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一夜成妃(下) 第十九章 小尼姑告状(1)

作者:唐欢
  楚音若回到府中,整个人忽然觉得精疲力竭。在最最艰难的日子,她也不曾倦怠,但一朝如愿以偿,就像绷住的弦忽然断了一般,全身不由得发软,再也支撑不住了似的。

  她怔怔地坐在卧榻边,完全懒得动弹。脑子也像是停止了转动,瞬间空了。

  “王妃……”有人怯怯地唤她,“可要更衣吗?”

  楚音若回过神来,看到红珊捧着她的家常衣服站在门帘处,小心翼翼的模样。

  自从这丫头坦白了自己与薄色的关系,便一直是这副模样,应该是整天提心吊胆,很害怕自己会被赶出府去,毕竟她实在无处可去。

  “先替我把这罩衫给脱了吧,”楚音若答道,“再把头上过重的簪子给拔了,其他的,容后再说,我也懒得动。”

  她穿着入宫的大礼服,确实很不方便,想稍微躺一会儿也不行。

  红珊点头称是,上前替她褪了罩衫,只剩一袭纯白的里衣,又除了繁复的发饰,一把青丝如瀑般垂坠下来。

  随后,红珊取了梳子,替她轻轻理顺发丝。不过红珊的双手一直在发抖,看来,是心里忐忑得厉害。

  “红珊,你怎么了?”楚音若问道:“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奴婢……”红珊唇间亦微颤,“奴婢自觉对不起王妃,所以一直很惶恐。”

  “是怕我打发你出府去吗?”楚音若道,“放心,我不会,王爷也不会。”

  “可是,奴婢做了那样的事,实在心中有愧……”红珊低下头去。

  “说起来,也不算是什么事,”楚音若道,“不过是把我的一言一行告诉薄姬罢了,倒也没什么。”

  “不……不止这些……”红珊忍不住道:“奴婢……还对王爷说了……”

  “什么?”楚音若一时间没明白过来,“跟王爷说了什么?”

  “王妃常去品古轩的事,奴婢告诉王爷了。”

  “什么?!”楚音若不由楞住,“你,告诉他了?”

  “奴婢当时猜度,王妃是去与比南王幽会的,便这般对王爷说了。”

  幽会?呵,她只觉得好笑,她真正去见的人,是玄华,但是泊容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所以,王爷相信了?”楚音若意识到,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奴婢那天看见,王爷悄悄骑了马出门,大概是去了品古轩。”红珊答道。

  “哪天?”楚音若不由有些瞠目。

  “上个月的初八。”红珊答道。

  初八……初八……对了,那天玄华已经被囚禁起来,她在品古轩见到的是端泊鸢!

  天啊,原来真的被泊容撞了个正着,当时,他一定是骑马立在巷口,等着“捉奸”吧。

  然而,他却不动声色,完全没质问她,甚至,他更是信任她,不仅把所有的家当都交给她,还听了她的计策,到宫里建议萧皇取消“闸断”。他难道不怕她与端泊鸢真的有奸情,一起设计陷害他吗?

  楚音若整个身子都僵了,脑中如迷雾缠绕,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不向她兴师问罪?他怎会如此……隐而不发?

  “王妃!王妃!”思绪正一片混乱,双宁兴匆匆地跑进来,满脸兴奋,“快去院中瞧瞧吧,王爷给你备了份礼呢!”

  礼?什么礼?

  楚音若正呆怔着,却已经被双宁强拉着,来到了院中。待到看清那所谓的礼物,她简直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木马?

  一只半个人高,摇摇晃晃的,木马?!

  这到底是给孩童的玩具,还是给她的礼物?

  “喜欢吗?”端泊容笑得极其自信,仿佛在向她邀功般问。

  “这……”楚音若真不知该如何回答,“王爷,妾身此刻并无身孕啊……”

  “身孕?”端泊容被她给说懵了,“什么身孕?”

  “这小木马难道不是给咱们将来的孩子备的?”楚音若觉得自己的理解应该没有错。

  “小木马?”端泊容蹙眉,“你还嫌小?已经半个人高了,再高,你就骑不上去了。”

  “我骑?”楚音若大骇,“我……又不是孩童。”

  “上次你不是作过一个梦吗?”端泊容道,“梦见我带你去了一个有很多木马的地方,我还给你买了块棉花似的糖。”

  “梦?”她恍然大悟,“哦,你说的是那个梦?”

  天啊,她自己都快忘了,亏了他记忆犹新。拜托,她说的是游乐场的旋转木马好吗?他送给她的这个是什么鬼玩意?

  “虽然这木马不会跑,不过坐上去也满好玩的,”端泊容笑道,“还请王妃先将就一下,待本王再替你去寻那棉花似的糖。”

  “这木马可是王爷亲手制的呢,”双宁在一旁好心地补充,“田庄的崔管事说,王爷瞒着你忙了很久,才制好的。”

  天啊,他还懂得做木匠的活?

  “王爷千金之躯,怎能如此操劳?”楚音若错愕道。

  “别听双宁夸张,”端泊容道,“有田庄的佃户帮忙呢,哪里就用得着我亲自动手?”

  那想必也是费了一番神吧?他堂堂一个王爷,为了逗她开心,劳心劳力,着实让她……

  楚音若忽然哽咽了一下,心中像是有什么酸酸的东西涌了上来,双眸顿时沾雨般欲湿。

  “怎么了?”端泊容看到她神情有异,关切地问:“可是刚从宫里回来,有些累了?”

  “对了,我忘了说了,”楚音若忙眨去泪水,笑道,“皇上说,不日会下旨,封母妃为后。”

  “我已经知道了。”端泊容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是了,他宫中眼线也是极多的,大概早就给他通风报信了吧。

  “泊容……”她不由问,“那天晚上,你就那么相信我吗?”

  “哪天?”他凝眸道。

  “我建议你入宫向父皇谏言,取消闸断的那天。”楚音若道。

  “哦,那一天啊,”他神色泰然,“怎么了?你说得很对啊,抽刀断水水更流,我为什么不信?”

  “若我出错了主意,或者……”她顿了一顿,才道,“或者别有用心呢?”

  “能有什么用心?”他仍是笑,“与泊鸢旧情难忘,联手来害我吗?”

  呵,他果然聪明,猜到了她难以启齿的下半句。

  “你真的不担心吗?”她抿了抿唇。

  “说实话,也曾担心过。”端泊容坦言道,“只是,我最后,选择相信。”

  “为什么?”楚音若与他目光相触,只觉得他的眼中,有一种如深水般的情感,绵绵不绝的、坚毅的,漾进她的心底。

  “选择相信,我们或许还有未来,”他轻声道,“若是不信,便什么希望也没了。所以,我宁可信,至少,还能给自己一丝希望。”

  呵,大白天的,当着丫鬟们的面,他说着这样的情话,真的妥当吗?

  可这也不怪他,是她引诱他说的,要不好意思,也该是她自己不好意思才对……反正,她的脸是倏忽红了,四周一片鸦雀无声,丫鬟们都微微脸红地瞧着他们俩。

  “要不要骑木马?”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又道。

  “不要……”楚音若撇撇嘴,“小孩子家家才玩的……”

  “你就是小孩子家家啊。”他莞尔道。

  “谁是小孩子家家?”她恼道。

  “来,我抱你!”他越说越不象话。

  “端泊容,你敢!”她不由得叫起来。

  丫鬟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楚音若只想找个地洞往里钻。他现在越来越放肆,该不会从今往后,都这般不收敛了吧?她一个现代人,倒是无所谓,只怕他身为王爷,有失体统而已。

  不过,他这个木马做得倒是不错,就算她不骑,将来也可以给他们的儿子骑……他们的儿子……想到这里,她双颊的红霞更鲜艳了。

  仿佛,可以预见那一天,在庭院中,绿荫下,孩童骑着木马唱着歌谣的情景。那一天,十分绮丽美好,如漫天璀璨的晚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