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稼闺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稼闺秀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沧云山脚下,牌楼村。

  牌楼村是炎黄国里一个普通无奇的小村落,虽说村子里的老人都信誓旦旦说这里从前出了个大官,还在村子前头造了个大牌楼,是四里八乡的头一份,但是看着几乎只剩青石底座的牌楼,没有哪个年轻人能相信这穷得都快吃不饱的村子真的出过什么大人物。

  牌楼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靠山又靠河,但是村子里的人一点也没受益。

  原因是,山是大山,里头猛兽也多,在村民折损了好几个以后,现在除了靠近村子的小山坡偶尔还有人上去割野菜,其他时候只求山上的猛兽不下山就万幸了,哪里还敢打深山的主意。

  至于靠河也没什么用,沧云山脚下这一段礁岩崎岖,别说是大船,就是小船都得靠长年撑船的老手才有可能不翻船,更别说在此捕捞做买卖了。

  总之,虽是靠山,但也顶多只能采些野菜野果子,想下河,摸摸鱼或者是洗衣裳还成,其他的还不如回家作大梦实在。

  所以牌楼村和附近村落的大伙儿都穷得响叮当,但即使是这样穷困的村子,还是会出现好吃懒做,不事生产的混子。

  米小四米斯凡和米小五米舞晴两个跟平常一样上山采野菜当晚餐,怎么知道也会被隔壁冯家村的冯瘸子给盯上了。

  米斯凡一脸警惕的护着米舞晴站在后头,看着穿着松垮垮的衣裳,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嘴上还挂着坏笑,一脸不怀好意的冯瘸子,当下手里的野菜篮子也不要了,两个人不断地后退想跟冯瘸子拉开距离。

  米舞晴眼睛红红的,看起来都要哭了,她是家里的幼女,听村子里的人说过那些混子总是不干好事,却从来都没见识过,没想到第一次见到就是这副场景,看着自己刚刚辛苦摘的野菜被冯瘸子毫不在乎的踩了过去,心里头更是又怕又委屈。

  “四哥……”米舞晴害怕的扯了扯米斯凡的衣摆,声音满是怯意。

  “别怕!”米斯凡安抚着自个儿妹妹,然后挺了挺小胸脯,大声的喝骂着,“冯瘸子,欺负两个孩子算什么男人!我们摘野菜也没惹到你,你最好赶紧走,要不然小心我将这事告诉村长去!”

  冯瘸子哈哈大笑,浑身酒气的他本来只想着看能不能从两个小崽子身上捞到些吃的,一听这话倒是想好好地作弄他俩一番了。

  “我就是欺负你们又怎么了?本大爷今儿个就是不爽了,谁让你们刚好就撞在我手上?至于村长……哈!我冯四就没怕过!”

  米斯凡紧绷着身子盯着冯瘸子,不过他毕竟是个才七八岁的孩子,就算平日里喜欢看着人家耍把势,自个儿也胡乱瞎练一通,但到底和成年男子的力气和速度拚不了,一个没注意,他就让冯瘸子给一巴掌打在地上,脑子里晕乎乎的,只听见妹妹尖锐的哭喊声。

  米舞晴被冯瘸子给拉起衣领,手脚拚命地踹着冯瘸子,嘴里一边哭喊一边骂着,“你打我四哥!你是坏人!放开我!”

  冯瘸子脚是瘸了,眼睛还是挺利索的,看着哭得眼泪鼻涕横流的米舞晴,啧啧两声,“仔细瞧瞧,这小崽子生得还不错,刚好最近缺了银子,前儿个听隔壁王家村的卢大姊说要收女娃子,看起来倒是能换上几两银子来喝酒。”

  那卢大姊自然不会是什么正经收人的牙子,而是私牙,通常不会在附近发卖,都是往远处去的,他就是卖了人,这小崽子家里人也找不回来。

  冯瘸子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既解决了他手上没银两的窘境,也解决了这两个小崽子。

  这念头刚成形,他就打算把两个小崽子都一起给卖了。

  反正一个也是卖,两个也是卖,还不如一次抓两个,死无对证,他还能多得一笔银两,何况这七八岁的小男孩也是有地方去的,那卢大姊说过有些达官贵人就好这一口。

  一打定主意,他也没闲着,直接抽了身上的腰带,把手上拎着的小女童双手绑起,留着一头自己牵着,敞着衣裳往米斯凡走去时,突然觉得头上一黑,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去。

  冯瘸子眯着眼,忍不住本哝,“哪里来的大鸟……”

  砰的一声,他的声音断在一声惨叫里,米舞晴的尖叫声也瞬间停住了,与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米斯凡楞楞地看着被压在地上的冯瘸子和他身上的女子。

  米舞晴被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傻傻的看着米斯凡,“四、四哥……这是死人了?!”

  米斯凡不过是个孩子,看到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傻了,只是听到妹妹的唤声,他还是鼓足了勇气,一步一挪的上前去摸摸两人的鼻息。

  感觉到微弱的气息从两个人鼻尖传来,米斯凡回过头,语气激动地喊着,“有气!都还活着!”

  米舞晴一听到活着两个字,脚都瘫软了,但是脸上消去了几分害怕,毕竟两个活人和两个死人的差别挺大的。

  “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米斯凡看了看两个晕过去的大人,也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只得下意识地寻求自己最信任的人。

  “我们先去找大哥吧,大哥一定有法子的!”在米斯凡的心里,他大哥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米舞晴也连忙点头,两个孩子手牵着手,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小山坡下跑,以至于没听见压在冯瘸子身上的那人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好……饿……”

  夏晓竹是在一阵喧闹声,外加女子尖锐的怒斥中醒过来的。

  说是醒过来也不准确,因为身下躺着的床铺还有外头的喧闹声,总让她觉得像是在梦中。

  那晒过太阳的被褥,暖暖的让人忍不住满足地想叹息,夏晓竹觉得这大约是这几年来她作过最满足的梦境了,让人不想醒过来。

  虽然肚子还是一样饿,但是起码让她回味了地球还没因为一堆天灾人祸搞得寸草不生、野兽遽变的幸福时期。

  只除了……那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的刺耳噪音。夏晓竹忍不住轻皱起眉头。

  话说在她自己的梦里,怎么就不能把噪音给消音呢?

  “总之我不管,你要是不把害了我家四儿的凶手给交出来,我今儿个就赖在这儿不走了!我的四儿啊,你伤得可冤枉了!无缘无故让人给害了,偏偏娘还没办法替你讨公道呀!”妇人高亢的声音极响,还不顾脸面地直接在地上打滚耍泼,手上拿着拐杖把地面还有周遭的东西敲得铿锵作响,简直就是在挑战人类的忍耐极限。

  一道清淡嗓音半点也不受那扰人的声响所扰,而是平平淡淡地说:“冯婶子,今日是冯四无缘无故欺辱我弟弟妹妹,还说要将两人卖到王家村的卢大姊手里,婶子若是还明白些事理,就不该继续在这里胡搅蛮缠才是,要不掳人卖身这罪名,冯四可担待的了?”

  男子的嗓音慢条斯理,温文又不失果断,让人听起来就很舒服。夏晓竹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只是笑容还没在唇边停留多久,刚刚那如同魔音穿脑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我可不管什么担待不担待的,我就知道我家四儿被个丧尽天良黑心肝的给打伤了,现在还躺在床上哼哼着,你今日要是不把凶手交出来,那就赔银子!我家四儿伤得那样重,不说请大夫的银钱,接下来还得补身子抓药呢,哪样都不能轻省了!我要求的也不多,给我十两银子,要不老娘今儿个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男子顿了会儿没说话,看样子是不打算任由妇人狮子大开口,“十两银子是不可能的……”

  妇人高亢尖锐的嗓音打断了他,撒泼似的大声嚷嚷,“没银子?!那我的四儿不就白白受苦了,我不管,米大郎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今儿个就是死在这儿也得讨个公道回来。”

  夏晓竹的眉头越皱越紧,直到那魔音穿脑的噪音还喊到声音分岔,她脑子里名为冷静的神经线路,一下子就被挑断了。

  她利落的翻身下床,苍白的小脸上满是阴沉,见身上的大刀就摆在床头边,她下意识地拿了就冲出屋子外头。

  屋外的阳光让她微眯起眼,本来就冰冷阴沉的表情看起来更为吓人,加上她消瘦的身子和只比难民好一点的脸庞,不说米家众人,就是刚刚那闹着要寻死的妇人也楞住了。

  夏晓竹将超过半人高的大刀直直插在地上,不说刀上头残留着鲜血发黑后的痕迹让人忍不住发寒,光她浑身冷然的气势就让冯婶子吓得连忙退了好几步。

  “谁想死?不用闹了,我一刀就能解决。”

  冯婶子被夏晓竹冷冷的眼神一瞄,浑身打了个机灵,恨不得拔腿就跑,但看夏晓竹除了手上那把刀骇人,身子却瘦得像是一阵风吹就倒,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她心里的贪婪马上战胜了刚刚的恐惧。

  她挺了挺胸脯,鄙视的望着她,“小丫头片子的,怎么?吓唬老娘是吧!老娘也不是吃素的,让你随便唬唬就怕了,我就是赖在这儿不走你又能怎么样?总之米家要是不给钱就是逼我一家子去死,反正都是个死字,老娘贱命一条,怕……”

  话还没说完,冯婶子眼前一花,就见白晃晃的刀光毫不迟疑的从她面前落下,凛冽的寒意和浓厚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她的声音瞬间没了,就连反应最快的米家大郎米亦扬也只来得及在看见刀影落下的瞬间,捂住身边米小四的眼睛。

  一下子,米家破旧的小院子里陷入可怕的沉寂,只见冯婶子腿一软,一阵窸窣的水声从裙底下传来,地上陡然湿了一片,冯婶子丝毫无所觉,整个人像是失了三魂七魄般,张大了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被捂了眼的米斯凡在一片寂静中再也按捺不住满溢的好奇心,拉下了自家大哥的手,看着一把刀就贴着冯婶子的鼻尖直直插在土里,冯婶子瘫软的坐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滩水渍。

  “啊!冯婶子尿裤子了!”

  夏晓竹冷笑了声,嫌恶的看了一眼,“怎么,不过一刀就吓破胆了?刚刚不是还想要讨银子吗?既然闹着要寻死,我一刀解决了你,银子我可以省了,你也满意了,岂不是正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