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成妃(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夜成妃(下) 第十三章 受命和皇子比试(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楚音若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地,如同又掉进了时空的漩涡一般。

  然而,她并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冷,身畔有什么牢牢包覆着她,温暖的、坚实的,让她打从心底滋生出一股安全感,像安居在巢中的燕儿。

  她抬头,看到一双眸子正凝望着她,哪怕在黑暗中,也如星星般温柔熠亮,像是帐篷里点着一盏暖色调的灯,瞬间从早春来到初夏的感觉。

  她这忆起沉睡之前,她和这眸子的主人做了多么羞耻的事……比色情电影更加色情,她简直堪比AV女优。

  她记得,在宕春丸的药力之下,她如何对他百般主动,甚至骑坐在他的腰间,他的手臂摇动着她的纤腰,似乎整个人都探入她身体的最深处,要将她撕裂了一般。

  那一刻,她体验到了极致的痛楚与欢乐,像是被抛入云端,又堕下深渊。可是无论到哪里,她都愿意随他,至死不渝……

  “醒了?”端泊容对她低声道。

  “你是早就醒了,还是一直没睡?”他这般目光熠熠地看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

  “我一直浅眠。”他轻轻啄了啄她的额头,哑声笑道:“这一下午,就更睡不着了。”

  楚音若也不由得笑了,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靠得他更紧。如果可以,她就想这样一直依偎着他,什么也不做,懒洋洋的,无比舒心。

  “一会儿叫她们把热水抬进来,给你好好泡个澡,”他在她的耳边道,“疼不疼?”

  “还好……”她不由满脸羞红,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埋得低低的。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一丝酸酸的滋味掠过心头,不由努嘴道,“你跟薄姬……也是如此吗?”

  “怎么又盘问这个?”端泊容笑意变浓,“还以为你会忘了。”

  “她都有孕了。”所以,他们俩的房事……更激烈吗?

  “有孕不过是她运气好,”他双臂收紧,仿佛怕她一气之下要逃跑似的,“照这样下去,很快王妃你也会有孕的。说不定,已经有了。”

  “呸!”他平素道貌岸然的,想不到在床上还挺懂得甜言蜜语。

  “一会儿梳洗好了,得去母妃那儿一趟,”他叹了口气道,“真是麻烦,还想着要这般跟你待上一整晚的。”

  “怎么,母妃传我们去吗?”楚音若一怔。

  “嗯,传了好一阵子了,我说你在午睡,得耽搁片刻。”他答道。

  “好一阵子了?”楚音若惊得撑起身子,“母妃会生气吧?”

  “就让她老人家等一等吧,”他倒是不疾不徐地道,“没什么比得上让我的王妃好好休息更打紧的。”

  他不是很怕雅贵妃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了她,对一切都无所谓吗?呵,所谓为了一个女人烽火连天戏诸侯,从此君王不早朝,便是如此吧?那她岂不成红颜祸水了?

  原来,当一个红颜祸水的感觉是这样好,就算像杨贵妃被令自缢在马嵬坡,她想自己也会甘愿。

  “还是快些吧,”但她始终还是舍不得他为了自己得罪雅贵妃,“我睡得够了,现下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不累吗?”他坏笑,“那晚上还可以让你再累一次?”

  楚音若嗔笑打了他一下,当下唤了红珊与双宁进来,为她沐浴更衣,打扮得当后,匆匆与端泊容往雅贵妃的帐篷里去。

  雅贵妃正在用晚膳,听声音像是跟谁谈笑着。楚音若迈入帐中,不由一怔——没料到,永明郡主竟然也在席间。

  “母亲?”楚音若惊讶地唤道,“你怎么……来了?”

  “本宫闲得无聊,想着永明郡主也好久不见了,正值枫丘春光正好,特邀郡主前来踏青。”雅贵妃道。

  “音若,”永明郡主起身道,“你这孩子,怎么来得这般迟?我才到这儿,娘娘便唤人去传你了,为何现在才来?”

  “我……”楚音若看了端泊容一眼。

  “方才音若在午睡,”端泊容立刻代答道,“小婿怜她近日辛苦,不忍唤醒她,还望岳母大人见谅。”

  “王爷这么说便是客气了,”永明郡主连忙道,“原来是王爷体恤音若,那真是音若的福气了。”

  帐内烛火通明,永明郡主的目光忽然落在楚音若的脖子上,脸色不由微微一凝。很显然的,雅贵妃似乎也发现了什么异样,眸中闪现一丝难以置信的神情。

  楚音若恍然忆起,自己脖子上斑斑点点,都是端泊容使坏留下的吻痕……糟糕,不会恰巧就这般被两个长辈瞧见了吧?

  两个长辈果然只一眼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当下相视一笑,颇为满意的样子。

  “泊容会疼媳妇了,本宫心中甚慰。”雅贵妃笑着颔首道:“来,泊容,快让你媳妇坐下,不是说她近日辛苦吗?也别累着了。”

  这话说得楚音若两颊越发滚烫,简直就想找个地洞躲起来。端泊容依旧那般不紧不慢的模样,从从容容拉着她坐到席间,还给她斟了一杯甜酒。

  “郡主,你现下可以放心了吗?”雅贵妃对永明郡主道,“他们小两口和睦了,你我心中一块大石,也算落了地。”

  “真是没想到,”永明郡主高兴得阖不拢嘴,“本来还想着要再劝一劝他们两个,不料自己倒和睦起来了。”

  “母亲,父亲近日可好?”楚音若连忙岔开话题。

  “好,好,”永明郡主连声答道,“话说今日你父亲让我前来也是为着一桩大事。”

  “大事?”不是说是雅贵妃邀她来踏青的么?

  永明郡主与雅贵妃又对视了一眼,待雅贵妃点了点头,永明郡主方道:“前日你父亲与我商量,也是时候该为着立后之事上书皇上了。”

  “立后?”不只楚音若诧异,端泊容也是一脸意外。

  “母妃,”端泊容疑惑地道,“此时提议立后,是否时机不够成熟?”

  “本宫知道,近日皇上与本宫生隙,特别是盈月璧一案后,大大折损了皇上与本宫的恩情。”雅贵妃轻叹一口气,“但楚太师却以为,此刻却是良机。”

  “哦?”楚音若不解,“为何呢?”

  “一来,皇上因为盈月璧之事,对贵妃娘娘怀有愧疚之意,”永明郡主代为答道:“二来,陵信王府妾室有孕,虽不是正妃所出,但好歹皇裔有后,皇上心中想必正是高兴。”

  “泊容,你与泊鸢同受皇上器重,都是太子的备选之一,”雅贵妃解释,“从前,碍着先皇后的缘故,泊鸢比你有胜算,但现在先皇后去世多年,娘家势力在朝中已经瓦解,而且泊鸢一直未娶正妃,两个妾室腹中亦无动静——皇上常说,要先齐家再治国,泊鸢在皇上眼中,显然不够稳重。”

  “若是贵妃娘娘能够封后,陵信王爷登上太子之位,也是迟早的事。”永明郡主接口,“不过,此事还需有助力,音若,这倒要指望你了。”

  “我?”楚音若在一旁听着,半懂不懂,这瞬间更是懵了。

  “皇上听说音若想做生意,不由对此事颇感兴趣,”雅贵妃道,“皇上一直认为,女子的相夫之术,不仅在闺中小事上,更要实实在在能够有助夫君的前途,才是真正的贤德。皇上一直那般怀念先皇后,也是因为先皇后助他良多。所以,皇上听闻了音若你的打算,便甚是欣赏。”

  “女儿,你可得争气,把这生意做好,”永明郡主道:“如此皇上会觉得陵信王府一派详和美满,贵妃娘娘封后之事,便更有把握了。”

  “本宫若能凤仪天下,泊容的太子之位,也是囊中之物了。”雅贵妃微微而笑。

  等等,等等,楚音若整个人都呆了——这番话说得她云里雾里的,她只是想赚点银子而已,怎么就关系到什么封后,什么立太子……她可没想担这么大的责任!

  “明日皇上要单独召见音若呢,”雅贵妃又道,“音若,到时候好好说话,皇上心中欢喜了,一切就都顺遂了。”

  单独……召见她?楚音若不由瞪大眼睛。虽然吧,她自认为还算比较会讨长辈欢心,但萧皇那个心思诡谲的老头子,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万一她行错一步,说错半个字,岂不会连累了端泊容?

  “音若打小就很得父皇喜欢,”端泊容似乎看到她隐隐发白的脸色,上前暗暗拉了拉她的手道,“母妃放心,音若一定会不负众望的。”

  他真对她有信心吗?可惜,她现在心中如有鼓在敲打个不停……生平第一次,她如此害怕,就算是她踏错了时空,变换了身分,也不曾像此刻这般,充满了恐惧。

  她越是爱他,想为他做得更多,就越是忐忑不安。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便是如此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