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既然亲亲女友说喜欢自己这种身材,那么他就不用刻意让自己变得柔弱,要知道练出肌肉不难,但要让自己浑身的肌肉消失不见才是难上加难。

  好,现在已经无须烦恼这问题了,那么他该想想怎么帮忙女友重新站起来。

  连续好些天他不停的上网估狗,将程嫚过往的作品一一翻出来,他不得不说,程嫚的确是个天分极高的摄影师,她大学时在美国主修视觉美学设计,相关艺术的科系她也选修了不少,再加上父亲是摄影大师,打小的栽培跟耳濡目染,让她轻而易举就跃居顶尖摄影师的地位。

  如此优秀的她,现在竟然无法再拿起相机,这对她而言是何等的残忍。

  赵岱宽打定主意,要帮助程嫚东山再起,但首先……是要让程嫚打开心房,重新拿起相机。

  嗯……他该怎么做呢?

  “这是送给你的新手机。”赵岱宽有一天突然丢出一个礼物给她。“你的手机太老旧了,连照相的功能都坏了。”

  赵代山宽以前一直不解,现在大家都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机,比性能、比外观、比价值,偏偏程嫚用的是老到不能再老的手机,照相画质差到根本不能用,原来原因就出在程嫚根本不想透过任何镜头看任何东西。

  所以他主动送她一支有着超高摄影功能的手机,让她先突破心防。

  程嫚很犹豫,摇摇头说她不需要。

  但赵岱宽很坚持。“就只是手机而已,最主要的功能是通话,不是照相。”无须太专注于透过镜头去按下快门这件事,这是赵岱宽所希望的。

  然后,他鼓励她去拍她感兴趣的事。

  “感兴趣?”

  “对,你有没有看过什么样的人事物让你心头燃起火苗,有想要拍下来的冲动?”

  程嫚的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一个画面——

  某个超级养眼的裸男,下半身盖着摇摇欲坠的丝被,春光乍现的画面曾经让她动了想按快门的念头……

  脸颊很不争气的红了,程嫚赶紧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赵岱宽怀疑的眯起眼。

  他看她的神情分明是有的,只是不说而已。

  “没有。”她避开他怀疑的打量。

  “好吧,那我们就在这等着,直到你想出来为止……”或者是,愿意说出来为止。

  “可是你等一下不是有电话会议?”他们正在她的家中吃晚餐,他晚上九点得回家里,有个重要的电话会议得进行。

  “没关系,让他们等。”赵岱宽说得很霸气。

  程嫚额头冒出数条黑线,刚刚不知道是谁说这场电话会议很重要,参与会议的成员有人所处的国度是深夜,有的是凌晨时分,现在竟要让全部的人都等他一个。

  “不太好吧,这样很不负责任。”

  赵岱宽还是很坚持,他看了看时间。“从现在到九点还有两个钟头,我们就期盼你在两个小时内可以想到。”

  他一副“我觉得你可以,绝对不会耽误我”的信任表情,让程嫚压力顿时加大。

  她挣扎着,想要说服赵岱宽,他却自若得很,丝毫不为所动。

  “岱宽,你别闹了行吗?”就算她说出答案,她也不可能将之拍入镜头里,她的手指头会抖得像吸毒犯。

  赵代山宽怎么会不清楚程嫚的挣扎。“程嫚,勇敢是面对恐惧,而不是躲避。”

  他现在就是要逼她面对,或许手段激进了点。

  她自嘲的笑笑。“我也不想躲避,但就是面对不了。”她看了看自己负责按快门的手指头,一个手会抖的摄影师,真的会笑掉人家大牙。

  赵岱宽抚抚她的发,无声的给予支持。

  许久之后,程嫚才开口。“想拍的画面是有的……就是你。”她说了,声音有些羞赧。

  他满是惊喜的眨眨眼,很令人意外的答案。“好,那改天就让我当模特儿,让你拍个够。”

  “不只如此,我想拍的是……你的身体,呃,就是你得裸体让我拍才行……”

  好吧,这下子赵岱宽真的不只惊喜了,他讶异到下巴都掉了,他的亲亲女友程嫚小姐,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既然女友现阶段只对他的裸体有感觉,那么他也不吝啬的“献身”,为了克服女友心头的恐惧,他在所不辞。

  挑了个不会被打扰的时段,地点就选在赵岱宽的卧房里,窗帘一拉,跟外头隔绝。

  他大方的宽衣解带,三两下就把衣服脱个精光,只剩下性感的内裤。

  程嫚眼神有些忐忑,就是不敢直视赵岱宽。

  他倒是很自在,被看的人比看的人大方多了,他还故意走到她面前。

  “我还是头一回当模特儿,该怎么做呢?我的意思是,该摆怎样的pose呢?

  我现在就要脱光了吗?脱光后是躺到床上去吗?”他很虚心的提出问题请教。

  程嫚尴尬的咳了咳,觉得自己本来很紧张害怕,被他这么一搅和,好像心情稍稍平稳了些。

  为了不要太急进,他们决定第一次使用手机来拍就行了。

  她闭了闭眼,试着让脑袋平静下来,他也没打扰她,这一切都需要靠她自己面对平复,他只担任背后的那个推手。

  再睁开眼时,程嫚眼底一片清明,本来被迷雾塞住的脑袋渐渐出现画面,她于是动口指挥赵岱宽。

  赵岱宽随着她的命令而移动,或是坐,或是躺,或是以缓慢的姿态在卧房里走动……

  程嫚觉得他颇有专业模特儿的架势,无须她特别的指导,他的眼神跟表情都能很自在的流露。

  面对他这样的表现,她没有任何犹豫就按下快门,一次两次三次……她拚命的拍着,就好像以往工作时那般,脑袋一直不停浮现画面,一张张拍出来的照片都完美的将脑袋里的画面呈现出来。

  赵岱宽也被程嫚所散发出来的感觉给影响,整个人沉浸在拍照氛围当中的她,此时周遭有着非常庞大的气势,仿佛现在在现场的不是只有她跟他,而是一整个工作团队,大家都听从着她的指挥,全心全意的投入。

  所以当程嫚开口要赵岱宽将身上唯一的屏障给脱掉时,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很干脆的就将底裤给脱了。

  她要他躺在白色的大床上,用丝被遮住他的重要部位。

  “想象你正在勾引你的爱人上床……你想要跟她耳鬓厮磨,想要跟她缠绵至天荒地老……”

  这实在太简单了!他的爱人现在就在前方,站在床前以俯拍的姿态将他的勾引跟诱惑全拍下。

  程嫚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赵岱宽所散发出的性感实在太诱惑人了……她站在他的脚边,就见他大脚一勾,她惊慌的发出叫声,手中的手机被抛了出去,还好是落在床上。

  她整个人扑倒,他正好坐起身将她给接住。

  她的脸就贴在他裸露的结实胸膛上,胸部正好贴上他最敏感的部位,虽然隔着薄薄的丝被,可是他的分身却迅速的硬起,直接抵在她柔软的胸部上。

  喔,天堂!

  赵岱宽爱死了那柔软的感觉。

  激情在瞬间点燃两人……程嫚爬坐到他的腰间,两人急切的想脱掉她的衣服,她自己脱上半身,他则已经拔除她的裤子了,接着大手一拉,将丝被给扯开。

  下一瞬间,他们便紧密的结合了。

  他贯穿入她的深处,她已经够湿润,足以让他激烈的驰骋。

  她双手环抱住他的颈项,紧紧贴着他,他驱动他的臀,一次又一次将快感往她的深处送去。

  他低吼,她娇喘,交杂出高低起伏的情欲节奏。

  激烈的高潮过后,程嫚被疲累感给席卷,昏昏沉沉的睡去。

  赵岱宽将她拥入怀,跟她一起躺着,看着她眉眼间即使睡着也难掩的苦愁。

  他心疼的吻了吻她的眉眼,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会站在她的身边,替她排除眼前任何的困难,帮她东山再起,让她的仇恨得以雪耻。

  赵岱宽是个标准的动作派实践者。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边鼓励程嫚重新拿起相机,一边计划着如何推程嫚再跨出一大步。

  现在程嫚已经可以拿起相机了,但拍摄的对象只限于他,她还是有所恐惧,那曾经让她引以为傲的天分仍未回到她的骨子里。

  赵岱宽知道她现在需要的是机会,一次很重要的机会让她重新显露头角。

  而机会是可以安排的。

  传奇饭店年度宣传照的拍摄,特地重金聘来今年以一部卖座电影红透中港台三地的电影红星朱梯担任主角。

  担任拍摄重责的当然除了程嫚别无他人。

  赵岱宽承认自己是私底下搞了些小动作,游说了贺之晓跟东方靖,只要他们两个也同意,其他什么总经理、副总经理就算有意见也不敢说出来。

  拍摄团队经过两个礼拜的开会讨论,拍板定案。

  摄影工作选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开工,朱娣一早就在经纪人跟助理的陪同之下,到饭店为她准备的高级客房里化妆。

  她穿着一袭白色小礼服,上半身采削肩贴身设计,下半身则是及膝的雪纺纱裙,露出她白晰的小腿,再将长发束成亮丽的马尾,配上精致的彩妆,整个人就宛若不小心跌落凡尘的美丽仙子。

  拍摄地点由摄影团队选定二楼宴会厅前方的大阳台、露天泳池畔、大厅中庭的咖啡座,以及空中花园等点。

  程嫚很紧张,虽然她现在拿相机手已经不会颤抖了,但今天是她从高峰跌落、缩在自己的乌龟壳中将近一年半后,首次再出来跟一整个摄影团队从事拍摄工作。

  她试着恢复以往工作时的气势,但她没有办法,就连指挥的口令都说得心虚无比。

  要知道,在整个拍摄的过程当中,摄影师的话等同是军令,是带着整个摄影团队前进的正确指标。

  可是程嫚已经紧张到整个后背都湿透了,她的脑海无法浮现任何画面,一整个早上拍下来换了两个景点,然而她仅是麻痹的按着快门……

  其实她只想尖叫喊停,不要拍了。

  可是她不能。

  因为她一旦喊停就会害拍摄进度延宕,朱娣的行程很紧凑,她只给摄影团对今天一整天的拍摄时间而已,一旦她喊停,影响拍摄进度,接下来要敲朱娣的档期就没那么简单了,也许是三个月后,届时饭店的宣传照势必开天窗,没办法如期推出。

  那么一切的过错就会被怪到赵岱宽身上,因为她知道是他排除众议,坚持要她担任摄影师的。

  只是程嫚越拍脸色越惨白,连带的影响整个拍摄氛围,就连朱娣也不禁皱起眉头来。

  她当明星这么久,虽然是今年才尝到大红的滋味,可也没遇过这么不专业的摄影师,就连她此刻脸上的表情都很僵硬很臭了,她还只会拚命按下快门,一句话都不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