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成妃(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夜成妃(下) 第十二章 王爷妒火中烧(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话说,这里为什么叫做枫丘呢?走了这半日,半株枫树也不曾见。

  然而,却像端泊容所说的,这里到处栽满了梨花,在春意盎然中嫣然一片粉色,越发勾起春情萌动。怪不得这么多女子喜欢到这里来踏青。

  听闻从前枫丘是历代萧皇围猎之地,然而近年来因为有了新的狩猎之地,这里便渐渐废弃了,反而因为风景秀美,成为了皇亲贵胄的游玩之地。不过,几个营地倒也是现成的,地势安全得很,扎了帐篷便可放心在此小住数日。

  楚音若本以为闻遂公主也会一同前来,然而听闻驸马感染风寒,她要留在府中照顾夫君,想必这次是见不着了。而端泊容负责防务,一大早便忙前忙后,连跟她说话的功夫也没有,这让楚音若倍感无聊。

  吃了午饭,楚音若打算去林中走走,她嘱咐双宁留下来打扫帐篷,让红珊一人陪着她闲逛。

  此时已是春分时节,天气回暖,林中梨花开得正俏,花树一路斜立,缠绕一条明澈小溪,溪水花影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然而,虽说明日高照,但毕竟还是早春时节,一阵风来,楚音若颤了一颤,她今天穿得单薄了些。

  “王妃可觉得冷?”红珊在一旁道,“不如奴婢回去取件斗篷来吧?”

  其实,楚音若觉得自己身子也没那么弱,支撑一下即可,但难得有逍遥自在的时光,她也不想红珊老是跟着,于是点了点头。

  一时间,红珊转身去了,她独自一人站在梨花树下,看着阳光从花隙中落下来,只觉得有片刻的惬意。

  忽然,她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以为是红珊回来了,但待回眸望去,却见一个令她愕然的身影。

  端泊鸢?

  他为何在此?而且,只身一人,并无随侍。

  “音若,你总算来了。”只听,端泊鸢对她浅笑道。

  什么意思?什么叫总算来了?

  她蹙了蹙眉,正想问他为何在此,忽然一片花瓣拂过她的面颊,她才忆起,这里是梨林所在,难道……就是当年她与端泊鸢订情的地方?

  “我看你进了林子,又打发了红珊回去,”端泊鸢继而道,“我想,你是在等我吧?”

  这小子也未免太自信了吧?不过,谁让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呢?她恰巧来到这里,恰巧身边也没人,难怪他会误会……

  “王爷到底有什么话?一次讲个明白吧,”楚音若真是赖得跟他纠缠,“总是这般,不太好吧?”

  “音若,你什么时候会画画了?”他冷不防地道,“那日在添福楼,看你画功那般独特,着实令我吃惊。”

  “我……怎么就不会画画了?”楚音若心中一怔,连忙掩饰道:“好歹是上过御学堂的,公主们的同窗,琴棋书画就一点也不会?王爷也太小瞧我了。”

  “小时候你最讨厌画画了,每次师傅派下来的功课都是我代劳的,还记得吗?”他的眼神令人琢磨不透。

  “小时候不喜欢,不代表现在不喜欢。”楚音若道,“就像小时候不喜欢的人,现在未必不会喜欢一样。”

  “你是说二哥吗?”端泊鸢似笑非笑,“所以,你现在是真的喜欢上二哥了?”

  她觉得,是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以免他再做无谓的幻想,徒增麻烦。

  “不错,”楚音若听见自己的声音坚定无比,“我是喜欢上泊容了——这辈子,嫁夫从夫,至死不渝。”

  端泊鸢凝视着她,她不知道这眼神中,到底是失落还是别的什么意味,只觉得像幽潭一般,令她打了个寒颤。

  她终于发现,为什么自己不会喜欢上端泊鸢,他虽然有一双爱笑的眼睛,却是一双空洞的眼睛,如宇宙中的黑洞,让她有些害怕。

  而端泊容却不同,虽然他并不常笑,表面冷淡似冰,但他的眸子里时常能让她感受到温泉水般的温暖。冷淡只是他身为王爷所必要的伪装,他实在是一个好人……

  “我明白了。”端泊鸢突然轻叹一口气,“既然如此,从今往后,我必不会再痴缠于你。音若,你可放心。”

  他的语气这般可怜,她若心软一些,大概会被打动。然而,她的心里已经住进了另一个人,任凭眼前这段旧情再缠绵,都与她无关了。

  “音若——”端泊鸢倏忽伸出手来,趁她不备,出乎意料地握住了她的皓腕。

  她一惊,本能地往后一退,然而他力道虽然不大,却也一时无法挣脱。

  “别动,”他柔声道,“让我握握你的手,就一会儿,一小会儿……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可好?”

  他几乎是哀求的口吻,让她一时间手足无措。

  假如,现在她表现得太过无情,他一定会怀疑吧?还是不要露出破绽的好,稳妥起见,就让他放肆一回好了。

  不就是握个手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握就握了……

  “我送你的羊脂玉镯子呢?”端泊鸢却问道,“是再也不戴了吗?”

  “啊?”什么羊脂玉镯子?她见都没见过……

  “也对,你现在身为陵信王妃,什么镯子没有,”端泊鸢涩笑道,“大概也不稀罕那个了。”

  “你也知我现在身为陵信王妃,从前的许多东西,都不便再戴了。”楚音若连忙接着他的话由道,“改天寻出来,还给你吧。”

  “那倒也不必。”端泊鸢道,“一只镯子而已,搁就搁着吧。”

  好吧,既然他不再追究,她也不便再多语。不过究竟是什么镯子呢?改天一定要在首饰盒里好好寻一寻,否则终究让她不太踏实……

  楚音若回到帐篷的时候,却见红珊和双宁站在帐篷门口,神情颇有些古怪。

  “你这丫头,说好取斗篷的,却去了这半日,”楚音若笑着对红珊道,“本王妃可等不及你了,就自个儿回来了。”

  “王妃……”红珊支吾道,“王爷……王爷在里边呢。”

  “王爷?”楚音若不由眉心一蹙,“王爷不是负责防务去了吗?”

  “说是要等王妃回来,像有什么大事要与王妃商量。”双宁答道。

  “知道了,”楚音若心下不由乱跳,“你们忙去吧,我跟王爷单独说说话。”

  红珊和双宁颔首,一并去篝火旁烧水,楚音若定了定神,方才步入帐篷里。

  四周静悄悄的,虽是白昼,帐篷里却一片昏暗,楚音若过了好半晌,才看清端泊容正半靠在她的卧榻上,像是睡着了,又像只是在闭目养神。

  她缓步上前,悄悄端详他,每一次看到他这沉睡的模样,都觉得俊美无比,而且显得特别纯净无害,像个乖宝宝,让她实在想偷偷亲他一口。

  他和衣而卧,也不知会不会冷,楚音若怕他着凉了,顺手拿了一条球子,轻手轻脚地盖在他的身上,但微微一动,他便醒了,半睁开眸子,眯眼瞧着她。

  “王爷——”楚音若微微脸红地唤道。

  还好他没有看到她方才花痴的模样,否则多丢脸啊。

  “你到哪儿去了?”他问道。

  “妾身……到林子里走了走。”楚音若答道。

  “看到梨花了?”他抬眉问。

  “梨花满林子都是啊。”她笑道。

  他这话什么意思?意有所指吗?希望只是她做贼心虚……

  “林子里还有谁?”他却道。

  原来,不是她想得太多,终究什么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意味荣长的。

  “不过……是恰巧遇上了比南王。”她答道。

  “恰巧?”他反问:“真是恰巧吗?”

  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吗?他能不能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为什么总不肯耐心听她解释呢?

  “王爷在怀疑什么?”楚音若颇有些委屈,“难不成以为我还是跟比南王约好的?”

  “梨花树下,不就是你们当年的定情之地吗?”他冷笑,“只怕不必约,自然心有灵犀前去一见。”

  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所以无论她说什么,他都认定她出轨了?

  “王爷既然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楚音若赌气道,“不错,就是约好的,若不是为了见他,这枫丘我还不愿意来呢!”

  “你终于说出真心话了?”端泊容抿了抿唇,“难为王妃憋屈了这么久,为何不早告诉本王?本王一向大方,或许就赠你一纸休书,让你去与心上人团聚了。”

  这男人是不是有点傻?她说的是真心话还是气话,他听不出来吗?

  “那王爷就休了我好了!”楚音若一急起来,也是个倔脾气,怎么样也不肯认输。

  “那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你们?”他一把擒住她的腕,几乎要弄疼了她。

  “王爷不是说自己一向大方吗?”楚音若越发生气,“怎么,要出尔反尔?”

  他眉心抽动了一下,仿佛她这话刺中了他心尖最脆弱的地方,忽然,他一个翻身,将她狠狠地压在榻上,两道凌厉的目光射入她的眼中。

  “出尔反尔又如何?”他低声道,“对付红杏出墙的女人,就该如此!”

  说话之间,还未待她反应过来,他的吻便覆盖而下,灼热的、激烈如火的怒气,将她整个人包围,让她无处可逃。

  楚音若瞪大眼睛,没料到他会如此出其不意,她的双手狠狠地抵住他的肩膀,试图躲闪,不让他为所欲为,然而他的力道如此强大,非她可以抗拒。

  冷不防的,像是有一道电流穿过她的全身,让她在颤抖中也无从抵抗,他的进攻越发猛烈,蛮横到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一般,只得放弃最后的挣扎。

  好吧……不过就是接个吻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爱怎样就怎样吧……反正,她不是也很怀念他的吻吗?

  “唔——”但他实在弄得她很不舒服,她不由呻吟了一下。

  他怔住,这才意识到自己用力过度,然而也不甘愿就此放过她,于是收敛了力道,唇舌变得轻柔了许多,平添了一丝缠绵的味道。

  楚音若忽然有一丝心酸,她与他之间,原来离得这么近,也这么远。她本爱着他,他亦眷恋着她,但却隔着陌生的时空,隔着这许多人和事……纵使情真意切,到底难以相守。

  唯有这片刻,他抱着她,她亦拥有他。

  这样想着,她便完全放弃了反抗,唇舌变得绵软,尝试与缓缓他纠缠,周围的一切,仿佛在顷刻间滋生出甜蜜与旖旎,像是夜晚的露水在呢喃。

  端泊容微微蹙眉,感受到了她的变化,仿佛有些诧异,但随后便是微微的惊喜,他的吻,由初时的霜道渐渐变为宠溺,带着她一起沉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