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一夜成妃(上) 第五章 穿越者同盟(2)

作者:唐欢
  诸人怔了一怔,都觉得楚音若所说有几分道理。

  “这话也对,”萧皇终于神色缓了缓,“不过玉质何其坚固,平素的磕碰,倒也不至于会留下痕印。说到底,也是雅贵妃失职。”

  “臣妾真的是悉心保管……”雅贵妃已经欲哭无泪,“就算有错,也是无心之失,难道臣妾会刻意损了这皇家之宝不成?”

  “贵妃娘娘,”端泊鸢道,“若真是平素无意磕损,尚可原谅。但娘娘却想瞒天过海,以赝品充数,不怕皇族祖先怪罪吗?”

  “王爷此话何意?”雅贵妃愠道。

  “禀父皇,儿臣笃定这块玉与母后当年保管的,绝不会是同一块,”端泊鸢道,“听闻盈月璧有一块姊妹璧,名唤嫦娥璧,在二皇嫂娘家保存,儿臣只怕……”

  “王爷!”楚音若立刻道,“王爷说话要想仔细!难道王爷是怀疑我娘家与此事有关?是我娘家用嫦娥璧冒充了盈月璧不成?”

  “嫂嫂如此聪慧,皇弟我就不必再言了,”端泊鸢浅笑,“这世间,能冒充盈月璧而掩人耳目的,也只有嫦娥璧了。”

  “好,王爷既然如此猜测,我就得力证我娘家清白,”楚音若跪下对萧皇道:“还请父皇召儿臣母亲携嫦娥璧入宫,事情的真相,一看便知。”

  “这办法倒是不错。”萧皇点头道,“来人,传永明郡主入宫!”

  雅贵妃顿时一脸仓皇之色,端泊容也不安起来。

  按原计划,确是嫦娥璧代替盈月璧,不过楚音若没告诉他俩,她在中途改了主意……

  楚音若安静地跪着,并没有回应雅贵妃与端泊容投向她的不解目光。

  从太师府到宫里,不过半个时辰的路程,但这片刻的等待,却让整个大殿的人都觉得过了一辈子那么久。

  “臣妇参见皇上。”永明郡主总算是来了,一入殿便行大礼,颇有些匆忙之色。

  “堂妹最近可好?”萧皇道,“大过节的,难得你入宫,只是有一桩事得问问堂妹。”

  “皇上尽管问。”永明郡主道。

  “那嫦娥璧,可还在你府中?”萧皇道。

  “自然是在,”永明郡主颇有些错愕,“接到旨意,臣妇便带着嫦娥璧来了,只是奇怪,为何皇上会忽然对此璧感兴趣?”

  “嫦娥璧此刻在你手中?”萧皇重复问道。

  “在此。”永明郡主连忙从随侍丫鬟手中捧过一只锦盒,盒盖开启,只见一块圆润透白的美玉卧在其中。

  “这果真是嫦娥璧?”端泊鸢不由身形一僵。

  四周诸人也是大为意外,尤其是雅贵妃与端泊容,骤然脸色一变。

  “王爷这话说得奇怪,”永明郡主道,“我宣恺侯一族的祖传圣物,怎会有错?”

  “母亲,”楚音若莞尔道,“比南王以为,母亲用这嫦娥璧,代替了盈月璧。”

  “什么?”永明郡主惊讶,“这嫦娥璧一直在我房中保管,怎么会……我们太师府又怎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这一切,楚音若不曾与母亲沟通过,所以永明郡主此刻都是真实的反应,在场的人都是精明的人自然看得出来,认为所说的一切都真实可信。

  “父皇,”楚音若对萧皇道:“方才比南王爷说,天下能代替盈月璧的,唯有嫦娥璧,但嫦娥璧如今清清楚楚摆在这里,那么祭祀所用之物就一定是盈月璧无疑,所以,贵妃娘娘并无失职之罪。”

  事实就算不是如此,可逻辑如此。端泊鸢给自己设了套,只能自己去钻,她不过是推波助澜罢了。

  “父皇……”端泊鸢急道:“就算嫦娥璧在此,也不能证明那盈月璧是真的!”

  “够了!”萧皇终于不耐烦,“好好的祭祀,因为你的胡乱猜测,弄得乱七八糟!你说盈月璧不是真的,也没证据。如今永明郡主既然拿出了嫦娥璧,此事就此作罢,休要再纠缠下去!”,

  楚音若低下头,嘴角难掩一丝得意之色。看来,她在这个游戏里也并非那么容易就挂掉,只要施展智慧,她其实不比这里的任何人差。她,只是需要适应而已。

  她还得感谢,两日前,与江明辉的相遇……

  两日前,品古轩。

  楚音若跟随玄华步入内室,这里布置得倒颇有现代风格,比如椅子经过一番改装,宽大柔软,跟沙发无异。

  “楚小姐,请坐。”玄华对她彬彬有礼地道。

  “江先生何必这么客气。”楚音若微笑,“咱们不是认识挺久了吗?”

  “楚小姐知道我的名字!”玄华大为吃惊。

  “江明辉,”楚音若倒觉得诧异,“难道阁下不是温泉山庄的江总吗?”

  “温泉山庄是什么?”玄华满脸迷惑,“没错,我的名字是叫江明辉,可我不是什么江总。”

  “那么阁下在美国留过学吗?”楚音若越发觉得奇怪。

  “对啊,我刚从美国回来……”玄华怔怔地点头,“不,应该说,我在现代的时候刚从美国回来,就遇上了这档子倒楣事。我记得那天我喝得有点多,从酒吧出来,忽然一阵迷糊,就找不着方向了,等到清醒过来,已经来到了这里……”

  楚音若蹙眉思忖,她一直以为,江明辉是在她之后才穿越过来,可万万没料到,他竟是在好几年之前。

  那么……她忽然一阵惊喜,仿佛看到希望。

  既然江明辉是好几年前就穿越到了这里,但她却见过温泉山庄的“江总”,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回到了现代,开起了温泉山庄,遇到了大学毕业刚到拍卖行工作的她。难怪此刻他还不认识她。

  所以,他们是可以回去的,至少,他是回去了。

  楚音若难掩激动,几乎要落下泪来,平复了半晌的心情,方才对玄华道:“江先生,我真的认识你。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开了一间温泉山庄,修身养性,你从来不去酒吧,甚少与美女交往,你喜欢古玩奇珍,你经常很神秘地对我微笑,说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你那时候已经三十多岁,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导致性情大变,但现在,我却懂得。”

  她这才明白,江明辉当时并不是在追求她,他对她特别青睐,是因为他俩曾在一个异度空间相识,成为了彼此唯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人。但那时的她,并不知晓。

  “你是说……”玄华恍然大悟,满脸不可思议。

  “江总不信?”楚音若问。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有什么不信的?”玄华叹一口气,“原来我三十多岁的时候,认识了楚小姐你,真好,真幸运……”

  的确像是命运的安排,如果他俩在现代不曾相识,今天也不会在这里有此一番长谈,她依旧会孤独无助。

  “这么说,我们是可以回去的。”玄华也不由一阵兴奋。

  “对,只是如何找到回去的路,还得再仔细研究,”楚音若道:“我觉得,大概跟彗星有关。”

  “最近我也在研究天文星象,”玄华点头,“希望能有办法。”

  “不过……”楚音若忽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假如,我们真的能回去,穿回同一个时间点,而你回去之后又开起了温泉山庄,遇到了大学刚毕业时的我……那么现在的我,又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把她自己吓了一跳,显然,玄华也楞住了。

  平行空间,可以同时存在许多个“我”吗?就像她看的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只有把另一个“我”杀死,才能代替她在那个空间活下去。就像她来到萧国,真正的陵信王妃楚音若便上吊身亡。

  假如她真的回去了,那么等于现代多出了另一个“我”,这实在很矛盾。

  “这……听上去有些复杂……”玄华抓抓脑袋。

  “没关系,这个世界本来就由矛盾和复杂组成的。”楚音若淡笑。

  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找到山在哪儿,桥在哪儿。

  “对了,有一件事还得请江总帮忙。”楚音若从愁肠烦绪中挣脱出来,打算从从容容面对眼下。

  “楚小姐别再客气了,”玄华道,“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有什么尽管说。”

  “江总既然做古玩生意,能否找到一块圆白无瑕的美玉?我有急用。”

  她总觉得盈月璧失窃一事没有那么简单,假如真的用嫦娥璧代之,估计就中了敌人的圈套。她得另辟蹊径,出人意料。

  “倒也巧,还真有这么一块,”玄华微笑道,“前几天派人去江南采买的时候,无意中捡到的“大漏”。还真是一块难得的美玉,只不过,边角上略有隐纹,但不细看倒也不明显。”

  “江总能卖给我吗?”楚音若问,“我将它稍加打磨,估计一天功夫也够了吧。”

  回去应该能找出盈月璧的图样,依样画葫芦,便可赶上元宵节的祭典。

  “卖什么卖啊?”玄华大方地挥挥手,“送给楚小姐好了。说了别再客气。”

  也对,现在对他们俩而言,什么古玩奇珍都是身外之物,他们有更重要的目标要结成同盟,其他的都无所谓。

  楚音若莞尔,本来稍安的心,此刻更加泰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