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一夜成妃(下) 第十六章 向王爷借钱(2)

作者:唐欢
  “说到孩子,确有一件事想告诉你,”端泊鸢忽然道,“可又怕你听了伤心,总是难以开口。”

  “什么啊?”薄色不由凝眉,“别装神弄鬼的,有话直说!”

  “前几天,我见过替你把脉的何太医,”端泊鸢道,“我特意问了这孩子的境况,何太医觉得不大好。”

  “不大好?”薄色一怔,“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大好?他在我那儿可不是这样说的,每次都说平安!”

  “他说已经向二哥禀报过了,二哥的意思是,以安抚你为主。”端泊鸢道,“你小产过一次,身体损坏不小,此次怀孕,是比常人保胎要艰难些。”

  “不可能……”薄色忍不住嚷道,“若果真如此,宫里也该早有风声,可我听说贵妃娘娘欢喜得很,要预备给我位分呢!”

  “只说艰难些,又没说一定有事,”端泊鸢哄道,“你只要谨慎些,孩子或许也能平安生下来。这哪里说得准?全看你自己。”

  “既然如此,你还差遣我做这做那,跑这跑那?”薄色越发愠怒,“你这存心不让我保胎,是不是?”

  “怎么你如今把我想得这般坏了?”端泊鸢叹一口气,“我是身边没信得过的人可差遣了,又时刻想见你,才把你叫出来的。不过是遣你去一次水沁庵,也是希望你能去散心祈福,怎么就成了歹意了?”

  “他们说,陵信王府因为有了我这一胎,让端泊容在皇上面前得了脸,太子之位也有一半胜算了,”薄色盯着端泊鸢道,“你该不会也这样觉得吧?巴不得我这胎又滑掉?”

  “这话荒唐!”端泊鸢笑了起来,“这孩子本就是我的,迟早也要回到我身边来,我怎么会巴不得他滑掉?虎毒还不食子呢。”

  “你真不会因为太子之位……起别的念头?”薄色依旧狐疑。

  “你真是孕中多思。”端泊鸢道,“二哥要当太子,首先雅贵妃得扶上后位,否则依他的出身,断没有与我争的道理,要知道他的生母梅昭容原是一个低贱的宫人。而现在我与楚音若这一赌局,我又肯定不会输。所以,我用得着牺牲我的孩子?”

  他这番话仿佛字字在理,驳得她无言可辩,但薄色仍是觉得心中难安。或许,因为她太了解端泊鸢,深知他的冷血。

  她隐隐地,打了个寒颤。

  田庄如今已经一片青绿了,另有粉的杏,红的桃,在田边争相斗艳,远远的,传来鸟的声音,真是说不尽的明媚热闹。

  楚音若下了马车,看见几个孩童在放风筝,风筝飞得很高,轻轻盈盈,直入云霄,引得她连日沉重的心情也跟着惬意起来。

  “在想什么呢?”端泊容问道。

  “好久没放风筝了,”其实,她从来也没放过风筝,“倒是忆起从前在宫里,跟闻遂公主一起做风筝的情景。”

  她看了宫廷志,知道每逢三月,公主贵女们都会自己做一个风筝,放到空中,剪了筝线祈福,看谁的风筝飞得最高,谁便能心想事成。

  “你从前可是不喜欢放风筝的,”端泊容有些惊诧,“总说放风筝祈福迷信得很,闻遂找你一块儿做风筝的时候,你总是胡乱在风筝上画一个鬼脸,怎么如今却怀念起这个来了?”

  是吗?糟糕,她胡诌却给自己惹出麻烦来了。

  “呃……”她不由干咳两声,“小时候不懂事,现在想来,做风筝是挺好玩的。”

  端泊容忽然凝视着她,半晌没有言语。

  “怎么了?”她不由有些心慌。

  “音若,你有没有发现,自打水沁庵回来,你变了许多。”端泊容道。

  “当然啦……”楚音若连忙掩饰,“被你赶到那个清冷孤寂的地方困了半年,不变才怪呢。”

  “所以是怨我吗?”他不由微微笑。

  “不怨你怨谁?”她挑挑眉。

  “怨就怨吧,”端泊容语气中似有叹息,“我却庆幸,把你送到那个清冷孤寂的地方,也不知是什么改变了你的魂,让你回来以后,居然会喜欢上我。我曾以为,你这一世都不喜欢我的……”

  这话说得很轻,有如这三月的轻风钻入她的耳际,让她的心尖顿时产生一股醉稣软软的感觉。

  “泊容,”她拉住他的衣袖,欲言又止,“你有没有想过……”

  “什么?”她脸上的神情让他不解,似有七分喜悦,又含着三分痛楚。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是真的被换了魂。”她一直想对他说实话,却总是无从说起,既然今天他开了一个头,或许这是一个坦白的好机会。

  “换了魂?”他似乎觉得有点好笑,“哦,是九尾狐钻进了你的身子,噬了你的魂吗?”

  “差不多。”他把她想象成苏妲己了?

  “难怪从前那么呆板的一个小丫头,忽然变得千娇百媚了,”他却调情似地道,“不过,我喜欢。”

  “你不怕我真是一只九尾狐,有朝一日会吸了你的血,噬了你的魂吗?”她白了他一眼。

  “反正我的魂已经被你噬了一半,”他在她耳边低声道,“若能永世在一起,又有何妨?”

  这小子,还真挺会说话的嘛,这般的甜言蜜语,让她如何忍心把残酷的真相告诉他?她只觉得这一刻,空气中都充满了暧昧的香气,如花果一样清甜,让她只想沉浸于此,不想打破这春意融融的氛围。

  “王爷——王妃——”崔管事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俩的身后,“酒菜已经备好了,这里风大,王爷王妃屋里请吧。”

  端泊容回头看了崔管事一眼,无奈地笑道:“老崔,你可真扫兴。”

  “怎么?”崔管事一怔,“王爷不是吩咐了要煮栗子鸡吗?鸡刚炖好,热腾腾正在桌上,凉了就不好吃了。”

  “回回都是栗子鸡,都吃腻了。”端泊容不由有气。

  “王爷吃腻了,王妃可没吃过几回。”崔管事道,“王爷不是说,特意为王妃准备的吗?”

  “你……”端泊容被这个不解风情的管事堵得说不出话来。

  “正好我也饿了,”楚音若不得不出面打圆场,她推推端泊容道:“崔管事说得对,菜要趁热吃。”

  “我就想站在这儿多跟你说一会儿话,”端泊容抿唇,“这个老崔!”

  此刻的他,真像个孩子,居然还会闹脾气。呵呵,这跟平素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好像只有在她面前,他才会如此。这让她心中窃喜。

  他牵过她的手,带她步入农舍,果然一阵饭菜的热香迎面袭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对了,老崔,”端泊容忽然又道:“叫你预备的另一件东西,也可以搬出来了。”

  “现在?”崔管事又是一怔,“不等先用了膳吗?”

  “就是现在,”端泊容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啰嗦?”

  “是,是。”崔管事这才低头去了。

  楚音若不由有些好奇,也不知端泊容还预备了什么玩意儿,看样子,也是为了讨她欢心而备的,这让她心底暖流潺潺,倏忽生出许多幸福感来。

  没一会儿,崔管事便郑重地捧了一只箱子过来。箱子不大,然而看上去却沉甸甸的,崔管事看起来有些吃力。

  “打开吧。”端泊容道。

  崔管事放下箱子,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又特意去把门关好,这才将箱子开启。

  楚音若眼前晃了一下,有如午后的阳光折射映入了她的眸中,待定睛细看,不由得有些瞠目结舌。

  这箱中……竟装满了金灿灿的元宝!难怪这般沉甸甸的,这般的耀眼,这般神秘而郑重。

  “喏,你要的东西。”端泊容对她道。

  “呃?”楚音若还在楞怔中没有回过神来,一时不解其意。

  “你昨晚不是问我要钱吗?”端泊容微微一笑,“我说过,今天来田庄便给你的。”

  “我……”楚音若恍然大悟,像被电击了一般,呆呆地道:“我是问你要钱……可没要这么多钱啊……”

  “王妃,这可是王爷全部的家底了。”崔管事在一旁有些不舍得,提醒道:“早上王爷派人送信来,叫我把这箱子准备好,我还想定是府中发生了大事,原来,是王妃要用钱啊。”

  “全部的家底?”楚音若瞪着端泊容,“全部的?”

  “你也知道,本王一向很穷,”端泊容自嘲地道,“比不得泊鸢有先皇后的体己钱。”

  “我不要这么多,真的,我只要一些银钱来周转大米生意便好,真不必这么多……”楚音若有些手足无措,他忽然倾其所有的来待她,倒是把她吓着了。

  “既然是周转生意,钱自然是越多越好,”端泊容依旧那般从容淡然,“你也说过,不会让我亏本的,我相信你。”

  她一直希望他能相信她,可是他忽然给了他全部的信任,反让她心生愧疚。

  她欺瞒他诸多,怎么有资格让他如此待她?

  “昨晚没把钱给你,是因为钱不在府里,”端泊容道,“这些年,我一直把钱存在田庄,一来因为老崔信得过,二来府里人多眼杂。以后你赚了钱,也依旧把它存到这里来,叫老崔保管。”

  她昨晚还以为他不信她迟疑了,本来还怨他小气……想不到,只是钱不在身边罢了。

  她真的很惭愧,一直以来,总是恶意地猜忌他,然而他竟爱她至此,无怨无悔,无所保留。

  相比之下,她那点所谓的爱情,如此渺小,不过萤火微光而已。

  “怎么了?”端泊容看她发了半天的楞,不由笑道:“好歹也是太师府的千金,像没见过钱似的,一箱子金元宝就把你吓傻了?”

  “是没见过世面……”楚音若顿了一顿,方道,“从小到大,还没人给过我这么多钱呢,就算是亲生父母,也不曾有过。”

  她不是市侩的人,从不觉得金钱可以衡量感情,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份愿为她倾尽所有的心意,确实非常能打动她。

  “看来以后本王要多给你钱,”端泊容一脸宠溺的表情,“早知道钱这么有用,从前就不必那般自苦了,给你钱就行了。”

  她被他逗笑了,然而,笑容中却掺杂着苦涩。越是与他相知相守,就越是不舍,可她迟早要离开的,难道她要为了他放弃回家的机会?

  她自认不是爱情至上的人,通常处事理智又现实,但这一次,她真的很迷茫。

  假如……假如留下,她真有那样的勇气吗?真的相信她与他的感情能天长地久?真的能容忍他未来的三宫六院吗?

  这些问题,她无法回答,所以她总是逃避他的目光,低下头去,像是梨花在逃避一场春风,以免最后一片犹豫的花瓣,也被他的情真意切吹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