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大稼闺秀 第1章(2)

作者:玛奇朵
  米亦扬看冯婶子早已惊吓得说不出话来,就算再怎么瞧不起她,这时候也不得不站出来缓和气氛了。

  他看得出来这姑娘的杀气可不是假的,刚刚那一刀是威吓成分居多,但是下一刀……说不得就真的做实了。  

  米亦扬不知道他只猜对了一半,夏晓竹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饿得咕噜作响,他现在头痛的就不是怎么阻拦她接下来可能的危险举动,而是担心要怎么处理一具尸体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刚刚在米家门口看热闹的冯家两个媳妇儿已经忍不住地尖叫出声。

  “杀人啦、杀人啦!”

  夏晓竹眼神扫过屋外的两个年轻妇人,轻哼了声,屋外那两人马上如同被掐了脖子的母鸡一样,所有声音都卡在喉咙发不出来,只剩下牙齿因为恐惧而上下打颤的声音。

  米亦扬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按住她手上的刀,淡淡说着,“姑娘,不过就是妇人喧闹,还请手下留情。”

  夏晓竹看着眼前的男人,在注意到他格外秀气的面容前,先认出了这男人的声音就是刚刚让她觉得舒服的嗓声。

  夏晓竹其实也觉得自己的反射动作太快了,在末世里不把人命看得太重的习惯不小心展露了出来,幸好刚刚她肚子太饿,所以缺了点准头,要不然……只怕现在她得要面对更多噪音攻击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似乎不是在作梦?!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饥饿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跳下了深沟,那深得不见底部的沟壑,打从跳下去她就没抱着能够存活的希望,但现在她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眼前的人都是古装打扮,而且一眼望去还能瞧见屋外一片茂绿的山势,这如果不是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她都不相信。

  凭空穿越,如果是个正常人可能会苦恼或者彷徨,但是对于夏晓竹这个在末世中打滚了好几年的人来说,她现在别说苦恼彷徨了,连半点担忧也没有,倒是想出去欢快的飞奔一圈,好好感受这个没受过污染的好山好水啊!

  她的沉默看在米亦扬眼里就是不想妥协的意思,米亦扬苦恼的叹了口气,还想再劝,门内刚刚一直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的两个男孩子也探出头来,怯怯地喊了声。

  “大哥,饭煮好了。”

  饭?!夏晓竹眼睛一亮,只觉得所有的细胞都在尖叫,连嗅觉也一瞬间灵敏了起来。

  那带着一点粗糙口感的糙米被煮得有点软糯,还有微微甜味的地瓜香气,令夏晓竹嘴里的唾液正以等比级数不断的分泌着,甚至想冲进屋子里蹲守在炉灶前大口扒饭。

  就算是糙米,但也是米啊!对于连树皮都挖来吃过的人来说,就算是糙米,那也是有快两年没吃过的好东西了。

  还能够站在这儿,那是最后一点仅存的自尊心作祟,不过这点自尊心在越来越饥饿的状态下,已经快要到达消散的边缘了。

  米亦扬向来善于观察,夏晓竹那几乎快要实质化的渴望更是看得明明白白,眼神一转,就知道该怎么让她停手了。

  “既然饭好了,就请姑娘先去用点吧。小二小三和小四,领着姑娘往屋里去用饭。”

  夏晓竹高冷的点点头,想表达矜持的谢意,不过看在米亦扬的眼里却是忍俊不住的想笑。

  这姑娘表面上装得不在乎,但那急迫的脚步可是完整出卖了她的迫不及待啊!

  看见那女子进了屋子,冯家的两个媳妇儿连忙把冯婶子搀了起来,三步并两步的想往外跑。

  妈呀!那姑娘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煞神,人命都不当一回事,要是继续留在这儿,别说想讹米家人的银两了,只怕连小命都得搭进去。

  银两重要,也得要有命享啊!

  米亦扬也不拦着她们离开,只淡淡地问了一句,“两位嫂子,那冯婶子说的银两……”

  “不要了、不要了,我家小叔不过就撞断腿,自家养养就好。”回话的是冯二的媳妇儿,平日也是村子里嚣张霸道的主,这时候倒是不敢慢上一步回话,就怕晚一刻表达自家不贪财的念头,小命也得扔在这儿。

  瞧那煞星下刀的模样可是比村里杀猪的张屠户还要利落,她们的脖子可没有猪脖子粗,这一刀下去不过是一眨眼的事,她们的小命就都得交代了。

  冯家三个女人,两个搀着一个,走的速度却不慢,说是落荒而逃也不为过。

  米亦扬对于这样粗暴的解决方法倒是不置可否,能够顺利打发掉冯家女人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只是想起那个来历不明的姑娘,还有刚刚她毫不遮掩的杀气,他忽然又觉得最大的麻烦根本没有解决。

  他感觉得出来那姑娘的杀气是认真的,眼神里对人命的蔑视毫不虚假,看着冯家几个女人就跟看蝼蚁一般,这样草菅人命的人,就算是个姑娘家也让他不免心生提防,只是不管怎么说,毕竟她还是帮了小四和小五免于被冯瘸子给带走,就这一点来说,起码还能算她心地不坏吧。

  罢了,再看看吧。米亦扬轻摇摇头,把心里的担忧都暂且压了下去。

  或许是他多心了也说不定,毕竟以现在家徒四壁的景况,她就是真有什么坏心,也不会往他们身上打的。

  夏晓竹左一口饭菜,右一口地瓜,中间还不时把清水烫过的野菜夹进嘴里,腮帮子鼓鼓的,一边卖力咀嚼还不忘挥舞着筷子填满嘴巴的每一个空隙。

  米家所有人都惊呆了。

  米亦扬自认为算是颇为镇定的性子了,只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姑娘家用这么豪迈的吃法,仍不免错愕。

  豪迈这两个字其实还不能形容她的吃相,毕竟他没看过姑娘家如此不顾礼节,只差没用手抓着饭往嘴里塞了,更别提因为吃得太急把饭粒掉到桌上的时候,她还能一颗不漏的捡起来塞进嘴里继续吃,没有半点的浪费。

  米家其他人全都看傻了眼,连筷子都忘记动了,只傻楞楞的看着夏晓竹一个人猛吃。

  夏晓竹看他们不动筷,还以为他们都不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过只有半成的饱度,忍不住腆着脸问:“你们肚子不饿?不吃了?那我可以吃吗?这粮食可宝贵了,千万不能浪费。”

  米亦扬看她说话挺正经的,只要眼睛别一直盯着小二碗里的饭发光,再控制一下不断吞口水的表情的话,他愿意相信她是真的不想浪费,而不是自己没吃饱。

  米小二到米小五哪里见过夏晓竹这样的姑娘,一个个都摇了摇小脑袋,由米小五软糯的嗓音当代表说道:“大姊姊,你饿的话就先吃吧。”

  夏晓竹看着小泵娘说出这么感人的话,感动的下定了决心,忍痛放弃几个孩子碗里的粮食,只把桌上那盘蒸地瓜给吃了。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夏晓竹的碗盘全干净得像是洗过了一样,她看着其他人一碗饭都还没吃干净,脸上也没什么羞涩的表情,忍住想继续吃的渴望,多嘴的嘱咐了句。

  “我这是不浪费任何食物,你们也要好好的珍惜食物,知道了吗?”

  说得正气凛然的样子,倒是把几个小的给唬住了,就连平日食量小的米舞晴也捧着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让米亦扬委实哭笑不得。

  不过吃完了饭,有些正事也该摆上台面来谈谈了,毕竟她这么个吃法……他就是有心想留人,似乎也有点力有未逮啊。

  夏晓竹很懂得看人脸色,看到米亦扬带着浅笑的表情,快速地往桌上一瞄后,心里猛地一颤。

  不好!罢刚似乎吃得太过头了,竟把主人家的饭都吃完了。

  对于提供自己粮食的好心人,夏晓竹非常难得的流露出一点愧疚感。

  在末世里,吃人粮食根本就是制造仇恨的最大理由,她虽然不是有心的,但是吃了人家的粮食却是不争的事实。

  再加上她刚刚看了看这屋子,说是家徒四壁也不算诬蔑它,可以想见救了她的这户人家也是不怎么富有的。

  呃……虽然现在才想到晚了点,但是她刚刚吃的分量,该不会把这家人的存粮都给吃光了吧?夏晓竹不安的想着。

  “那个……对不起,我是真的太饿了,一不小心就把东西都给吃了。”

  米亦扬看夏晓竹脸上带着惭色,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嘴上却道:“不打紧的,不过就是一点粮食而已,比起姑娘救了小四和小五的恩情,实在不算什么。”

  他表现得越大肚,反而让夏晓竹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一直默默不出声的米家老二和老三又射了一箭在夏晓竹的心上。

  “大哥,可是刚刚那一锅是咱们今天所有的口粮了。”

  “是啊,加上今儿个又没去镇上摆摊,到明天晚上咱们都没东西吃了。”

  米亦扬楞了下,没想到板着一张脸的小二、小三会突然把家里的窘境全抖了出来,他自个儿不觉得如何,只不过眼前这个穿着破烂又有点怪异的姑娘却羞得几乎要钻到地上去了。

  “没事的,姑娘不必放在心上,比起姑娘救了小四和小五的恩情,不过就是几餐饭的事情而已。”米亦扬温柔的开解她。

  夏晓竹虽然被安慰了,但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在她心里,没有什么比粮食更重要了,再说了,他嘴里说的救人她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算是她不小心在落地时救了人,但她也是让他们给救回来的,两两相抵也就扯平了,结果现在她却吃了人家一家子两天份的粮食……怎么想都觉得这家人亏大了!

  “我、我会负责的!”夏晓竹突然站直了身子,大声的说着。

  米亦扬楞了下,温文的眼神不解地看着她,“姑娘你……”

  “屋子后头那座山不是私人的对吗?”夏晓竹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只问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

  “是,不过……”

  夏晓竹把放在一旁的大刀拿在手上掂了掂,然后一脸严肃的道:“那好,为了报答这一餐之恩,我会努力狩猎的。”

  米亦扬看到她如此正经说出这话,只觉得无言以对,再说,那后山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去的。

  “等等!那后山很危险的,你……”

  米亦扬的话再一次被打断,只见夏晓竹慢慢扯开一抹笑,看起来杀气十足,手中的大刀寒光凛冽,略带沙哑的声音自信的放话,顿时震住了所有人。

  “放心吧!要是真有想找碴的,也得先问问看我的刀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