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一夜成妃(下) 第十五章 巧设赚钱圈套(2)

作者:唐欢
  当下,楚音若轻轻迈进院中,只见玄华的厢房虽然反锁着,窗户却开着。她移步上前,摇了摇窗棂,玄华抬头一望,便看见了她。

  “以为风动,却是影动。”玄华不由笑道。

  “这窗子也不算高啊,爬你也该爬得出来吧?”她皱眉怨道。

  “可是院墙很高啊,”玄华摇摇手解释,“能出得了这窗,越得了这墙吗?况且,我出去了,又能去哪里呢?距离彗星来临的日子还有好些天呢。”

  “我会在彗星来临之前,想办法让你出去的。”楚音若道。

  “怎么,跟端泊鸢谈好条件了?”玄华看了看她的身后,“他允许你来看我的?”

  “我偷偷溜进来的,”楚音若道,“不过,就算被他知道了,也不用怕。”

  “怪不得你今天穿得这么朴素,有失王妃的体统,”玄华又笑,“所以是在乔装打扮吗?”

  “看看,我为你牺牲的真不少。”楚音若道。

  “是为了我吗?”玄华却道:“是为了端泊容吧?”

  “这跟端泊容有什么关系?”楚音若一怔,“我是为了来看你,为了商量办法救你。”

  “你刚才也说了,根本不怕端泊鸢知道你来看我,其实你大可明着跟他说要跟我见一面,想必他也不会不答应。”玄华道,“可是你却用了这么麻烦的方法,能溜进来,肯定费了不少周折吧?说不定,还去求了闻遂公主?”

  这小子……真是鬼灵精,居然被他猜对了。

  “你是怕端泊容知道你来了比南王府。”玄华笑着继续说:“端泊容要知道你又跟端泊鸢私下见面,醋坛子打翻,看你怎么收场!”

  好吧,她承认,这才是她真正的心思。她觉得自己已经对不起泊容了,至少,不能再惹他不高兴了。

  “说吧,你打算怎么救我出去?”玄华又问。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来找你商量。”楚音若叹一口气。

  “所以,是叫我自己救自己?”玄华仍然一副玩笑的口吻,“端泊鸢到底开出了什么条件?”

  “他要我不要赢。”楚音若道。

  “萧皇要你们比试的事?”玄华立刻明白了。

  “若是不赢,泊容怎么办?雅贵妃封后的事情怎么办?”若是这些目的都没法达成,她等于是输了,楚音若蹙着眉,“我也不能为了救你,就不顾大局啊。”

  “什么叫做不顾大局?”玄华翻翻白眼,“说到底,我就是不重要呗!”

  “你当然重要,否则我这么苦恼干么?”楚音若连忙道,“明辉,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对我来说,是唯一能回家的路。”

  “这么说还差不多。”玄华稍微满意。

  “你能想出什么法子,既能骗过端泊鸢,让他先放了你,又能让我最终赢得赌局,助雅贵妃登上后位,让泊容能当上太子?”楚音若真诚地瞪大眼睛。

  “一箭双雕就不错了,你这是要一箭射几只雕?”玄华摇头感慨,“贪心啊。”

  “等彗星来了,我们就要回家了……”楚音若忽然有些伤感,“我只是想,在回家前,为他……为他们母子,做一点事。”

  玄华沉默着,用一种她不曾见过的目光凝望着她,炯亮又深邃。

  “好,我知道了,”他终于道,“忘了告诉你,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在华尔街做过事。”

  “你?华尔街?”楚音若一怔,“美国的华尔街?”

  “不然你以为呢?”玄华无奈地叹息,“我可是金融天才!”

  “那你为什么不干了?”楚音若好奇,“因为亏了大本?”

  “是赚够了,”玄华道,“见好就收,我又不贪心。”

  “所以,你想到让我战胜端泊鸢的方法了?”楚音若大为惊喜。

  他略微点了点头。楚音若一向认为他玩世不恭,但这一刻,他的表情却无比正经,让她的心稍微定了定。

  锦心果然是细作。

  楚音若回到公主府的时候,看到端泊鸢居然也在。想必,就是锦心通的风吧。

  这丫头手脚还真快,这几时报的信,倒是无从察觉。

  “音若,不是我叫泊鸢来的……”闻遂公主显然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

  “知道。”楚音若微微笑道,“公主,比南王爷既然来此,想必也是有话要对我讲,公主可否借个地方,让我俩好好聊一聊?”

  “你们聊吧。”当下,闻遂公主挪出了花厅,将这一方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端泊鸢不疾不徐饮着茶,就像上次在品古轩一般,他这笑盈盈却暗藏心机的模样,实在让她觉得恐怖。

  “听说王爷今天进宫去了?”楚音若道,“怎么又折来公主府了?”

  “自然是为了见你。”端泊鸢道。

  “王爷知道我在公主府?”楚音若挑挑眉。

  “我还知道,你不只来了公主府。”端泊鸢难得说话这般爽快,似乎也不想跟她绕圈子。

  “没错,我刚才还去了王爷府上。”楚音若也答得从容。

  “想来就打个招呼,尽管来便是,”端泊鸢瞧着她,“我好在府里等着你。”

  “我是想去见玄华先生,”楚音若亦坦然相告,“倒不是找你有什么事。”

  “为何非要见他呢?”他不由一笑,她这大方的态度多少有些令他意外。

  “看他是否安好。”楚音若道,“好歹他也是我的手下,若是为我丧了命,倒成了我的不是,怕遭报应。”

  “我不是说过吗,不会伤了他的性命,”端泊鸢叹一口气,“音若,你现在对我是越来越不信任了。”

  “我也只是去看了看他,人又没跑,还关着呢,王爷紧张什么?一切不都是在你掌控中吗?有什么逃得过你的眼睛?”

  她这话堵得他没有还嘴的余地,他又叹息了一声,不过,这一次倒似紧绷的弦松了不少。想来,他这个人极其自信,也不惧她能掀起什么风浪。

  “上次咱们说的事,可有法子了吗?”他忽然道。

  “上次?”她故意装傻道。

  “父皇强迫我们办的事。”端泊鸢蹙着眉,“这几日我还没去米行呢,想着先与你商量,该怎样不赔不赚才好?”

  他这个人,说话可真是够委婉的,分明是想让她故意输了,却说成是要打平手。都这个时候了,还这般虚伪。

  “不赔不赚,倒比赔了赚了还要难。”楚音若道,“不如,咱们就分个高下好了。”

  “如何分呢?”他仿佛在等着她说这一句话。

  “为着玄华先生,自然是不能让比南王府输的。”楚音若道。

  “可是为了二哥,你也不能就这样让我白白赢了啊。”端泊鸢道。

  “为什么不能?”楚音若道,“若是迟早要分出一番高下,我宁可是你赢。”

  他凝眸,企图分辨她这番话的真假。

  “我早想明白了,”楚音若继续道,“反正我已经辜负泊容诸多,也不怕再辜负一次。反正他输了,宫里还有雅贵妃替他撑着。可是你……泊鸢,你却什么都没有了。”

  她提醒自己说话时,语调要尽量低沉,略带沙哑,如此才显得诚恳动情。她猜自己方才的演技还不错。

  端泊鸢怔了一怔,还真似被她这番说辞打动了,忍不住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柔荑,软声道:“音若,原来你这般为我着想……”

  “我想到个法子,”楚音若与他双目对视,强迫自己含情脉脉,“一时也解释不清楚,就打个比方说与你听,你若不懂,只管问我。”

  “你说。”他立刻点点头。

  “比如,你从别人那儿借了一块玉璧,此璧值黄金一万两,”楚音若缓缓道,“你先把此璧给卖了,过几天以后,再用五千两将它买回来,然后还给人家。如此,你就净挣了五千两。”

  “可它既然价值一万两,我又怎么能够以五千两买回来呢?”端泊鸢迷惑。

  “对,玉璧的价钱不会这般变化多端,但是米价就不同了,”她解释道:“前日还是两钱十斤,今日便成为了一钱十斤。比如你问别人借了十斤米,前日以两钱卖出,今日再以一钱买进还给别人,你便净挣了一钱。”

  “我好像有些懂了!”端泊鸢眼中隐约闪过一丝惊喜。

  “据我观测,最近的米价会一直下跌,”楚音若道,“你只需与米行的易老板商量好,先借他手里的大米,以高价卖出,等过几天,米价跌得更厉害的时候,你再买回同样分量还给他,如此你是必赚不赔的。”

  “而米价因为不断下跌,你替二哥原先高价买入的大米,却不断地眨值,”端泊鸢越听越发明了,“所以,他必是输的。”

  “不错。”楚音若颔首。

  “可是,若米价这几天却涨上去了呢?”端泊鸢反问。

  “你大可一见涨就立刻抛出,也不至于会损失多少。”楚音若道,“之后若继续见涨,你就买入便是,反正一路涨上去,都能赚钱的。怕什么?”

  “可是二哥就不同了,他只有一条路,就是必涨才能赚。”端泊鸢恍然大悟,“所以,他失了一半胜利的机会。”

  “所以,你会赢。”楚音若答。

  “音若,这法子真是妙极,你怎么想出来的?”端泊鸢果然谨慎,追根究柢地问道。

  “小时候我借闻遂公主的珠钗来戴,不慎弄丢了,本来打算用百两在市上买一支一模一样还她,结果发现,此钗居然只要五十两,比她当初买时足足便宜了一半。”楚音若道,“我便是从那件事,想到了这个法子。”

  呵,其实都是扯谎,这个在现代股市里,叫做“做空”。空头手里并没有股票,而是从证券公司开空单借的股票,先以高价卖出,再用低价买入,还给证券公司。常人盼着股市涨,只有空头盼着股价跌。

  其实这一招很阴损,也极危险。虽然能日赚斗金,但也有可能因为股价上涨平不了仓,而将身家全数赔进去。

  然而,端泊鸢并不知晓这其中的厉害,他终于笑了。

  从前他所有的笑容都是那么虚伪,唯有此刻,笑得惬意。看来,他是真的……上了当。

  楚音若心里暗暗叫好。

  没错,这是玄华教她的法子。这个法子,能把端泊鸢骗得团团转,最终让他输得一根骨头也不剩。

  但这个法子却有一个不易之处,她得有很多很多本金才能玩这个游戏,可她手头上并没有这么多钱。

  她必须去跟端泊容商量,让她再从府里挪一点儿钱,只是,她害怕泊容不相信她……

  无端端的,她心中十分忐忑,仿佛她今日与端泊鸢的会面,要被泊容知晓了似的。

  她有点儿胆战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