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10章(2)

作者:花袭
  “这结果是十位评审“具名”投票出来的,身为代理总裁的我很是尊重各位评审,只是……”赵岱宽突然开口讲话了,现场的众人立即安静了下来。

  他顿了顿,伸手跟赵燕燕拿投票结果名单,上头都有写明哪一位主管是投给哪一方。

  他一一点名,先念出六位主管的名字。“这是投给时代娱乐的六位主管,而很凑巧的,我手中正好也有时代娱乐的人贿赂这六名主管的证据跟照片。”

  赵岱宽举高另外一只手,后方的助理递给他一个大牛皮纸袋,他一拆,将里头的照片跟资料通通丢到桌面上,让大家看个够。

  程玟当场变了脸色,嘴角抽搐,没想到这些评审早就被偷偷的跟踪了,而照片里头负责贿赂的是程玟公司的经理,也是她的第一亲信,但这个时候她不能承认,要将自己给摘出去。

  “为什么?!不可能!”程玟演起戏来,赶紧撇清关系。“当时我人正跟摄影团队在国外,我的经理竟然干出这种事,我并没有——”

  没想到程玟戏都还没有演完,就有被指名的主管太心虚,当场跪下来求饶。

  “代理总裁,原谅我,我只是一时财迷心窍,对方开出的金额实在让我很心动……但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我还有一家子要养,求代理总裁不要报警,不要把我收贿一事公诸于世……”主管收贿,公司是有权力报警处理的,而且一旦被商界人士知道,就算幸运地没有受到很重的法律刑责,也不会再有任何公司愿意聘请他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该主管从口袋里掏出收贿的支票,用颤抖的双手呈上。

  赵岱宽拿过来一看,嘴角一勾。“我说程总经理,如果你压根不知情的话,为什么是用你的私人支票开的呢?”

  到底是程玟太蠢呢,还是太有恃无恐,觉得他公司的主管个个都是好收买的家伙。

  真是令人火大。

  证据确切,这下子程玟戏也不用演了,她脸色发白,双腿发软的瘫坐在椅子上,哑口无语。

  为了赢得比赛竟然不择手段,还好赵岱宽事先有准备,让人把十个担任评审的主管都给盯好。

  程嫚就像看一场好戏,只是这情绪像是洗三温暖,让她许久都反应不过来。

  他看了程嫚一眼,眼底有着一闪而过的温柔。“既然有评审收贿,这次竞赛投票的部分不算,现在就由我这个代理总裁宣布,程嫚工作室获得大元集团的合约。”

  她还在怔愣当中,但她身旁的助理们都已经开心的大声欢呼。

  比照程玟他们的惨状,虽然程嫚他们经历高低起伏的情绪,真怕心脏一下子受不了,不过结局是美好的,太值得开心了!

  一场摄影竞赛,结果其实很混乱,但毕竟牵扯到集团内部的主管品行问题,人家关起门来处理就不是他们能过问的。

  由赵燕燕跟程嫚确定一些事情后,程嫚独自一人缓缓的步出集团大厅,这回在大门等她的是——赵岱宽。

  程嫚心头一颤,脚步顿了一下,但仅是一下而已,接着她头也没回的从他身旁擦肩而过。

  “等等。”赵岱宽抓住她的手腕。“你……没看到我吗?”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吗?”就是因为不确定,所以不敢认,认了只会让自己更心伤。

  “程嫚,别这样……”

  “你有苦衷,是吧?”她替他说了,不过是有着高贵的身分,就怕她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没有真心。

  “不,你误会了。”

  赵岱宽想替自己解释,但程嫚就是一副不想听的样子。

  “我从没想过要刻意隐瞒自己的身分,对我来讲,赵岱宽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很爱你的一个普通的男人,一切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正好大元集团找上你,正好我们起了争执,正好我希望你能够勇敢……”

  所以他离开台湾回到集团,用另外一个身分来守护她。他对她的爱一直不变,他希望她能明白。

  她的眼神满是哀伤。她不是不听赵岱宽的解释,只是她现在的情绪真的很复杂,原本相爱的男人,却在争执后忽然消失不见,再出现则成为与她身分地位悬殊太大的代理总裁,如果这就是他的希望……她真的不能理解。

  “我不知道……”程嫚哀伤的开口。“现在的我……很乱,无法思考,求你放开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好好想一想……”

  程嫚用另外一只手抓开他的手,恳求他放手。

  赵岱宽心痛的怔住,但最后还是如愿的松开她的手。

  “谢谢。”她低头跟他道谢。

  但他要的不是道谢,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掏空了……

  程嫚在隔日接到赵燕燕的来电,要她明天亲自到大元集团签约,并告诉她,这一次比赛收贿关系到大元集团的形象商誉,所以采私底下处理,六名收受贿款的主管通通被革职,而时代娱乐则是从此失去任何大元集团以及相关企业的合作关系。

  也就是说程玟就此逃过一劫,不过也算大伤了。程嫚一点都不替她觉得可怜。

  明天的签约她会自己一个人去,所有的工作人员今天她就让他们先行返台,离开台湾跟家人一个月了,他们归心似箭。

  只是明天的合约签订,她会再见到赵岱宽吗?

  她的心真的很乱,昨天推开他,其实她很后悔,非常的后悔,可是时光倒回的话,她还是会那么做。

  她爱他,可在思绪那么复杂、那么凌乱的情况下,她真的不知该怎么面对他们的爱情。

  后悔加心痛,让她一夜无眠,黑眼圈都快要媲美猫熊了。

  隔日。

  “呃……你看起来不太好。”

  出面负责签订合约的是赵燕燕,程嫚说不出来是遗憾还是松一口气。

  “黑眼圈真重。”

  程嫚避重就轻。“就只是认床而已。”

  认床?!赵燕燕差点笑场,这理由编的真烂,都来香港一个多月了,现在才说认床,谁信啊!其实就是心里有所牵挂而已。

  算了,反正黑眼圈这么重的人,她今天看到的也不只程嫚一个,还有一个,现在人在……

  “那程小姐今天就要返回台湾了吗?”

  “对,离开这里以后就直接到机场去。”她希望能快点离开这个让她心乱如麻的地方,同时却又感到犹豫。

  “那你以后不考虑将工作室搬回香港?毕竟你终究是在香港出生长大。”赵燕燕难得多嘴的问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做打算。”

  “也是。”赵燕燕点点头。“好了,合约OK了,程小姐还有什么事想确定或提出呢?”

  她想要见代理总裁……有一刹那间,当赵燕燕开口问时,程嫚差点脱口而出。

  但她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将请求说出口。

  赵燕燕等了几秒,见她还是没说什么,便说:“既然没事了,你又要赶飞机,我就请秘书派车送你到机场吧。”

  “不,不用了。”

  “没关系,不要拒绝,毕竟我们以后还会有三年的合作关系。”赵燕燕难得主动示好,程嫚想了想也就没拒绝。

  “谢谢。”

  “别客气。”赵燕燕亲自送她到电梯门口,并友善的伸出手与之交握。“后会有期了,程嫚。”

  程嫚来到集团一楼大厅,柜台小姐告知她,停在大门前面的银色休旅车就是公司派车,会直接送她到机场。

  “谢谢。”

  程嫚拉着行李到车子前方,司机下来帮她将行李拉上后车厢,程嫚自己打开后座的车门,一愣。

  后座里已经坐了个人。

  “嗨。”赵岱宽挥挥手跟她打招呼。“上车吧,让我送你到机场。”

  程嫚犹豫了一下,还是上车。

  车子开动时,他一手握着她的柔荑,温柔但却坚持不肯放开。

  “你现在心情还是很紊乱吗?”

  程嫚不想骗他。“对。”

  “还是不想原谅我吗?”

  她迟疑了一下,但仍旧点头。

  赵岱宽叹了好大一口气。“我这是自作孽了,早知道就不要跟你吵架,不要跟你冷战,不要一个人跑回香港……抱歉,亲爱的,我做了太多的错事。”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程嫚说:“你以为只要一句抱歉我就会原谅你吗?”

  “那我到底做了什么错事,你可以告诉我吗?”他小心翼翼的说。

  她动了动唇,终于还是说了。“我本来是打算这次成功以后……亲自把你寻回来,告诉你、告诉你……”忍不住心头的激动,她边说泪水边滑了下来。“告诉你我很勇敢,我真的很勇敢,我战胜了心里头最大的恶魔跟恐惧,然后,告诉你我爱你,请你回到我的身边……

  “可是你却突然跑出来,还当了游戏里头最大的那只王,结果我又在你的保护之下……”总之,心情很复杂啦!

  原来如此。

  他说:“如果我跑出来时不是最大只的王,你是不是比较不会那么生气?”

  赵岱宽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要继续接任代理总裁一职,这竟然让他的女人那么不喜欢。

  程嫚没有回答。

  “要不然我现在重新躲起来,让你找到我……”

  “你敢?”程嫚用眼神威胁他。

  他当然不敢。“那我到底该怎么做?”

  “你……”程嫚才一开口,车子却好像被后方追撞,而且力道还不小,坐在车子里面的两人都受到了惊吓。

  “怎么了?”赵岱宽按下车子之间的阻隔玻璃,问司机。

  “好像有一辆黑色的车子一直刻意的跟着我们,已经跟了好一段路,我本以为是跟我们同路,但他却故意撞我们……”司机话都还没说完,车子又被撞了,看来是故意逼车。

  赵岱宽看向窗外,这一段路有一面全是山壁,看来对方一路跟着他们,是刻意选这个时候下手。“可以甩开他们吗?”

  司机摇头。“车速上甩不开他们,况且若加速的话反而危险。”

  眼看后方的车子又要逼上来,而且这次不撞他们,而是逼他们驶向对面车道,司机紧抓着方向盘,若真没办法的话,也只能先驶向对向车道,可运气真差,在转弯处,对向车道突然闪出一辆车,司机采了紧急煞车,将方向打向山壁——

  “小心!”赵岱宽用他的身体将程嫚紧紧的护住。

  砰!车子撞上山壁,所有的安全气囊全部爆开,车子停了下来,车体前方跟半边全毁,而刻意肇事的黑色车子则闪过他们,加速逃离现场。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车子发生严重事故撞上山壁,司机手脚骨折、赵岱宽肋骨骨折,头部受到激烈撞伤,而程嫚……因为被赵岱宽护在怀里,除了受到惊吓,身体安然无恙。

  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她哭断肠,他则呈现昏迷状态。

  救护车抵达大元集团的医院之后,由急诊室的救护医生团队接手。

  程嫚哭着对赵岱宽说:“我等你醒来跟我道歉,只要你亲口跟我道歉,我就原谅,无论什么我都原谅你。”只要你醒过来……

  手术经历十几个小时,赵岱宽的六个姊姊都到了医院,她们同样充满担忧之情。

  手术结束,主刀医生走出来,宣布手术成功。“病人目前移入加护病房,待会可能会醒来。”

  程嫚一直没有离开过,任何人劝都没有用。

  直到加护病房的护士来跟她说,赵岱宽醒来了,她是否要见他。

  她才穿上隔离衣、戴上口罩,跟着护士进入加护病房,一看到虚弱地躺在病床上的他,泪水立即不争气的流下来。“你这个坏蛋,要不是现在你是病人,我都想揍你了!为什么要护住我,害你自己受那么重的伤!”

  赵岱宽苦笑。“若我说这是苦肉计行吗,要不然你都还没有原谅我……”

  “不原谅,永远都不原谅!”万一他怎么了,要叫她这辈子怎么办Z

  “不对,我记得你不是这样说的……”虽然那时候很痛,意识也很模糊不清,但他有听到。“你说只要我醒过来跟你道歉,无论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

  “好了,别生气了,这里……”赵岱宽艰难的举高手碰了碰她的心脏处。“也别再乱了,我们和好,好吗?就跟以前一样,一起吃饭、一起运动、一起斗嘴,我还是我,赵岱宽;你还是你,程嫚,程嫚爱赵岱宽,赵岱宽爱程嫚,多好。”

  程嫚不争气的泪水在他说话的时候早就疯狂直流。“好,程嫚爱赵岱宽,赵岱宽爱程嫚,就这样,很好……”她重复他的话,她不能抱他,只能紧紧握住他的手。

  “就这样牵手一辈子好吗?”她问。

  “好,当然好,一辈子……当然好……”让刚动完手术的病人哭,真是太讨厌了。

  可是说到一辈子,真的会让人感动到想哭……一辈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