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放开她!”赵岱宽出现了,他看到有个斯文的男人抓着程嫚,一个大步向前,抓住周宇乐的手臂,帮程嫚将他给甩掉。

  周宇乐本来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男,被赵岱宽这种肌肉男一个施力,要不是赵岱宽有所节制,恐怕会被用到几步远外。

  赵岱宽轻拍程嫚的手,再转头怒瞪周宇乐一眼。

  周宇乐被赵岱宽瞪得不敢向前,只能偷偷觑他一眼。

  看着眼前这位有着俊美容颜,身材结实有力的男人,他亲密疼惜的牵着程嫚的手,周宇乐眼神落寞的一闪。

  原来她已经另外有个他了……

  是他想太多了,就算她身旁没有别的男人,以他对她做过的事,她也不可能重回他身边。

  现在他只能默默的祝福程嫚,希望她幸福,希望她重拾过往的精彩人生。

  赵岱宽锁眉瞪着周宇乐,模样是难得的凶狠。

  他面对商场上的敌人向来谈笑风生,可面对觊觎自己女人的对象,他恨不得当场给对方一个痛快。

  现在是怎样,当着他的面,看程嫚的眼神如此情深款款……

  赵岱宽于是往前一站,一挡,就将程嫚挡在自己身后了。

  “这位大哥,我跟程嫚是旧识……”周宇乐怕被眼前这位肌肉俊美男揍,口气是婉转到不行。

  “旧识”两个字又让赵岱宽眯起眼睛,那模样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于是周宇乐顿时住了口,不敢继续再说。

  “我们走吧。”赵岱宽牵起程嫚的手,再缓缓地用警告的眼神将周宇乐全身上下扫过一遍。

  然后,走人,留下周宇乐站在饭店大厅里呆若木鸡。

  程嫚感觉赵岱宽似乎在生闷气。

  他一如往常的说着话,却有些回避她的眼神,就连刚刚在饭店遇到周宇乐一事也问都没问。

  这下子她很确定他的确心有芥蒂。

  回到家后,他也只轻轻抚了抚她的头,跟她说:“今天你一定很累了,好好回家睡一觉休息吧。”

  就这样而已。

  程嫚说不出此时心头的感受,有些惊慌失措,又有些茫然不解,头一回在两人相恋有亲密关系之后,赵岱宽没有粘着她,而是让她独自一人回家睡觉。

  回到自家卧房,程嫚从拉下的窗帘间偷偷打量住在对面的赵岱宽,看他二楼卧房的灯亮了,他的身影偶尔会从落地窗前晃过。

  她微微一叹,心头一直捂住的秘密,现在想起来其实也没怎样,情人之间需要的是真诚的对待,还有信任。

  程嫚一整晚睡得并不好,她打算隔天便找赵岱宽,跟他好好的谈谈。

  婚宴的隔天是周日,通常只要是休假,赵岱宽都会巴不得二十四小时粘在程嫚身旁。

  可今天程嫚一大早就起床等待,却不见他到来。

  人果然是宠不得的,以往总是赵岱宽想尽办法粘在她身旁,而她也觉得理所当然,结果才半天不见人影,她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忍耐不住心头的别扭,程嫚去按了他家的门铃。

  当赵岱宽开门见到程嫚时,黑眸中有一闪而逝的慌乱跟狼狈,但他随即恢复正常,要程嫚进到屋子里。

  程嫚是多么敏感,他眼中的一闪而逝她捕捉到了。

  压抑住心头的难受,她笑笑说:“要不要一起出去吃午餐……”她试着自然点的提出邀约。

  他很抱歉的说:“我今天有公事必须处理,等等还要到公司去一趟。”意思就是拒绝了。

  她的心头一突,按下心中的介怀。“那晚餐呢?”

  “我不晓得要多久才能处理完,或许赶不上晚餐时间。”

  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这叫程嫚如何没有想法,她想问,问赵岱宽是不是介意了,介意她的前男友当着大庭广众之下跟她拉扯,介意她对他有所隐瞒。

  但终究,她还是没有问出口。

  在她期盼的眼神下,赵岱宽终究还是松了口。“我尽量赶回来就是了。”

  其实是真的有重要工作得处理,可若是以往,他一定会要程嫚陪在身旁,带程嫚到公司加班,但经过昨晚……

  现在他的心情很需要整理一番,没办法面对她,于是他选择暂时离开,让自己得以好好思索一番。

  两个人都不愿先开口将心事说出,各自忐忑的过了一天,晚餐时间赵岱宽也没有赶回来,他通过电话要程嫚自己用晚餐,不用等他。

  他头一回失约于她,她连吃晚餐都没什么胃口。

  一直到日落天黑,程嫚不时的从窗户打量,在快十点的时候,赵岱宽的灯才亮起来。

  他回来了!

  她胡思乱想了一天,那种感觉真不好受,曾经她被周宇乐的劈腿背叛折腾得满心都是恨,本以为再遇到周宇乐自己肯定还是会心有不甘……

  但没有。

  赵岱宽对她的冷淡杀伤力更大,周宇乐完全被她甩到一边去,这代表曾经受到的伤害对她来说已经云淡风轻了。

  她决定不再乱想下去,有什么介怀的、什么隐瞒的,就直接揭开来说吧。

  于是她马上过去找他,门一开,她也没说什么就直接往里头走。

  架势颇有不说清楚我就不离开的霸道。

  赵岱宽见状只是挑了挑眉,进厨房替两人煮了咖啡,可程嫚一刻也等不下去,她跟了进来,隔着一张长条形的餐桌,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他们都知道彼此有话想说,但谁先说呢?

  “你先说。”

  “我先说。”程嫚觉得自己胸口塞了一块大石头,不吐不快,一开口就道出周宇乐的身分。“他是我的前男友,只是他后来劈腿,跟我的异母姊姊上床,被我亲眼看见……”

  那是多大的打击啊,赵岱宽诧异的抬眸。

  她自嘲的笑了笑。她想说的不只是周宇乐,而是自己那段过往,让自己躲在台湾疗伤一年多的过往。

  于是她跟赵岱宽娓娓道来自己过往的身分,还有成功的事业,最后却因为太相信蛇蝎心肠的异母姊姊程玟,而导致自己一败涂地,最后钱被卷了,事业垮了,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专长从此无法面对……

  她的故事说起来很长,听起来心酸,煮好的咖啡都凉了,就如同程嫚此时的心境。

  赵岱宽听完她的故事后,久久不语,因为他心头是有些震撼的。

  香港曾经很知名的视觉摄影大师他是多少听过她的名,只是娱乐圈、时尚界他从不涉猎,名人的大起大落他不曾在意过。

  可他没想到自己的女友就是……而她竟然遭受这般大的打击,被自己的异母姊姊给设计,从此一无所有,就连自己最爱的相机都无法再拿起……

  相形之下,自己那六个异母姊姊不过都是小打小闹,她们是打小就喜欢欺负他没错,可从来没有动过要他一败涂地的念头,就连父亲已经摆明了,将来事业都要由他这个唯一的独子来接掌,姊姊们只能享有股份董事权,她们也没有任何异议。

  赵岱宽不禁对程嫚心生起一股怜惜,他往前一靠,隔着餐桌伸手想抚上她的脸颊,却被她一个闪身躲开了。

  他很是错愕,那只手愣在半空中。

  程嫚不愿接受赵岱宽的安抚,她在意的是他从昨晚以来的态度,要说就说个清楚明白吧。

  “你呢?生闷气整整生了一天也够了吧。”

  “我生闷气?”赵岱宽有些愣住。“为何你会这么觉得呢?”

  “难道不是吗?”若不是生着气,怎么会摆着她一天不理她。

  程嫚将心头的在意说出口。

  赵岱宽听完先是愣了愣,随后失笑,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而不好意思的转过头爬了爬头发。

  他轻咳了几声。“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吧,我承认我是有些在意的。”他刻意减轻用词,其实他心头很在意,但他在意的其实是……

  “你无须在意,周宇乐对我来讲早就只是陌生人了。”

  在这点上,赵岱宽是相信自己女友的,程嫚的个性说不上大剌剌,却也不是个扭捏的人,她的心思很直爽,跟一般女人弯弯曲曲的性格不太像。

  既然她说彼此已是陌生人,那么她就真的是,赵岱宽没有质疑。

  况且他也不是因为这原因而心存介怀。

  他最最在意的其实是……而且刚刚程嫚也说了,前男友受过她的提携,当年是她一眼看上他……

  也就是说,程嫚喜欢的男人模样绝对不是他这样的肌肉猛男。

  “我跟他比起来,完全是不同类型,既然他曾是你挑上眼的,那不就表示你喜欢的是那种柔弱的娇嫩男……”

  听到赵岱宽形容周宇乐是柔弱娇嫩男,程嫚差点一个没忍住当场笑场。

  看看他肌肉结实贲张的模样,还有他那井然有序的六块腹肌,也难怪他会觉得周宇乐很娇嫩。

  话说回来,当年她的确看上的是周宇乐那张美颜,其他的她倒是没那么在意。

  周宇乐又瘦又高,皮肤白晰,注重颜面保养的程度比她这个女人还夸张,不过他是个模特儿,职业病如此倒也说得过去,程嫚以前都不觉得怎样。

  但如今被赵岱宽这么一说,再加上有赵岱宽这个俊帅猛男一比,相形之下,周宇乐完全弱掉。

  只是赵岱宽这么在意周宇乐长成怎样,莫非他是……

  程嫚震惊的抬眸一问:“该不会你生闷气是在生自己的闷气,只因为你跟周宇乐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赵岱宽也没隐瞒,点了点头,既然都说了就不怕被笑。“他是你看上眼的,而我,却是自己贴上去的。”也就是说,程嫚喜欢的男人典型是柔弱俊美男,而他虽然也长得一张颜值颇高的俊脸,但他可一点都不瘦弱也不细致。

  从昨晚开始,他心头一直梗着一根刺,为的就是这事。

  虽然说“比较”实在是小鸡肚肠之事,但他就是无法不去比较,以至于自己闷了一整天。

  瞧赵岱宽那介意到不行的脸,程嫚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害她忐忑一整天,原来就为了这事,这真的是叫她……很无言耶。

  他没有注意到她那精彩的脸色,他在意的是自己一身的肌肉,只见他摸摸自己硬到不行的胸膛跟手臂,还喃喃道:“或许我一阵子不要健身,看会不会好一些?”

  好什么好?!程嫚觉得赵岱宽肯定是犯傻了,偏偏他还傻得很可爱,且又是为她而傻的……

  程嫚靠近厨房长条形的餐桌边缘,示意赵岱宽也靠过来,她敞开双手,要他配合。

  他一头雾水,现在是要……

  程嫚招招手,要赵岱宽身子靠近点,他个头高,越过餐桌不成问题,她双手一揽将他抱入怀里,然后靠近他,咬耳朵说:“你这样很好,我就是喜欢你浑身优美健壮的线条,脱光光看来非常的可口,让人血脉贲张……至于过去为何会看上那个人,嗯,你就当我是一时瞎了眼好了……”

  说完,程嫚放开他,还鼓舞般的拍拍他的肩,然后端起桌上已经冷掉的咖啡,悠哉的晃出厨房。

  终于,一整天的忐忑消失了,呼。

  赵岱宽则是傻乎乎的笑了,一整天的心闷没了,豁然开朗,真好,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