺利的找到夏晓竹说的山坳,也采了不少的木耳和其它菇类,甚至还扛了好几段腐木回来。

  菇类自然是米亦扬背着,而那几段腐木就是夏晓竹自己扛了,虽然米亦扬曾抗议表示自己是个男人可以担起那些木头,但是夏晓竹还是坚决自己搬。

  她觉得他是个“娇滴滴”的美男子,这种粗活让她上就行了。

  两人因为这事儿一路争执到了山脚,沿路让村子里一干人看见背着一堆烂木头还健步如飞的米家新媳妇儿,对她的勇猛程度无不瞠目结舌。

  待回到米家院子,米斯凡和米舞晴围绕着那带着青苔的腐木好奇地观看,偶尔还戳戳上头的小木耳,忍不住惊叹。

  “这真的能够长出黑耳朵来吗?我是说我们真的能够自己让它长出来?”米斯凡一脸惊奇的问着。

  这也是米亦扬和其它人的共同想法,这黑耳朵是山里自然生长的,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自己种出来。

  夏晓竹微微一笑,在米家的储物间里忙前忙后的整理出她要的东西,边抽空的回答他们。“自然是可以,只不过要准备一些东西就是了。”

  木耳的培养方法大致上有两种,一种是直接用太空包去培植,一种则是用段木法。

  太空包的准备手续很繁杂,但对她来说,这些只不过需要多花一点时间来试验,毕竟有些化学原料她手上没有,只能用相关的替代品来做,可是这不代表做不出来,只是需要时间。

  所以这次她打算太空包和段木法两种都做,到时候看经济产值如何,再考虑要用哪一种来做主要的培植。

  她一个人关在储物房里忙碌的弄了两天,终于把菌种给处理好了,也弄出了几个配方不同的太空包,还有一段段的腐木准备开始培养。

  等弄好出了屋子,看着几双好奇的眼睛望着她,她自信地笑了笑,“好了,接下来就等着吧,过几天就知道成功了没有。”

  米亦扬其实并没有抱很大的期待,但还是点点头,“那好,你忙了几天也没好好吃东西了,我再去煮些米饭来吧。”

  “大哥!”米尔擎和米散云两人同时不认同的出声。

  “怎么了?”米亦扬同样温柔地望着他们两个,但眼里带着警告的意味。

  米尔擎上回被罚了要一起下田,现在就不是天天去镇上了,而是在家里跟着大哥复习和下田,几日才去镇上一次请夫子指点。

  但也因为这样,他更明白家里粮食的窘迫,没好气地瞪了夏晓竹一眼,然后鼓足了勇气把话给说了出来。

  “大哥,家里的粮食都是有数的,就算是……嫂子能够打猎换银两,但是现在有银两不见得能够买到粮食,加上咱们的新粮还没收,之前旧的粮食也越卖越贵,实在不能够让嫂子这么吃了。”

  夏晓竹尴尬的看着米亦扬,想想自己一顿饭就把那天换回来的粮食给吃了四分之一,忍不住有些心虚。

  “那我少吃一点吧,我等等再去外头寻些东西吃就行。”夏晓竹这话不是反讽,纯粹是真心这么想的。

  她连树皮都啃过了,哪里还有什么吃不下去。这几日这样大吃大喝,她还觉得幸福得太过分了呢!

  米亦扬眼神微冷,看着两个弟弟不发一语,直到他们两人都低下了头仍不认错,他才长叹了口气,“不用,我的饭给你吧,我还没吃,更何况家里也没差你这口饭。”

  米尔擎两个几乎要吐血,看着她一个人的碗抵过三个人的碗,忍不住不平的抗议,“大哥,她一口就要吃掉人家的一碗饭了,再说她又还不是咱们家的正经嫂子,少吃又有什么关……”

  米尔擎被米亦扬冷眼一瞪,顿时消了音。

  米亦扬不高不低的语气淡淡说道:“虽然还没成礼,但是你们喊了她一声嫂子,那就该把她当成嫂子来尊重。”又看了看几个孩子一眼,他严肃地接着道:“人不能忘恩负义,你们嫂子前几日不顾安危上山打猎才换得你们一口肉食,换得如今的粮食,她就是全吃了又如何?你们有什么脸面说她一句不是?以后别再让我听见这样的话,要不然会让我觉得你们的圣贤书是白念了,还不如早早放下书本,和我一起下田过日就行。”

  他的声音清朗,沉下声音时如同寒霜般凛冽,几个孩子全都被吓住了,一个个不敢吭气。  

  夏晓竹不知道吃个饭怎么也能够闹成这样,偏偏主角是自己她又插不上话,让她尴尬得都不晓得手脚要摆哪了。

  夏晓竹看了看桌上的饭菜,除了水煮肉还有买回来的粗粮,其实要说美味也说不上,单纯就是填饱肚子,但这样的食物已经可以让米家闹起来,她心里不由得感叹这世界的农业真不发达,才会把这点东西当成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