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程嫚离开之后,赵燕燕搭主管电梯上到顶楼,跟总裁秘书随意打声招呼后,就自己直接推门进入总裁室。

  大元集团不愧是香港前五大集团,世界百大企业之一,总裁室占据一整个顶楼,包括私人会议室、私人高级套房与厨房。

  总裁室的设计风格豪华又大气,但以赵燕燕看来稍显老派,一点都不适合现在坐在总裁办公桌后面的那个年轻男人。

  因为总裁赵大元本人目前正偕同第四任总裁夫人出国度假去,代理总裁则是前些日子才回到香港的独子赵岱宽。

  “你的眼光……还行。”赵燕燕是赵岱宽的姊姊,排行第五,母亲是日本人。

  赵岱宽挑了挑眉。“谢谢。”他知道五姊今天下午跟程嫚见了面,她现在口中说的应该就是程嫚。

  “我是说“还行”而已。”

  “那我还是必须跟你说声谢谢。”赵岱宽大学以后就到国外就读,拿到名校硕士学位后恳求双亲,不愿进入自家集团做事,而是自己一个人到台湾工作,这些年的历练让他成熟许多。

  然而回到大元集团才短短一个多月,所接掌的事物都还未上手,倒是六个姊姊的个性重新认识许多。

  以前很讨厌她们,因为她们总是很爱欺负他,以欺负他为乐,现在长大了,六个姊姊也都结婚有小孩了,倒是不再欺负他,但说话一样很机车跟挑剔。

  像赵燕燕说“还行”就是“不错”,所以她刚刚那句话就是称赞程嫚无误。

  赵岱宽现在已经学会把六个姊姊们的话换个角度来想、来听,甚至以前她们欺负他的行径,无疑就是想要跟他这个唯一的弟弟“玩”,只是好像玩得有些太过火了。

  此次挑选集团形象宣传照的决定权在五姊赵燕燕手上,如果她不听从他的建议以竞赛的方式来选择,那么他想帮程嫚,势必得多花些心力。

  他老实跟赵燕燕交代了自己跟程嫚的关系,没有想要滥用权力来帮她,因为若她事后知道了也不会原谅他的,所以他提出竞赛这个游戏规则,而赵燕燕出乎他的意料接受了。

  赵燕燕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自家这个唯一的弟弟面前,细细打量着。

  “有事吗?”赵岱宽问。

  她耸耸肩。“没事。”只是突然觉得这个以前她们姊妹轮流欺负的弟弟,好像一夕之间长大了。

  其实也不是一夕之间,他一离开香港就好些年,现在回来她们都觉得陌生。

  陌生到所有姊妹都开始反省自己以前对唯一的弟弟是不是太超过了……

  她们其实想法都一样,不是讨厌弟弟,而是因为他是唯一的男生,好玩嘛,没想到这个“好玩”却把弟弟给玩到国外好几年,她们真的该检讨了。

  既然没事,她也看完了,起身离开,临走前像是想到什么,说:“虽然说是竞赛,但要内定也行,你是代理总裁,你说了算。”意思是,如果要程嫚拿下合约,赵岱宽一句话就行了,竞赛就只是做做表面。

  “不了,一切都由选出来的主管做为评审,最高票者得。”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对程嫚有信心。

  他相信程嫚的实力。

  “OK,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别说她没给将来的弟妹机会啊。

  大元集团正式对外发布讯息,这一次集团的形象宣传照将采取竞赛方式,由来自台湾的程嫚工作室跟香港的时代娱乐摄影团队互相竞争。

  香港媒体都知道时代娱乐是由程嫚的姊姊程玟所开设,所以这一次的竞争应该算是姊妹俩公开阋墙,正式闹翻。

  外头流言蜚语继续,但程嫚内心已经淡定如水。

  此时,她正率领着她的摄影团队——其实也就几个在台湾新应征进来,对摄影有热诚的年轻人——在大元集团的会议室进行协商会议。

  这也是两个要竞争的摄影团队首次碰面,更是程嫚跟程玟反目成仇后第一次碰面。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在这公开场合,即便是竞争对手也要维持表面上的和谐。

  大元集团两个礼拜前收下来自两方的计划书,计划书是不公开的,就连审核的拨款金额也是。

  竞赛从明天正式开始,为期一个月,一个月后交件,由主管组成的评审团来决定,得票高者获胜。

  会议很快就结束,众人准备离开,程嫚却在集团门口遇到程玟,程玟自己一个人,似乎有意等着她。

  “妹妹,我们许久不见,要不喝个咖啡叙旧。”程玟挑衅的说。

  她本以为程嫚应该是会拒绝的,所以当程嫚口气轻松的回应说:“好啊,我们之间是真的该谈一谈。”

  程玟着实愣了一下。

  眼前的程嫚似乎脱胎换骨了,她犹记得两年前她离开香港时宛若落水狗,如此的失意跟狼狈。

  现在的她虽然剪去了一头亮丽的长发,但短发让她的五官更亮丽出色,以往常显于脸上的傲气已经完全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眼眸深处的自信。

  程玟突然涌起莫名的危机意识,她的指甲掐入手心,刻印出痕迹。

  不会的,她永远不会输给程嫚,程嫚曾经是她的手下败将,这一回也会是。

  程嫚转头交代助理跟其他几个员工先回饭店,她吩咐明天才开始工作,今天大伙可以轻松一下,去喝个下午茶或是逛街。

  她则是跟程玟到附近的咖啡厅,真的坐下来喝咖啡“好好的聊聊”。

  “我的好妹妹,我到底是该称赞你是浴火凤凰呢,还是打不死的蟑螂?”没外人在,她们倒也不必再装好姊妹。

  “都可以,不过以我的外型,还是前者比较妥当。”

  程玟本来只是讽刺,没想到程嫚没有被她气到抓狂,反而还很认真的回答她的问题,仿佛被说成蟑螂是很光荣的事。

  “只是没想到流言都传得如此不堪,妹妹你还有脸回到香港,不得不佩服你的脸皮之厚。”

  “既然说是流言,那就表示不可信,我为何不敢回香港?这岂不是称了刻意散布谣言的人的心。”

  程玟句句讽刺,程嫚也句句反驳,状似轻松,一点都没被气到也没被惹恼,程玟反倒为此气到都快要得内伤。

  程嫚曾是她的手下败将,她眼里就是瞧不起她,没想到现在是被她堵到话差点说不出口。

  既然说不出口,那就换程嫚说啰。

  “我们好歹姊妹一场……这回的竞赛我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了,我势在必得,你努力栽培的那个摄影团队我还真没放在眼里。”程嫚不是骄傲,但她的确有骄傲的本钱。

  程玟听了之后,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鹿死谁手还不知!”

  “喔,看来你对自己的摄影团队很有信心,那是好事,只是人多未必会赢,拍照可不是靠人海战术赢的。”程嫚有细细观察过程玟旗下那个摄影团队,光是主要摄影师就有三个,人多意见就多,难保届时不会意见纷歧。

  “这不劳你费心,我自有统御他们的方式。”程玟得意洋洋。

  “什么方式?该不会是跟他们都有一腿吧?!”程嫚也没再客气,回得直接。

  程玟为之气结,反驳的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因为她还真的跟他们都各有一腿。

  程嫚见状,故意诧异的扬起眉惊呼。“唉呀,我只是随便说说,还真被我说中了。”

  程玟被程嫚气到怒拍桌子,这么粗鲁的行为引来咖啡店里其他客人的怒视,纷纷瞪向程玟。

  程嫚笑笑,起身。“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至于咖啡钱,就各付各的吧,想必你跟我一样,也不想请心里很讨厌的人喝咖啡。”说完,她便潇洒的离开。

  程玟仍坐在椅子上,气到脸色狰狞。

  那该死的程嫚,果然贱人生的小孩都一样贱,没关系,一个月之后就有得她哭的了!

  是谁说得到大元集团的合约靠的是实力,那也太天真了吧!

  她手上已经握有十个担任评审的主管名单,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道理程嫚恐怕还不懂吧!

  为期一个月的竞赛开始,两方队伍的摄影方向跟概念是完全不同的方向。程玟旗下的时代摄影团队选择开拔到风景宛如明信片般的北欧,挑选的主角则是香港最红的名模,被香港网民连续三年选为心目中第一名的女神,这样的主角叫人不喜欢也难。

  程嫚的摄影团队则是留在香港,主角是素人,来自大元集团旗下各连锁行业的素人员工,包括餐厅里的妈妈员工、医院里的医师护士,还有集团总部里的清洁工跟职员。

  因为主角是素人,大家都不习惯面对镜头,程嫚花了很长的时间跟他们聊天恳谈,聊工作、聊生活,什么都聊,往往好几天才能入镜开拍,导致她的助理们都很担心。

  “别担心,拍照不仅仅是画面的呈现,而是要拍出心来。”程摱同他们说,要他们各自好好体会。

  程嫚什么都缓缓的,不疾不徐,她对自己的镜头有信心,不是自傲,而是有实力的自信。

  她的情况都被一一回报给每天在总裁办公室上班的赵岱宽知道,他听了很高兴,他的宝贝终于突破心魔,突破心头最大的恐惧。

  “好好的发挥实力吧,亲爱的……至于其他的龌龊事,就由我来替你解决。”

  赵岱宽看了看刚刚由旗下保安室送来的资料跟照片,嘴角微微一扬,却是冷笑。

  这些家伙敢在他的眼皮底下这么搞,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月后双方如期交案。

  评审时间为一星期,一星期之后,在会议里头宣布获得合约者。

  紧张的时间过得很快,与会那天,程嫚本来算轻松的心情终于带了点忐忑。

  会议室成大门字形,程嫚的摄影团队跟程玟他们对面而坐,中间则是大元集团的代表,除了赵燕燕之外,其余十位担任评审的主管都有列席,只是主席的位子是空的。

  赵燕燕起身说明。“今天大元集团的代理总裁将亲自到现场宣布结果。”

  语毕,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先是进来两名着正式套装的秘书,走在后头的才是集团的代理总裁,代理总裁是总裁赵大元唯一的独子,代理职务以来甚少出现在众人跟媒体之前,谁知今天竟然现身了!

  他一出现,与会的众人眼睛为之一亮,哇,这代理总裁也太俊太帅,身材太好了吧!

  程玟更是看到目不转睛,这代理总裁完全是她喜爱的男人典型,如果可以将他迷倒……

  程嫚也跟程玟一样看凸了眼,不过她心里的想法却跟程玟不一样,她的情绪瞬间涌起,很复杂,复杂到难以用言语形容。

  因为大元集团的代理总裁,总裁唯一的独子、集团的继承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心目中思思念念,最期盼渴望见到的赵岱宽。

  他一如往常身着深蓝色的手工西装,绝佳的剪裁衬托出他的完美身材,配上俊逸的五官,简直是无可挑剔的男人。

  唯一不同的是气质,以往还是助理的他多了份惬意,看起来比较玩世不恭,但头衔是总裁的他,俊脸的线条严肃多了。

  “谢谢大家,为期一个月的竞赛,大家辛苦了。”赵岱宽入座,开口说话。

  程嫚突然觉得很可笑。一样的人,一样的声音,彼此的距离近在咫尺,她却觉得好像相隔天涯之远。

  进入会议室以后,他不曾看她一眼,而以往,不管处于多少人在的地方,他总是第一眼就能找到她。

  程嫚有想哭的冲动,现在这里却不能哭。

  她要勇敢。

  他曾说过,要她勇敢,如今她做到了,却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再将以前的他找回来了。

  这样的结局太戏剧化,戏剧化到她觉得夸张可笑。原本深深爱着的男友突然消失,再见面竟然换了个高高在上的身分,哈。

  她原来还想着,如果成功拿到大元集团的案子,那么她一定要重新将他给找回来,大大的炫耀给他听,说她做到了,说她很勇敢,说她很爱他……

  程嫚搁在桌上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她心不在焉,根本没听到此时坐在主席位子上的赵岱宽在说什么。

  直到坐在隔壁的助理用手肘碰碰她,轻声的说:“终于要发表结果了,真紧张……”

  程嫚这才回过神来,往主席的方向转头望去,正好对上赵岱宽的视线,她心一跳,又赶紧转走。

  负责宣布的是赵燕燕,她打开助理递给她的封口纸袋,俐落的撕开纸袋口,从里头拿出张纸来,她看了一眼结果,挑了挑眉,开口前,眼神微微扫过程嫚……

  程嫚心跳急促了起来。

  “依据评审投票的结果,由时代娱乐以六比四胜出。”

  现场一片哗然,程玟胸有成竹的扬起骄傲的笑脸,朝程嫚投过去示威性的一眼。

  瞧,还不是她赢了!

  输了?!怎么可能!程嫚不敢相信结果,坐在她身旁的助理们一片落寞,有的甚至还红了眼眶。

  今天开会前,大元集团有先公布几张双方拍摄的照片,不是程嫚对自己太有信心,而是时代娱乐的照片太华而不实,空有炫耀的技巧而没有真实的灵魂……

  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北。

  程嫚自嘲的笑了笑,看来她对自己还是太有信心了。既然是公平的评审决议,他们参与竞赛就得接受结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