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程嫚,你冷静点。”赵岱宽试着要程嫚不要过于激动。

  “现在已经传出大元集团要找程玟合作,你要我如何冷静!”就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失控。

  程玟不仅煽动媒体舆论毁谤她,更从背后补枪,积极跟大元集团接触,希望可以接下这一次的合作案。

  “大元集团目前只是初步跟你洽谈而已,真正的结果还是需要你自己去争取。”他冷静的分析。“同理,对方也只是刚接洽,大元集团还未公开宣布要与谁合作。”也就是说结果怎么样还不知道。

  在合约尚未正式签下,双方都还没有公开对外宣布之前,不管外头的传言如何,媒体再怎么报导,都仅是猜测而已。

  “结果都还未定,你就已经自乱阵脚,这样不用等敌人打来,光是流言就让你不堪一击。”,

  赵岱宽一字一句分析给程嫚听。“现在你需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哭诉崩溃,而是要擦干眼泪,飞到香港去跟大元相关的负责人畅谈你的理念跟想法,游说对方,让对方满意到根本无法拒绝你。”

  “那你会陪我去吗?”程嫚的眼神充满渴望。

  “不,不会,我不会陪你去的。”他必须放手,让她面对恐惧,展翅飞翔。

  一听到赵岱宽放弃她,她冷静不下来。“为什么不陪我去?如果你不陪我,我没有办法啊,我真的没有办法。”她恐惧着,深深的恐惧着,一旦赵岱宽不在她身边……

  “你可以的。”赵岱宽深信不疑。

  “我不可以,我不行,我真的不行!”

  赵岱宽满眼心疼,但他还是摇了摇头。

  程嫚崩溃了,她双手抡起拳,不停激动的槌打赵岱宽的胸膛。“你说谎,你说过会陪我面对,陪在我身边,其实你现在已经开始唾弃我了,认为我是第三者所生下的小孩,认为我占有了程玟原本的幸福,认为我活该得到报应……”

  “够了!程嫚,够了!”他抓住她的手腕,遏止她的歇斯底里。

  但她却不觉得够了,她又哭又闹,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想要什么,这些日子以来,那些看到的、听到的流言蜚语已经让她失去了理智。“说到底,你只是不再爱我罢了……”这话一出口程嫚就后悔了,她住口不再往下说。

  她这诛心的话让赵岱宽错愕的松开手,脸色艰涩。

  她瞄了他一眼,看到他的神情,心微微一颤,本想开口说些弥补的话,但她此时心头在意的只有自己,只有为什么他不再站在她身边的恐惧、疑惑跟不满……

  终究,她还是没有开口说什么。

  赵岱宽只是深深的瞅看着她,不发一语。

  彼此之间的氛围瞬间像灌了铅般凝重起来,空气宛若一张结得密实的蜘蛛网将他们两人紧紧的包裹住,谁都无法呼吸。

  许久之后,赵岱宽才开口。“如果你真的如此认为,我也无话可说。”声音淡漠到极致。

  然后,他松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去。

  如果说之前的舆论让程扰崩溃,那么赵岱宽的离去则是狠狠的在她胸口补上一枪。

  那枪让她浑身是血,却又因为不愿意拉下脸来,只能放任伤口鲜血直流……

  程嫚推掉工作,又把自己窝藏起来。

  她期盼着赵岱宽再度上门来将她带出黑暗,但没有,她等待着,却怎么都等不到他上门。

  他是真的不要她了吗?

  不可能的,他们是如此的相爱,赵岱宽不可能不要她的……程嫚一直这样说服自己。

  可一个礼拜过去了,他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她再也支撑不下去,再也骄傲不下去。

  于是她疯狂的打电话给赵岱宽,上门去找他,然后她这才发现……在那一个礼拜的自我藏匿中,他已经不知不觉离开她的生命了。

  手机号码停用中。

  家里不见人影,就算是深夜也不曾亮灯。

  她把最后的希望摆在公司,得到的结果是,赵秘书已经离职。

  程嫚呆若木鸡的离开传奇公司,顶着大太阳像游魂般走在人行道上,到底走了多久她不知道,到底要走到哪里她也不知道……

  赵岱宽就这样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头。

  得到消息之后,她一直没有哭,她的脑袋呈现完全空白,就连走累了,口渴了,浑身是汗她也一点感觉都没有。

  直到路过的人急行之中不小心撞到她的肩膀,她整个人吓到才回过神。

  “对不起。”对方赶着过马路,回首跟她道歉。

  她就站在十字路口,前方的红绿灯上的小绿人迈开他的小短腿拚命奔跑,提醒她再不过马路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是的,已经来不及了,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

  所有的懊恼后悔伤心一股脑的涌上来,她在十字路口前蹲下身子,抱头痛哭。

  哭到伤心欲绝、哭到崩溃疯狂、哭到嘶声力竭。

  哭到路人停下步伐担忧的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需要帮助,要不要报警……

  她到底需要什么?在赵岱宽离开的那一刻,她的世界已然不同。

  一个月后。

  程嫚出现在香港机场,她拎着简单的行李,穿着深色套装,脸上略施脂粉,这一趟过来是商谈,是替自己的工作室争取。

  助理已经帮她约好跟大元集团公关宣传部部长会晤的时间,就在下午三点,她不愿意什么都没做就放弃,就像赵岱宽曾经说过的:现在你需要做的不是在这里哭诉崩溃,而是去游说对方,让对方满意到根本无法拒绝你。

  是的,她现在就正要做这件事。

  因为她已经失去赵岱宽,她不能再失去自己的信念。

  她振作了,如果他看到现在的她,是不是会很高兴呢,是不是会愿意再回到她身边?

  是痴人说梦吧,但她期待那场梦。

  她告诉自己,等自己达到赵岱宽的期望之后,她会去寻他,将他重新寻回自己身边。

  踏出机场,抬头望向灿烂的阳光,程嫚握拳替自己打气——

  加油!程嫚!

  直接拦计程车前往位于中环的大元集团总部,跟柜台小姐确定过预约之后,由另外一名接待员工带她上十五楼,会见公关宣传部部长赵燕燕。

  “你好,我是赵燕燕。”

  赵燕燕选在办公室里直接见程嫚。

  “你好。”程嫚向前,礼貌性的问候。

  出乎意料,大元集团的公关宣传部部长是个年约三十岁的年轻女性,跟她一样,蓄着俐落的短发,五官清丽,只是略微严肃了些。

  “很高兴你愿意见我。”

  赵燕燕示意程嫚落坐再谈。“你如此锲而不舍地表示你对这个案子的企图心跟信心,我若太偏执的话,恐怕会失去一个能够为集团拍出好照片的摄影师,还有一个原因,目前我们仍未确定要由哪一方来负责。”

  赵燕燕说话的口气带着些许傲慢,但她说的也是实话,在商言商,身为一个商业集团的部长,所有的出发点当然是要为集团的好坏着想,程嫚可以理解。

  更何况她这一趟来,不是来巴结讨好赵燕燕,而是要来展现自己的实力,让大元集团选择她。

  “我很开心听到这样的好消息。”程嫚态度不谦卑但也不拍马屁。

  赵燕燕扬一扬眉,心忖:这个程嫚倒是跟前一阵子盛传的流言蜚语说的不太一样。

  她承认,在未跟程嫚见面前,她就先入为主以为程嫚是个凭借着几分天才还有父亲的庇荫,算是有点实力,但却傲慢不已的人。

  这样的人让她实在很犹豫该不该将案子交给她,要不是上头有人……咳,赵燕燕强迫自己的思绪回到现场。

  现在看起来,程嫚也不是那么惹人讨厌。

  至少她没有很积极的讨好跟拍马屁,态度很端正。

  “我想你应该已经看过我近期帮许多公司集团所拍的作品,虽然我以往都是拍摄杂志的时尚流行人物为主,但我……”

  程嫚利用短短的几分钟来阐述自己的工作能力还有理念,不卑不亢,即使眼前这位公关宣传部部长有着先入为主对她印象很差的看法,但她至少人已经亲自到了大元集团,亲自来争取工作机会。

  她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她突破心魔,自己一个人重新回到香港,这个曾经让她一败涂地、让她恐惧的地方。

  就算现在面前坐着的是程玟,她也无所畏惧了。

  听完程嫚的自我阐述,赵燕燕仅是微微一笑,没有多余的评论,态度依旧带些傲慢,但她知道赵燕燕将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没有敷衍。

  赵燕燕双手指尖堆成塔状,似乎在思考,有几秒钟没有说话。

  “其实我跟时代娱乐的总经理见过面了,你们似乎是姊妹,很巧不是吗?”

  赵燕燕这样问,是想要“鼓励”她说些对程玟的看法吗?

  程嫚只是微微点头表示没错,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这让赵燕燕对程嫚的评价更多,但她脸上仍然没有显示出来,心里头却有着较量。

  她见程嫚前已经先见过时代娱乐的总经理程玟,程玟一样热切的推销自己旗下的摄影团队,不同的是,程玟拍了不少她的马屁,送来的礼物也很高级,一提及自己的妹妹程嫚时,脸上尽是不屑,也说了不少程嫚的坏话。

  这姊妹两个在赵燕燕心目中的位置跟印象,看来要重新评估一下。“是这样的,程嫚小姐,我已经跟高层报告过了,他们也同意我推荐的方式,那就是……来一场竞赛吧!”

  “竞赛?”

  “对,我们给予双方一个月的时间,至于费用全部由大元集团买单,一个月后由集团内部选出来的评审来决选,被选上的那一方就可以获得大元所提供的奖金,还有接下来三年大元集团所提供的合约。”

  程嫚听了之后,眼睛为之一亮,她相信自己的实力,就算程玟号称她公司的摄影团队有多深厚的资历跟经验,她也一点都不怕。

  大元集团提出的这种竞赛方式,比起私底下争取合约,对她而言更是有利。

  而且公开竞赛,最后的优胜者等于被正名,外界也不敢再随意批评。

  “不知道程嫚小姐是否接受?”

  “可以,我接受。”程嫚对自己信心十足。

  “那好,一个月后我们会跟双方同时签订竞赛合约,签订竞赛合约前两周你们必须写一份拍摄计划书,包括工作相关内容、工作人员、住食宿等给我们,我们会在签订合约当天拨款。”

  赵燕燕说完相关通知之后,就由秘书代为送客,程嫚没想到这趟香港之行可以获得如此意外的结果,老天爷待她还是不薄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