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成妃(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夜成妃(下) 第十七章 薄姬小产(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楚音若在看书。最近特别喜欢看萧国的一些典籍,不仅可以了解这里的风俗人情,也像是能弥补来这里一趟,却没踏遍大好山河的遗憾。

  但越看越对这里依依不舍,原来,这里有这里的好处,比如天清水绿,比如瓜果鲜美,比如衣绢天然……这里,还有让她眷恋的他。

  所以,有时候她心里会莫名涌起一股伤感,特别是在书籍的字里行间,看到栗子鸡、梅花冻,还有许多许多细微处的时候。

  这让她不由得阖上书,饮一杯茶,缓一缓。

  “王妃,听说最近米价又跌了不少呢。”一旁的红珊忽然道,“都说王妃在做大米生意,可有碍?”

  “你这丫头,怎么忽然关心起这个来了?”楚音若微笑道。

  “奴婢……就是爱多管闲事呗。”红珊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涨有涨的收益,跌有跌的好处。”楚音若淡定地道,“都说富贵在天,不是吗?”

  “是,是。”红珊尴尬地笑笑,不敢再继续问下去。

  楚音若抬眸看了看她,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起初,刚回到王府,她还算信任红珊,但不知为何,越相处越觉这丫头机灵过了头,让她心生提防。

  或许因为她不是从前的楚音若了,所以,对这些打小就伺候她的人,也没什么感情,这是自然的。

  拾起书来,又看了一段,忽然双宁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王妃,王妃……”双宁气喘吁吁地道:“可了不得了!薄夫人她……她小产了!”

  “什么?”楚音若不由错愕,“怎么回事?”

  “也不知怎么的,薄夫人午后忽然见了红,长婷连忙去请了太医,可是太医刚来,薄夫人便血崩似的,怎么也止不住了……听说,胎儿已经掉下来了,是个成形的男婴。”双宁满脸惊恐地道。

  “怎么会?”楚音若觉得不可思议,“这些日子,她不是一直好好养着吗?可是吃错了什么?”

  “不知晓,”双宁道,“反正跟咱们没有关系,咱们平素都不到她那院里去,躲得远远的。这次她可不能再赖咱们了。”

  说虽如此,但听了方才描述的情形,楚音若毕竟不忍心,忙起身道:“走,去薄姬院里看看。”

  “夫人,这个时候,不去为好吧?”双宁道。

  “好歹她也是王爷的侧室,出了这等事,我躲起来算什么?”楚音若道,“王爷入宫还未回府,我若不露面,那边院里岂不更乱了?”

  “是。”双宁道,“奴婢与红珊随你一块儿去……咦,红珊姊,你怎么了?”

  楚音若这才注意到,红珊不知为何脸色异常苍白,身子不断发抖,像什么病症突然发作了。

  “红珊,你怎么了?”楚音若凝眉道。

  “奴婢……”红珊眼圈都红了,似乎眸中有泪,“奴婢怕血……听了双宁的话,怕得紧……”

  “红珊姊,那你就留下来看屋子,我陪王妃去就行。”双宁道。

  “不……”红珊却坚持道,“王妃说得对,这个时候……是该去的。”

  “你若无碍,那我们便去。”楚音若只感诧异,平素红珊这丫头胆子大得很,说怕见血,可厨房里宰鸡宰鸭也多,都不曾见她如此。

  当下也顾不得多想,她领着双宁红珊二人匆匆往薄色院中而去。

  那平素清静的院中,此刻果然哀声一片,兵荒马乱,楚音若刚走到门口,便见长婷迎面跑出来,险些一头撞上她。

  “王妃……”这还是头一次长婷见到楚音若竟如此恭敬,“我们夫人快不行了……王妃,可要救救我家夫人!”

  “派人去宫里请王爷了没有?”楚音若问。

  “请了……”长婷道,“可派去的人说,王爷早出了宫,却也没回府,也不知去了哪里!”

  “太医怎么说?”楚音若道。

  “太医也是无计可施……方才……方才叫我们预备后事……”长婷忍不住大哭起来。

  “别慌,别慌,”楚音若道:“总有办法的,待我进去瞧瞧。”

  她知道古代医术不够昌明,若是现代可以有办法止住小产大出血。但这一时间,又去哪里找止血的药呢?

  她心下一阵茫然,但因为人人唯她马首是瞻,不敢露怯,依旧沉着地来到薄色房中。

  薄色大概是快要不行了,脸色灰败,整个人像一片单薄的枯叶,随时要随风而去一般,但她神志还算清醒,两只眼睛瞪着,好似自知生命将尽却心有不甘。

  楚音若轻轻坐到床边,瞧着她。

  “你来了……”薄色虚弱地对她道,“是来看笑话的吧……”

  “吓都被吓死了,哪里能笑得出来?”楚音若道。

  “王爷什么时候回来?”薄色问。

  “派人去请了,”楚音若道:“应该很快。”

  “死到临头,我发现自己最惦记的,竟是王爷……”薄色目光幽远,喃喃道:“你说怪不怪?”

  “你这话才奇怪呢,”楚音若不解,“夫妻情分,自然是重。”

  “呵……”薄色忽然笑了,“你不明白,有很多事,你其实都不明白……不过这样挺好的,一辈子活得糊里糊涂,倒也平安喜乐得紧。”

  她不明白什么?哦,对了,薄色是端泊鸢的细作,弥留之际,理应想念的是端泊鸢才对,然而,她却在惦记端泊容。

  只能说,泊容应该是太好了,所以会让女人惦记。或许这一刻,薄色才发现,自己对泊容已经日久生情,颇有眷恋。

  “你现在应该很得意吧?”薄色看着她,“我就要死了,这偌大的王府,就剩下你一个人能陪在他身边……什么都是你的,什么恨都解了吧?”

  “我并不曾恨过你。”楚音若回答。

  “呵,”薄色淡笑,“我曾令你蒙冤,你会没有恨意?”

  楚音若一楞才恍悟她指的是哪件事……但那时受害的,并非现在的她,所以,能有多恨呢?

  “大概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吧……”薄色却道:“那次,我故意不要那孩子,所以,这次也不会再把孩子给我……”

  她承认了?她终于承认是故意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楚音若,我真的,很羡慕你,”薄色又道,“你爱的男人,爱着你。你不爱的男人,也爱着你……而我,什么也没有,唯有用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命来搏……可惜,却终究丧了性命。”

  像是忽然动了恻隐之心,楚音若望着这个垂死的女子,想说些什么,却不知该说什么。

  古人相信人各有命,现代人则相信性格决定命运,薄色走到这一步,到底是原本的命数,还是因为她的性格?

  无论她做过什么,这一刻,也是值得同情的。

  “我倦了……”薄色声音低了下去,“你走吧。等王爷回来,你告诉他,我是等不到他了……”

  “王爷很快就回来了,”楚音若不由安慰道:“已经派人去了。”

  “其实,他也没那么想见我吧?”薄色涩笑着摇头,“我伺候他这些年,其实,他也没碰过我几次……”

  怎么会?楚音若一怔,双目微凝。

  “我只是他的一个侍妾,与别的女人没有区别,没了我,也能找到代替的。”薄色道,“可是,楚音若,你却不同。他为了娶你,等了那么久……我很嫉妒,真的很嫉妒……”

  生平第一次,从情敌嘴里听到端泊容对她的眷恋,她也不知是喜悦,还是心酸。

  原来,人人都知道端泊容爱她,他对她的爱,早已昭告天下,非她不可。

  他给了她如此坦白又浩荡的宠爱,她真的很幸福。

  “你走吧,我倦了……”薄色说着,微微闭上了眼睛。

  端泊容回不回来,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的心不在她这里,她也强求不得,就算临终不能相见,不过难过而已,算不得什么遗憾。

  长风钻进窗子,划过纱帘,帘子如浪花一般的无声飘动,这一刻,静谧又安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