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成妃(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夜成妃(下) 第十三章 受命和皇子比试(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萧皇上了年纪以后就不太狩猎了,但总会在晴天的下午,到靶场射箭。

  射箭时,他不喜嫔妃在旁,只会让羽林军统领陪他练练手。今日又是一个晴天,楚音若知道,萧皇一定会在靶场召见自己。

  靶场是枫丘营地里临时搭建的,穿过羽林军的帐篷,便能听见萧皇的笑声。想来,今日萧皇又是靶心全中,龙颜甚悦。

  楚音若捧着雅贵妃亲手泡的茶,茶里加了雪梨汁,正适合萧皇饮用。

  “给父皇请安——”楚音若向萧皇施礼道:“母妃让儿臣端些茶水来,也不知儿臣是否扰了父皇雅兴?”

  “你来得正好,朕正巧渴了,”萧皇笑道,“这会儿,也正念着你母妃煮的茶呢。”

  “听母妃说,父皇有事要问儿臣?”楚音若待萧皇饮下雪梨茶,顺了气,方才道。

  “听说你要做生意?”萧皇抬眸望她,“女子做生意,在萧国素无先例。何况你还是堂堂陵信王妃。”

  “没有先例,但也不是禁忌吧?”楚音若答道,“万事总有开头人,儿臣只是想替陵信王府做点事。”

  “怎么会想到做生意呢?”萧皇笑道。

  “因为……”楚音若低声道,“穷。”

  “穷?”萧皇大为意外,随后哈哈大笑,“儿媳,你这么说,朕的面子可挂不住,是嫌朕给泊容的封赏太少了?”

  “儿臣不敢,但儿臣说的都是实话,”楚音若鼓起勇气道,“比南王府,儿臣是去过的,闻遂公主府,儿臣也去过——单就这两处来说,陵信王府就远远比不上。”

  萧皇敛了敛眉,片刻之后,点头道:“这确是实话,泊鸢跟他姊姊有先皇后留下的体己钱,自然是比你们都富足些。”

  “儿臣当家的这些日子,深感府中入不敷出,”楚音若道,“若再不想些法子,长此以往怕是要坐吃山空了。何况薄姬妹妹要生孩子了,将来的用度会更大,儿臣不得不为此发愁。”

  “果然是楚太师家中教导出来的好女儿,”萧皇的眼神中一片赞赏,“确是比别人强些。”

  “多谢父皇夸奖,儿臣愧不敢当。”楚音若低下头去。

  “朕倒是想知道,这稻米生意,你打算如何做?”萧皇不由细问道。

  “父皇不是特许在江北开设米行了吗?”楚音若答道,“江北既有米行,不必去江南,做这生意就更方便了。”

  “这个朕知道,”萧皇道,“倒不是米行的问题,朕是想问,米价一天一个样,你如何猜度?”

  “疾如风,徐如林,掠如火,不动如山。”楚音若道。

  “什么?”萧皇没听清。

  “米价虽然一天一个样,但只要把握四个要领,倒不必怯怕。所谓疾如风,是指行情要反转或破位不对头时赶快处置。徐如林,是指盘整时步调放缓,高出低进。掠如火,是指单边的连续走势,一路追杀绝不犹豫手软,并抱牢赚钱的部位,只追加不平仓。不动如山,是指很多时候走势不明,勉强进场不但难以图利,还必须承受极大的风险,不如退场观望。”

  楚音若答道。

  “不错,”萧皇初时有些迷惑,随后不断颔首,“不错啊,虽然朕不太听得明白,但颇觉有理。儿媳,这些都是谁教你的?难道楚太师还会做生意不成?”

  “并非父亲所教,是儿臣看些闲杂书籍所学。”楚音若道。

  这其实是本间宗久的《酒田战法》里的四条原则,关于股市的各种理论,楚音若觉得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就捡个最简单现成的酒田战法敷衍萧皇二一。

  “看来儿媳你说要做生意,不只是口头说说,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萧皇道,“如此,朕就放心了。”

  楚音若不由暗自欢喜,但表面上却不敢表露得太多情绪,只是浅浅甜笑。

  “父皇——”忽然,身后有人扬声道,“儿臣来迟,还望父皇恕罪。”

  端泊鸢?

  楚音若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错愕的神情。这个时候,端泊鸢怎么也来了?

  “你来得正好,”萧皇对端泊鸢道:“朕和你皇嫂方才说起做稻米生意的事,朕知道你也感兴趣,不如一块儿来听听。”

  所以,是萧皇召他来的?萧皇把她和端泊鸢一并叫来,也不知有什么意图……楚音若只觉得心里立刻忐忑起来。

  “皇嫂有何高见,让泊鸢也听听。”端泊鸢笑道。

  “王爷面前,音若不敢造次。”楚音若施礼道,“不过一些浅见罢了,想必王爷也是知道的。”

  “依朕看,这小子他未必知道。”萧皇从旁道,“儿媳啊,泊鸢他也想学着做稻米生意,你觉得如何?”

  呵,果然还是没能躲开这冤家对头。端泊鸢已经够有钱了,还嫌钱不够,人心不足蛇吞象。

  “江北米行一开,京中达官显贵均可做这稻米生意,”楚音若克制地答道,“王爷要如何,旁人哪能干涉?”

  “泊鸢还想向皇嫂多请教呢,”端泊鸢却靠近一步道,“听闻皇嫂对这稻米生意,颇有一套自己的见解,泊鸢十分好奇。”

  她怎么会告诉他呢?她会这么傻,把生意经告诉敌人?抑或他认为,她如今还会像从前那样傻?

  “泊鸢,别这么没出息,”萧皇忽然道,“朕还想看你们两人比试比试呢。”

  “比试?”楚音若与端泊鸢均是一怔。

  “这稻米生意,在京中也是新鲜事,想必不少朝臣也会参与,”萧皇道,“你们二人先去试试也是好的。赚了钱,朕的脸上也有光彩。不过,任何事,若少了对手,便缺了兴致。朕倒想让你们俩比一比,一个月之后,看谁赚的钱多一些。赢者,朕重重有赏!”

  这个萧皇有病吧?怎么什么事都要让人来比一比?这一回,倒比到她头上来了!所以,今日萧皇特意召他俩来,就是为了这个?

  楚音若只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大楣了,怎么就撞上这么一只心理变态的老狐狸,把她当困兽玩耍吗?

  她悄悄看一眼端泊鸢,对方的神情倒没有什么变化,想必是老狐狸这一套他就早习惯了,所以不足为奇。

  好,他镇定,她也不能输了阵势。比就比,她一个深谙金融知识的高材生也不是好惹的!

  “儿臣遵命。”她听见自己缓缓答道。

  玄华只是笑,笑了半晌,看得楚音若有些火大。

  “有话说话!只是笑,算什么?”楚音若道。

  “这么说,你是怕了?”玄华反问。

  “我本来就是想赚点钱而已,”楚音若叹了一口气,“赚钱的把握我还是有的。可是,比谁赚得多,这哪里说得准?”

  “嗯,这端泊鸢这么阔绰,想来,也不单是啃老族而已。”玄华点头道。

  “先皇后能给他留下多少遗产?”楚音若蹙眉道,“想来,这些年他靠着自己的本事,也赚过不少吧……”

  “你觉得自己会输?”玄华道,“再怎么样,他一个古人,也不懂股市啊。”

  “反正觉得这个人有些鬼灵精,”楚音若满腹担忧,“说不定,哪天会着了他的道。”

  “说正经的,”玄华口吻忽然严肃起来,“彗星,大概下个月就要来了。”

  “是吗?”楚音若不由精神一振,“什么时候?”

  “大概初十左右。”玄华道。

  初十?这算来,大概一个多月……

  “水沁庵附近的林子,估计可以找到回去的路,”玄华道,“到时候,我就在那里等你。”

  不知为何,楚音若心中一阵迟疑,并没有马上回答。

  “怎么?”玄华打量着她,“你该不会在这里活得太高兴,不想回去了吧?”

  “哪有……”楚音若连忙掩饰,“我只是在想……临走前,怎么也得赢了端泊鸢才好。”

  “反正都要走了,赢不赢都无所谓了。”玄华故意道。

  “不行,事关……义气。”楚音若道,“对,义气!”

  “没了你,端泊容未必就要穷死了,”玄华道,“也未必当不上太子,你也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她也明白……她只是端泊容身边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子而已,没了她,他立刻可以找到别的女人代替。

  只是,她头一次谈恋爱,迷恋这种甜蜜的感觉,这个梦,想作得更长些……

  “你有没有想过,”玄华忽然道,“为什么我回到现代以后,却没有碰上现在的你?假如,我们真的是一起回到同一个时间点,我们应该是最好的朋友,会经常联系才是。”

  她一怔,心中忽然猛颤了一下,仿佛有什么既令她恐惧,又令她兴奋……

  “对啊,为什么呢?”她装傻地问。

  “也许你根本就没有回去。”玄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霾。

  她知道,他说对了。不错,这大概就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答案。

  难道,她终究还是留在了萧国?终究,她还是舍不得端泊容……

  她从来不相信自己是为了爱情能付出所有的女子,罗曼史所写的一切,从来都让她嗤之以鼻。

  她会这么笨吗?明知他有妾室,明知将来也不会只有她一个女人,助他登上皇位后,还有三宫六院,说不定她连皇后也未必做得成……可她却甘愿为他赴汤蹈火,连家也不回了?

  “不要乱讲,”楚音若连忙否认,“萧国有什么好的?没电视没电影没网路,不能穿短袖和牛仔裤,吃不到巧克力和霜淇淋,整天无聊得要命,谁愿意一辈子待在这儿啊?”

  玄华又笑了,这次笑得停不下来,仿佛听了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全身都在颤抖。

  “我哪里说错了?”楚音若瞪着他。

  “骗人可以,”玄华道,“别骗自己。”

  她怔住,他一指戳中了她的要害,让她全身都僵了。

  所以,她真的可以为了端泊容,赌上自己一的辈子?她真的可以那般崇高而忠贞,比小说里的女主角更像女主角?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只是迷恋于端泊容的俊美,沉沦于他的温存罢了,或许,还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觉得让这样的男子爱上自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她还想再春风得意一阵子。

  但她会为此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