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成妃(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夜成妃(上) 第三章 假女儿回娘家(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初二的那天,她喝醉了。据红珊说,当晚是端泊容抱着她回府的。

  楚音若第二天醒来,后悔不已,只希望自己不曾在酒醉时胡说过什么,泄露了身分。事后她想旁敲侧击试探端泊容一二,然而始终没有机会。

  过年期间,端泊容是很忙的,他督察礼部事务,要迎接各国使节,清点朝礼,还要代表萧皇到高阶官员家中拜访,每天早出晚归,一直忙到初八,楚音若都能没跟他再见上一面。

  初九这日,楚音若实在闲得无聊,忽然想起双宁来。

  双宁是她的陪嫁丫头之一,自她回府后,双宁就一直病着,听闻独居在府后的一所小院里,甚是凄凉。

  “红珊,咱们去看看双宁吧。”用过午膳,楚音若便道。

  “王妃不怕晦气?”红珊颇有些反对,“双宁毕竟是病着,虽也不是什么恶疾,但这大过年的……”

  “正因为大过年的,她家又不在京里,没个亲人来探望,实在可怜。”楚音若坚持道,“你去备一些衣食,随我一道去吧,毕竟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

  红珊不敢违逆,只得点头照办。

  楚音若披了大氅,在红珊的指引下,来到北厢偏僻一角,有几间还算干净的屋子,双宁便住在这里。

  推开门,屋里也颇为暖和,燃着炭盆,一个相貌清秀的姑娘正坐在炕上绣花。想来,这便是双宁。

  “小姐……”双宁见了她,大吃一惊,连忙扑下炕来,跪倒在她面前,“奴婢给小姐……不,给王妃请安!”

  看气色,这姑娘脸颊红润,倒也不像病患的模样。

  “不必多礼,”楚音若微笑,将对方搀起来,“来,让我好好瞧瞧你,半年没见,听说你病了?可好些了?”

  “王妃……”双宁当即又羞又愧,流下泪来,“奴婢……奴婢的病其实早就好了。”

  “早就好了?”一旁的红珊吃惊道,“双宁,这就是你不对了!病早好了,为何不告知王妃?想偷懒不成?”

  “奴婢实在……无颜见王妃。”双宁再度跪下,“请王妃责罚奴婢吧!”

  “这话听得我更加糊涂了,”楚音若不解,“怎么就没脸来见我了?”

  “其实……”双宁垂下头去,“那日,就是薄姬小产的那日,奴婢是看清了的……王妃并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滑倒的。”

  “什么?”楚音若一怔。

  “什么?!”红珊也是一怔,随即大怒,“你这丫头,为何当初不站出来指证薄姬?当初王爷问你话时,你为何说自己没有看清?你让王妃受了多大的委屈,你这个没心肝的!”

  “奴婢自知万死难辞其咎……”双宁啜泣道,“只是……那日奴婢的大哥从通州来,向奴婢要钱,正好被薄姬撞见,薄姬知道奴婢没钱,而我大哥又好赌,便给了我五十两银子。奴婢受了她的惠,一时六神无主,这才……”

  “五十两银子就把你收买了?”红珊戳了戳她的脑袋,“你这个没出息的!”

  “看来这薄姬在府中也颇懂得笼络人心,”楚音若颇有些意外,“不过,双宁,家里出了事,该与我商量才是,怎么倒去向外人借钱?”

  “王妃从前不让奴婢纵容大哥嗜赌,奴婢实在不想因为大哥的事来烦王妃……”双宁小声道。

  哦,看来从前的楚音若做人太死板,难怪被薄色钻了空子。

  “你起来吧,”她对双宁道:“以后有什么事,须先告诉我,不要忘了,你是我的陪嫁丫头。”

  “王妃,你不责怪奴婢?”双宁难以置信。

  “明儿回我院子里当差,不许再偷懒了。”楚音若道。

  “多谢王妃……”双宁喜不自胜,又不由得哭泣起来。

  “罚你多为王妃绣几双鞋垫,”一旁的红珊道:“你也知道,从小到大,王妃除了穿你绣的东西,别人的是再看不上的。”

  这么说来,双宁很善女红?

  “这还用说吗?”双宁连忙道,“这半年里,我只要病稍好,便想着替王妃绣东西,鞋垫绣了二十双,帕子绣了十条,还绣了一件襦裙,专等着王妃回来呢……”

  “哪里用得了这么多。”楚音若不由得笑了。

  说起来,她的奴婢还是挺忠心的,偶尔开开小差,被人利诱,她也可以原谅。

  就把这王府当成一个职场吧,现在她是经理级人物,上有端泊容这个总裁,旁有薄色这个与她竞争的另一主管。下属嘛,便是红珊、双宁等人。她该如何运筹帷幄,借力打力,其中颇有一些学问。

  好在,她大学时念的是工商管理系,基本道理,她还是懂的。

  回房的时候,路过花园,楚音若恰巧看到薄色领着她的婢女在采集梅花上的雪粒子。

  据说,用这雪粒子化了水,煮茶是最好的,味道纯净,且残留有梅花的余香。

  楚音若向来不理解古人这些奇奇怪怪的讲究,比如泡茶的水,泉水雪水为上品,溪水雨水为中品,井水为下品。在她眼里,水的成分都一样。

  “夫人,该回房用晚膳了,”薄色的婢女长婷提醒她道,“天色晚了,园子里怪冷的。”

  “再多采集一些,”薄色却道,“王爷素来喜欢喝这梅花冰露泡的茶。”

  “王爷近几日都不在府里用膳,”长婷彷佛有些不平,“回来了,也不到夫人屋里来。夫人何必呢?”

  “东西总要先备着,人说来就来了。”薄色却沉着道。

  “夫人不想家吗?”长婷道,“这大节下的,王爷该体恤夫人,让夫人家中亲人来探望才是。东院那位,王爷可是亲自陪她归宁呢……”

  “我家里原也没什么人,”说到这个,薄色的语气中增添了一丝幽怨,“况且,我的身分也比不了东院那位。”

  “哼,有什么啊,那位也只剩个身分了,要比王爷的宠爱,哪里及得夫人你万分之一?”长婷忿忿道。

  听着这些话,楚音若不禁想,另一个楚音若要是得知原来薄色也在嫉妒她,会作何感想?

  原来,你在望着一潭深水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彼此彼此罢了。

  “妹妹,好巧啊。”楚音若当下堆起笑容,步上前去,“这梅花冰露,想来滋味不错。红珊,咱们也采集一些吧。”

  薄色与婢女猛然发现楚音若到来,吓了一跳,神色不由有些仓皇。

  “给王妃请安。”薄色带着婢女施了施礼。

  楚音若睨着她。刚刚回府的时候,在薄色面前,她还有几分小心,现在想来,真是犯不着。

  楚音若自问身为当朝太师之女,母亲还是永明郡主,与王爷们青梅竹马长大,是公主们的同窗闺蜜,怎么会在一个小小的妾室面前畏缩呢?因为她长得比自己漂亮吗?因为她得到了自己男人的宠爱吗?

  凡事若先没了自信,便输了一截。

  “妹妹,姊姊我方才去探望了病中的丫鬟双宁,”楚音若微笑道,“原来妹妹与我那丫鬟相熟啊?”

  “姊姊这话是什么意思?”薄色眉心一拧,“你的丫鬟,怎会与我相熟?”

  “双宁说,要我代她谢谢妹妹你,”楚音若道,“半年前,她家兄长曾来向她借钱,听闻是妹妹你帮了她。”

  “哦……”薄色故作恍悟,“原来是那件事啊。小事一桩罢了,妹妹我没放在心上,也叫双宁不必惦记了。”

  “双宁还跟我说了一件事,”楚音若压低声音,凑近薄色耳畔道,“妹妹猜猜,是什么事?”

  “这……我哪里能猜得出来?”薄色彷佛心有预感,神色再度一僵。

  “双宁一向眼力很好,许多事情,她都能看清。”楚音若缓缓道,“我这个人,素来记恨别人冤枉我,若受了陷害,他日必当十倍奉还!”

  她语气胜冰,听着自己都有些害怕,想来,定把薄色吓得不轻。

  “姊姊这话说得好奇怪,”薄色故作疑问,“姊姊身为当朝太师之女,永明郡主的千金,怎会有人敢陷害姊姊?是在开玩笑吧?”

  “玩不玩笑的,有人心知肚明。”楚音若淡淡笑,“之前,我也是没有证据,才吃了哑巴亏。不过,从今往后,可没这么好说话了。”

  这一刻,她算是正式宣战了,想必,对方也听得懂。

  这一役,无论输赢,首先要在气势上压倒敌人,之后如何斗智斗勇,她再边走边看。但她告诉自己,切不能懦弱。

  薄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正想说些什么,忽然身后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原来你们俩在这儿啊。”

  楚音若侧过眸去,看到端泊容正站在廊下。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应该就在刚才吧,大氅上还沾着雪粒子。

  “王爷——”薄色立刻娇滴滴地迎上去,“王爷回府怎么也不叫小厮先回来通报一声?妾身好预备晚膳。”

  “方才在陈尚书府中用了点心,晚膳怕是也吃不下什么,”端泊容道,“你们俩都不必费心了。”

  “那……稍晚一点,妾身去煮宵夜吧。”薄色极尽讨好,轻轻掸掉端泊容大氅上的雪粒。

  楚音若发现自己真应该跟薄色好好学学,比如撒娇,虽然看着十分肉麻,但男人想必都吃这一套。

  “对了,五弟明儿设宴,约我到他府中一聚,”端泊容道,“你们俩,谁愿随我一同去?”

  端泊鸢吗?楚音若心中忽然紧一紧。

  自从知道了楚音若与端泊鸢曾有一段旧情,提到这个人的时候,她总有些不太自在。

  “自然是姊姊陪王爷去了。”没想到,薄色似乎也在刻意推托,“妾身身分低微,去了比南王府上,会被嘲笑的。”

  “妹妹不想出去走走?”楚音若暗中观察着她,“方才妹妹不是还在抱怨,这大节下的,王爷都没陪过你吗?这不正好?”

  “姊姊说笑了,”薄色连忙掩饰,“王爷,妾身哪里敢抱怨什么啊。”

  “妹妹,虽说你位分低,宫里是去不了,但比南王府上还是去得的。”楚音若有些想不通,薄色怎肯放过这样出风头的机会,“不如,就你去吧。”

  “姊姊与比南王算来也是同窗,说起话来,自然方便许多,”薄色却一再推让,“我去了,只有傻坐着。”

  这样的态度还真是奇怪,彷佛比南王府里,有什么东西让薄色颇为顾虑,避之唯恐不及。

  但端泊容似乎没能发现这一点,只对楚音若道:“既然如此,那就还是王妃随行吧。”

  到底是什么让薄色忌惮呢?楚音若顿时大为好奇。她的直觉肯定没有错,说不定明天去了比南王府,能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好吧,那她就不辞辛苦,跑这一趟。

  当下,她对端泊容点头称是,退到一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