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7章(1)

作者:花袭
  多美丽的六月天。

  今天对传奇而言是个大好日子,因为传奇总裁旗下三大爱将之一的贺之晓将迎娶初恋情人,也是国际知名高级订制服设计师纪淀妍。

  婚宴就选在传奇饭店举行,为自家人办婚礼当然要尽心尽力,不过这一天所有传奇单身女员工的心也碎成了一地。

  知道公司的帅哥偶像有交往中的女友是一回事,但当帅哥偶像宣布要踏入结婚礼堂,正式死会又是另外一回事。

  婚礼前几日,公司的氛围简直低迷到不行啊,不过顶楼秘书室的气氛倒是很欢乐很幸福,丝毫不受影响。

  而就在贺之晓对两位同事兼好友宣布喜讯时,还闹了一个乌龙笑话。

  是这样的,赵岱宽对贺之晓说,他是伴郎的不二人选。

  “那伴娘要挑谁?”

  “既然我是伴郎,程嫚当然是伴娘。”赵岱宽理所当然的说。

  贺之晓面有难色,但为了支持好友的恋情,他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他没有歧视好友的恋情,只是婚礼上伴郎跟伴娘都穿西装好像挺怪的,总不可能叫“程嫚”换上白色礼服当伴娘吧。

  贺之晓还因此回去跟准老婆纪浣妍讨论,让她着手准备两套伴郎的西装。

  就在婚礼前一个礼拜,赵岱宽带程嫚到纪浣妍的工作室试穿礼服,当他看到纪浣妍的助理拿出两套西装请他跟程嫚一起试穿时——

  “……”赵岱宽感觉自己的额头肯定冒出好多条黑线,而且有成群的乌鸦在他脑袋上盘旋。

  他忘了。

  程嫚则是一脸尴尬的看着赵岱宽。

  “有什么问题吗?”贺之晓满是疑惑。

  纪浣妍以为西装出了问题,还特地向前检查了一番。

  赵岱宽咳了咳,一手圈住贺之晓的脖子,拉他到一旁角落窃窃私语去了,留下纪浣妍跟程嫚。

  纪浣妍不知道他们两个男人在说什么悄悄话,她看了程嫚一眼,程嫚也正在看赵岱宽他们,接着收回眼。

  她们两个人视线对上,很有默契的给彼此一抹亲切的笑靥。

  纪浣妍心里头颇狐疑,记得贺之晓是跟她说赵岱宽喜欢上一个男人,可是以她多年在时尚圈里打滚的经验,这辨别能力应该不至于出差错。

  这个程嫚分明是个女人,只是身材干扁了点,头发剪短了点,穿着中性化一点而已。

  就在纪院研感到怀疑之时,在工作室角落两个窃窃私语的男人忽地发出类似脏话的语助词,听那声音应该是贺之晓骂的。

  也难怪贺之晓会忍不住骂脏话。

  就在刚刚,赵岱宽竟然说程嫚是女人,是他一开始搞错了!

  好,就算赵岱宽一开始眼瞎搞错了,可后来搞清楚了,就不能稍微跟他们提一下吗?

  害他跟东方靖一直以为他正在跟男人交往中……

  而他理所当然请老婆纪浣妍准备两套西装,甚至已经做好婚礼当中会有两个伴郎的心理准备。

  现在这场面可尴尬了,就算他经历过无数的大场面,也没有这一刻来得尴尬跟不知如何面对。

  贺之晓狠狠的瞪了赵岱宽一眼。

  赵岱宽耸耸肩,他就真的只是忘了讲而已,没必要对他那么凶吧。

  贺之晓暗示的看向老婆纪浣妍,换他咳了咳。

  今天是怎么了,室内空气不好吗,怎么大家都在咳嗽?纪浣妍不解。

  “老婆,我看左边那套西装比较适合岱宽,就那件好了,右边那件可以收起来,至于程嫚……你来帮她看看工作室里有没有适合她的白色小礼服。”贺之晓瞬间发挥机智,不至于让程嫚尴尬。

  还好纪浣妍跟贺之晓默契十足,看懂了老公的暗示,连忙要助理到里头取几件适合伴娘穿的白色礼服出来,好让程嫚挑选跟试穿。

  当纪浣妍带领程嫚前去试穿间时,她搭搭纪垸妍的手,小声的跟她说:“别搁在心上,我不会介意的。”

  纪垸妍朝她会心一笑,心忖,这个程嫚是个可人儿,其实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清楚明了,只是不想要她跟贺之晓尴尬,才装作没事一样。

  “要怪得怪赵岱宽,他眼睛……呃,真的不太好。”程嫂对纪没妍眨眨眼,小声的说自己男人的坏话。

  纪垸妍噗嗤一笑,一样小小声的回她。“我能理解。”

  把这么一个性感漂亮的女人误认为男人,那眼睛真的还不是普通的差啊。

  至于另外一头,当纪浣妍跟程嫚离开后,贺之晓恨不得痛揍赵岱宽一场,无奈自己肯定打不赢他这个肌肉男,只好放弃。

  “你真的很瞎!”贺之晓瞪他好几眼。

  赵岱宽没有反驳,摸摸鼻子,认了。

  贺之晓跟纪浣妍的婚礼温馨且浪漫,而当伴郎的赵岱宽挽着美丽又性感的伴娘程嫚出现时,婚礼现场为之一亮。

  程嫚虽是短发,但一袭白色亮片鱼尾礼服将她完美的身材比例呈现出来,脸上是时下流行的光泽肌底妆,鲜艳的大红色口红让她的五官更加的立体。

  赵岱宽惊悬无比,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只是略施胭脂就如此的美丽,让他的视线都挪不开。

  参与婚礼的众人看到赵岱宽跟伴娘如此亲密,顿时都清楚了,原本以为总裁秘书室最后一个黄金单身汉也“名草有花”了。

  这下子众多单身女员工真的是彻彻底底的心碎了。

  婚宴在晚上九点左右结束,程嫚已经换下礼服,站在饭店大厅等赵岱宽。

  赵岱宽哪里去了呢?呃……他正跟今天的新郎官谈公事去了。

  两个人都是工作狂,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贺之晓跟纪浣妍的新婚之夜就住在

  传奇饭店的总统套房里,这幸福的时刻应该巴不得时时相守吧。

  却因为他们两人明天就将前往法国度蜜月,贺之晓手头的工作都将暂时交给赵代山宽打理,这才会在新婚之夜,两个大男人抛下美娇娘跟女友,谈公事去了。

  程嫚坐在饭店大厅中庭的座位里,前方是通往电梯的走道,她有点累,坐着坐着不禁失神发呆。

  “程嫚?你是程嫚吗?”经过的客人,一个颇高、身材偏瘦,脸蛋俊美却有些苍白的男人在走过之后忽地停下脚步,回首喊着程嫚,他满脸讶异跟错愕。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说的还不是中文,而是广东话,她诧异的抬眸。

  是周宇乐,她的前男友。

  程嫚下意识皱起眉头来,说真的,怎么样都没料到会在这里跟周宇乐碰着。

  而且她跟他之间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交情了,就算碰面应该也跟陌生人没两样。

  程嫚收回视线,不理会对方。

  但周宇乐却换上一脸深情样,靠了上来。“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在台湾遇到你,我有找过你,但没有人知道你离开香港后到了哪里……”

  距离那件事发生已经一年了,周宇乐有好多话想跟程嫚说,有太多的懊恼跟后悔想倾诉。

  程嫚深呼吸好几口气,说真的,如果可以,她还真不想开口跟曾经连同异母姊姊背叛她的男人说话。

  要是以前的她,恐怕一开口就会轰他走。

  但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很多事经过一年的沉淀,她想了很多,个性也内敛了许多。

  尤其在人来人往的饭店大厅,要是周宇乐激动了起来,他们两个就会成为大家看戏的对象。

  这里是赵岱宽任职的饭店,而她刚刚也在婚礼上偕同赵岱宽露脸了,想必饭店里的员工多少认得出她来。

  她不想给赵岱宽惹来多余的风言风语,于是她按捺下心头对周宇乐的不悦,回应了他,“我们之间好像已经没有再见面的必要。”口气淡漠至极。

  周宇乐听了,满脸的打击跟痛苦,还很戏剧性的揪着胸口。

  她淡淡的扫他一眼,真不知他现在是想演哪一出戏,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周宇乐不怪程嫚的淡漠,,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不对,她再见到他,应该要给他一阵毒打才对。

  他背叛了她的提携之恩,还有真情真意。

  “程嫚,我……”深深一叹,如今他还能说什么呢。“对不起你……”

  对于他曾做过的事,一声“对不起”就想带过似乎显得很可笑,程嫚嘴角讽刺的笑了。

  周宇乐本来就是个软弱的男人,面对程嫚的不原谅,当场眼眶就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程嫚顿时觉得自己以前的眼光还真的差到不行,当初应该是被周宇乐俊美的皮相给迷惑,忘了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内心,外表仅是肤浅。

  “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原谅我的……”

  “周宇乐,我不想在这里跟你讨论原不原谅一事,早在你跟程玟上床背叛我之时,我们之间就已经无话可说了。”

  “对不起……我只是……真的很对不起你……”周宇乐喃喃说道。

  然后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的,激动的抬头,说:“我跟程玟已经分手了,原来她是这样的人,她只是利用我而已,我跟你都被她给骗了。”

  对于周宇乐有这样的结局,程嫚不意外,但他以为她跟他同病相怜,就可以引起她的谅解吗?

  不,那是不可能的。

  “程玟其实一点都不柔弱,她野心很大,在你失意离开香港之后,她开了家演艺公司,积极栽培新人,也挖了不少演艺圈的大牌,还打着你们父亲的名号,培养摄影团队,一年来在香港已经打下稳定的基础。”

  而他,在发现程玟竟然是一个心机沉重且野心大的女人之后,跟她谈过,言语间有规劝她的意思,却没料到以往在他怀里都是小女人姿态的程玟竟仰首狂笑。

  她笑他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其实他什么东西都不是,不过是颗她用过的烂棋子。

  程玟可能觉得自己再也无须隐藏了,于是将她预谋一切的心计全说出口,周宇乐当下觉得程玟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同时也因为被骗而愤怒不已。

  他跟程玟说,他会将他所知道的一切诉诸媒体,让众人知道她是个丑陋之人。

  可周宇乐还没想出办法因应之前,程玟立即先下手为强,她利用她在娱乐圈建立起的人脉,施压让他没有工作可接,又游说某个不知名的小模出来控诉遭到他性骚扰,他气急败坏跳出来替自己反驳,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罗生门,双方各执一词,但对被指控为加害者的他而言,在演艺圈时尚界的名誉已经败坏了。

  周宇乐被经纪公司解约,工作量锐减到甚至一个月都接不到任何邀约,再加上他本来就性子懦弱,凭着一张好皮相混进演艺圈,刚出道就获得程嫚赏识,之后星运一路被程嫚护盘得相当的稳当……他成不了大事的性子,程玟看得很清楚,面对舆论的挞伐,周宇乐甚至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管道。

  他的星运顿时一败涂地,现在只能沦落为商场拍摄便宜DM的下场,这次来台湾拍摄偶像剧当男二,还是新签约的经纪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工作跟角色。

  想说在香港已经没有机会了,或许换个地方重新开始还比较好,没想到却在下榻的饭店遇到程嫚。

  原来她也来到台湾了……

  周宇乐将自己被程玟利用设计的一切都跟程嫚道出,但她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安慰他?

  不,这是他咎由自取。

  还是因为同为天涯沦落人,所以自己必须同情他?

  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样,会被程玟算计是因为自己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会永远站在颠峰,没有人会推倒她。

  程嫚想着想着,不禁露出自嘲却又伤心的神色。

  而周宇乐却突然一个激动,紧紧抓握住程嫚的双手。“程嫚,无论如何请你回到香港,回到你最爱的摄影工作吧,不要因为我……而放弃……”

  程嫚想收回手,无奈他抓得太紧太激动,而在这人来人往的饭店大厅,她又不想跟他激烈拉扯引起注意。