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铿锵!

  程玟在豪华的办公室里看完关于程嫚的相关报导后,眼睛扫到记者所落的标题——东山再起,更上一层楼!

  她火大的扫落桌上的名贵茶杯组,声音引来外头秘书开门探问,以为总经理是有事情要吩咐。

  但秘书小姐头才刚探进来,就被程玟当成发泄对象,劈头大骂。“滚出去!我没叫你,你进来做什么?!滚!”边骂着,边将手中的卷宗往门的方向一丢。

  秘书赶紧缩头将门给紧紧的阖上。

  程玟斜靠在办公椅背上,闭上眼,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

  那个程嫚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工作室倒了,财产被她拐走了一大半;工作失意,赔了一大笔钱,天才摄影师的称号都毁了……

  这样她还有办法重新站起来?!

  程玟向来自傲自己心思缜密,任何盘算好的事情绝对会达成,而且不许有任何意外发生,在她跟程嫚彻底决裂之后,她都还有请人注意程嫚的行踪,直到她离开香港去了台湾,她心忖程嫚肯定没救了,已经被她一脚踢落谷底了,所以也就没有再花心思去注意程嫚。

  没想到……真是百密一疏!

  当程玟再睁开眼时,满眼都是阴狠跟算计。

  得到欧洲摄影学会杂志评比那又如何,在香港她已经名誉受损,只要她把她那些过往的不堪往外丢,再顺便帮她制造几个丑陋的流言,她就不相信她还有脸回到香港来。

  香港新闻媒体向来喜欢腥膻色的新闻,而这个她最会投其所好,明明是一件小小的事情,香港媒体就会将之发挥到极致。

  程玟拿起手机,拨了熟悉记者的手机号码,约对方出来喝个下午茶,挂掉电话后,又开了一张现金支票。

  她满意的将支票折起放进包包里,有钱能使鬼推磨,说的不就是这个理吗!

  “我觉得我可以跟饭店请辞退休,接下来都让你养好了。”当赵岱宽到程嫚新的工作室参观时,他说了这么一句。

  她笑着横他一眼,但眼神却千娇百媚,撒娇意味浓厚,惹得赵岱宽内心一阵荡漾。

  “不然我把你挖到我这工作好了。”依照他的能力,她绝对是赚到了。

  “这话千万别让你新聘的经理给听到。”他赶紧牵着程嫚离开工作室,她捂着嘴轻笑。

  他们沿着人行道边走边散步,难得偷得一个下午的清闲。

  “现在你越来越忙了,也不再需要我的帮忙了。”赵岱宽有些哀怨。

  程嫚觉得赵岱宽“帮忙”两字有着特别的含意。

  她疑惑的瞅他一眼。“哪方面的帮忙?”

  “现在你不管拍什么都很专业自若,再也不需要我这个专属模特儿了。”

  程嫚想起那些练习的日子,赵岱宽宽衣解带的日子……她的脸颊跟耳朵不禁微微红了起来。“其实……我还是需要……“练习”的。”

  赵岱宽转过头俯视她,,看到她红通通的耳朵,嘴角愉悦的扬起,牵着她的柔荑轻轻的晃动着……

  这就是最幸福的时刻。

  “我可以预见,将来你肯定比我还忙。”

  程嫚听了倏地停下步伐,表情有些激动,她拉着赵岱宽的手,要他转过身来面对自己。她说:“不管将来我有多忙,我都会拨出时间来陪你。”

  她想起过往,自己除了工作外,什么都不是很在意,但现在不同,她在意赵岱宽,非常的在意,她想要让他知道。

  “好,我知道。”他拍拍她,安抚她。“别紧张。就算你没时间陪我,我也会想办法粘在你身边。”

  程嫚自己或许没有察觉,当她沉浸在拍照当中,散发出来认真专注的美可是很迷人的,会将男人的目光不自觉的吸引过去。

  “好,我让你粘,最好把我粘得很紧很紧。”

  两个大人开始很幼稚的甜蜜对话,如果这时候有外人听见的话,应该会觉得他们很幼稚吧。

  程嫚抓起赵岱宽的手,两个手掌心互相贴着,彼此会心一笑。

  “去吃晚餐吧。”她说。

  “好。”手牵着手,一切甜蜜尽在不言中。

  曾经觉得老天爷对她很不好,将她彻底的打落谷底,以为自己再也爬不起来,现在想起来……

  老天爷待她不薄的,要不然也不会将赵岱宽送到她面前,他不仅是她的爱人,更是她生命中的贵人,帮她重新站起来。

  “岱宽。”她唤他。

  “嗯?”

  “答应我,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永远陪在我身旁。”程嫚紧紧揽着他的手臂,将脸轻轻的贴近他。

  “我答应你。”赵岱宽拍拍她的头,给了承诺。

  八卦报导之所以受到欢迎,是因为它足以满足人们的好奇心,而且随着网路世界的发达,众多乡民成为无冕王,大家踊跃发出完全不负责任的评论跟发言,更是造就八卦世界扩大的原因。

  程嫚两年前跟知名杂志的纠纷,导致她付出了一大笔违约金,甚至从此名声大挫,继而退出摄影界的旧八卦被重新拿出来炒作。

  广大的乡民们对此发表各种自我且不同的看法,这些看法也成为八卦之一、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

  有乡民说:程嫚身为一个专业的摄影师,不该出任何过错,更何况还是遗失已经拍好的封面照片,让杂志社蒙受巨大的损失,付出大笔违约金也是活该。

  更有乡民说:程嫚没有资格再拿相机,那还不是凭借父亲之名才得以在摄影界占有一席之地,其实拍照技术也不怎么样,名过其实。

  有人尖酸批评,当然也有人支持程嫚。

  他们觉得程嫚是凭着自己的实力东山再起,她的照片若拍人物,总能挖掘出主角自己都不曾察觉的一面,拍事物景色总能拍出最深层的那一面,引发省思。

  又说,程嫚已经为自己犯下的过错付出代价,这样已经足够了。

  总之,有人批评也有人赞同,随着程嫚受到的瞩目越多,关于她的八卦就更多。

  网路世界无远弗届,虽然是香港媒体的报导,但台湾媒体也开始关注,只因为八卦人物程嫚目前人就在台湾,她选择台湾做为东山再起的基点。

  程嫚在台湾的工作室成立将近三个月,这三个月前来洽谈拍摄案子的客人相当的多。

  而其中一宗最大的案子莫过于港澳第一大集团大元集团的邀约,他们力邀程嫚前往香港帮集团拍摄形象宣传照,开出来的价码真的会让人两眼都刷出金钱的符号。

  但也因为这个大案子,让程嫚在媒体跟网路的讨论度又更高、更受瞩目了。

  说到大元集团,它是以房地产起家,总裁赵大元是个房地产大亨,先是炒地功夫一流,接着是炒房,等到大赚一笔之后,再投资其他的事业,现在集团旗下涉猎的范围有餐饮业、娱乐圈、医院医疗以及航运航空等业,范围非常广泛。

  能够接到如此大的集团的邀约,那真是面子里子都足够了,一时之间,程嫚的名气大到让业界眼红不已。

  但没有人知道的是,她最近承受的压力也非常大。

  台湾媒体跟网路并没有轻易饶过她,而是将香港那边挖过来的八卦传言再加油添醋,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八点档。

  而程嫚最最不能忍受的是,就连她已逝世的双亲也被拿出来做文章。

  程嫚很清楚始作俑者是谁,不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好”姊姊。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介入父亲跟原配之间的第三者,在整个社会道德上,她母亲绝对是不良的示范。

  但她没有资格去评论自己母亲的好坏,表面上这段感情她或许是赢家,但其他人怎么知道身为第三者,破坏人家婚姻的罪恶感不会永远留在她的心里,那是她一辈子的阴影。

  程玟可以怨她恨她,使计毁谤她污蔑她,但不应该连带去污辱她的母亲。

  不仅如此,更多捏造的假八卦新闻不停的流出,包括她利用工作之便、利用自己的才情,勾引众多男人,就算对方有女友也不放过,就跟她母亲一样,对第三者的身分乐在其中。

  至于当时交往中的男友周宇乐只是她饲养的小狼犬,根本不敢对她的花心有任何意见。

  程嫚看到这种捏造却越传越烈的绯闻八卦,气急败坏,她明知道自己可以眼不见为净,可是又忍不住想看,导致她越来越不安。

  赵岱宽要她不要受八卦的影响,专注于自己的专业,对外一律将眼睛跟耳朵都捣住,别去在乎。

  可就在这个时候,传来大元集团因为程嫚的形象问题,欲撤销程嫚替集团拍摄形象宣传照的邀约。

  这对程嫚而言,可是一大挫折。

  对一个大集团而言,形象就如同商誉一般重要,如果拍摄形象宣传照的摄影师在外风评不好,那可是会连带受到影响的。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毁了我一次难道还不够吗?一定要彻彻底底把我打落到地狱,置我于死地才甘愿吗?”

  “那些流言蜚语根本不真实,为什么我要承受这样的苛责?!我真的受够了!”

  如果大元集团真的撤掉邀约,那么对她东山再起后的成就,打击是很大的。

  程嫚的状态濒临崩溃边缘。

  赵岱宽心疼的拥抱住她,其实这个时候他大可站出来为程嫚挡住快塌下来的天,他也曾答应过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陪在她身边。

  但,现在他得食言了。

  如果他一直站在她面前替她面对,那么她永远无法去正视心头最大的阴影。

  就如同他曾经对她说过的:勇敢是面对恐惧,而不是逃避恐惧。

  对他而言,帮她拿下大元集团的合约是轻而易举的,但这样不是帮她,而是害她一直无法面对。

  母亲是第三者的身分永远无法更改,异母姊姊程玟对她的恨意也永久不会消退,这些都不是逃避就可以解决的,唯有将心魔真正的突破,唯有将想陷害她的坏人一举击退,那才是真正的勇敢。

  赵岱宽一直相信他的女人是勇敢的,是个会拔剑替自己砍掉前方荆棘的公主,他一直这么相信。

  “程嫚,程坟会这样对你是因为她恨你,就算这一次你躲过了,还是会有下一次,除非你真正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你……要如她所愿吗?”

  赵岱宽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要她鼓起勇气。“你是程嫚,你要相信你自己,没有人可以击倒你,没有任何流言蜚语可以击垮你,你知道吗。”

  “不,我不可以……”那曾经被信任的人背叛抛弃的黑暗感又再度降临她的世界,让她深深的崩溃。

  程嫚用双手捂着眼睛,泪水直流。

  那个黑是她无法承受的黑,伸手不见五指,心痛到都扭曲了,她躲了起来,缩在自己的乌龟壳里……

  直到赵岱宽出现,将她一步一步的拉出那壳中,将阳光一点一滴的带来,破除了黑暗。

  她已经习惯有他的陪伴,不管面对什么难题,他都会陪在身旁,可现在他却要她独自面对?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你可以的,我相信你。”

  “不,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