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一夜成妃(上) 第三章 假女儿回娘家(1)

作者:唐欢
  决斗最后,还是雪枭获胜了。

  海冬青虽然凶猛,见了白虎,却不似雪枭那般懂得躲避,最终被白虎一把扑住,撕掉了脑袋……

  雅贵妃当下便嚷着头晕,说是受了惊吓,午宴也不用了,病恹恹的由端泊容搀着回宸星殿去。

  楚音若趁机跟着端泊容,又到雅贵妃宫里听她长吁短叹了几句,无非是叮嘱端泊容要争气,不要再叫端泊鸢那小子比下去,终于,雅贵妃真的乏了,打发他俩回府。

  本以为就此可以松一口气,但在马车上,端泊容忽然提醒她,明日,该回趟娘家了。

  对了,按礼制,大年初二,出阁的女子由夫婿陪伴回娘家。

  楚音若顿时吓得六神无主。相比之下,这比去见她那些公主闺蜜们更可怕,因为这可是另一个楚音若的亲爹亲娘啊,一眼就能识破她的真假吧?

  当天晚上,楚音若大半夜未睡,仔仔细细做了功课,还把红珊叫来,旁敲侧击问了好些关于楚太师与夫人的日常喜好,方才稍稍安了心。

  楚音若从前并不知道所谓的“太师”是什么官职,只记得好像包青天里面有一个挺坏的庞太师。现在她才弄明白,原来太师并不是官名,而是皇帝为表恩宠给高官的加衔。

  以她的父亲楚太师来说,曾任内阁大学士,在宫中给皇子们讲过课,后来又任右相,在朝地位一时无两,前年因病请辞政务,萧皇许他还府休养,特加封他“太师”一衔。

  而她的母亲,是萧皇的堂妹,是位郡主。所以,她的父母都是很了不得的人物,对了,她还有一个大哥,在外领兵驻守边关,楚氏一门可谓占得朝中文武两势,怪不得当初有两位皇子要争着娶她。

  不过,这算是近亲结婚吗?好吧,古代都是皇族内部通婚,怪不得生下那么多疯子傻子……楚音若想想,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第二日,楚音若起了个大早,挑了件得体的衣衫,与端泊容一道回娘家去。她娘家自然也是早得到了消息,楚太师与夫人亦早在府前等候。

  楚音若下了轿,顿时愣住了,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这……所谓的平行时空,便是这样的吗?这楚太师与夫人……居然与她在现代的父母,长得一模一样!

  她不会是在作梦吧?

  一刹那,楚音若的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倏忽流了下来。这半年来,所有强撑的坚强,彷佛在这一刻都融化了,她再也伪装不了。

  “给王爷请安,给王妃请安。”楚太师携夫人永明郡主上前行礼道。

  楚音若整个人都僵着,只顾掉眼泪,没半点反应。

  端泊容转身看着她,对她的失控有些诧异,但想来她是见了父母觉得委屈,倒没有太奇怪。

  “这孩子……哭什么啊?”永明郡主见楚音若如此模样,忍不住眼睛也红了。

  “不妨事,”端泊容道,“王妃想必是许久未见太师与夫人,心中太过牵挂。”

  “夫人,你陪王妃先到后边说一会儿话吧。”楚太师满目严厉之色,倒不与楚音若论父女之情,只将她看作外人一般,似乎还嫌弃她丢了他的脸。

  “对,本王有些事要与太师商议。”端泊容的态度还算柔和些。

  “是,王爷,失陪了。”永明郡主点点头,拉着楚音若往内院里走去。

  楚音若失魂落魄的,一路只低头啜泣,也不知怎么就被永明郡主带到了一间满室熏香的雅致小居。

  “若儿,你出阁的这段日子,娘亲是日日来你闺房,亲自看他们打扫,”永明郡主将她按坐到椅榻上,“你瞧瞧,这儿可是一点也没有变。”

  原来,这是她从前的闺房?楚音若止了眼泪,四下打量,虽算不得十足的富丽堂皇,但也是少有的大家风范。

  “多谢母亲。”楚音若哽咽地答道。

  “为娘知道,这半年来,你在庵里受不少苦。为娘几次想去探望,都被你父亲拦住了。”永明郡主泪眼汪汪的,“别怪你爹,他这个人,一向以大局为重……”

  “女儿没受什么苦……就是想念母亲……”

  “傻孩子。”永明郡主将她轻轻揽在怀中,“你啊,也该学聪明些,别跟王爷硬碰硬,男人都喜欢乖巧的女子,你真该向那个薄姬学学。”

  “母亲为何当初要把我嫁到陵信王府去?”楚音若犹豫片刻,终于开始打探,“分明……我从小与比南王更要好。”

  “快别提这话了,”永明郡主连忙打断她,“事已至此,你就死了那条心,从前的一切,想都不要再想了。”

  所以,她真跟比南王有私情?而且,就连她的母亲也是知道的。

  “昨日入宫,女儿遇到了比南王……”楚音若意有所指地道,“他与女儿说了一个秘密。”

  “他把当初比试的事告诉你了?”永明郡主果然什么都明白。

  “女儿只是奇怪,”楚音若说出自己的疑问,“陵信王爷早已有了薄姬,当初为何还要与比南王比试?”

  “薄姬只是一个侍妾,能给他带来什么?”永明郡主轻哼道,“他自是看中咱们家的权势,说句狂话,将来雅贵妃是否能入主中宫,得封皇后,说不定还要咱们家出一分力呢。”

  “所以……他与女儿之间,原来并无真情……”楚音若不由叹了一口气。

  奇怪,为何她会觉得遗憾呢?或许是因为平行空间的她,为这个男子而死吧,而且,死得真是冤枉。若是倾心相爱也就罢了,偏偏他心中只有宠姬……

  “孩子,说起来,你与比南王也是可惜了,”永明郡主也似勾起了一丝怅然,“想当初,你们同在宫中读书,虽一窗之隔,但也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若嫁了比南王,肯定是比现在的境况要好得多。”

  原来,他俩是同学啊?所以,她是爱上了隔壁班的班草?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就不要再提了。”永明郡主忽然道:“女儿,为娘要给你一件东西。”

  “什么?”楚音若从沉思中挣脱出来。

  “这里有一样东西,你看了,不要难为情。”永明郡主自箱中郑重取出一只匣子,递到楚音若面前。

  楚音若疑惑着,将那匣盖开启,却见只是藏着数颗红丸而已。

  “娘,这是何物?”楚音若满脸不解。

  “宕春丸。”永明郡主低声道。

  什么丸?楚音若怔了一怔,忽然恍然大悟。

  哦,这名字中带着一个“春”字,所以,是春药吗?怪不得永明郡主如此神神秘秘,欲说还休。

  哈哈哈,真是件稀罕物,春药这种东西,她还以为在小说里才有呢。

  “母亲……这……”楚音若故作羞涩,“为何要给女儿这个劳什子?”

  “这也是迫不得已,”永明郡主叹了一口气,“你不受王爷宠爱,在王府的地位岌岌可危。为娘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好歹先怀上个孩子再说。”

  算了吧,抽烟喝酒对怀孕都不好,吃了春药怀上的孩子,十有八九不健康!再说,她也没打算跟端泊容扯上任何关系。

  “若王爷发现我用了这个,事后必会怪罪。”楚音若连忙推托道:“母亲,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这东西你先收着,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好歹也能帮你做最后一搏啊。”永明郡主力劝道。

  好吧,收就收着,她一向懒得跟阿姨们罗嗦,生活经验告诉她:你是说不过阿姨的。

  当下又跟永明郡主聊了会儿家长里短,她发现永明郡主真跟她现代的妈妈太像了,长得像,脾气也像,说话的口吻都如出一辙。她的心忽然稍稍安定下来,彷佛找到了家的感觉。

  之后的晚宴,永明郡主亲自准备了许多菜,她发现,其实跟在现代妈妈为她做的菜也大多类似。原来,她与从前的楚音若,口味竟也相同。

  至于楚太师,她还没有时间亲近,暂时尚未了解。但听永明郡主说,当初楚太师是主张她嫁给陵信王的,她在现代的父亲也常常强迫她做一些不喜欢的事,这一点楚太师倒很像她爸。

  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看到自己现代的老公,不知是像端泊容,还是像端泊鸢?假如平行时空会有相似之处,她也该有一段四角恋才是?若有经验,此刻她会更加从容,更懂得应对这样的局面。

  可惜,在感情这方面,她过去真的一片空白。

  楚音若喝了两盅酒,双颊渐渐微红,神志也模糊起来。她望着席间的端泊容,那张俊美又遥远的面庞,不知为何竟让她看出一丝怅然来。假如,他真心疼爱她,做他的王妃,似乎也不错。毕竟这里还有些像她的家,就算真的回不了现代,也没什么可惶恐的……

  偏偏天不遂人愿,她的日子怎么会如此艰难?

  酒气芳醇,她的身子软绵绵的,如在云端雾里,她的思绪也飘飘荡荡,弄不清是飞上了天际,还是坠落到凡尘。总之,她知道,自己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