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一夜成妃(下) 第二十章 他的选择(1)

作者:唐欢
  萧皇让楚音若在宫里暂住几天。其实,相当于把她囚禁了。听说,静宜师太和忆空也被软禁在宫中,只待事情查清。

  楚音若一直希望端泊容能出面,然而一直没有见到他的面。他仿佛完全不知晓此事,没有派任何人传话给她,又或者,他是故意假装不知。

  他该不会永远不想见她了吧?毕竟,她不是真的楚音若……他知晓了真相,从此,便不再爱她了吗?

  可是,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难道他真的没有爱上她吗?难道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虚幻的倩影,他爱的永远是年少时的梦境吗?

  楚音若只觉得每日里这样的猜测,像洪水一般汹涌,在这四方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澎湃,比欺君之罪让她寝食难安。

  第三天的晚上,有人买通了守卫,入得偏殿,前来看她。

  那人一袭黑色斗篷,沾着深夜的露水而来,有一刹那,她惊喜地以为那是端泊容,然而,当对方褪下斗篷,她才看清,是端泊鸢。

  她看清端泊鸢的这一刻,有很多事情,也瞬间想明白了。

  “皇嫂在此可好?”端泊鸢微微笑道,脸上带着一种胜利者的神态。

  “王爷不是在家闭门思过吗?”楚音若淡淡道:“怎么,倒比平日还忙碌了?”

  “听闻皇嫂惹上了麻烦,特来探望皇嫂。”端泊鸢道,“自那日御前一别,好久没见过皇嫂了。有很多事情,早该找皇嫂问个明白的。”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楚音若道,“忆空是你找来的吧?”

  她就说呢,怎么静宜师太的弟子平白无故会跳出来指证她,果然是有幕后主使的。

  “我只是在一次偶尔的机遇下,得到了那只羊脂玉镯,听闻是水沁庵的小尼姑偷出来卖的。我一眼便认出,那是我年少时送皇嫂的东西,便找到这小尼姑盘问,谁知她的回答竟如此骇人。”

  “所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楚音若道,“忆空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纵然如此,我还是不敢相信,”端泊鸢凝望着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她们,又怎会恰巧碰到一起?”

  呵,他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平行空间”这样的事,跟他解释,他也听不懂吧?

  “所以,庵中那具女尸是挖出来了吗?”楚音若问。

  “水沁庵后院埋着一具女尸,已经辨不清面目了,”端泊鸢道,“所以,也无从对证。”

  “静宜师太是怎么说的呢?”楚音若又道。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每日打坐,念平安经。”端泊鸢道,“果然是修为高深的人。”

  “那么,你又指望我说什么呢?”楚音若微笑道,“光凭一只镯子,就要我承认杀了人?冒名顶替?”

  “你给我句实话——”端泊鸢兀地激动起来,一把拽住她的腕,“你把音若弄到哪里去了?那具尸骨,真的是她?”

  他甚少这般情绪失控,记忆中,也唯有在御前输给她的那次,脸上流露出狰狞。看来他对从前的楚音若也是有感情的,无论感情的多寡,至少,曾经有过……

  “你在乎吗?”她反问,“真的在乎吗?”

  或许因为她语气中有一丝打抱不平的微讽,又让端泊鸢迷惑起来。假如,她真是凶手,断不会在乎他的态度。

  “我早该知道,你不是她,”端泊鸢沉声道,“她断不会对我这般绝情,断不会来欺骗我,更不会……爱上二哥。”

  他说得对,另一个楚音若对他死心塌地,甚至不惜性命,但可惜令他失去另一个楚音若的是他自己。她想着,依然不发一语。

  “你到底是不是她?”仿佛还是不死心,他最后重复问了一遍。

  倏忽间,楚音若发现端泊鸢其实也是挺可怜的,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了,她永远也不打算告诉他。就让他这样永远猜测下去吧,带着疑问每天烦忧困扰,大概,就是对他此生最大的惩罚。

  楚音若扭过头去,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今夜来此,他注定是要失望了,反正他也不敢逗留太久,也不敢真对她怎么样,所以,她不需要给他回应……

  事情一直没有查清楚,其实,永远也不可能查得清,只看萧皇如何裁度罢了。

  大概七日之后,萧皇终于召见了楚音若。对于这一日,楚音若早有心理准备,所有的一问一答,她都设想过千百次,所以,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惶恐。

  她长跪在御前,过了很久,萧皇却没有说话,仿佛也拿不定主意,该对她说些什么。生平第一次,雷厉风行的萧皇如此犹豫,大概此事在萧皇眼中也是非同小可,前所未见的。

  “水沁庵的后院里挖出了一具女尸,”萧皇扬声道,“仵作已经验过,死者应是上吊自尽而亡。”

  “父皇既然已经验明,可否还儿臣一个清白了?”楚音若答道。

  “可那具女尸体为何会埋在水沁庵的后院之中,死者又是何人,静宜师太始终缄默不语,”萧皇道,“佛门清净之地,发生此等大事,终究不能就此作罢。”

  “庵中修行者众多,每日香客无数,更有客居庵中的官宦女眷,”楚音若道,“静宜师太身为住持,一时管理不得宜,也是情有可原。”

  “据仵作所说,女尸在那后院大概已埋有大半年之久,”萧皇道,“朕记得,大半年前,正是儿媳你去水沁庵清修的日子。”

  “所以此事就一定与儿臣有关吗?”楚音若道。

  “那个镯子,已经找你母亲看过了,”萧皇道,“虽然她说不太确定,但……”

  “但父皇以为家母在包庇儿臣?”楚音若道,“那镯子是比南王爷所赠,父皇想必也问过王爷了,王爷是如何回答的呢?”

  萧皇不语。

  “比南王爷一定说,那就是他从前赠给儿臣的那只吧?”楚音若继续道,“儿臣曾与比南王爷在御前打赌,侥幸赢了一局。父皇以为比南王爷此话十分可信吗?”

  “那你倒是误会泊鸢了,他也没有说十分确定,只说有九分像。”萧皇道。

  哦,她倒忘了,端泊鸢是何等人物,做事一向狡猾得很,大概生怕萧皇看出他的用心,所以故意说些和缓的话吧。

  “事已至此,想必父皇心中早有裁度,”楚音若反问道:“不知父皇圣断如何?真的相信那忆空小尼所说的荒唐之语?”

  “就因为太过荒唐,朕觉得她一个小尼姑,不敢在御前造次,”萧皇道,“所以反倒有几分可信。”

  “好,就算她说的是真的,父皇真的相信,这世上有两个如此相似之人?怎么一个就凑巧来到了水沁庵,正巧碰上另一个上吊自缢,侥幸取而代之?”

  “这也正是朕想不通的地方,”萧皇紧盯着她,“若说是凑巧,也太过凑巧了。就算人为的预谋,也不太可能精密谋划到这种地步。”

  “况且,那庵中的女尸为何要自缢?假如她真是从前的陵信王妃,不过是暂时到庵内清修而已,当时她与王爷刚刚大婚,感情尚浅,不至于因此就伤心自缢吧?”楚音若道,“若是她还挂念着旧情,也该去找旧日情郎解困才是,自缢就更说不通了。”

  这其中的千回百转,这世间,除了她自己,大概是无人能知晓了。所以,她才可以在此振振有词,无所畏惧。

  “你说的不错,”萧皇微微颔首,“所以,朕至今也没有裁断。不过,事情总有万一,万一此事是真的呢?”

  “所以,父皇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人吗?”楚音若从容道。

  “朕是一国之君,有时候,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萧皇终于道出了他真正想说的话,“朕更看重的,是一国之安稳。”

  “那么,父皇觉得,儿臣的存在,是对国有利还是有害?”楚音若问道。

  “若你是冒名顶替之人,来路不明,那自是存有隐患。”萧皇答道,“不过,自你从水沁庵清修回来之后,处事是比从前沉稳大气了许多,与泊容感情和美,对他助益也良多,这一切,朕也看在眼里。”

  “儿臣年少之时,的确任性顽皮,”楚音若语气沉稳,“当初嫁给王爷,说实话也不太情愿,所幸经过这段日子,儿臣已经笃定了心意,誓与王爷俱荣俱损,此心可鉴,磊落如明月。”

  她脸上的神情那般毅然,语气那般坚定,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果敢。她说话的一刹那间,萧皇仿佛也被她震慑住了。

  “所以父皇对儿臣还有什么疑虑呢?”楚音若道。

  萧皇思忖着,仿佛是很想给她一个最后的答案,然而,依旧举棋不定。

  “并非朕有什么疑虑,”萧皇终于道,“只是……朕不知道,泊容他是怎么想的。”

  泊容?楚音若心头一怔。

  “泊容这几日没有进宫,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但他什么也没有说,既没有出面维护你,也没有催促追查此案,他这般安静,真叫朕不知该如何决断。”

  楚音若胸中像是骤然压了一块大石,不由得有些气闷。

  她一直奢望,他是爱她的,不论发生什么事,唯有爱她的心不动摇,他们两人才能长相厮守。可如今,只怕他是有了犹豫,而只要稍一犹豫,所有的海誓山盟,都会灰飞烟灭……

  楚音若楞怔之中,忽然听到太监来报——“启禀皇上——贵妃娘娘与永明郡主在殿外求见。”

  母亲?怎么这个时候,母亲与雅贵妃一同来了?

  “传她们二人进来。”萧皇道。

  太监应声去了,没一会儿,便见雅贵妃携着永明郡主碎步进殿。

  “参见皇上——”雅贵妃道,“臣妾听闻今日皇上单独召见陵信王妃,想必是要决断水沁庵一案,永明郡主入宫来见臣妾,说是想到了一个能验明陵信王妃正身的证据。”

  证据?楚音若不由看向永明郡主。说起来,那是她的母亲,也不是她的母亲。她不知道,此刻的永明郡主心中如何打算的,是欲救她于危难,还是要究明真相。

  “堂妹,到底是什么证据?”萧皇对永明郡主道。

  “臣妇真是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太好了,”永明郡主道,“昨日才忆起,音若小时候,胸前有一块小指般大的胎记……只是这胎记生在私密处,唯有伺候音若洗浴的贴身婆子丫鬟才见过,就连臣妇也是多年未见。一个人,再怎么变化,胎记也是不会变的。臣妇恳请皇上找宫中嬷嬷替陵信王妃验一验,一验便知。”

  “皇上,这是唯一的办法。”雅贵妃道。

  萧皇蹙眉,却不知在思忖着什么,半晌无言。

  “皇上,”雅贵妃催促道,“还请皇上圣断啊!”

  “朕只是在想,这胎记若是生在私密处,被外人看去了总是不太好。”萧皇道。

  “宫中的嬷嬷伺候过的贵人也是无数,”雅贵妃道,“倒也不必避忌吧?”

  “朕想,若是找泊容来问一问,一问便知,何必要验呢?”萧皇却道。

  “哦,对啊,对,”雅贵妃恍然,“只需叫泊容来,一切便可明了了。”

  “他们是夫妻,有什么不知道的。”萧皇道,“把这一切,交给泊容吧。”

  “皇上圣明。”一旁的永明郡主亦颔首,大为赞同。

  楚音若低着头,顿时明白了萧皇的意思。把一切交给泊容,等于就是让泊容来决断此事。这个妻子,无论是真是假,都由他说了算,单看他的意愿而已。

  假如他爱她,舍不得她,没有胎记也是无所谓的。假如,他就此对她绝情,纵然她是真正的楚音若,也无济于事。

  萧皇让儿子自己去选择,不强迫,亦不命令,在这一刻倒是展示出了一个帝王该有的胸襟。虽然只给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权利,倒也显现了他对端泊容作为未来太子的信任。

  她曾经以为,萧皇是不顾亲情的冷血帝王,但在关键的时刻,竟还是会流露一抹温情,毕竟,人非草木,就算再苛毒,也抹灭不了人性。

  楚音若发现,这一刻,她是欣慰的。这些日子,她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至少,帮她所爱的人,铺稳了一条通往帝王宝座的路,这仿佛是她来到萧国以后,最大的成就。

  至于胎记嘛……

  她微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