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大稼闺秀 第2章(1)

作者:玛奇朵
  天黑了,满天星辰点亮了黑幕,只不过牌楼村里还是一片漆黑,因为村子里的人都穷,就是柴火都是减省算计着用,更别提那些蜡烛灯油了。

  米家一家子没东西吃,也担心打从中午就去后山的夏晓竹,一家子除了米舞晴早撑不住被赶回屋子里睡觉以外,其他人都站在院子里头,不断往后山的方向张望。

  “大哥……都这么晚了,该不会姊姊真的出事了吧?”米小三脸上透露着微微的不安。

  米亦扬不发一语的看着他,温文俊雅的脸上即使没有任何表情,还是让几个小的都低下了头。

  “尔擎、散云,你们打明日起就跟着我一起下田吧。”米亦扬没有责骂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下去。

  家里的田地不多,家里又是这样的情况,所以田里的活儿他一般都不让几个弟妹去做,尤其是老二老三,从小镑自展现了读书和从商的天分,他也愿意让他们花更多时间好好的读书识字,只是没想到却把这娇气给学了起来,着实让他有点失望。

  尤其是老二米尔擎,到这个时候连句关心的话也不曾说过,也未想过如果不是那姑娘出手相助,小四和小五早就被拐卖了,甚至人家姑娘还帮忙解决了冯婶子上门来闹腾的麻烦,虽说是吃光了家里的粮食,但是比起她给米家的恩情,那又算得了什么?

  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特地把事情给点了出来,让那姑娘傻乎乎的提刀去了后山,到现在还不知下落。米亦扬一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后悔,自己还是太疏忽弟妹的教导了,才会让他们玩弄这种小心机,还隐隐得意无人察觉他们那一点小心思。

  米尔擎和米散云两个人头低得几乎要垂到胸前,脸上满是羞惭,不敢辩解。

  米亦扬知道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正想着要到花叔家求援,一起往后山找人,忽然看见一个庞大的黑影从后山路头缓慢的移动过来。

  他点了一个灯笼,快步迎了出去,当看清了那庞大黑影是什么后,他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夏晓竹的背后拉着一个木排,木排上用藤条绑上了两头野猪和好几只的山鸡野兔,就连一条蟒蛇也被捆成了一圈,被她给背在身上。

  夏晓竹带着满意的微笑,身上还带着一点点血迹,有点兴奋和炫耀的说:“瞧瞧!这样够吃了吗?要是不够的话我明儿个再上山去!这后山好多东西能吃啊!我刚刚瞧着连熊都有……嘶……不行了,差点连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夏晓竹是真心激动,因为从一片荒芜中来到了这个无污染甚至鲜少人迹的山林里,让她就像是掉到米仓的老鼠一样,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下山来才好。

  要不是她还有仅存的一点理智在,恐怕就不只拖这些东西下山了。

  米亦扬忍不住苦笑,这哪里是一点够吃的分量而已?就是他们一家五口人连着吃上七天也不见得能够把两头野猪给吃完,更不用说其他的了。

  “是太多了。”他看着几乎要堆得比人高的肉,苦笑摇头。“这些东西挺沉的吧,我来帮你拉回去。”

  夏晓竹回头看着看自己的战利品,有点茫然的歪了歪头问道:“不了,这些东西你拉不回去的,还是我自己来就好,不过……这些真的太多了吗?”

  米亦扬想起刚刚这姑娘吃饭的样子,一句很多倒是说不出来了。

  “总之,我们先回去吧,还有人等着呢。小四小五都很担心你,毕竟后山那么危险,我们早该提醒你的。”

  男子的声音在带着湿气的夏日暖风中显得自在温柔,随着他领在前头那看起来有些瘦弱的背影,乍然让夏晓竹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她微微的恍神了一瞬,似乎在那盏灯笼所散发出来的橘黄光晕中,看见了她所祈求的平静。

  这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脱离那个恶梦一般的世界的真实感。

  没有一日复一日的绝望,似乎只要她一伸手,曾经不放在心上的平淡就能够牢牢握在手中。

  米亦扬感觉到自己的衣摆让人给轻轻揪住,疑惑地回头看,她低着头,一手揪住他的衣袖,另外一手还扯着木排上的藤绳。

  “怎么了?是不是拉不动了,要不我来吧。”米亦扬将灯笼递给她,然后接过她手中的藤绳。

  手一拉,刚刚稳定往前挪动的木排文风不动,让他的表情微微有些僵硬,“是沉了些……没关系,我出点力气就行,你往前走吧。”米亦扬神色不变的说着,刚刚拉住藤绳的手轻轻地背在身后甩了甩,手心里一阵火辣辣的疼。

  他有想过这东西不轻,但是刚刚看她拉得不算艰难也就轻忽了,没想到自己拉那一下,木排动也不动,他的手心却磨破了。

  他的小动作怎么瞒得过五感灵敏的夏晓竹,她装作无意的把灯笼给他,然后一手扯住藤绳更上端的地方,冲着他微微一笑,“两个人一起拉比较快吧。”

  她的手一扯,木排又开始缓缓地往前移动着,米亦扬感受到她藏在不好靠近的外表下的温暖内心,也不说破,只是执着灯笼,手里也跟着出了力气扯着一堆的收获往米家院子里走去。

  夏晓竹抬头想唤他,却发现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介绍过彼此的名字,忽然停下了脚步,正经的说着,“我的名字是夏晓竹,夏天破晓而出的竹子。”

  米亦扬点点头,同样说了自己的名字,“米亦扬。”

  “我记住了。”夏晓竹认真的回答着。

  米亦扬,在这个新世界里,第一个对她好的男人。

  当两人回到院子里头,那多得可以压死人的猎物让几个小的都张大了嘴巴,看着夏晓竹的眼神也是崇敬又带着一点害怕。

  米亦扬回了屋子里,只吩咐了一声又连忙走了出去,再回来时,身后就跟了一对中年夫妇与两个和米亦扬差不多年纪的汉子。

  “花叔花婶子,花大哥花二哥,这么晚了,真是劳烦你们了。”米亦扬也是没办法了,这么一堆的猎物,若是冬日还好,但是现在大夏天的,要是不赶紧处理了,等到明日一早肯定就放坏了。

  所以他才连忙去不远的花家找帮手,希望能够尽快把这些东西给处理掉。

  花叔看起来粗犷,挥了挥手,一脸的不在意,眼神则是上上下下的把木排上的猎物给看了个遍,“没什么,咱们两家的交情也不用如此客套,我把家伙给收拾好了,赶紧把这些东西给处理了吧。”

  花大也是沉默性子,利落地跟着花大叔一起准备刀子和其余用得着的东西,而性子略为跳脱的花二则是一脸兴奋地搓着手,围着那野猪啧啧出声。

  “好家伙!这可得有百八十斤重吧,亦扬哥,可别骗我说这是你猎的,到底是哪个高手猎的,能不能让我长长见识?瞧这一刀毙命的手法可俊了,我也想讨教讨教。”

  米亦扬苦笑,不知道是不是该直接跟花二说他嘴里的高手正被花婶子给拉往屋子里头去呢!

  屋外几个男人和孩子围着一圈的猎物热热闹闹的干起活来,屋子里头除了睡得正香的米舞晴,就剩下花婶子还有不知所措的夏晓竹。

  “哎呀,一个姑娘家的怎么穿着这么破破烂烂又沾了满身脏的衣裳!幸好我家大姑娘以前的衣裳还没来得及扔,刚刚听亦扬说你一路逃难过来,也没有半点衣裳,我这就带了几身过来,连束发的零碎也拿了些,你可别嫌弃这些都是我家大姑娘上过身的才好。”

  夏晓竹已经许久没有听见这么亲切的唠叨,一时间居然有点不知道手脚该往哪儿摆。“不,不嫌弃的,只是……”

  花婶子没让她继续说下去,有些偏瘦的脸上带着暖和的笑意,“行啦!不嫌弃就行。刚好这炉灶还温着,我给你烧点水,你就在里头擦擦身子,顺便把衣裳给换了,我顺便把你的头发给顺顺吧。一个姑娘家逃难的时候是讲究不起来,但是现在到了安全的地带,头发可不能这么随手扎一把就算了,这是头发可不是扫帚呢!”  

  夏晓竹除了轻声答应着外,在妇人温暖的声音中,几乎找不到可以插话的时候。随着热水烧好,她被花婶子强迫坐在矮凳上,打散了头发,一点一点的用水梳开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头发,忽然觉得莫名的疲累感慢慢往上涌。

  虽然头皮偶尔有点痛,但是花婶子手上的力气越发轻柔,她很快又放松了下来,而后被解开了衣裳,温热干净的清水随着花婶子带着点力道的动作,把身上的脏污一点点的搓揉下来,洗去的不只是灰尘,还有带着血腥气的味道,缓缓地露出小麦色的肌肤。

  或许是氤氲的热气熏得眼睛有点发酸,她闭上有些发红的眼,感觉自己的脸颊边滑过一丝湿漉。

  久违了,这样平淡单纯的幸福日子。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就算是三四个大人一起出手,再加上几个孩子也一起帮忙,等两家人处理完了那堆猎物,几个人还是累得够呛,天边也早已露出隐约的曙光。

  把收拾好的零碎扔了,剩下的大块猪肉和禽肉用尽了家里的盐块全给腌制起来,其余的则是挂起来放进井里晾着。花大叔和花婶子两个人看收拾得差不多了,就准备回自家屋子里补眠,花大和花二则是收拾起东西,等等还要背着些猪肉上镇去卖掉,要不然这一大堆的肉,放着也是白放坏了。

  “这些都要卖了?会不会太多了?”夏晓竹好不容易睡了一觉起来,就看到三个大男人各背了一个大竹篓要往外走。

  这是她的肉啊!肉!明明有粮食不存着吃,居然还拿去卖了……这让把粮食看得比命还重要的夏晓竹来说,真是挺难接受的。

  “不多,咱们这附近山上野味难寻,更别提是像野猪这类的了,反正这天热也存不久,不如卖了还能够多换些粮食回来。”米亦扬仔细的解说着,俊雅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疲惫和不耐。

  花大和花二站在外头等着,看两个人说话,花二忍不住促狭地道:“亦扬哥,再不去天都晚了,你家表妹又不会跑了,有什么话不能晚点回来再说啊?”

  米亦扬被这么调侃,脸色不动,耳根子却默默地泛红,对上夏晓竹茫然的眼神,莫名的尴尬充斥在两人之间。

  本来还想要多交代几句的也不说了,只吩咐几个孩子午后带她去花婶子那儿,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夏晓竹站在原地伸了伸懒腰,看着满院子的混乱还没收拾,一种朝气满满的感觉充斥在心头。

  这样单纯的一家子,如果他们愿意继续收留她的话,那留下来似乎也不错。

  夏晓竹想起昨日晚上的那一点点悸动,还有这个家带给她的温暖感觉,心里头突然有感而发。

  不过……她一顿饭就能吃掉人家五口一天的量,她还是得想想该怎么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才好让他们留下她吧!

  看着自己昨晚随意扔在边上的大刀,想了想到底没再去拿,反而朝两个躲在边上偷看的小孩招了招手。

  “来,我有些话想问问你们。”她努力地挤出一点微笑,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狰狞。

  幸好她不拿刀的时候,身上就没了凶狠的煞气,加上昨儿个让花婶子收拾了门面,这时候就算露出的笑容有点扭曲,也不至于吓哭小孩。

  米斯凡和米舞晴两个人对眼望了望,有些扭捏的走到夏晓竹面前,“夏姊姊,我们知道的不多,但是只要我们知道的肯定都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